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2-04-23 | 《經濟日報》

推創意產業 先除「無前途」偏見



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目標為本的金融服務、財經、法律等高薪行業,往往被奉為年青人在香港成功的首選職業,而大部份學生學習音樂及藝術只為增加升學籌碼。

政府近年致力發展的文化及創意產業,被批評支援不足及發展緩慢。另一方面,我們每天卻可從不同媒體看到各式創意短片、圖片及漫畫。出現這情況是因為資源錯配,還是人才被扼殺?香港應如何培育創意人才?

提供發揮環境 匯聚人才

香港必須加強人才培育及提供讓創意發揮的環境,方可匯聚創意人才及透過創作活動產生收益,令文化與創意能轉化成產業。候任特首在政綱中提出成立文化局,反映對本地文化政策的重視。期望政府日後可從教育、社群認同、獎勵計劃及產品價值鏈等四方面著手,多管齊下,為香港的文化及創意產業培育更多人才。

每個地方的文化特質需經由多年土壤孕育出來,這包括其歷史、獨有地方語言及人民共同興趣等;文化產業工作者亦普遍經過長久學習與浸淫,方可創作出歷久彌新及具深層意義的作品。而創意產業人才天馬行空的想法,可能會影響其在傳統術科或學科的表現,以致較難考上大學。

寬入學門檻 鼓勵創意人才

政府可鼓勵大學增加文化及創意產業的學位比例及課程類別,包括空間設計、多媒體藝術及文化研究等;並可考慮放寬入學條件的限制,如免除中、英文合格要求,讓具創意潛質的學生有機會升讀大學,提升其競爭力。

從小培育年青人的創意文化修養,對推動創意產業的持續發展更可達事半功倍之效。政府可加強與業界組識合作,考慮設立更多資助計劃,讓學校開設課外創意課程,由電影、音樂及動漫等從業人員擔任特別導師,講解行業概況及舉辦比賽、參觀等活動,讓中、小學生多接觸不同角度的創意文化。 校內教師則可更專注教學工作,減輕在課餘時間安排或出席學生體藝活動的工作壓力,有助更有效提升教育質素及培養學生創意。

不過,創意產業有別於其他專業,沒有專業考試及牌照制度作為資格評核準則,專業水平未能量化導致失去社群認同。家長們鼓勵子女學習文化藝術,作為入讀名校或升學的籌碼,但要投身文化創意產業則大力反對,這社會觀念將窒礙創意產業的持續發展。政府可考慮委任創意人才執掌相關部門或諮詢機構的管理層,取代現時側重資深行政或會計人士的做法,以提高文化及創意產業工作者的社會地位,消除家長們及社會認為這行業「無前途」的偏見。

倡設基金 支援企業發展

政府亦可帶頭提供獎勵計劃,培育創意人才,例如舉辦不同的文化及創意比賽,將得獎作品應用於政府宣傳品或推廣計劃上,以加強市民對有關創意作品的認受性,甚至有機會如設計雪梨歌劇院的例子,成為這個城市的象徵標誌或地標,藉此激發更多具潛質的創意人才展露才能。

文化與創意產業如缺乏製造、產品化、銷售回報的支持,長遠必不可生存。就此,政府可考慮成立申請程序較簡單的獨立基金,支援創意企業及鼓勵本地青年在創意行業的發展。獨立基金可協助已完成學位或培訓的青年,以及具創新可行意念的項目,建立有關的產品價值鏈,從設計、生產、跨國推廣等多方面提供支援。

此外,因應移動通訊技術現已廣泛應用於創意產業的市務及傳訊推廣,亦可進行網上或手機交易,獲資助項目因此獲得的版權及收入等收益,可考慮由基金與當事人共同持有,令藝術創作真正成為一門可賴以為生的職業。

Harry Porter 小說衍生出一系列全球賣座的小說、電影以至主題公園;Angry Bird 從手機遊戲發展成為家喻戶曉的品牌,並生產各種主題產品。他們的成功有否本地文化及創意人可借鏡之處?此等問題值得我們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