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3-04-24

失落之後 中途出家



大學畢業,很多年輕人都會投身職場。早前智經時事分析指出,香港的年輕人跟世界各地一樣,投身職場初期,均要面對青少年失業率高企,就業困難的問題。[1]失落過後,有人選擇離開原來的專業,另謀發展。早前有報道指,一位電子計算理學系的大學畢業生,任職程式員一年後,有感 IT工種前景欠佳,有意投身月薪可達3萬元的紥鐵行列。[2] 畢業後「中途出家」轉換專業的人,向來屢見不鮮。早在1990年代,大學資助委員會的調查便顯示,在接受持續專業教育的學生中,有46%單身人士及30%已婚人士有計劃轉職。[3]

轉職的過程,需要學習新的知識,由是產生持續進修的需要。OECD曾經建議縮減傳統高等教育的「前期投資」,並把專上教育平均地延伸為終身教育。香港教育體制下包括兩個相互聯繫的系統,分別是傳統教育和持續教育。而持續教育的範圍比正規教育更廣,因此持續教育逐漸發展成為終身教育體制的主流[4],也關乎一個城市的競爭力。但有批評認為,在各項教育政策中,持續教育是容易被忽視的一環,社會支援並不足夠。

香港持續進修概況

根據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的「香港持續教育需求調查」,香港市民(18至64歲)的持續教育參與率,由 2002 年的18%上升至 2009 年的28%。在 2009 年,香港約有139萬人接受持續教育,較 2007 年增加了約16萬。調查分析,持續教育率的攀升,有賴政府透過各種贊助和計劃,例如持續進修基金、個人進修開支稅額扣除、及免入息審查貸款等。[5]

歷史上看,政府推出的持續進修計劃以產業發展為導向,主要針對就業需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由於工業北移,製造業方面,從事管理、設計、推銷、市場營運及貿易財務工作的僱員比例激增,同時從事生產工作的僱員人數遞減。而服務業中低增值力的工作開始被高增值力的工作取代,例如法律服務、會計、顧問、工程及建築服務、測量、融資服務等。在這個轉型期,對再培訓的需求極大。1992年,政府設立僱員再培訓局,以急需轉型的數千名製造業失業工人為服務對象。[6]

2002年,為幫助社會人士終身學習,配合知識型經濟發展,政府設立持續進修基金,首次撥款50億,09年再注資12億元,合共62億元,為18至65歲人士提供持續教育資助。涵蓋課程包括金融服務、物流、商業服務、旅遊、語文、設計、創意工業以及工作間的人際及個人才能,以及資歷架構的「能力標準說明」下新增的行業範疇,如美容業、中式飲食業、珠寶業等共上千項認可課程。到2012年12月底共發放33.3億元。

但有調查指,本港逾六成受訪者在修讀課程時未享受任何修讀課程的學費資助。因為許多進修課程學費昂貴,所以申請者往往在報讀一至兩個課程後就耗盡津貼。[7]如香港專上教育學院的商業文憑課程學費31,720元,香港浸會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開辦的會計學銜接學士學位課程須花費63,000元,所有課程都要通過評核以及出席率達到75%或以上方可領取基金津貼。而且津貼額度在學費不斷高漲之下仍停留在最高1萬元或課程學費的八成。2011年,7,353個受資助課程中,約3成(2,249個)學費在1萬元以上。[8]具體課程漲幅未見統計,但2013至14年度自資專上院校整體加幅為0.6%至25%不等,如教育學院社會工作高級文憑課程2年全期學費更由93,600元暴漲至117,000元,升幅高達25%。[9]對於剛剛畢業領取1萬元人工的畢業生,想要繼續進修,甚至考取資格證書轉行成為專業人士需承受一定的經濟壓力,繼而影響其求學的意欲。

香港有調查發現,在未有參與進修培訓的受訪者中,40.9%的人歸咎工時太長,其它原因包括學費昂貴(19.7%),沒有職業培訓需要(16.7%)及要照顧家人(16.7%)。大多數從事「金融、保險、地產及商用服務業」、「建造業」、「保安、物業管理」者平均每日工作10至12小時。僱員難有時間持續進修參與學習。而且只有少數僱主提供有薪培訓假期及容許僱員於工作時間內進修。[10]

企業支援

建構「學習型社會」,不能單靠政府,也需企業積極配合。這方面,外國有不少經驗值得參考,加拿大的魁北克省(Québec),就在1995年提出法案,規定員工工資總額超過100萬加元的公司,必須每年撥出其中至少1%用於僱員培訓。[11]

即使沒有法例規定,也有企業自發投資在員工培訓之上。根據一項在2009年發表的調查,美國有87%的受訪機構,有為僱員提供學費津貼。[12]此外,1955年全球第一所企業大學(Corporate University)——通用電氣Crotonville學院在美國誕生,通過實戰模擬,案例研討,互動教學培養企業人才。在當時,這被認為是終身教育的新型模式。美國的企業大學,亦由1988年的400間增至2001年的2,000間。全球500強公司中,已有40%開辦了企業大學。

院校及企業合作

本港所有商業單位中98%為中小企,共約30萬家。立法規定所有僱主提供學費資助,或是期望本地僱主開辦企業大學,現時仍不太實際。但長遠可考慮鼓勵培養企業資助持續進修的文化以及適度提供配套措施,如訂立有薪培訓假期等。另外,企業和院校也可積極推動企業和院校合作,推出符合市場需求的持續進修課程,讓學生更易掌握當前市場所需的技術,減少花了數萬元的學費,卻學不到實用技能的風險。

全球各地也不乏企業與院校合作推動持續教育的例子。如2003年英國Sussex University與American Express便攜手推出計劃,向完成一定兼職工作以及學術功課的申請者,頒發Information Technology for E-Commerce或者Human-Centred Computer Systems的碩士學位。

當然政府部門在這方面的積極推動也有利於持續教育的發展。如英國的行業技能委員會(Sector Skills Councils)其中一項任務,就是舉辦會議、工作坊及合作項目,鼓勵教育機構與企業的共同參與。荷蘭政府曾由教育部及社會事務部聯手牽頭,推出Project Learning and Working項目,承諾在2007年通過21,000個中低級專業教育計劃用來培訓全國僱員。[13]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轄下香港專上學院,也有推出企業實習教育,為學生提供機會在機構實習。

持續教育2.0

至於學費昂貴影響進修意欲的問題,近年在美國引起不少反思。在美國,四年制私立大學在2011年一年的平均學費高達3.3萬美元。[14]每個學生需要為教師授課支付每小時100美元[15],學費也在不斷增加,現在大學畢業十年後償還學生貸款超過2萬元的人,是1990年的2倍。[16]而且據官方數字,2010年美國勞動人口共有4,170萬人擁有大學學位,但需要具備大學學歷的職位只有2,860個。以上數字,雖然只是屬於傳統的大學學位課程,但對於一個初出社會後希望進修的人來說,同樣適用。

面對這個問題,借新科技發展廉價的持續進修課程,是一個可行的方向。美國企業研究所主席Arthur Brooks曾經撰文指,傳統高等教育行業已從各方面表現出泡沫即將破裂的跡象,依靠網絡或遠程教育等替代模式,正是人們期待的一種創新。網絡公開課或遠程教學為負擔不起高昂大學學費或沒有固定時間進修的求學者提供了解決辦法。Arthur Brooks以自己在美國虛擬學院Thomas Edison State College進修的經驗為例,指該校沒有駐校要求,並承認學生在任何一所經過認證的美國大學或學院的函授課程所獲得的學分,學費為1萬美元。

目前,8所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中有6所開設了網絡課程,全球幾十家名校也都加入了遠程教育行列。愛丁堡大學在推出6門公開課的第一周就吸引了30萬人。網絡課程平台Coursera成立一年註冊學生就達到了330萬人,開設包括工程學、醫科、數學、商科等300多個課程。Coursera的操作模式可謂雙贏。一方面由商業機構贊助,提供免費網上課程,同時和某些大學合作,學員花費低於100美金便可獲得這些學校的課程文憑。去年十二月Coursera更推出了職業配對計劃,作為中間人為學員找尋合適的工作職位。

無疑遠程教育的形式可以滿足學生渴望獲得學位的需要,但有批評認為網絡學位的認可程度不及傳統課堂教學,除非能向僱主證明它們在提升學生人力資本方面能夠做到和傳統大學一樣好。[17]無論網絡教學是泡沫抑或革命,可以肯定的是它為持續教育或者終身教育提供了一個不錯的選擇。

綜合來說,邁向知識型經濟,勞工市場需要的人才種類又不斷變化,傳統教育在培訓工作技能的角色,已較從前淡化。社會必須建立完善的持續進修系統,才能應付市場需求。這不應單靠政府規劃,企業和院校,也能發展更多讓在職人士獲取新知的機會。年輕人亦毋須過分擔心自己「揀錯科」,畢竟大學教育並非純粹的職業培訓,工作技能以外,尚有很多需要學習的知識。再者,即使選對了專業,日後也有增進知識的需要。學無止境,由古至今也是這個道理。

 

1 「失落的一代 失落的時代」,《智經時事分析》, 2013年4月12日。
2 「加人工有保證 理大生棄IT轉行扎鐵」,《蘋果日報》,2013年4月14日。
3 《香港大學資助委員會報告》,1996年10月。
4 「香港持續教育及終身學習概況」,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2010年2月。
5  同4。
6  同3。
7 「關於持續進修與職業培訓之意見問卷調查」,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調查於2008 年 1 月至 3 月期間進行。
8 「持續進修基金:一年巡近300次」,《明報》,2011年09月16日。
9 「自資院校加學費高達25%」,《大公報》,2013年3月4日。
10 同7。
11 法案原名為An Act to foster the development of manpower training,2007年修訂。
12 ‘Best Practices for Maximizing a Key Talent Investment”, Bersin and Associates, January 2009.
13 Introductory Note. Continuing Education Workshop. European Forum on cooperation between Higher Education and the Business Community, 28-29 February 2008.
14 ‘My Valuable, Cheap College Degree’. The New York Times. 6 February 2013.
15 「網絡公開課不是靈藥」,《FT中文網》,2013年3月19日。
16 ‘The Crisis of Middle-Class America’, Financial Times, 30 June 2010.
17 同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