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4-08-25 | 《星島日報》

食一餐飯,也談正義



自麥當勞被揭使用過期食品後,有關食物安全的新聞接二連三地出現。近日報章報道內地含抗蟲基因大米或流入香港,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就此再次提出對本港基因改造食物缺乏監管的憂慮。[1]智經早前亦對香港基因改造食物政策作出回顧,並介紹了突變培植技術的爭議。

香港依賴進口食物,市民要食得安全,除了改善本地監察和檢驗制度之外,全球化下的食物生產議題,同樣值得審視。

食品製作無疆界

不止香港,現時全球的糧食供應鏈,早已無國界可言。樂施會去年發表的報告指出,全球十大飲食製造公司(如可口可樂、家樂氏、雀巢等)的價值,佔全球經濟總量近一成,每日賺取超過11億美元的收入;而全人類近七成的飲食選擇,正由少於500間公司控制。[2]以全球最大的基因改造種子開發商孟山都(Monsanto)為例,美國有九成大豆及八成粟米,均由這間科技公司所改造的種子栽種。[3]

個別市場的起落,不會太阻礙這些食物巨企的運作。《財富》雜誌一篇分析孟山都的文章便指出,無論該公司的基因改造技術如何飽受批評,它們都能從其他業務,或透過轉到不同市場圖利。[4]

食物帝國全球化,材料可能來自多個地方,食品包裝所列明的生產國家,某程度上已沒有意義。在食材轉化為客人手中產品的過程中,生產商、分銷商、零售商等,重重介入,客人與食材的聯繫分崩離析[5],市民難以了解放進口的食物到底經過多少程序製成,以及製作過程是否符合自己對健康的期望。食物生產及安全討論經年,近年有人嘗試將正義的框架置於食物生產中,提出「食物正義」(Food Justice)的概念。

食物正義

有關食物正義的討論頗多,2010年美國出版的《食物正義》一書,便將有關討論加以整理,藉此思考人類與食物的關係,期望為社會帶來改革食物體系的新方向。

書中分兩方面探討食物正義。一是指出食物正義應確保食物從生長、加工、運輸、分送,以至被獲取及食用的過程中,能夠公平分配當中的利益和風險;二是希望建立一套容易理解及應用的語言和框架[6],將食物正義的概念推廣至不同地方。書中探討現時全球食物供應系統的不公情況,並介紹相關的政策及改革運動,希望還公眾一個受保障的制度。

美國學生組織的全球化反思

書中開首提及的一個例子,是新奧爾良一班學生於2008年自發組織的Rethinkers。組織的成立目的,是在學校爭取更健康的飲食及更佳的用餐環境,過程中發現新奧爾良的本土蝦業,正被來自世界各地的廉宜養殖蝦打擊。雖然工業化及全球養殖為當地帶來廉宜的入口蝦,但這樣除會將本土養蝦業迫上絕路,那些以抗生素及化學物養殖的入口蝦,對環境和食用者的健康也有潛在風險。[7]

為確保食物安全及振興本土經濟,Rethinkers倡議將本土養殖蝦加入學校餐單,、更換不環保的餐具,乃至在學校興建花圃,以改善學校的飲食環境。[8]

Rethinkers所提倡的理念,包括在地生產、公平貿易、保護環境、食品安全,都不是甚麼新鮮看法,但以食物正義貫穿,讓人看到即使是一頓飯的選擇,也是一環扣一環,影響許多人和事。

加拿大食物銀行:扶貧由改革食物供應體系做起

事實上,實踐食物正義慨念的人,也不限於當下。1970年代在加拿大成立的食物銀行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下稱「The Stop」),是其中一個例子。創辦初期,The Shop的工作只是分派食物予低收入人士,但其後發現,要解決市民饑餓及營養不良,不能只派食物,而是須變革整個食物供應體系,包括食物的生產、製作和銷售,過程亦強調社區參與。[9]

The Stop透過社區食物中心,讓街坊聚首,一起煮食、耕作,從中獲取更多關於食物的知識。[10]The Stop又嘗試打破社會隔膜及性別定型,開辦親子烹調班,以至男士和拉丁裔烹飪小組,讓居民接觸新鮮食材和學習烹煮技巧。其設立的種植場The Green Barn,附設溫室、花圃及廚房,可用於教授當地小學生有關食物體系的知識,並讓他們經歷農耕、收割、烹調的過程,了解食物來源。[11]現時The Stop的園圃每年收成約4,000磅農作物,以供應旗下的食物銀行、社區廚房等。

The Stop的成功,催生了於2012年成立的全國性組織Community Food Centres Canada。該組織已支援了三個社區食物中心投入運作,另有四個將陸續完成。[12]

台灣社企:營利模式全公開

兩年前在台灣成立的社會企業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下稱「好食機」),同樣提出一個整合「農」(生產)、「食」(消費)兩者的經營願景。[13]除了提倡永續耕作和一般的消費者教育,好食機宣稱良好的市場生態,不止食物的生產資訊要透明,公司的營利模式亦須公開,好讓消費者能掌握完整的食品資訊,明白他們所花的錢到底用在哪裡。[14]

為實現構想,好食機利用網絡建立「社區菜市長」互助網,讓生產者在平台上向買家展示耕作、防蟲、施肥、驗證和行銷的方法。透過這個平台,消費者得到更多食品資訊,又為有機農夫開拓客源,互惠互利。[15]

自己的菜自己種

在香港,農業早已息微,佔本地生產總值不足0.1%。[16]2011年本地蔬菜及水果產量,只分別佔全港整體供應的2.3%和0.2%。[17]從事生產的農場數目,也自2001年的約2,600個,跌至2012年1的2,400個,但與此同時,有機農場卻由106個增至203個,增長近一倍[18],顯示以優質作招倈的本地農作物,漸受注視。一場尚未正名的食物正義變革,正在香港悄悄發芽。

在政府層面,有漁農署推出的「有機耕作支援服務」協助農夫從事有機耕作,再透過蔬菜統營處於超級市場、地鐵站等零售點出售農作品。[19]蔬菜統營處也開發了流動應用程式,方便市民訂購新鮮本地蔬菜。[20]

在民間,有新生精神康復會旗下的新生農場,聘用精神病康復者耕作,並將農作物透過位於市區的自家零售點發售;精神病康復者又會擔任生態導賞員,帶領公眾體驗有機耕種。[21]位於粉嶺的馬寶寶農場,則以永續農業概念運作,順應自然,於不同季節栽種不同作物,並以廚餘製成堆肥,拒絕使用化肥。他們又會舉辦農墟,讓市民認識農夫和食物生產步驟[22],亦曾就土地規劃向政府提出建議。

城市農業新趨勢

受政策和市場所限,要在本地再次發展傳統農業,恐怕不易。城市農業,即在城市或其周邊地區耕作或飼養禽畜[23],或許是一條出路。規劃署今年出版的年報,便指出本港緊密的發展模式,有助縮短運輸時間,讓新鮮的農產品快速送達至消費者。[24]

不論是政府部門或私人市場,近年已經出現城市農業的嘗試。漁農自然護理署與蔬菜統營處引進的「全環控水耕」技術,將工廠大廈單位變為農莊;太古的仁孚大廈天台的「都市農莊」[25],都是當中例子。過去智經亦曾撰文探討在城市興建農場大廈的可能性。[26]

凡此種種,都反映食好啲、食平啲、食得安全啲,已經不僅是自求多福,也是對公平、關愛的追求。你,會怎樣決定下一餐的菜單?





1 「又見基因改造大米」,取自綠色和平網站:http://www.greenpeace.org/hk/news/commentaries/blog/50166/, 2014年8月15日。
2  Behind the Brands, Food justice and the “Big 10” food and beverage company, Oxfam, February 26, 2013.
3  “Why Monsanto always wins,” Fortune, June 26, 2014.
4  同3。
5  Charles Z. Levkoe, “Learning Democracy Through Food Justice Movement,” Agriculture and Human Values, Volume 23, Issue 1, 2006.
6  Robert Gottlieb and Anupama Joshi, Food Justice, The MIT Press, 2010.
7  同6。
8  同6。
9  “Mission,” 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 accessed Aug 19, 2014, http://thestop.org/mission.
10 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 accessed Aug 19, 2014, http://www.thestop.org/.
11 “After-School Program & Camp Programs,” The Stop Community Food Centre, accessed Aug 15 2014, http://www.thestop.org/after-school-program-summer-camp.
12 “Growing CFCs,” Community Food Centres, accessed Aug 15, 2014, http://cfccanada.ca/growing_cfcs.
13 取自好食機網站:http://www.howsfood.com, 2014年8月15日。
14「好食機的理念」,取自好食機網站:http://www.howsfood.com/about, 2014年8月15日。
15「讓生產消費零距離 好食機農食教育」,《公民新聞》,2014年7月30日。
16「表036:按經濟活動劃分的本地生產總值 - 佔以基本價格計算的本地生產總值百分比」,香港政府統計處,最後修訂日期:2014年5月16日。
17「立法會二十題:本地農業發展」,政府新聞公報,2013年2月6日。
18 同17。
19 同17。
20「訂購蔬菜」,取自蔬菜統營處網站:http://www.vmo.org/tc/index/page_order/item_products, 2014年8月15日。
21「新生農社」,取自新生精神康復會網站:http://www.nlpra.org.hk/social_enterprises/retails/healthy_living_specialty_organic_shops.aspx, 2014年8月15日。
22 取自馬寶寶社區農場網站:http://mapopo.wordpress.com/about/, 2014年8月15日。
23《規劃署2014年年報》,規劃署,2014年。
24 同23。
25「焦點故事:天台農莊 月付二百做農夫」,《蘋果日報》,2014年7月19日。
26「然後種出大廈」,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