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4-12-25 | 《經濟日報》

一切從音樂頒獎禮再開始



每逢年尾年頭,都是本地流行音樂頒奬禮的旺季。今年不少歌手事先張揚缺席,星光熠熠不再,難免令人緬懷早年巨星雲集的年度音樂盛事。

不止頒獎典禮,比起輝煌的八十至九十年代,如今Cantopop的聲勢,也令人有不復當年之嘆,更被臨近的南韓、台灣超越。已故創作人黃霑在其2003年發表的博士論文中,以「豪情還剩一襟晚照」來形容香港流行音樂,並稱「粵語流行曲沒落的趨勢,已難望有奇跡出現」。[1]

時光荏苒,早前歌手陳奕迅在一個南韓音樂頒獎禮,以一曲《浮誇》引起網絡間一陣反響。在一個K-pop頒獎禮唱出「別遺忘有人在為你聲沙」,卻也似呼應着當年黃霑的預言。

香港流行曲以方言粵語為主調,成就了本地音樂的獨特個性,但也被指規限了其發展。近年普通話市場冒起,更被認為是本地流行音樂市場衰落的原因之一。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內地樂壇相對封閉,韓流旋風還未席捲全球,令港產文化有風靡亞洲之契機。如今兩地流行音樂市場逐漸成型,新生代音樂人湧現,相映之下,粵語金曲似乎被人遺忘。

但另一方面,YouTube點擊量超過21億次的「江南style」能讓K-pop走向世界,證明普及音樂文化,語言並非必然障礙。本地組合Robynn & Kendy,起初也是透過YouTube分享音樂,之後加入唱片公司進入主流樂壇。可見互聯網的盛行及互動影音等科技元素的注入改變了我們的聆聽方式,也正重塑流行音樂面貌。

「行政主導」轉向「積極不干預」

回顧本地的音樂生態,長年以唱片公司和傳統媒體為主導,音樂人是自學或「師徒制」下的產物。政府政策在當中雖有位置,卻不明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曾撰文指,本港採用的文化政策是自由的文化政策,即學界所言的「描述式文化政策」(descriptive policy)。政府對文化的介入,一般限於使用公帑、公共場地進行或受到法例管制的公共文化藝術。[2]

不過現實中,香港的文化政策並不盡然如此。1980年代,當時的行政局開始制訂具明確目標的文化藝術政策,並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文化場館興建和藝術團體的組建工作。[3]值得注意的是,行政局制訂的文化政策,未經廣泛諮詢,加上其間港英政府進行行政改革,調整文化政策決策和執行部門的職能分工,文化藝術政策,明顯帶有「行政主導」色彩。[4]

1990年代,政府加強了文化政策研究和諮詢,藝術發展局(下稱「藝發局」)在回歸初期發表的幾份政策文件,為文藝發展奠定了一定的政策基礎。其後,諮詢組織文化委員會為香港勾勒出未來文化藝術藍圖,強調民間參與的角色[5],「行政主導」的文化政策逐漸淡出。

流行音樂元素融入教育

此後,政府就流行音樂文化的相關政策,一般限於資金和場地的提供。至於在教育層面,2000年代,文化委員會倡議藝術教育改革。教育統籌委員會發表了一系列有關「藝術教育學習領域」文件,鼓勵德、智、體、群、美全面發展,流行音樂在音樂科的中小學課程結構中,也佔一席位。

在高等和專業音樂教育方面,香港演藝學院作為綜合性的藝術學院,音樂專業培訓較強調樂器演奏和古典音樂的歌唱技巧;音樂人伍樂城創辦的伯樂音樂學院,則提供流行音樂文憑課程,包括流行音樂演奏、音樂製作、音樂市場及管理。

現行教育體系雖已包含流行音樂元素,但參考某些亞洲地區的音樂教育,香港仍有很多空間可作新嘗試。以南韓為例,當地除了會教學生認識全球流行音樂類型外,2011年時更首次將Big Bang、徐太志等歌手的流行曲編入教材[6],以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南韓的音樂教科書又肩負傳承流行音樂文化的責任,不僅介紹南韓與國際間重要音樂節,還結合音樂及歷史,講述南韓流行音樂與社會發展的關係。[7]

台灣藝人周杰倫創作的歌曲「聽媽媽的話」、「蝸牛」,也先後被編入台灣和內地的小學教材。台灣當局早前更宣布撥款4,000萬新台幣,於來年推動流行音樂教育正規化,除將流行歌曲編入小學教材,還鼓勵設置相關專業課程,將人才培育制度化。[8]台灣學術機構的音樂授課方向,一直以非流行音樂為主。2012年設有相關課程的機構中,流行音樂佔據比例只有6.6%。但月前,南臺科技大學宣布將於下學年開設「流行音樂產業系」,為產學合作提供了新的平台。[9]

創作與聆聽方式改變 音樂產業待復興

除了教育,為促進產業多元化,上屆政府將文化及創意產業納入六大優勢產業之一。只是近年港產流行音樂的發展,優勢未見。據政府統計處資料,2012 年,「電影及錄像和音樂」界別的增加價值為36億元,較2009年上升三分之一,但低於同期整體文化創意產業54.6%的增幅。其佔文化創意產業的比重,亦由2009年4.3%跌至2012年3.7%。2009至2012年,「電影及錄像和音樂」就業人數的增長(1.4%),同樣落後於整體文化創意產業(6.4%)。[10]

2011年,香港唱片及數碼音樂收入為三億港元,在亞洲區位居第八。但其實2007至2011年,本港唱片業收入大減三成。[11]傳統唱片工業萎縮,並不是樂迷「背棄」了音樂,而是下載、串流媒體播放等聆聽方式,令音樂空間的接觸面更加廣闊。

此外,過去幾年本土成功舉辦的Clockenflap、文藝復興音樂節、自由野等幾大音樂節,除了主流音樂,更聚集了本土及外地獨立樂隊的演出。線上和線下,主流和非主流,都是流行曲,只是表演與聆聽方式轉變,音樂人也需要尋找新的運作模式。

串流媒體崛起 音樂無疆界

蘋果公司旗下iTunes的運作模式轉型,正是當下音樂市場推陳出新的縮影。今年以來iTunes數碼音樂銷售下跌至少13%,故此早前蘋果耗資30億美元收購耳機生產商及音樂媒體服務營運商Beats Electronics,計劃將串流服務整合至iTunes,在明年重新推出。[12]視頻網站YouTube亦染指串流音樂市場,讓用戶能離線收聽音樂。[13]港人熟悉的KKBOX、MOOV和Spotify,均提供這種以登記訂閱為基礎的串流音樂服務。

雖然近期美國歌手Taylor Swift宣布新專輯將從Spotify中移除,讓不少人對串流音樂市場的前景產生懷疑,但也有音樂人正積極配合唱片工業的變革。早前,愛爾蘭樂團U2表示正在跟蘋果研發一個新的影音互動音樂格式,預計明年連同新專輯一併推出。[14]內地歌手汪峰今年8月在北京鳥巢的演唱會,亦首次以4K高解析度技術拍攝,透過網絡同步直播,為視頻網站「樂視網」帶來200多萬人民幣的額外收益。[15]

由此可見,在串流音樂崛起的浪潮中,Cantopop斜陽落下,未必需要驚慌。配合創新與科技,港產流行音樂也能找到新的希望。創作歌手鄧紫棋在月前的一個訪問中,表示互聯網讓聽眾打破了音樂類型和地域局限,香港不懂韓文的人也會在網上聽K-pop。「所以我的歌的受眾也不能局限在香港,必須面向全世界」。[16]殘喘到看着斜陽還信有突破,是新一代的期盼,也是創作人應有的堅持。

 

 

1 Wong Jum Sum, “The rise and decline of Cantopop” (PhD thesi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3).
2 何志平,「細說香港文化政策」。取自民政事務局網站:http://www.hab.gov.hk/file_manager/tc/documents/whats_new/from_the_desk_of_secretary_for_home_affairs/shaarticles121_20060426_c.pdf,2006年4月26日。
3「香港文化藝術政策回顧 (1950-1997)」。取自香港藝術發展局網站:http://www.hkadc.org.hk/rs/File/info_centre/reports/200007_capolicies_1950-1997.pdf,2000年7月15日。
4 同3。
5 劉靖之,《香港音樂史論—文化政策·音樂教育》(香港:商務印書館,2014)。
6 “Song ‘Red Sunset Glow’ To Be Printed in Textbook,” KBS, February 24, 2011, http://english.kbs.co.kr/hallyu/entertainment_news_view.html?id=&No=7695&page=159.
7 江昭倫,「台灣何時才能修『流行音樂』這門課?」,中央廣播電台,2013年7月28日。
8「中華民國104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單位預算」,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9「南臺科大成立流行音樂產業系明年招新生」,取自聯合財經網網站: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723&art_id=300201,2014年9月3日。
10《香港統計月刊》,政府統計處,2014年3月,第FB12-13頁。
11 “Recording Industry in Numbers – The recorded music market in 2011,” IFPI, 2012 edition, http://www.snepmusique.com/wp-content/uploads/2013/01/RIN-2012-SNEP-copie.pdf.
12 Hannah Karp, “Apple iTunes Sees Big Drop in Music Sal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ctober 24, 2014,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itunes-music-sales-down-more-than-13-this-year-1414166672.
13 Robert Cookson, “YouTube signs with indie labels for music streaming service,” Financial Times, November 11, 2014, http://www.ft.com/intl/cms/s/0/ff6bf816-699a-11e4-8f4f-00144feabdc0.html#axzz3Iq8FSFkI.
14 倪重華,〈4G時代如何點燃數位影音之火?〉,《天下雜誌》第558期,2014年10月15日。
15「鳥巢演唱會票房達2500萬元 汪峰:拒絕互聯網是愚蠢」,取自人民網網站:http://culture.people.com.cn/n/2014/0807/c22219-25420982.html,2014年8月7日。
16〈鄧紫棋﹕樂壇要毁滅重來〉,《明報》,2014年10月30日,A1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