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3-04-16

小店扶貧 善心「待用」



喝咖啡也能做
善事?可以的。

今年年初,社交媒體上開始流傳一段以咖啡扶貧的故事。在外國的咖啡店,一些顧客買了自己需要的咖啡後,會多點一杯,或者更多,讓付不起錢的人走進店內,也能免費喝一杯熱騰騰的咖啡。這種善行,據說源於意大利。那款特別落單的咖啡,稱為 Sospeso,有人譯作 Suspended Coffee,中文叫「待用咖啡」。

以上的故事,感動了不少人,包括香港的咖啡店營運者。最近,位於紅磡置富都會商場的咖啡店 GoInside,便參考了「待用咖啡」的概念,在店內發售「待用熱咖啡」和「待用熱湯連麵包」禮券,顧客購買後,可選擇自行將禮券送予有需要的人,也可讓咖啡店轉交自發組織「平等.分享.行動」派發。這次試驗似乎頗受歡迎,禮券發售前三日,咖啡店已在其 facebook 專頁內表示,有不少熱心人前往支持。

扶貧範兒

觀乎初步反應,「待用咖啡」的概念值得其他有意扶貧的小商戶參考。智經現正進行研究,探討商界在扶貧工作可以擔當的角色。初步歸納,現時商界扶貧的工作,可以分為三大類,包括捐款、直接參與,以及與政府或非政府社會服務機構合作。各種方式,各有好處,也各有不足。捐款夠直接,但往往欠缺持續性;直接參與,主導權和靈活性較大,然而企業未必具備相關社會服務的經驗和專業知識;與政府或非政府社會服務機構合作,執行時有其他機構代勞,問題是企業可能只可擔當支援角色,在策劃、推行、監管等工作上,均缺乏主導權。

以上經本地化的「待用咖啡」概念,不屬於這三個類別,商戶既擁有直接參與的主導權和靈活性,同時可跟社會服務機構或民間自發組織合作,減少執行上的困難。若有更多商界嘗試,「待用」概念有望成為商界扶貧的新方向。事實上,傳媒多番報道,在深水埗免費向有需要人士派飯的北河燒臘飯店,也有飯券的安排,足見這概念正在香港萌芽。

在外國,「待用咖啡」已經開枝散葉,並出現「變種」。美國、澳洲和歐洲多國,已有很多咖啡店將概念移植,推出切合當地文化的「待用咖啡」。據報道,現時保加利亞有超過150間咖啡店投入這股熱潮,讓客人為有需要人士預購飲品。[1]在英國,大型連鎖咖啡店 Starbucks 本月初宣布與慈善團體 Oasis 合作,由 Oasis代為派發客人買下的「待用咖啡」,Starbucks並會將顧客購買「待用咖啡」的同等金額,捐予 Oasis。[2]於美國的芝加哥,據報已有酒吧推出「待用啤酒」。[3]彼岸台灣,也有麵攤提供「待用麵」。[4]

難題待解

熱潮方興未艾,其扶貧成效,仍需觀察,當中有不少難題,有待解決:

1. 窮人未必認識「待用咖啡」概念
雖說「待用咖啡」的故事在網上熱傳,但部分窮人,例如連電腦也不懂操作的貧窮長者,未必會認識「待用咖啡」的概念。倘若不知道相關概念,即使有免費咖啡,他們也不會懂得走進咖啡店。連鎖店的知度名較高,不一定有這個問題,至於小商戶,則要花多一點工夫教育和宣傳。

2. 認識「待用咖啡」概念,也未必會入咖啡店
經商戶和社區人士熱心宣傳,認識待用概念的人,相信會增加,正如北河燒臘飯店的免費飯,也能派到有需要的人士手上。然而,送贈物品的若非貧窮人士平常經過的地區小店,而是平均消費較高的商場,貧窮人士未必願意前往。

3. 成本效益
貧苦大眾領取的待用物品,對他們是否有用,是另一個問題。經濟學有一個概念,稱為「無謂的福利損失」(deadweight welfare loss),簡單地說,就是提供福利的成本,多於享受福利者所得的好處。應用到待用物品的例子上,即熱心人士捐贈的物品若非貧苦人士所需,便有失扶貧的意義。例如在歐洲,「待用咖啡」可為窮人在冬天帶來溫暖,但在氣候較為溫暖的香港,效用便沒有那麼大。部分GoInside 的顧客也懷疑,待用禮券未必可以有效幫助窮人,甚至淪為中產玩意。[5]GoInside提供「待用熱湯連麵包」禮券,顧及本地窮人基本需要,有意效法的商戶,可以參考。

4. 欺詐行為
香港有很多熱心小商戶,但難免有害群之馬,商戶員工也有機會中飽私囊。缺乏外來者的監察,如何確保捐助者的善款幫助有需要人士,需要小心安排。另一方面,商戶如何做,才能避免部分純貪小便宜的人濫用待用物品,同樣需要關注。現時,本地商戶選擇以禮券方式杜絕以上欺詐行為,行政上會麻煩一點,但值得學習。只是長遠而言,又難保有商戶借慈善之名促銷,實無扶貧之意,削弱公眾以待用物品扶貧的信心。以上種種,也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商界扶貧新方向

「待用咖啡」的概念要在香港落地生根,必須面對以上難題。縱然如此,「待用咖啡」確為商界扶貧帶來新的視野。以往小商戶受資金及人力所限,想扶貧也不知從何入手,「待用咖啡」正好示範了扶貧工作的可行方向。

1. 彈性操作
小商戶參與其他機構主辦的扶貧項目,需要較多的對外聯絡,部分項目還要達到某些指標。簡單如答應捐款,也要承諾捐出特定銀碼。「待用咖啡」的扶貧模式,只需小店老闆坐言起行,不用提交甚麼計劃書,或與其他組織商討合作,而且一切隨緣樂助,商戶沒有達標壓力,毋須「跑數」,顧客也可因應各自的能力決定捐助銀碼。能否彈性操作,是中小企扶貧的重要考慮條件。

2. 社區為本
待用物品未必是受惠者的急需品,但可讓弱勢者感受來自社區的支持。的確,小商戶和待用物品的捐助者未必如社福機構般專業,所贈物品也不一定如食品銀行般度身訂造,但當施助者是日常見面的街坊,有關店鋪又是每天會經過的小商戶,受助者感到的社區支持,是專業人士難以給予的。此外,小商戶與區內客人早已建立一定互信,執行計劃的時候,可以減少宣傳和監察的成本,店鋪老闆也較易辨別區內需要幫助的人,避免街坊的善心被濫用。其他中小企扶貧的方案,也可從社區為本入手。

3. Trial and Error
全港性的大型扶貧項目,因不能承受失敗的風險,實驗新理念的時候便不能那麼大膽。反之,個別商戶自行試驗,不論成敗,也不會太影響其他人的扶貧工作,商戶之間也可就成敗經驗互相參考,摸索可行的模式。中小企的其他扶貧方案,該保持這種容許 trial and error 的特性。

4. 公眾參與
以往我們會認為,中小企的扶貧工作,規模較小,難以吸引公眾參與。「待用咖啡」卻做了一次示範,先由小商戶提供平台,供小市民參與扶貧,再經社交媒體一傳十,十傳百,成為跨國潮流的扶貧方式。日後中小企的扶貧工作,可發掘更多與公眾互動的可能,不只是募捐和宣傳,個別項目的監察和檢討,也可通過社區內的聯繫,以及社交媒體的訊息交流,讓公眾有更多的參與。

5. 企業得益
扶貧工作講求付出,「待用咖啡」的扶貧模式,還提供了商戶得益的可能。撇除宣傳效果和商戶聲譽提升,只要有足夠數目的顧客購買待用物品,商戶的新增利潤,其實有望抵銷扶貧工作的行政支出。從這個方向發展不同的扶貧方案,可以鼓勵更多以為自己沒財力扶貧的商戶,為弱勢社群出一分力。

「待用咖啡」的成功,讓我們知道扶助弱勢社群有更多的可能。智經正進行的研究,也希望透過汲取商界過往參與扶助弱勢社群工作的經驗,繼續探討商業機構如何打破慣例,利用本身的資源協助弱勢社群紓困,構思一些商界可行的扶貧計劃或項目,以協助改善民生,並維持香港長遠的競爭力。

下次到小型咖啡室,不妨向店主點一杯 Sospeso,或許上面那段咖啡扶貧的故事,可以多啟發一個有心人。

 

1. “Italian-style coffee philanthropy takes hold in Bulgaria.” Bangkok Post. 26 March 2013.
2. “Starbucks joins scheme to help homeless: Buy a ‘suspended coffee’ and it’s banked for someone who needs it’. The Independent. 4 April 2013.
3. “Suspended Coffee? How About Suspended Beer?” Dallas Observer. 3 April 2013.
4. 「『好心人付錢』待用麵助弱勢」,《台灣蘋果日報》,2013年4月12日。
5. 「小店推待用咖啡券 食者質疑不實際」,《說.在線》新聞網》(http://jmc.hksyu.edu/shuo/?p=12221),2013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