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1-21 | 《經濟日報》

吸引外來人才:新遊牧時代 人才這麼近 那麼遠



香港寸金尺土,連人才也千金難求。行政長官新近發表的施政報告,除了一如既往關注香港的土地供應,也提出香港勞動人口預期於三年後開始下降的挑戰。

2013年推出人口諮詢文件,政府大打「集思港益」口號,呼籲各界獻計釋放更多勞動力。難解之題之一,是本港未來面對人口快速老齡化,勞動人口下降,經濟增長成憂,本文將簡述現代全球化人口移動。

香港人口勞動力挑戰

面對人口結構變化帶來的挑戰,政府在新一份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多項發掘本港人口勞動力的策略,並公布了數項吸引海外人才的新措施,包括吸引海外移民「第二代」回港發展以及放寛外來人才的留港安排。[1]

人才與各產業發展息息相關。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去年在網誌撰文指香港缺人缺地,文章縱沒有明確表示本港是否需要加大力度填海及輸入外勞,卻提出新加坡近年經濟保持高速度增長,是因為當地在過去十年輸入逾120萬名高、中、低層次的海外人才,同時大量填海造地。[2]

新遊牧民族 多從事跨國機構

觀乎世界各地,在全球化時代,各地在競逐人才,人才也趨全球流通。以往遊牧民族到處遷徙,居無定所,形成獨特的生活形態。現今亦有一班擁有專業技能、流動力強的族群冒起,成為「新遊牧民族」。他們大致傾向從事跨國機構,如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等組織,以至其他全球性非政府組織,並盤據科技工藝及金融業的管理階層;他們並沒有一個專屬的「國民身分」;有別於植根一個地區的累積固定資產如房屋,「新遊牧民族」在各地遊走時累積的社交網絡及語言能力,才是他們的基本資本。[3]

在2012年,有研究訪問了16名年齡介乎27歲至64歲的「新遊牧」族群,發現這些人大多來回至少四個地方,有些受訪者是因其專業,如從事環境顧問工作,而發展成遊牧生活型態;有些是因工作機構的性質;有些則因父母工作的需要,自小已不停遊走各國。[4]

若要具體形容這些遊牧人士及其子女的心境,作家Paul Seaman的表達尤為繪影繪聲:他們如牧民般追隨四季而聚散,每一次的離開充滿新的期許,卻也標誌某些東西的失去,「家」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他們學懂了如何同時開心與憂傷。[5]

香港外來人口:來得多 走得亦多

魚逐水草而居,鳥擇良木而棲。新遊牧民族流動性高,返回本港,外來人口的流動性亦高。智經研究中心去年初發表的人口報告指出,總體來說,外來人口的主要特徵是富流動性及流失率偏高,尤其高技術人才,一般只會在本港作短期居留。[6]

報告亦指出,外來人口快速流動,特別是高技術人才,亦出現在其他地方;此現象的形成,一定程度上是由於跨國企業的內部人事調動和「獵頭」公司回應市場變化使然。[7]

參考人口普查數據,在2011年,香港的707萬人口中,有52.6萬人生於大中華以外的地區,較2001年增加8.6萬。不過這52.6萬人口,有31.0萬到港不足十年。明明十年間來了31.0萬人,有關人口卻只上升了8.6萬,反映在大量人口於2001至2011年流入香港的同時,也有大批外來人口離開。[8]

營造優良社會環境是關鍵

既然外來人口的流動性高,政府制訂任何吸引外來人才的政策時,便不能忽視「新遊牧民族」的生活需要。施政報告提出放寛外來人才的的逗留安排、研究制訂人才清單等,固然有助香港吸納人才,但如何營造吸引「新遊牧民族」的經濟和社會環境,亦要深入討論。

以本港青年決定是否外闖時的考慮因素為例,智經剛發表的《香港青年往內地就業態度》意見調查發現,在約千名年齡介乎18歲至29歲的受訪青年中,只有約33%人表示願意前往內地就業,反映一般香港青年對往內地就業的意願並不高。[9]其主要原因,包括「對內地法治欠信心」(22.8%)、「不習慣內地生活」(18.1%)、「不想離開家人/家人反對/照顧家人」(17.2%),以及「對內地社會有負面印象/內地生活質素差」(15.1%)等。

由此可見,部分香港青年決定是否北上,最主要的考慮並非內地的個別人才政策,而是他們對內地生活環境的觀感。將心比己,能否建立一個有利人才在港生活的環境,才是在「新遊牧時代」吸納人才的關鍵。接續本文,智經未來數周將進一步探討海外人才在香港工作可能遇到的問題,並參考其他社會因吸納外勞而引發的爭議,以冀深化有關的政策討論。

 

 

1 《二零一五年施政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5年1月14日,頁28。
2「香港經濟發展的限制和優勢」。取自香港財政司司長網誌:http://www.fso.gov.hk/chi/blog/blog160214.htm,最後修訂日期2014年2月16日。
3 Fleura Bardhi, Giana M. Eckhardt, Eric J. Arnould, “Liquid Relationship to Possessions”,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39(3) (2012): 510-529.
4 同3。
5 David C.Pollock and Ruth E. Van Reken, “Third Culture Kids: The Experience of Growing Up Among Worlds,” (Intercultural Press: 2001), 59-73.
6《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2月。
7 同6。
8 《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2月,36頁。
9 《香港青年往內地就業態度意見調查》,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