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2-01-07 | 《經濟日報》

政府帶頭宣傳 谷教育國際化



為了增強在亞洲以至全球的競爭優勢,本港大學近年銳意推動國際化,積極招收非本地學生及羅致世界各地的教授和學者。政府在 2009 年提出推動香港成為區域教育樞紐,以配合教育產業的發展;並接納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去年底提交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全力支持院校增強國際化元素。

無可否認,政府意識到大學國際化的重要性,本港大學在推動國際化方面亦不遺餘力。但從不同數據顯示,大學國際化的實際情況,或許並非如想像中理想。

「量」略遜星 「質」趨內地化

從高等院校的收生學額來看,新加坡有 507 萬人口,2010 年提供約5.6 萬個政府資助學士學位;香港超過 700 萬人口,全日制資助學士學位亦是 5.6 萬個。若單看大學學位與中學生人數的比例,新加坡比香港超出 1倍,這顯示香港教育國際化在「量」方面略遜於新加坡。

在「質」方面,香港於 2010 年約 1.01 萬名非本地大學生中,逾8,700 人來自內地,只有 400 人來自亞洲以外地區。另 4,438 名非本地研究生中,亦只有 300 多人來自內地以外地區,可見本港大學「內地化」的現象比「國際化」更顯著。

教資會在「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明確指出,內地化並非國際化的一部份。在推動教育國際化的道路上,本地大學可以把握背靠祖國的機遇,促進內地與香港互動,但不等同把招收非內地學生放在較次等的地位。

宿舍研究經費不足 怎吸人才

香港教育在國際化的「量」與「質」均有待改進,卻不能抹殺部份院校近年的努力。但其實要吸引海外學生,對外宣傳和公關至為重要。 澳洲、新加坡和英國等多個國家,就是透過領事館和文化協會等專責部門,在世界各地定期推廣高等教育,多年來成效顯著。不過,本地院校現時在宣傳方面單打獨鬥,實力薄弱。政府就此可擔當協調角色,加強駐海外和內地經貿辦事處的功能,以便在世界各地大力宣傳香港的教育制 度和課程。

此外,政府和院校需要更積極與全球學府競爭,網羅國際學術人才來港授課和研究。不過,香港的研究經費一直嚴重不足,2010 年的科研投放僅約 10 億元,只佔 GDP 的 0.67%。相比之下,新加坡的科研投放佔當地 GDP 約 2.2%;經合組織會員國則平均達 GDP 的 2.4%。欠缺足夠研究資源,自然較難吸引學者在香港作長期研究。政府有必要重新檢討及加大科研投放,配合重點優勢產業發展。

大學宿舍不足,亦是窒礙香港吸納海外學術人才的老問題,反映香港未有就大學發展作長遠規劃。據悉,部份大學已成立工作小組檢討宿舍供求問題,可考慮在此基礎上,把宿舍建設為小型社區,鼓勵世界各國的學生和學者入住,促進學術文化交流。更重要是持續提升學生的兩文三語水平,加強與全球大學、企業和非政府組織結盟,增加香港大學生到海外交流和實習的機會。

國際化僅起步 勿滿足於排名

香港的教育產業朝著「教育樞紐」和「國際化」的方向發展。「教育樞紐」指全球教學人才的交匯點,提供足夠配套給大量非本地人才進行教育、學習和研究。「國際化」則並非單從非本地教員和學生的人數作衡量;而是體現於大學的理念和價值,能否滲透院校各類不同活動,讓學生時刻與國際接軌,洞悉世界發展動態。這需要政府和院校敢於作長期承擔,仔細規劃和逐步落實,避免大學推動國際化流於表面。

筆者正在英國牛津大學進修,開放的思想和討論空間正是這所學府最寶貴之處。這裡每天都有大小論壇和講座探討全球關注議題,如歐債危機、亞拉伯之春(Arab Spring)、全球暖化、人口老化及資源危機等。同學之間不時唇槍舌劍,進行邏輯思辯,這就是國際化大學的應有氛圍。香港作為面向中國的國際都會,理應有足夠土壤,塑造真正的國際化校園環境。

本港大學國際化只是剛剛起步,我們絕對不能滿足於世界和亞洲排名。政府與大學必須共同制定專上教育的長遠發展藍圖,充份認識全球化與大學國際化的關係,以進一步整合專上教育體系,加強各執行環節的連貫性。 教育是香港的未來,政府、大學以至整個社會應急起直追,強而有力地推動真正的大學國際化,打造名副其實的區域教育樞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