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3-05-18 | 《信報》

產業結構的難題與機遇



近年香港的產業結構漸趨集中,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服務業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由1986 年的69%,升至2011 年的93.2%,製造業則由佔本地生產總值比率22.5%跌至1.6%。

有意見認為,香港屬於城市型經濟,集中資源發展擅長的行業,並在CEPA 框架下將之延伸至內地,對經濟發展更為有利。另一方面,有說產業單一會令工種減少,不利社會流動。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也提出要制定全面的產業政策,發展多元產業。

人口及土地政策

要達致產業多元,需要面對不少挑戰。以人口政策為例,一些國家如日本、新加坡及英國,近年都要因應人口結構轉變及產業需求而向外招攬人才,反觀香港過往的人口政策,似乎未能配合產業結構轉型。2001 年推出的「輸入內地專業人才計劃」,期望吸引2000 名資訊科技及金融服務業專才,但最終只有275名內地人士成功申請。

政府最近成立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將研究利用香港以外的來源補足本地勞動力。智經期望可有更具體及長遠的政策出台。除了輸入外來專才,政府亦可考慮提供誘因,吸引人才回流,但宜同時計算住屋、教育、運輸等配套的承受能力,以至本地居民的接受程度,避免人口過分膨脹,令社會不勝負荷。

我們也不能忽略培育本地人才的難題。以培育創新科技人才為例,香港的大專院校雖有提供相關課程,但供應與需求似乎存在落差。科網泡沫期間人人爭讀,泡沫爆破後又出現有科無人讀。由此可見,調節學額供應造就產業發展,未必能夠配合市場供求變化。面對這個難題,推動以學生需求主導的教育政策,值得考慮,例如提供較具彈性、能及時應付市場需求的網上持續進修平台。

土地政策也是需要關注的一環。現時的土地供應,難以配合個別產業增長。以物流業為例,政府建議在青衣西南發展的物流樞杻,以及在小蠔涌興建的物流園,最快要到2019 年才能完工,實難滿足發展需求。另一方面,香港的土地資源向來緊絀,近年土地價格又因美國多輪量化寬鬆而飛升,令問題更顯嚴重。今屆政府銳意建立土地儲備,除了滿足房屋需求外,如何推動長遠產業發展,亦該一併考慮。

CEPA與科技

縱面對種種困難,但眼前不乏機遇,例如在CEPA 的框架下,促進香港服務業界在珠三角的發展。在這方面,政府應落實與內地簽署的各項經貿協議,將「先行先試」範圍延伸到泛珠三角,並積極與內地相關部門協商,拓展兩地專業服務的合作。

科技進步也為香港帶來更多可能。互聯網和智能電話等技術的普及,已為香港創造不少新興行業。

近年被稱為「Internet 2.0」的3D 打印技術興起,也為香港的製造業帶來希望。雖然名為「打印」,但3D 打印並非什麼印刷技術,而是一種製造技術。這種製造技術有點像「砌積木」,以多種物料砌出立體製品。

跟傳統像雕刻般雕出不同形狀物品的製造技術相比,3D 打印更加節省物料,與傳統製造技術結合使用,又可造出更為細緻的產品。近年3D 打印技術愈趨成熟,日後人們可能只須在網上訂購一部3D 打印機,就可為客人度身訂造所需產品,毋須開設大型工廠。若科技真的能走到這一步,香港不應錯過這個令製造業復興,產業多元發展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