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5-01-19 | 《星島日報》

社企不能壯大是常識吧?



社會企業(下稱「社企」)近年在香港蔚為風行,截止至2013年底,全港社企項目已達457項[1],比2012年多13%[2],亦有大學與慈善機構合作,計劃在今年首季開設計算學分的「公益創業及慈善投資」學科[3],教導大專生籌組社企。

社企雖多,具規模的卻甚少。去年4月發表的《香港社會企業研究—透視香港社企實況》報告(下簡稱「《香港社企研究》」)[4],顯示60.3%的受訪社企員工數目少於10人,多於100名員工的只佔2.9%。[5]另外,有27.7%的總營業額少於50萬元,總營業額多於2,500萬元的,只有兩間,佔當中的1.9%。[6]

社企規模不大,可能是社企很少「擴張」的自然結果。據《香港社企研究》指出,在174間回應發展處於什麼階段問題的社企中,只有5.2%表示自己正處「擴張」(scaling up) 階段,但卻有63.8%表示其業務穩定且有增長 (steading operation and growing)。[7]為何發展穩定且增長者眾,把規模「做大」的卻為數甚少,值得探討。

難關重重 有先天有人為

社企談「擴張」,也許先天上已較一般生意困難。英國有論者指出,擴張業務的要點在於收入增多的同時,營運開支不能增加得太多。這對於某些社企來說,隱含矛盾,因為社企有「任務」在身,如要聘請及培訓弱勢社群,營運開支難免較普通生意高。[8]以上論點,放諸香港亦見合適。香港的社企,有不少屬於work integration social enterprise (WISE),目標是透過給予弱勢人士工作,助其更好融入社會。[9]《香港社企研究》顯示,有83.3%的社企指,為弱勢社群製造就業機會,是他們目標之一,而員工有六成或以上是弱勢社群人士的社企,佔調查總數的60.6%。[10]

善行有價,社企在聘請殘疾人士時,或需購買輔助儀器及改裝工作間[11],這無可避免涉及額外成本。另外,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以及社聯–匯豐社會企業商務中心一項調查,在2012年至2013年期間,社企的薪酬佔營運開支43%[12],;反觀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顯示在2012年時,香港中小企的薪酬只佔營運開支35.9%。[13]

撇除「先天」因素,缺乏資金及相關知識,也可能影響社企的發展。智經硏究中心(下簡稱「智經」)在2013年10月發表的《社企發展新思維》(下簡稱「《社企新思維》」)報告,指出有42.9%社企認為現金流和融資是他們維持業務及增長的障礙[14],另有一半社企指出營商及專業技能、知識和經驗不足,妨礙了他們維持業務及發展。[15]

擴張能力受限,亦可能與主事者的心態以及社企的定位有關。《香港社企研究》以社企的「創新」(即有否展示創意,而非「依樣畫葫蘆」複製競爭者的做法)、「積極性」(即有否把握機會,回應市場變化及競爭者行動)以及「冒險心」(即面對不明朗因素,是否還會積極冒險)三種因素,評估香港社企的「企業心」,結果顯示社企僱員中愈少弱勢人士,社企的「企業心」也愈強;致力協助弱勢人士融入工作環境的社企,對比並非追求此目標的社企,「企業心」則較弱。[16]故有論者指,營運社企「規行矩步」,是因為擔心社企一旦結業,弱勢人士員工會難以另覓工作。[17]

就此,智經在研究報告中提出,社企應追求一些對社會有利的項目,而非僅僅扶貧。社企可提供一些能滿足社會需要,卻因利潤微薄而未能入商界「法眼」的產品及服務。政府亦應協助宣揚社企的新方向,讓他們能採用一個能惠及社會整體的營商模式。[18]

特許經營可成擴張法寶

在資源受限下追求擴張,「特許經營」(franchising)是其中一條出路。社企「特許經營」,是將一些已證明是有效的社會項目快速複製,「總公司」把自己的營運方式記錄後,支持加盟者建立「分支」。[19]智經指出,從事「特許經營」,是把社企對社會的影響放大的有效且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加盟者有成功的營商模式參考,又有「總部」支援,較不容易失敗,亦可受惠於集體買貨、生產、銷售以及學習。[20]

社企要從事「特許經營」,需注意什麼?國際社會企業聯營特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Social Franchising)行政總裁Dan Berelowitz曾指出,要點在於把營運元素盡可能寫入一本營運手册,成為日常運作時的金科玉律。[21]

在英國,至2014年5月,已有95個社會項目以「特許經營」方式運作,杜素信託(Trussell Trust)的食物銀行,是當中的成功例子。[22]杜素信託的第一間食物銀行,在2000年建立,後於2004年形成食物銀行網絡[23],近年更是愈做愈大,每年受助人數不斷上升,由2011/12年度的近13萬人,升至2013/14年度的近91萬人。根據近日的資料,其網絡共有423間食物銀行,每星期有兩間食物銀行開張。[24]

杜素信託的食物銀行「特許經營」,有不少示範了Dan Berelowitz所提的成功要點。例如其運作模式,是接收學校、教會、商業公司以至個別人士捐出的食物,在義工檢查食物未有過期後,再將其放入盒子包裝。有需要人士持有由前線專業人員,如醫生、社工及警察等發出的換領劵,可到食物銀行換購三天食物,並由義工介紹一些可以協助他們解決長遠問題的機構。[25]以上這些營運流程及要素,皆可複製,並在其他地點實行。

另外,杜素信託會為加盟者提供訓練及營運手冊,並由全國職員及地區發展人員持續支援,加盟者亦會取得網頁範本、宣傳物品如傳單及橫額以及公關建議等等。杜素信託會要求新加盟者捐出1,500英鎊,以抵銷支出。[26]

在香港,「特許經營」的成功例子,有由德國總公司批出「特許經營」而設立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Dialogue in the Dark)[27],其在2012年的收入達1,600萬港元,由2010年至2013年間累計有17萬參觀人次,聘請了54位視聽有障礙員工。[28]

「黑暗中對話」能由德國「跨國跨州」移植到香港、中國、日本、以色列、阿根廷、墨西哥等地[29],反映「特許經營」的要訣,並非必然要全部加盟者「死板一塊」,略加變化,才可讓善心種子在不同土壤開花。香港「黑暗中對話」體驗館行政總裁彭桓基曾經指出,社企「特許經營」可取的地方,在於信任及彈性,讓每個加盟者加入一些本地元素。透過與各地團隊的交流,各加盟者又可互相取經,知道有什麼地方值得參考及留意。[30]

引入商界思維 以「藍海策略」擴張

香港社企既要「擴張」,又要保持「原汁原味」,也可以參考在《香港社企研究》中被視為以「擴張」手法增加其對社會的功益的「明途聯繫」。[31]「明途聯繫」在2012至2013年的收入達7,900萬元,旗下有21間社企,其擴展方法是採用「藍海策略」(Blue Ocean Strategy),進入一些競爭者未有留意的領域,開拓市場,如發展復康產品市場。[32]

雖然業務多而廣,但「明途聯繫」仍能保持其幫助殘疾人士及弱勢社群人士創造就業職位的目標[33],全部150員工當中,有104名身有殘疾。[34]而為了使員工更多樣化,「明途聯繫」樂於從商界聘請員工,並以具競爭力的聘請條款以及事業階梯作招徠。[35] 

以資金及知識栽培社企

要令社企遍地開花,幫助更多人,不一定要「落手落腳」,出資及提供建議,提供土壤讓社企成長,亦可達到目的。這也是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擴張模式。該基金於2007年成立,祈以來自個別慈善家及家族基金的資金,配合專業界別的知識,為希望創新的社企提供創業支援。[36]基金支持的項目及社企多樣化,例如提供無障礙的士服務的「鑽的」、推廣健康生活模式的「綠色星期一」[37]、以及推出讓投資者把物業以相宜價格租予貧窮單親家庭的「光房」計劃。[38]

政策可配合

社企擴張當自強,政策又能否配合?前文提及,社企認為「莫財」局限了其發展,而就政府給予社企的資源來說,「伙伴倡自強」計劃在2011年開始,以先導計劃放寬申請限制,非牟利組織即使並非《稅務條例》下獲認可的慈善機構和信託組織,也可申請。[39]然而計劃手續費時,審計署於2014年4月時曾批評民政總署處理有關計劃時,需時甚久[40],分期發放的營運開支撥款,平均延遲了288天。[41]

此外,智經曾指出政府資助社企的方式「政出多門」,當中包括社會福利署、民政事務總署以及效率促進組等[42],故建議擴大「社會企業支援小組」的功能,讓其集中監管及推動社企發展,以協調其他政府部門及有關機構,避免支援服務重疊。[43]以此觀之,香港社企要擴展,「問鼎天下」,除了自身努力,亦少不了政策的配合。

 

 

1 《社企指南2014》,社聯–匯豐社會企業商務中心,2014年,第2頁。
2 《社企指南2014》,社聯–匯豐社會企業商務中心,2014年,第4頁。
3 〈社企課程培訓有心人 科大計學分吸引報讀〉,《星島日報》,2014年12月8日,A22頁。
4 "Research Study on the Social Enterprise Sector in Hong Kong: To Capture the Existing Landscape of the Social Enterprises in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 HSBC Social Enterprise Business Centre, April 2014, Appendix 2 p.1.
5 "Research Study on the Social Enterprise Sector in Hong Kong: To Capture the Existing Landscape of the Social Enterprises in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 HSBC Social Enterprise Business Centre, April 2014, Appendix 2 p.6.
6 "Research Study on the Social Enterprise Sector in Hong Kong: To Capture the Existing Landscape of the Social Enterprises in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 HSBC Social Enterprise Business Centre, April 2014, Appendix 2 p.8.
7 "Research Study on the Social Enterprise Sector in Hong Kong: To Capture the Existing Landscape of the Social Enterprises in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 HSBC Social Enterprise Business Centre, April 2014, Appendix 2 p.3.
8 Ceri Jones, "The challenges of scaling-up social enterprises," Social Enterprise UK, http://www.bauhinia.org/research_content.php?id=59,最後更新2013年10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