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4-12-01 | 《星島日報》

「共居」新時代 長者「愛‧回家」



長命百歲不是夢。據政府統計數字,港人平均壽命愈來愈長,27年後女性平均壽命高達90.8歲,男性則有84.4歲,屆時較日本人更長壽。[1]但活得長久,是否代表能夠安享晚年?

現時香港仍有大量需要照顧的長者未能「上車」入住院舍。據審計署剛發表的報告,截至今年8月底,本港現時約有3.1萬名長者仍在中央輪候冊上輪候資助護理安老院或護養院宿位,平均輪候時間分別達36及32個月。輪候經年,在2013/14年度有5,700名長者輪候至離世仍未獲配宿位,較2010年之前的每年4,000至4,500人嚴重。[2]

獨居長者接近12萬人

即使許多長者身體仍然安康,暫未需要別人貼身照料,但日常生活總需互相照應。與家人同住的,這方面的煩惱或許較少,問題是香港的獨居長者數目有上升之勢。據政府統計處數字,在2011年,香港有119,376名65歲及以上的獨居長者,較2001年的84,767,上升了40.8%。獨居長者佔長者總數的比例,亦由2001年的11%,增加至2011年的13%。[3]

獨居長者比例升,非香港獨有。紐約大學社會學教授Eric Klinenberg在2012年的著作《Going Solo》中,探討在美國冒起的獨居文化,便指出美國目前每三名65歲以上長者中,便有一人獨居;在日本的高齡人口中,每十名男性長者便有一人獨居,女性長者則每五名有一人獨居。[4]獨居可以獨樂樂,Klinenberg卻指,現況是獨居長者需要適應連串問題,如身體機能衰退、失去伴侶等。[5]在香港,有76%的女性獨居長者經已喪偶。[6]

長壽而孑然一身,生活如何開心?強調共享生活及個人空間兼備的「共居」(Co-housing)概念,對於具自理能力但沒有子女照料的長者而言,可會是出路之一?

「共居」非共住 強調社群參與

這裏的共居,並非單純的同屋共住,也不是電影《七十二家房客》中一班租客的同舟共濟,其概念始於1960年代丹麥一群年輕專業人士為追求城市以外的生活而聚居一處,並分擔各家庭的育兒需要。[7]在香港,兩年前也有五個家庭在長洲合租村屋,資源共享,實踐共居概念。[8]

共居發展至不同地方,可隨當地文化演變,以日本為例,當地有人因為希望重拾漸趨疏離的鄰舍關係,建立「鄰居以上,家人未滿」的共居社群。[9]如位於東京Kankan Mori的一座12層建築,當中有28個住戶,共36人,年齡介乎零至80歲。他們會定期一起預備膳食、合作打理共享空間,建立相互照顧生活。[10]

由此可見,共居較一般的共住更強調社群參與。美國的研究機構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Center for Housing Policy認為,共居社群的原則大致有四個,包括由住戶參與設計過程、共享房屋及共同擁有的設施與土地、鼓勵互動的外型設計(如獨立住戶包圍共享房屋),以及協同社區管理。[11]

將概念實踐,美國的共居組織Cohousing Associ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提出,建立共居社群的步驟包括由共居居民共同建立「我們想社群是如何?」目標,然後一起找住址、一起設計並找建築師作諮詢等,[12]因應民眾對共居的需要,近年亦有機構冒起,提供以上服務。

助長者改善生活及自我認同

共居模式多變,鍳於人口高齡化,護理服務供不應求,外國遂有研究探討將共居概念引伸到長者相互照顧的可能性。據美國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Center for Housing Policy資料顯示,粗略估計美國現有約115個共居社群,分布於23個州份,大部分屬跨代共居社群,當中三個屬50歲或55歲或以上人士共居。[13]

有研究分析美國維珍尼亞州的「ElderSpirit Community (ESC)」共居計劃後,認為共居能讓長者照料自己與他人,同時擁有獨處空間。該研究指出,受訪者更能肯定自我價值,做事更有效率,而無論個人狀況如何,他們也能感到其他共居社群成員的重視。[14]

長者要受惠於共居概念,不一定要找其他長者,也可以找年輕人。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一名已屆95歲、居於美國的長者業主,便因為覺得與其他長者生活倍感孤獨,於是選擇減租吸引兩名較為年輕的同伴,跨代共居,獲減免租金的年輕人,則會為她開車及購物。[15]

香港模式與現時問題

回顧本港,政府過去也曾推出多項為長者而設的住宅計劃,但設計和管理方式,與共居不盡相同,更似是「安居」計劃,其中只有俗稱「公屋劏房」的「長者租住公屋單位」(下稱「長者公屋」),在共享設施及部分生活空間設計,較為接近共居模式。

自1987年起,房委會為長者租戶設計了一系列的長者公屋,合資格的長者,可透過「高齡單身人士」優先配屋計劃或「共享頤年」優先配屋計劃,獲配這些單位。其中「共享頤年」優先配屋計劃,正是為願意與其他高齡人士共住的長者而設。[16]一般而言,每間長者公屋會安排三名租客入住,共用廚房、客廳及廁所。[17]

不過,由於「長者租住公屋單位」不受長者歡迎,入住率低,房委會在2000年決定不再興建,而改為興建供長者獨立居住的小型單位。[18]到2006年,房屋署又把若干的長者公屋凍結,不予出租,然後將單位收回,改建為一般公屋。[19]但今年有傳媒報道,「公屋劏房」的空置數目,仍有近2,700間,其中兩成空置達十年。[20]

而2006年由房協推出的「三代同堂長幼共融居住計劃」,顧名思義,是分配予有直屬三代關係而符合家庭入息限額的申請人在同一屋邨內租用兩個單位。但推出七年,房協卻在去年暫停計劃申請,理由是近年無新公屋落成,令可撥予計劃的單位減少。[21]據房委會數字,截至今年6月底,公屋輪候冊已錄得約25.6萬宗申請,[22]但本年度可供編配公屋僅2.48萬個。[23]

「長者安居樂住屋計劃」下的樂頤居及彩頤居,共提供576個長者單位及100個護老院舍牀位,屋苑內結集居住、康樂設施及醫療護理。[24]計劃似乎十分成功,單位長期全數租出,每年遷出率只有約4%,遠低於原來估算。[25]但十年過去,彩頤居在過去三年錄得逾1,900萬元虧損,[26]優質配套服務背後,收支無法平衡。

還有去年由房協推出的「樂融軒」,是首個結合私樓與長者屋的混合計劃,單幢式物業共提供214個出售單位及60個出租長者單位[27]。計劃頗受歡迎,由去年底開售至今已近沽清,但入場費不菲,210多個單位售價介乎649萬至1,017萬元,60個長者租住單位每戶月租逾萬元。[28]

「共居」在港是否可行?

「公屋劏房」不受歡迎;「三代同堂」被叫停;「樂融軒」入場費又不少。本港能否參考共居模式,以改善未來長者屋的發展和探討民間自發共居社群的可行性?

美國的共居社區多樣,有些只接受退休人員,因有人偏好清靜;有些則較活潑,接受陌生年輕居民入住。[29]以上社群多由個人或民間團體自發,再逐步擴充發展。本港也可探索民間自發共居的可能。

在香港,「公屋劏房」問題叢生的原因之一,是有長者與陌生人共住時產生摩擦。政府未來若考慮採用共居概念,在前期單位編配階段,可增加「同屋主」的參與性,減低他們入住後才出現摩擦的機會。又可參考共居的「協同管理」,由住戶主導設施安排及日常管理等,以減輕所需涵蓋的服務開支。

當然,由政府牽頭,多少偏離了由民間自發的共居概念。但其實共居概念亦可應用在有「一樓在手」、晚年未必有子女繼承,但又不想參與「逆按揭」計劃的長者。香港的獨居長者中,有28%住在自置物業[30],即是超過三萬人。若有辦法協助當中有意共居的長者找到同伴,不只有助提升長者生活質素,對營造社區共融的文化,相信也有一定貢獻。

 

1「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取自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120015052012XXXXB0100.pdf,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審計署署長報告書<第六十三號報告書>(二零一四年十月)」。取自香港審計署網站:http://www.aud.gov.hk/chi/pubpr_arpt/rpt_63.htm,最後修訂日期2014年11月20日。
3 「2011年居於單人住戶的人口的概況」。取自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70_tc.jsp?productCode=FA100266,最後修訂日期2013年3月15日。
4 Eric Klinenberg, Going Solo, (New York: The Penguin Press, 2012), 157-184.
5 同4。
6 同3。
7 Graham Norwood, "Co-housing: a lifestyle with community spirit built into the foundations," The Guardian, February 24, 2013, http://www.theguardian.com/money/2013/feb/24/co-housing-lifestyle-community.
8 黎凱欣,〈新共居時代〉,《U magazine》,2014年7月25日,L008-017頁。
9 “The New style of Communal living in Tokyo,“ Foreign Press Center/Japan, http://fpcj.jp/en/assistance-en/tours_notice-en/p=6863/,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0 同9。
11 “Fact Sheet: Cohousing for Older Adults,” 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http://www.aarp.org/home-garden/housing/info-03-2010/fs175.html,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2 “Creating Cohousing,” The Cohousing Associ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http://www.cohousing.org/creating,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3 同11。
14 “Elder Co-Hous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Three Case Studies,” ElderSpirit Community, http://www.elderspirit.net/media/ElderSpirit%20Community%20Article%20Anne%20Glass.doc,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5 「美國興起跨代共居,社區養老不孤獨」。取自紐約時報中文網網站:http://cn.tmagazine.com/real-estate/20130827/c27cohousing/zh-hant/,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16 「審計署署長報告書<第四十七號報告書>(二零零六年十月)」。取自香港審計署網站:http://www.aud.gov.hk/chi/pubpr_arpt/rpt_47.htm,最後修訂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7 「審計署署長報告書<第六十一號報告書>(二零一三年十月)」。取自香港審計署網站:http://www.aud.gov.hk/chi/pubpr_arpt/rpt_61.htm,最後修訂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8 同16。
19 同17。
20 「公屋劏房無人住 房署捱轟」。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breaking/20140606/52554581,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1 譚美芳,〈三代同堂分戶 房協叫停捱轟〉,《東方日報》,2013年6月26日,A25頁。
22 「公屋申請數目和平均輪候時間」。取自香港房屋委員會網站:http://www.housingauthority.gov.hk/tc/about-us/publications-and-statistics/prh-applications-average-waiting-time/,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3 「房委會批准二○一四╱一五年度公屋編配計劃及天利苑管理費」。取自香港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7/23/P201407230747.htm,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4 「『長者安居樂』住屋計劃」。取自香港房屋協會網站:http://www.hkhs.com/chi/business/senior.asp,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5 〈老人家『鬥長命』兩屋苑蝕200萬〉,《文匯報》,2012年2月8日,A01頁。
26 〈房協收回彩頤居長者屋管理權 蝕1900萬料加管理費外判設施省成本〉,《明報》,2014年9月3日,A10頁。
27 「長幼共融 相鄰樂聚」。取自香港房屋協會樂融軒網站:http://harmonyplace.com.hk/tc/index.php?s=about,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8 〈鼓勵長幼共融 可有更多選擇〉,《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11月20日,A40頁。
29 「美國興起跨代共居,社區養老不孤獨」。取自紐約時報中文網網站:http://cn.tmagazine.com/real-estate/20130827/c27cohousing/zh-hant/,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30 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