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5-01-07 | 《經濟日報》

新年新挑戰:奔跑吧薪金



一年之始,擺在老闆和打工仔眼前的新挑戰,莫過於來年的加薪幅度。今年5月,應該也是香港調整最低工資水平之時。觀察本港過去20年的薪金變化,給打工仔的喜訊似乎不多,今年又會否例外?

過去20年加薪幅度低於經濟增長

據政府統計處數字,1994年至2013年間就業人士平均薪金上升了1.03倍(表一),與1994年至2013年間本地生產總值(GDP)增長率[1]相若,甚至略高於人均GDP的七成增幅。然而若扣除物價變動,實際薪金增長[2]僅為44.5%,不及人均GDP[3]的實質增幅(59.7%)。

再比較1994年至2003年和2004年至2013年的實質薪金(扣除通脹因素)增長,前者年均增長率為3.0%,較後者高兩個百分點,可見就業人士近十年的實質薪金增長遜於從前,部分行業,如製造業,社會及個人服務業的實質薪金指數,更是低於十年前(表二表三)。

打工仔加薪情況令人失望,本港貧富差距之大同樣教人憂慮。據瑞信(Credit Suisse)去年10月發表的報告,本港最富有的10%人,掌握着77.5%的財富,高於2007年的69.3%及2000年的65.6%,差距之大高踞全球第三。[4]富者愈富,低收入人士和個別行業從業員的生計,卻使人擔心。

據傳媒報道,最低工資委員會已就新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向行政長官提交報告,建議將最低時薪由30元加至32.5元,增幅達8.3%。具體調整多少,仍有待政府公布。但無論結果如何,相信亦會引起勞資雙方爭議。

本港設立工資下限的目的,是在防止工資過低、減少低薪職位流失、維持本港經濟發展及競爭力等重要考慮中,取得適當平衡。[5]平衡不易,難度亦可能與日俱增,因為放眼亞洲,不少地區的政府「干預」薪酬調整,已不再限於保障基層員工,香港政府日後或許也要面對類似訴求。

中國內地:制定企業工資指導線 調控收入分配

月前廣東省發布2014年的企業工資指導線,便建議該省企業來年加薪3%至14%,基準線為9%──即經營效益達同行平均水準的企業,可為員工加薪9%。[6]廣東省的企業工資指導線,在內地多數省市均有制定,分為基準線、上線(警戒線)和下線。據早年經濟發展調控目標,各地政府會向企業發布年度工資增長水準的建議。建議不具約束性,但員工可據此與企業展開工資集體協商,企業亦可以此作為調整工資的參考依據。

至去年10月初,內地已有21個省市公佈2014年企業工資指導線。今年基準線低於去年,平均為12.4%。[7]廣東省9%的基準線為21個省市中最低,不過當地經濟效益較好,員工薪金偏低的企業,可適當提高增長幅度,加薪下線為3%,最高則不可超過14%的警戒線。廣東省又針對部分行業設定加薪區間,製造業(9%至11%)和建造業(10%至12%)最高,金融業(4%至6%)最低。[8]

廣東省的做法,主要是根據中國國務院去年發布的《關於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見的通知》要求,至2015年,各地最低工資須達當地城鎮從業人員平均工資的40%以上。自2011年,全國多數地區最低工資標準以年均13%為上調目標。[9]

廣東當局在文件中表明,調薪令旨在引導提升低收入勞工薪金水準,並限制壟斷性行業和企業加薪。若這些企業的工資水準達當地上年度平均工資三倍以上,原則上不應加薪,[10]以平衡社會現有的財富不均。

新加坡的失敗經驗

內地的工資指導線制度,能否解決低收入問題而又不打擊經濟,尚待時間考驗。不過該制度並非「中國特色」。早在1972年,新加坡政府及勞資三方組成顧問機構新加坡全國工資理事會(National Wages Council,下稱「工資會」),其主要職責之一,便是根據每年勞工市場狀況,發表與工資相關的政策建議。如受1973年石油危機影響,新加坡國內能源和食品價格高漲,通脹率一度高達30%,令國民生活苦不堪言。工資會遂於1974年建議企業調高工資,平均加幅為25%。[11]

但該次經驗顯示,訂定加薪的具體幅度存在明顯弊端。因為1974年的加薪建議,被指令新加坡生產成本增加,勞動生產率卻沒有相應提升。惟工資會未有「鬆手」,於1979年再次提出大幅加薪,旨在促使企業有效利用勞動力,助新加坡完成產業升級。有研究認為,此舉令當地實際工資和總勞動成本超過生產率的增長,導致新加坡出口漸失競爭力。[12]

工資大幅增長,出口工業和服務業的國際競爭力降低,也被認為是引發1985年新加坡經濟衰退的主要因素。[13]工資會似乎意識到有形之手的負面效果,1986年開始實行更靈活的工資政策,每年發布與經濟和企業本身經營狀況掛鈎的「加薪指導原則」(wage guidelines)。

在2014/15年度的加薪指導原則文件中,工資會再次強調加薪應取決於國家經濟和生產力的增長。由於本年度新加坡經濟增長預期為2%至4%,工資會建議企業可適度加薪。[14]

補貼企業加薪 冀助提升生產力

除了公布加薪指導原則,新加坡政府於2013年推出為期三年的「加薪補貼計劃」(Wage Credit Scheme),耗資36億新加坡元,資助額高達員工加薪額的40%(政府機構及外國企業被排除在外),計算方法為「40% × 2013年度的總月加薪 × 2013年繳交公積金的月數」。其中,2013年度的總月加薪,是指2013年的總月薪與2012年比較後增加的部分。而總月薪的計算方式,則為僱主該年支付給僱員需要繳交公積金的總工資(包括底薪、津貼、佣金和花紅),除以繳交公積金的月數。[15]該計劃的受助對象為薪金低於4,000新元的本地員工,2012年,新加坡全職員工的月收入中位數為3,480新元[16],推行順利的話,應有不少僱員因此受惠。

其實早在2009年,新加坡政府已推出「僱傭補貼計劃」(Jobs Credit Scheme),協助企業支付本地員工工資,令140萬名本地員工在經歷金融海嘯後仍可保住飯碗。[17]與之不同,這次新加坡政府推出加薪補貼計劃的目的,是鼓勵企業提高生產力,與員工分享經濟增長成果。[18]

台灣:你加薪 我減稅

與新加坡類似,台灣也有以減稅鼓勵企業加薪的措施。2014年6月,台灣行政院通過俗稱「加薪條款」的《中小企業發展條例》修訂,指明中小企業若為基層員工加薪,加薪中的三成可用作扣減企業營利事業所得稅(簡稱「營所稅」,近似香港的公司利得稅)。舉例來說,假設某員工年薪500萬新台幣,加薪幅度為5%(25萬新台幣),修法後,企業可節省稅額為7.5萬(25萬 × 30% × 17%(營所稅稅率)),近1.3萬新台幣。

台灣中小企業約130萬間,佔全部企業97.7%。[19]當地薪金增長長年呆滯,台灣經濟部預計,新政策可帶動三分之一的中小企業加薪,令超過250萬員工受惠。[20]條例訂明,受惠對象應為經理級以下員工,希望藉政府減稅,鼓勵中小企業加薪並提升就業率。但有當地立法委員批評指,基層員工受惠有限,因為若按最低工資加薪3%計算,基層員工每月僅能加薪600新台幣(約為港幣150元),實質成效不大。[21]

全民加薪 人有我須有?

本港沒有全民加薪政策,但針對個別行業或群組,政府也曾推出不少補助項目。如為吸引新人加入建造業,與建造業議會合作推出的「Build升」培訓計劃,便向學員發放每月最高8,000港元的培訓津貼。「展翅青見計劃」、「中年就業計劃」、「殘疾人士在職培訓計劃」、「就業展才能計劃」等,則透過向僱主提供工資補助金或培訓津貼,鼓勵他們聘用離校青少年、中年失業人士或殘障人士。[22]

上世紀至今,本港經濟和勞工市場結構轉型,就業人士的收入差距持續擴大,社會的焦點亦不再限於基層勞工政策。上述各地政府輔助全民加薪的政策,能否令社會各階層的財富健康增長,仍是未知之數。是否值得香港參考,亦有待討論。但本港部分工種的收入長期落後於整體經濟增長,乃不爭事實。對於這些工種的從業員來說,挑戰不只在於某一兩年的加薪幅度,更是整個行業的前景。

 

 

1 按當時市價計算,1994年至2013年間GDP增長一倍。
2 實際薪金變化是參考各年的就業人士「實質平均薪金指數」,「實質平均薪金指數」是從名義指數中,以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扣除通脹的影響而得出,顯示僱員所得收入金額購買力的轉變。來源:政府統計處。
3 實際GDP變動是參考各年以2012年環比物量計算得出的本地生產總值,其變動反映在扣除價格變動的影響後,不同期間所生產或購買的貨品及服務的物量變動。來源:政府統計處。
4 “Global Wealth Report, p33,” Credit Suisse, October 2014, https://publications.credit-suisse.com/tasks/render/file/?fileID=60931FDE-A2D2-F568-B041B58C5EA591A4.
5「法定最低工資:僱主及僱員參考指引」,勞工處,2013年4月修訂。
6「關於公佈廣東省2014年企業工資指導線的通知」,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2014年9月30日。
7「21省份公佈2014年工資指導線 平均漲幅下調」。取自中國新聞網網站: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10-10/6660508.shtml,2014年10月10日。
8「廣東頒布2014年企業工資指導線」,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2014年10月9日。
9「國務院關於批轉促進就業規劃(2011-2015年)的通知」,中國國務院,2012年1月24日。
10「廣東頒布2014年企業工資指導線」,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2014年10月9日。
11 Sng Hui Ying and Chia Wai Mun, Crisis Management and Public Policy: Singapore's Approach to Economic Resilience (Singapore: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2011), 3-17.
12 呂小平,「新加坡的工資政策」。取自中國社會科學院網站:http://goo.gl/Yoyez8,1991年4月1日。
13 同12。
14“National Wages Council (NWC) Guidelines 2014/2015,” National Wages Council Singapore, May 30, 2014, http://mom.gov.sg/newsroom/Pages/PressReleasesDetail.aspx?listid=570.
15 “Quick Guide on First Wage Credit Scheme Payout 2014 (Chinese),” Inland Revenue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goo.gl/7pPBFR, last modified November 3, 2014.
16 “Gross Monthly Income From Work,” Ministry of Manpower Singapore, May 30, 2014, http://stats.mom.gov.sg/Pages/Income-Summary-Table.aspx.
17 “Jobs Credit Scheme has ceased with the final payment in Jun 2010,” Inland Revenue Authority of Singapore, accessed October 23, 2014, http://www.iras.gov.sg/irashome/jobscredit.aspx.
18 “Budget Speech 2009,” Minister for Finance Singapore, January 22, 2009.
19「行政院會通過『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36條之2修正草案」,中華民國行政院,2014年6月12日。
20「政府減稅促中小企業加薪」,中華民國行政院,2014年7月31日。
21「加薪抵稅初審通過 月薪5萬以下員工受惠」。取自聯合財經網網站: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8&art_id=405501,2014年10月7日。
22「政府補助及再培訓」。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www.gov.hk/tc/residents/employment/retraining/,2014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