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4-10-22 | 《經濟日報》

Z世代 你是誰?



巴基斯坦少女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以17歲之齡成為史上最年輕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在香港,由大專學生和中學生罷課演變而成的佔領運動,繼續是全城議題。時局紛亂,一方面令人憂慮,同時也使人對那些嶄露頭角的年輕面孔產生好奇。

過去數年,拆卸天星碼頭、重建灣仔囍帖街、興建廣深港高鐵、規劃新界東北等公共議題,吸引不少青年發聲,而且有漸趨「年輕」之勢。以2012年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議題為例,當時教育局計劃在全港中小學推行國教科,惹來一批中學生反對,並成立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最終發起萬人遊行、集會。其中學民思潮的發起人黃之鋒,近日被《時代雜誌》選為全球25位最具影響力的青年之一。

在2000年代,廿多歲的「八十後」是社會的新銳勢力。到現在,廿多歲看來已經「超齡」,生於網絡時代的「九五後」,才是躁動不安的新代言人。社會對這批「九五後」,有兩套截然不同的論述。一方面,他們是自我中心、缺乏自理能力的港孩,而且有時會過於冒進;另一方面,他們對科技的反應敏銳,擁有別於前人的學習、傳播和動員能力,是我們未來的主人翁。究竟,他們是甚麼「物種」?

香港100萬名Z世代 佔總人口14%

社會學學者呂大樂在《四代香港人》一書中,將過去幾十年的香港人分為四代。第一代生於戰前,經歷過戰爭洗禮;出生於1946至1965年間的「戰後嬰兒」,是香港經濟飛躍時期的主力,卻未能為下一代創造更開放的成長環境,阻礙了第三代(生於1966至1975年)及第四代(生於1976至1990年)的發展。書中以社會流動剖析世代差異,若再延續下去,第五代香港人中,部分就是上述的「九五後」。

「九五後」有甚麼特徵?按美國人口學家William J. Schroer劃分的不同世代,1990年代中期以後出生的年輕人被稱為「Z世代」(Z Generation)。[1] 由於他們一出世便接觸網絡科技和智能產品,部分甚至比創辦於1998年的Google更加年輕,因此也被形容為「數碼原住民」(Digital Natives)。

全球現有20億Z世代青年[2],美國四分之一人口屬於這一群組。[3]而據2011年本港人口普查數字,香港Z世代(1995-2011年出生)約有100萬人,佔總人口14%。

本港對Z世代的討論不算多,但生於流動數據年代的「九五後」對數碼科技的反應更為迅速,善於以emoji表情符號溝通,習慣同時處理多項任務(multitasking),看來跟美國的Z世代相近。

藉數碼科技建立改變世界的力量

數碼科技是了解Z世代的關鍵,其中更根本的問題是,數碼科技如何塑造了Z世代?

微軟的Bill Gates、蘋果教主Steve Jobs和Facebook創始人Mark Zuckerburg,均借助數碼科技改變世人生活模式。他們另一共同之處,是均於大學中途輟學。相比起這些前輩,Z世代更加質疑入讀大學,甚至懷疑傳統教育的必要性。美國廣告公司Sparks & Honey的調查發現,相較上一輩有七成人表示會升讀大學,Z世代只有64%。13歲已選擇輟學的Logan LaPlante,更在TED演講中建議教育應走出課室,提出健康快樂的駭客思維教育(Hackschooling),掀起人們對傳統教育方式的反思。

網絡學習興起,讓新一代能夠更自主及多元地獲取知識,或許是他們拒絕傳統課室教育的原因之一。在印度,一個十歲學童可通過網絡課程接受英國學校教育;在北京,近日某間中學也推出4D網絡課程直播,讓學生和家長透過智能電話收看課程。

因有自信 所以創業

Sparks & Honey在最近的研究報告中,將Z世代青年標籤為「更具創業精神,矢志改變世界」的一代,其中有60%渴望為世界帶來轉變。[4]相對上一輩的39%,新一代顯得雄心勃勃。

諮詢機構Millennial Branding的調查指,美國有72%的中學生立志創業,超過60%人表示,與其做打工仔,大學畢業後更願成為企業家。[5]恰巧,新科技賦予了他們付諸實行的能力。1995年出生的英國少年Nick D'Aloisio,便以15歲之齡開發了廣受歡迎的應用程式Summly。該軟件後來更被雅虎以3,000萬美元收購,成為一時熱話。

即使身處樓價、租金高企年代,本港的年輕創業者亦已嶄露頭角。兩名九十後設立的平價旅遊情報Facebook專頁,兩年內吸引了28萬個like,高峰時月入10萬元。[6]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與Google合作的調查指,年輕創業者認為工作空間、資金等社會支援正日漸增加,對創業前景感到樂觀。[7]

抗爭新力量 是福是禍?

改變世界有很多方式。有人選擇創業,有人選擇走上抗爭道路。1997年出生的巴基斯坦少女馬拉拉,即使遭塔利班槍擊,仍在倖存後積極爭取女性接受教育的權利。

相對馬拉拉單槍匹馬的勇氣,Z世代更廣為人知的,是他們懂得利用社交媒體發揮傳統方式難以企及的動員能力。數月前在台灣發生的「太陽花學運」,便有評論將年輕學生組織佔領運動的成功,歸功於Media Victory(媒體勝利),指出學生們利用Line、Whatsapp、Facebook等社交工具,一天內動員了數十萬人走上街頭。

不過,網絡傳播亦是一把雙面刃。有報道稱,激進武裝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的很多成員,都是Z世代青年。該組織通過Twitter、Facebook和網上雜誌,從英、法、美等全球83個國家招募成員,年齡在15至25歲之間,參與其所謂的「聖戰」。[8]

本港多年前已有學者關注新媒體對社會運動的影響。香港中文大學教授趙永佳和陳健民在2010年反高鐵運動後撰文指,「八十後」主導的那場運動之所以被認為是「新社會運動」,關鍵之一在於其動員方式的轉變。以往民眾參與社會運動,要通過居民組織、工會、壓力團體或政黨;如今網上平台傳遞的訊息,在年輕人中迅速擴散,令社會運動逐漸形成「只有參與者沒有成員」的新模式。

粗略計算,Z世代中最年長的一批,今年剛好入讀大學,至2017年,將有近38萬Z世代(2011年人口普查中12至16歲人口)年滿18歲,符合資格登記選民。Z世代在社會上的影響力,只會愈來愈大。

誰明少子心?

Z世代懷抱再大夢想,社會能否接受,是另一問題。走上街頭抗爭,自然備受爭議。即使是實踐人人讚好的創業夢,這批香港第五代,也要先過他們父母輩的一關。中大的創業調查發現,雖然不少青年願意放棄安逸生活,選擇創業,卻要承受上一輩的壓力,認為他們應該選擇較低風險的職業。[9]既渴望新一代出人頭地,又怕他們過於冒進。偏偏Z世代蓄勢待發,按捺不住。與其跟他們說「少年,你太年輕了」,上一代的積極聆聽和回應,也許更能發揮正面作用。

近年當局致力推動電子政府服務,並建立網絡平台,擴大公眾參與社會議題。由民政事務局建立的網上討論平台「公共事務論壇」,於2005年成立時,便委任了數百名成員發表意見,到近年更開放予公眾。[10]到2012年,更有12個政府部門和14位官員分別建立Facebook專頁、Youtube賬戶或發表網誌。[11]

當然,有待完善之處尚多。例如上述的「公共事務論壇」,市民參與率一直不高,運作至今,成員僅3,000名。[12]香港集思會去年的報告亦指,有年輕人批評政府的網頁及社交網站甚少更新,內容流於「宣傳式」,而且回應緩慢,甚至不作回覆。[13]社會各界如何善用網絡媒介與公眾溝通,仍需努力探索。

時光可變,世界可變,每個世代各有稟賦,亦各有訴求。在複雜多變的今天,各個世代、界別都應與時並進,取長補短,造就更好未來。

 

 

1 據William J. Schroer的世代定義,美國人口被劃分為「嬰兒潮世代」(生於1946-1965年),「X世代」(生於1966-1976年),「Y世代」(千禧世代)(生於1977-1994年)。取自http://www.socialmarketing.org/newsletter/features/generation3.htm,2014年9月8日。
2 Mia De Graaf, “Younger than Google, tech-savvy and ready to take over the world: How teenage entrepreneurs of ‘Generation Z’ are already making more money than most will in a lifetime,” Daily Mail Online, August 11, 2014. Accessed September 8, 2014.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721877/Younger-Google-tech-savvy-ready-world-How-entrepreneurs-Generation-Z-aged-18-making-money-lifetime.html.
3 "Meet Generation Z: Forget Everything You Learned About Millennials," Sparks & Honey, June 17, 2014. Accessed September 8, 2014. http://www.slideshare.net/sparksandhoney/generation-z-final-june-17.
4 Hayley Peterson, “Millennials Are Old News — Here’s Everything You Should Know About Generation Z,” Business Insider, June 25, 2014. Accessed September 8, 2014.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generation-z-spending-habits-2014-6. 
5 同4。 
6 「『網』羅平機票分享變商機」,《都市日報》,2014年3月27日,P04頁。 
7 Marta Dowejko, Kevin Au and Nell Shen, “Ecosystem of Hong Kong Interim Report,”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 CUHK (2014). 
8 CNN, “ISIS is recruiting young westerners,” kplctv, September 03, 2014. Accessed September 5, 2014. http://www.kplctv.com/story/26374020/isis-is-recruiting-young-westerners 
9 同7。 
10 「政府設立公共事務論壇」,新聞公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5年3月10日。 
11 「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2012年6月11日舉行的會議 有關電子政府服務的發展的最新背景資料簡介」(香港:立法會秘書處,2012),立法會CB(1)2064/11-12(06)號文件。 
12 取自公共事務論壇網站:https://www.forum.gov.hk/index.php/tc/aboutustc,2014年9月8日。 
13 《第5代香港人—「90後」的自白》,(香港:香港集思會,2013)。頁5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