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4-12-08 | 《星島日報》

一句「我願意」婚慶不容易



臨近年尾,又是結婚擺酒請飲的旺季。時下結婚可謂要多講究有多講究,動輒上山下海,「出外景」拍攝pre-wedding婚照,酒席排場豪華細緻,甚至求婚也「花臣」多多,近日廣州一名男士豪擲千金購買99部iphone 6並砌成心型圖案向對象求婚,便成為一時熱話。[1]

一生人一次的幻夢,帶動婚嫁業商機。另一方面,港人遲婚風氣盛,不時有政府官員鼓勵市民早日成家立室,生兒育女,以應付未來人力需求。「拉埋天窗」的成本高企,政府這個紅娘易做嗎?

結婚消費成本四年漲三成

今年11月,網上資訊平台生活易發表2014年結婚消費調查,成功訪問約1,800名準備在今年至2016年結婚的準新人,發現今年平均結婚消費總開支估計高達31.2萬港元,較2010年的24.4萬元,上漲約三成,創歷年調查的新高。[2]

調查亦指,籌備婚禮的四大開支,包括婚宴酒席、戒指及首飾、蜜月旅行和婚紗攝影,平均消費分別約為16萬元、5.1萬元、3.8萬元和2.3萬元,共佔近九成總消費開支。[3]

豐儉本由人,但現今不少人不惜大灑千金,換取一夜豪華光環。追溯美國「白色婚禮」的歷史,自19世紀後半期起,婚禮贈品與鋪張式的慶祝,隨市場經濟的冒起而變成結婚「傳統」,珠寶和銀器商亦成功製造出新人禮物的需求,促使結婚消費商品化的形成,至今仍大行其道。[4]

現代人趨遲婚

結婚消費與財政負擔愈演愈烈,另一方面,有調查發現經濟能力是青年不想結婚的原因之一。家計會每五年進行一次的青少年與性研究調查,對上一次為2011年,以家訪形式成功訪問了約1,200名18至27歲青年,在表示不想結婚的受訪者中,主要原因是找不到合適對象,另有兩成七男性憂慮經濟能力不足。[5]

憂慮與不婚意願,遂見於人口趨勢的變動。過去數年,本港初婚年齡愈推愈高,反映港人傾向愈來愈遲婚,生育率與勞動人口亦繼而受影響。

據政府統計處今年年中的人口數字顯示,2009年至2013年的五年間,登記結婚數目每年維持在五萬宗以上;同一份資料亦顯示,本港初婚年齡中位歲數,男性由2009年的31歲略升至2013年的31.2歲,女性則由28.5歲上升至29.1歲。[6]據另一份統計處今年出版的文件顯示,推算未來2016年至2041年本港總和生育率僅徘徊在1.15至1.19的水平,較屆時的日本、英國及澳洲低。[7]

政府去年推出的人口諮詢文件,曾提出如何營造有利環境助市民成家立室及生兒育女,當中提及遲婚縮短生育時間,又引述家計會2012年一份調查指,逾半有意生育兩名子女的受訪婦女中,實際只育有1.2 名子女,箇中原因是婦女延至30 歲後才開始生育,令她們沒有足夠時間生育。[8]

官方紅娘不易做

面對遲婚甚至不婚,個人的結婚決定已因生育率與勞動人口需要,變成不少發達經濟體的政策關注,甚至有政府決定充當紅娘,撮合姻緣,意在協助市民建立家庭並提高生育率。例如新加坡政府設立的「社交發展網絡」部門,兩年前推出「愛的禮物 (love gifts)」,資助使用者參與經政府審批的婚姻中介機構活動;同年又推出為期五星期的約會節,舉辦包括極速約會、打保齡球、跳舞等社交活動。[9]

過去數年,台灣及南韓亦不甘示弱,去年台灣新北市政府舉辦四場未婚聯誼,年屆20歲至49歲的單身人士可參加乘坐貓空纜車和享用浪漫聚餐等聯誼活動;南韓政府衞生及福利部亦在2010年推出單身男女聯誼活動。[10]不過,外界對以上政府主導活動反應不一,有人大力支持,也有人擔心是對單身者施壓。

建立儉婚文化

愛很簡單,講「我願意」也不甚困難,但要將婚姻與人口政策掛鈎,畢竟不容易。轟轟烈烈不如平靜,或許拋開生兒育女與政策的盤算,思考婚禮能否辦得簡約而不失隆重,會更切合時下需要。

香港早於1930年代曾出現「儉婚」的倡議。《香港第一》一書形容,時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的中國著名學者許地山,在1936年以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名義發表宣言,介紹集體婚禮起源與好處,並表示是次參與香港集體婚禮的每對新人只需付出兩元,主辦單位青年會則負責提供結婚所需如禮堂佈置、結婚證書、觀禮請帖、拍照及其他費用,最終11對新人獲准參加是次經政府特別批准的婚禮,創出簡約婚姻的先河。[11]

婚慶有商機 可促進旅遊業

由個別機構負責主要開支的集體儉婚,至今並不常見於香港,而且儘管婚慶成本高,但捨得花錢的始終大有人在,婚禮市場仍然有價有市。前文提及的生活易2014年結婚消費調查,以調查所得的各類結婚平均消費開支,結合政府統計數字指去年共有5.5萬宗註冊結婚,推算今年香港整個結婚消費市場總值估計約172億港元。[12]

過去香港政府曾推出旅遊計劃,冀宣傳香港成浪漫蜜月之選,吸納內地蜜月團來港。如2000年,香港旅遊發展局聯合華東及華南地區多個省市等旅遊業界推出「玫瑰婚典」旅程,安排內地旅客來港渡蜜月;[13]2004年,旅遊發展局與杭州市青年聯合會合辦活動,62對來自杭州的新人在尖沙咀星光大道舉行結婚典禮,並在港逗留四天,繼而於遊輪舉行婚宴,再到澳門遊覽;[14]2005年,旅遊發展局配合「繽紛冬日節」於內地宣傳,進一步打造香港「浪漫之都」的形象。[15]

除了旅遊計劃,本地婚慶業還因2006年政府實施的婚姻監禮人制度而有所改變。此制度的修訂,是授權婚姻監禮人可在任何時間及在任何位於香港的地方(婚姻登記處及特許禮拜場所除外)主持婚禮。[16]換言之,準新人可選擇由婚姻監禮人提供的服務,而無需前往婚姻登記處,證婚服務因此有更多選擇。[17]有婚禮統籌公司負責人認為,該制度令婚禮統籌行業漸漸興起,開設包括籌辦婚禮及擔任司儀等一條龍服務。[18]

競爭對手環伺

鄰近地區如澳門及東莞,亦相繼發展婚慶業。如澳門旅遊局在2012年推出「婚禮旅遊獎勵計劃」,每宗申請如有50名或以上外地賓客的規模,並在澳門最少連續住宿兩晚酒店,每位外地賓客最高可獲300元澳門幣資助。[19]另外,東莞市鳳崗鎮的「婚慶文化創意園」亦在2012年獲內地政府批准為4A級婚慶主題景區,有集團投資逾億元在內建設清明上河圖、皇家古堡等景觀,並有婚慶主題酒店及商場等等,鳳崗鎮同時出資作宣傳經費。[20]內地其他城市亦漸見類近婚慶文化產業園的出現。

在互聯網上,內地更早已攻入本港婚慶市場。如近年「淘婚族」的出現,愈來愈多港人轉投內地淘寶網採購喜帖或來賓回禮等等,淘寶網去年便特別按香港用戶需要而專設「淘返嚟結婚」婚慶用品頻道及「淘返屋企」家居頻道。[21]這些按專屬地區用戶而設的各類淘寶專頁,暫只有香港、台灣及東南亞三個市場擁有。[22]港人對婚嫁用品的需求由此可見端倪,亦反映淘寶網如何迎合港人的「淘婚族」潮流。

有人歡喜有人愁,部分本地的傳統婚慶公司,便因為網絡「生力軍」湧現,步入式微。香港婚禮管理協會會長曾向傳媒表示,2013年至少有250間婚慶商戶結業。[23]要迎合新世代新人喜好,取得商機,是本地婚慶業界的一大挑戰。至於即將出席婚宴的賓客,也要面對「人情通脹」的挑戰。辦一場婚慶活動,的確沒那麼簡單。

 

 

1 Andrew Trotman, "Man spends £50,000 on iPhone 6s to propose to girlfriend - she says no," The Telegraph, November 11, 2014, http://www.telegraph.co.uk/finance/china-business/11221970/Man-spends-50000-on-iPhone-6s-to-propose-to-girlfriend-she-says-no.html.
2 「生活易公佈《2014年全港結婚消費調查》結果」。取自生活易網站:http://www.esdlife.com/about_us/chi/press/press20141117.asp,查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3 同2。 
4 Barbara Penner, “’A Vision of Love and Luxury’ The Commercialization of Nineteenth-Century American Weddings,” Winterthur Portfolio, 39(1) (2004): 1-20.
5 林寶怡,〈逾五成青年不想結婚生育 比率創20年高 人口老化嚴重〉,《星島日報》,2012年6月27日,A13頁。
6 「人口估計」。取自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4&ID=0&productType=8,最後修訂日期2014年10月7日。
7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取自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120015052012XXXXB0100.pdf,查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8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取自集思港益人口政策公眾參與活動網站: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查詢日期2014年11月6日。
9 "Singapore offers love vouchers to promote dating," NY Daily News, December 17, 2012, http://www.nydailynews.com/life-style/singapore-offers-love-vouchers-promote-dating-article-1.1222047.
10 〈減少不婚 政府當紅娘幫到嗎?〉,《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8月12日,A30頁。
11 陳財喜,彭淑敏,區志堅,《香港第一》,(中華書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2012),頁76-77。
12 「生活易公佈《2014年全港結婚消費調查》結果」。取自生活易網站:http://www.esdlife.com/about_us/chi/press/press20141117.asp,查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3 〈旅發局辦冬日集體婚禮〉,《文匯報》,2002年12月21日,A14頁。
14 何慧凝,〈62杭州新人維港畔成親〉,《星島日報》,2004年10月20日,A12頁。
15 馮穎欣,〈蜜月團湧入 打造浪漫之都〉,《香港經濟日報》,2005年11月30日,A19頁。
16 「婚姻監禮人計劃」。取自香港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tc/civil-celebrants/commencement-of-marriage.html
17 「婚姻監禮人計劃」,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449/06-07(03)號文件,2007年4月3日。
18 〈龍年嫁娶大旺 婚禮司儀加價〉,《明報》,2012年1月3日,A16頁。
19 「多個澳門旅遊激勵計劃促市場多元化」。取自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旅遊局網站:http://industry.macautourism.gov.mo/cn/pressroom/index.php?page_id=172&sp=16&id=2515,查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20 冷運軍,〈東莞鳳崗:客僑文化構建現代產業名鎮〉,《香港商報》,2012年11月8日,AA23頁。
21 〈淘寶推香港婚慶頻道〉,《信報財經新聞》,2013年8月13日,A08頁。
22 Elaine Yau, "Spree for all",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14, 2014, CITY5.
23 〈婚慶商舖掀結業潮〉,《東方日報》,2014年1月2日,A1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