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3-04-03

然後種出大廈



有否想過,在農地日益減少的香港,可以重新發展農業?說的不只是在新界農地復耕,隨科技進步,耕作其實可以帶進城市。民間有人在工廈天台種植,漁農自然護理署及蔬菜統營處也於去年底引進「全環控水耕」技術,將工廈改裝為水耕農場,透過控制溫度、濕度、光照、二氧化碳,於室內種出生長較傳統方法快,售價比輸港外國菜低的蔬菜。這種技術還引來兩間私人企業注意,分別在觀塘和粉嶺試驗培植。

香港人近年愈來愈關注食物安全,以優質作賣點的本地農作物,有一定市場。另一方面,內地為本地食品的主要來源地,而內地人對糧食的需求,相信會隨人口增長和經濟改善而持續上升,需求增加,即使供港食品的數量能夠保持穩定,價格也可能大幅提升。近年內地供港肉價增加不少,正是一例。面對這些情況,探索在城市內耕作,不應該只是一場試驗。

缺乏農地 往上發展

放眼世界,在城市耕作,其實是應付全球糧食需求上升的一個方案。據聯合國預測,全球人口將於2050年增至91億。面對人口增長,屆時全球農產量需要較現時提高70%,需要更多耕地。現在人類用來耕作的土地,面積相當於一個南美洲,30年後,需要多10億公頃的土地,等於多一個巴西。

要滿足耕地需求,除了開發土地,向高空發展也是一個可能。往上發展,不僅是將耕作帶到高樓大廈,把某一、兩個單位當作溫室,更進一步,可以是把一個單位,甚至整座大廈發展為垂直農場。香港正在試驗的,是將菜苗放在一層層的架上種植,在外國,甚至有人提出建造一座垂直農場大廈。

垂直農場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微生物學及生態學學者 Dickson Despommier,在1999年已經提出在城市興建農場大廈。他在2010年出版的著作中,詳細闡釋了他的主張。[1]他指出,極端天氣愈趨頻繁,颱風、洪水、蟲害等環境因素,為傳統耕作的產量帶來不穩。另外,農場為確保產料所使用的肥料、除草劑及殺蟲劑,又會污染泥土和地下水,預計25年後,美國加州南部的農地就會因為污染問題而不能耕種,造成農業收益損失將超過300億美元。污水排到河流和海洋,也會造成大量海洋生物死亡。

因應農地需求增加和農地耕作所產生的種種問題,他提出在城市發展垂直農場,以水耕法取代傳統的戶外土壤耕種,這不但有助應付農地需求,又可減少環境因素對農作物的威脅。而在室內耕作,只要做好衛生設施,也不用擔心蟲害和細菌感染,免卻使用農藥。

Despommier 的構思,技術上可行,但仍有成本考慮。例如在大廈之內提供均勻的光照,殊不簡單。如要使用天然光,日照要充足,附近也不能有太多建築物,若不用天然光,就要以電力照明。雖然運輸成本下降、減少使用農藥,以及節約水源的耕作方法等,可以減輕一定使費,但未必可以彌補多出的開支。

理念實踐

無論如何,現實中已有人實踐這個構想。在瑞典,現時就正在興建一座54米高的農場大廈,讓農作物靠在大廈幕牆種植。預計2014年落成後,每年農產量可供35萬人食用。由於可以使用附近發電廠的熱能和將大廈內的有機垃圾轉化為生物能源,大廈的耗電量有望減少30%至50%。興建該座大廈的公司,還計劃把垂直農場帶到上海和新加坡。[2]

在香港,要興建一座垂直農場恐怕相當遙遠。不過隨政府引入水耕技術,在城市內種菜已有一定眉目。說不定,工廠大廈會成為香港再發展農產業的起點。

 

1 Dickson Despmmier (2010). The Vertical Farm: Feeding the World in the 21st Century.
2 The Future of Agriculture May Be Up.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5 Octob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