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4-09-17 | 《經濟日報》

大學第一課:記得找數



開學數星期,上萬名初升大專的學生,仍在適應新的生活,包括別於以往的學習模式,以及將伴隨多年的學生債務。

大學學費不菲,學生申請貸款支付學習開支,已屬常態。截至今年8月底,學生資助辦事處(下稱「學資處」)在2013/14學年向大專學生發放的貸款達18.5億元。據香港青年協會(下稱「青協」)統計,去年借取學生貸款而未還清的賬戶,累積超過20萬個。[1]

學債累累,令人擔心畢業生的還款狀況。過去兩個學年,合共有513名學生貸款人申請破產,涉及2,548萬元貸款;而這兩個年度的拖欠還款個案,亦分別有1.57萬及1.35萬宗,涉款2.5億及2.2億元。[2]「走數」與「拖數」,不能輕看,因為這不但會破壞負債畢業生的未來規劃,參考一些研究,這甚至會打擊一地的競爭力。香港需防患於未然。

2.9萬學生免入息審查借貸 人均借款4.7萬元

學資處向全日制大專生的資助或貸款計劃,主要分為五項,包括「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專上學生資助計劃」、「全日制大專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及「擴展的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涵蓋政府資助課程,自資課程及持續進修課程。[3]

申請首兩項計劃,須經入息審查。在「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下,2013/14學年[4]有8,700人獲發貸款,人均金額為3萬元;經「專上學生資助計劃」獲發貸款的,則有7,400人,平均貸款額為3.1萬元。其餘三項貸款計劃,毋須入息審查,平均發放4.7萬元貸款予近2.9萬名學生。[5]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的人均借款,較需要入息審查的資助計劃,高一半以上。

經審查貸款 中產家庭難受惠

經入息審查的資助計劃,年息1%,還款壓力較小,但設有嚴謹的入息及資產限額。若要獲得全額助學金和貸款,家庭月收入須低於34,193元,每名家庭成員擁有的資產淨額,亦不得高於229,000元。[6]據統計處數字,本港家庭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為2.3萬元[7],基層家庭的學生申請學貸,不易超出限制。但已置業的中產家庭,則較難通過資產要求。現時全港一半以上家庭擁有自置居所[8],這些所謂「資產」,不少仍需償還按揭貸款,要這些家庭繳付大學學費,壓力不見得比基層家庭小。

浮動利率借貸有加息風險

若無法通過入息審查,學生只能申請利率較高的免入息審查貸款。免入息審查貸款利率的計算方法,是將發鈔銀行的平均最優惠貸款利率減3.688%,再加風險調整系數。[9]以這條公式計算,目前的年息為1.395%,略高於須入息審查的貸款。此外,免入息審查貸款會於發放日開始計算利息,經入息審查的貸款,則於畢業後才開始計息,這種差別,也使免入息審查貨款的還款額更高。

具體比較兩者的還款負擔,假設一名學生於今年9月修讀資助課程,每年的42,100元學費,若以免入息審查貸款支付,以年息1.395%及15年還款期計算,2018年畢業後,每月需還款1,070.1元。若該名學生通過入息審查,獲「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10]批出同樣數額的貸款,每月還款額則為1,007.9元。[11]

兩類貸款的還款負擔看似相差無幾,但要注意,能夠通過入息審查每年取得逾4萬元貸款的學生,不少也合資格取得近乎全額的免還款助學金,未必需要盡借4萬多元,因此,兩者的實際還款負擔差距可以更大。

再者,聯匯制度下,香港息率受美國牽引,現時美元低息,免入息審查貸款的浮動年利率甚至低於通脹率。但到美國加息,香港跟隨,還款負擔便會增加。香港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最優惠貸款利率便曾高於10%。[12]

風險調整系數0% ≠ 零代價

現時免入息審查貸款的低利率,還有賴政府於2012/13學年將的風險調整系數調整為零,令利率一下子減少了一點五個百分點。參考政府文件,當局早年將系數設定為1.5%,原意是抵銷因借款人拖欠還款而蒙受的公帑損失。若拖欠情況改善,系數可下調甚至取消。[13]及後,學資處就「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檢討」進行公眾諮詢時稱,考慮到2012年會實行一系列措施減少拖欠還款,建議將風險調整系數調低至0%,三年後再作檢討。這建議後來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14]

上述的減少拖欠還款措施包括:將免入息審查貸款的標準還款期,由10年延長至 15 年[15];兩項須經入息審查的貸款利率,也由2.5%下調至1%,標準還款期亦由5年延長至15年;當局亦在學資處網站宣傳、改善追討欠款流程,以及循法律途徑向欠款人提出申索,以打擊拖欠還款,並防止學生過度借貸。此外,今年施政報告宣布,將容許學生貸款人在完成學業後一年才開始還款的安排恆常化,希望進一步減輕還款負擔。

不過,用以上方式將風險調整系數下調至0%,不等於零代價。首先,延長還款期意味學生將更長時間負債,總還款額亦會提高。另外,因貸款利率降低而少收的利息,屬變相的政府補貼,即以公帑抵銷部分學生債務的風險。這一切,都是「零風險系數」的代價。

拖欠還款個案10年增3.5倍 涉款2.4億元

放寛貸款條件,亦可能增加「走數」、「拖數」的風險。雖然,過去兩個學年的學生貸款拖欠還款[16]比率,已由2009/10學年的12.45%跌至10%以下。[17]但與2003/04年3,612個拖欠還款個案相比[18],2013/14學年(截至2014年1月31日)的拖欠個案,其實已增加了3.5倍,至16,157個[19];佔貸款還款賬戶的整體比率,也由3.48%[20]躍升至9.84%[21]

至今年1月底,有關的拖欠款額為2.4億元,其中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的欠款達1.9億元,佔整體欠款近八成。[22]「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和「擴展的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的拖欠問題,尤為嚴重。這兩項計劃分別針對學費更高的自資副學位、高級文憑或學位課程,以及指定兼讀制及全日制專上和持續進修及專業教育課程。

為了追討欠款,當局的相關財政開支連年上升,已由2008/09學年的960萬元[23],增至上學年的2,430萬元[24],五年間增加了1.5倍,預計本學年將突破2,600萬元。[25]

自資課程學費增 學貸需求高

拖欠個案上升的一個可能原因,是過去十幾年專上教育普及,尤其是學費較高的自資課程湧現,推高了貸款需求。其中獲批自資課程免審查貸款人數,由2009/10學年8,066升至超過1.2萬,增幅五成。

自資課程的學費較資助課程高出一截,近年升幅更是令人咋舌。過去三年,29所院校的自資學士及副學位課程學費,平均加幅達一至三成。[26]香港公開大學早前便宣布,部分課程收費將由每年5.5萬至6.2萬元,增至高達11.18萬元。[27]

與此同時,部分公帑資助課程面臨停辦。早前香港理工大學宣布,於下年起將逐步停辦全部由政府資助的高級文憑課程,涉及逾千學額。將來有意就讀相關課程的學生,只能報讀其他院校,或是學費較高的自資課程。據報,現時理大的自資高級文憑課程每年學費最少50,400萬元,較資助課程的31,575元貴約六成。[28]

部分學生修讀年期較長,亦會增加他們的學費負擔。以自資副學位為例,雖然修讀兩年後可報讀大學四年制課程的三年級,或是兩年制的銜接學位課程(Top-up Degree)。但由於政府資助的銜接學位學額有限,部分學生或要被編入四年制大學的二年級,修讀年期延長,學費負擔加重。若報讀自資銜接課程,花費亦會更高。

學生負債可動搖社會經濟

學習支出上升,但如果學生畢業後的入息相應增加,還款負擔尚未至於加重。問題是,近年部分畢業生的收入升幅,根本追不上貸款額增長。參考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的全日制課程畢業生數據,副學位課程畢業生的平均年薪由2009/10學年的15.7萬元升至2012/13學年的18萬元,學士學位畢業生則由17.2萬升至19.9萬元[29],兩者的升幅(14.6%和15.7%),均略低於同期政府資助課程的人均貸款額增長(16.5%)。

另據教育局自資專上教育資訊平台公布的自資課程資料,2012/13學年該等課程的畢業生,年均薪酬介乎116,375至201,068元不等,平均月薪約1.1萬元。[30]以同年「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下發放的人均貸款額5萬元計算,3年課程,15年還款期,利息1.395%,每月須還款949.4元[31],超過月薪的8%,負擔不輕。

學貸負擔大,不只涉及個人財務和公共財政,還可能桎梏社會發展。在學貸債務飆升的美國,有研究發現,1989至2010年間,由於學費增加及高等教育普及,當地研究生和學士生的人均貸款債務分別增加了3倍和1.6倍[32],致使學生債務成為僅次於住房按揭的第二大債務負擔。[33]有研究認為,背負學債削弱了當地畢業生融資創業的能力;為了還款,學生畢業後也不傾向從事起薪點較低,但有益社會的工作;亦有跡象顯示,學生債務推遲了新一代的買樓計劃。[34]

這些連鎖效應,也可能於香港發生。去年青協訪問一些曾借取大專學生貸款的畢業生,發現當中不少人尋找工作的首要目標,是獲得穩定的收入,而非發展興趣或所長。而為償還貸款,甚至有學生擱置事業發展或人生計劃。[35]政府提供貸款資助的原意,是希望創造均等的教育機會,減輕就學壓力;但對部分學生而言,代價是事業或生活方式轉變的無奈,影響所及,需要政策制定者正視。

 

 

1 《借貸渡學——青年的生活需要與財政壓力研究》(香港:香港青年協會,2013),頁1。
2 「大專生貸款拖數 呃資助情況惡化」,《文匯報》,2014年9月8日,A25頁。
3 「各項資助計劃:專上及大專程度」。取自學生資助辦事處網站: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pst.htm,2014年8月29日。
4  截至2014年7月31日數字。
5 「統計數字」。取自學生資助辦事處網站:http://www.sfaa.gov.hk/tc/statistics/index.htm,2014年8月29日。
6 「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取自學生資助辦事處網站: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tsfs.htm#2,2014年8月29日。
7 《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 2014年4月至6月》(香港:政府統計處,2014),頁7。
8 「表005:家庭住戶統計數字」。取自政府統計處,修訂日期2014年8月18日。
9 「全日制大專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取自學生資助辦事處網站: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nls.htm,2014年8月29日。
10  注:最高的貸款額用以支付生活支出。所有學生均有相同的最高貸款額。於2014/15學年的最高貸款額為$42,520。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tsfs.htm
11  注:據學資處電子通計算。https://e-link.sfaa.gov.hk/EBILLPRD/jsp_public/ens/ens0101.jsp?language=zh_TW
12 「新聞背後:P按利率曾高達20厘」,《文匯報》,2011年5月18日。
13 「教育事務委員會 立法會秘書處為2010年3月18日會議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 學生資助辦事處」(香港:立法會秘書處,2010),立法會CB(2)1085/09-10(02)號文件。
14  同9。
15 「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改善措施」。取自學生資助辦事處網站:http://www.sfaa.gov.hk/pdf/common/news/NLS_Chi.pdf,2014年8月29日。
16  注:學資處將連續拖欠償還兩期或以上的季度分期還款,六期或以上的按月分期還款的個案會被視為拖欠還款個案。若出現經濟困難,或希望繼續升學等,可獲批延期還款,這一部分未被計算在內。
17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綜合檔案名稱:EDB-2-c1.docx》(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2014),頁906-908。
18《財務委員會審核二OO五至O六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 綜合檔案名稱:名稱: EMB-c1.doc》(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2005),答復編號:EMB141。
19 同17。
20 同18。
21 同17。
22 同21。
23《財務委員會審核二OO八至O九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2008),答覆編號:EDB184。
24《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綜合檔案名稱:EDB-2-c1.docx》(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2014),頁875-877。
25 同21。
26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會就自資專上教育的管治及規管提供的意見書」。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panels/ed/papers/ed0318cb4-491-2-c.pdf,2014年8月29日。
27 杜潔心,「公大4資助課程 加費6至8成」,《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8月19日,A22頁。
28 馮晉研,「理大『轉型』下學年停辦高級文憑」,《文匯報》,2014年8月27日,A14頁。
29「按修課程度及主要學科類別劃分的已全職工作的教資會資助的全日制課程畢業生的平均年薪, 2006/07 至 2012/13」,取自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統計數字,2014年7月。
30 取自自資專上教育資訊平台網站:http://www.cspe.edu.hk/content/Institution-List,2014年9月2日。
31 注:據學資處電子通計算。
32 Beth Akers, Matthew M. Chingos, “Is a Student Loan Crisis on the Horizon?” Brown Center on Education Policy, accessed June 24, 2014, http://www.brookings.edu/research/reports/2014/06/24-student-loan-crisis-akers-chingos.
33 “Durbin On Student Loan Debt,” WICS Newschannel, August 25, 2014. Accessed August 29, 2014. http://www.wics.com/news/top-stories/stories/vid_18761.shtml.
34 Phyllis Korkki, “The Ripple Effects of Rising Student Debt,”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May 24, 2014. Accessed August 29, 2014.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5/business/the-ripple-effects-of-rising-student-debt.html?_r=0.
35《借貸渡學——青年的生活需要與財政壓力研究》(香港:香港青年協會,2013),頁6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