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1-12-12 | 《經濟日報》

政府牽頭破關 扶助六大產業



在環球經濟動盪的暗霾下,香港今年仍可望經濟穩定增長,且估計財政盈餘可觀;但第三季經濟增長放緩,失業率在半年內首度回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香港經濟形勢報告,預測本港經濟增長將由今年 5.75%放緩至明年 4%,若歐債危機惡化則有可能陷入衰退。面對明年經濟不容樂觀,香港雖有充沛財力應對危機,仍需要加強產業發展,減輕經濟放緩對市民的影響,現在是時候重新審視本地的經濟政策及政府角色。

拓資助模式 配對基金助創業



政府於 2009 年提出推動六項優勢產業為香港的新經濟引擎,但一直未見突破性進展。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亦在網誌中指出,香港的金融貿易成就揚名國際,但優勢產業之一的創新科技,優勢及表現未有受到相應注視。我們認為,香港發展多元經濟是社會共識,未來需要「政府牽頭、市場主導」,以新思維提供更多元化的政策支援,加快產業發展步伐。

政府的政策支援主要是提供資助,一般的資助計劃是向申請者直接撥款。今年財政預算案提出的小型貸款安排,特點是提供貸款的同時,並為申請者提供適當的創業指導,突破純粹撥款資助的傳統做法。在此基礎上,政府可考慮以配對基金形式鼓勵創業,基金可附有解除合約條款,容許成功創業的申請者買回公司股權。從新角度引入更多的資助模式及支援服務,促進新興產業發展。

准私大申科研費 穩人才供應



人才是發展任何產業的關鍵要素,六大產業中包括專業及新興行業,對所屬技能的人才均存在殷切需求。不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及香港研究資助局等機構的科研經費,現時未有將本地私立大學列入受資助院校範圍,資源不足限制了私大的學術發展。政府可參考韓國經驗,突破現時資助院校發展的框框,研究容許私大申請公營機構的科研撥款,開設更多元化的培訓課程及進修途徑,為產業發展提供各個層面所需的人才。

事實上,六大產業各有其市場環境與行業特性,需要政府以不同角色推動發展。以環保產業為例,因在香港尚處於起步階段,亟需政府擔當牽頭角色加以扶持。政府於 2000 年已要求各部門進行物料採購時,盡可能考慮環境因素,其中物流服務署規定包括紙張等 20 款物料,必須購買綠色產品。政府可考慮將物流署採購物料的硬性規定,擴展到其他政府部門,由政府牽頭購買循環再造產品,造大本地環保市場的規模。

此外,根據中央的「挺港」政策,醫療服務、生態環保及檢測認證等本港優勢產業,將得到內地擴大對香港的開放及合作。其中檢測認證行業受惠於 CEPA,可向內地提供的檢測服務擴展至 23 類香港加工產品,但業界指出,香港的加工廠少之又少,期望兩地檢測制度能互認,取消在港加工的規限,令本地檢測機構得以受惠。類似涉及兩地制度的協調,特別是深化 CEPA 及加強廣東的先行先試,均有賴政府擔當政策商議及制定的角色,以新思維實現兩地的合作創新。

助拆牆鬆綁 減行政阻力



為新興產業提供方便營商的環境,政府更是責無旁貸。世銀去年公佈「2011 年營商環境報告」,新加坡連續 5 年高踞榜首,香港雖穩守第二,但在創業、財產登記及關閉企業等 3 方面的評級不升反跌。其中辦理新公司註冊登記及取得證書,新加坡可於 1 日內完成,香港卻要 4 天;另在新加坡登記財產,需時 5 日完成 3 項手續,在香港則要耗時 36 日完成 5項手續。種種行政阻力只會窒礙產業的發展,政府有責任擔當統籌及規劃角色,研究如何拆牆鬆綁,簡化程序。

產業發展需要政府在行政上支持及配合,若可促成官商民合作,將更事半功倍。部份企業與本地的文化藝術團體,現時也有以不同形式合作,但兩者的協作及贊助在香港還未盛行。創意產業越來越受到重視,創意媒體每年產值約 600 億元,對社會未來發展舉足輕重。政府在增撥資源資助創意工業的同時,亦可擔當中介角色,為民間團體及創意工作者穿針引線,協助他們開發更多財政來源,包括尋求商界贊助和利用現有的公共基金資源等,推動香港創意文化的發展。

在扶持新興產業的過程中,政府的參與是有切實需要。新加坡由政府主導經濟發展,仍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城市的第二位,可見自由市場經濟與政府適度發揮引領作用,並非互相排斥而是相輔相成。香港需要經濟轉型,以打破過於依賴單一行業的產業結構,六項優勢產業正是長遠發展的新方向,期望政府能以促進者的態度,為香港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