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5-01-29 | 《經濟日報》

後佔中時代:青年是否覺醒? 覺醒了又如何?



去年的佔領運動中,年輕臉孔眾多,當中的靈魂人物,不少為學生,顯示年輕人熱心參與社會事務。其實早在2012年的國民教育爭議,年輕一代對於社會議題的影響力,已初試啼聲。在「後佔中時代」,香港青年在公共事務中將會擔當甚麼角色,值得關注。

青年有票,真係唔要?

本文要談的第一個問題是:佔領運動的發生,是否象徵香港年輕一代形成了一股舉足輕重的社會力量?若單單觀察街頭運動,答案可能是對的,但如果以近年本地選舉的年輕人參與程度作為判斷準則,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因為截止2014年,在18至30歲之間的年輕一輩,登記做選民的比率仍然只有59.7%,遠低於73.5%的整體登記率。[1]而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18至30歲群組在的投票率也只有46.9%,低於53.1%的總投票率。[2]

不止2012年,若對香港自回歸中國以來的四次區議會及五屆立法會選舉進行分析,亦能看到年輕人對選舉的熱情,其實一直不及普羅大眾。如表一所見,在1998至2012年的這些選舉中,年輕人每次的投票率均一直低於總投票率。

當然,年輕人可再細分「老、中、青」,若對年輕組別內的18至20歲人士,即剛享有投票權的年輕人進行分析,我們能看到另一番景象:由1998至2010年,他們比起他人更積極行使投票權,直至最近兩次選舉,情況才有點逆轉,相比他人,他們「有票,真係唔要」。

在1998年的立法會選舉中,18至20歲人士的投票率達到63.5%,不但在年輕人組別中算標青,更冠絕其他年齡組別。在2003年和2007年的區議會選舉,他們的投票率也是各年齡組別中最高的。而在1998至2010年間其餘的選舉中,該組別的投票率,也多數高於總投票率,亦不時屬各年齡組別中比較積極投票的群組。在2007年的香港島區補選中,18至20歲人士的投票率更高達75.7%,遠高於總投票率之52.1%。[3]

然而,在2007年後,18至20歲的投票率開始劇降,在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其投票率雖仍高於當年的總投票率,卻已下降至53.1%。[4]而在2011年的區議會選舉及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18至20歲年輕人的投票率,更分別只有24.3%及42.3%,均低於分別為33.8%及53.1%的總投票率。從香港回歸中國至今,剛獲得投票權利的新年輕選民,投票熱情似乎「一蟹不如一蟹」,甚至變成接近投票意欲最低的群組。

「覺醒」了 投票比率仍然偏低

不過,以上分析只是從官方投票率的變化所得,即已登記為選民的人士的投票人數。若要更真實反映青年人的投票熱情,計算整個年齡層(即是把沒有登記為選民的人口也計算在內)的「投票比率」,將更為合適。

從表二看,以這種「投票比率」計算,在最近的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18至20歲年輕人的「投票比率」,是過往五屆立法會選舉之冠。其趨勢在過往五屆反覆向上,2012年的投票比率,較1998年多了約4個百分點,佐證了最年輕一代越發「政治覺醒」之論。

雖然如此,不論是最近一次的立法會,還是過往五屆的立法會選舉,18至20歲以及18至30歲之年齡組別的投票比率,仍然明顯低於整體人口的投票比率,而且大多時候是最低的年齡層,顯示年輕人的「政治覺醒」,至少截至2012年的選舉活動,仍不算是普遍現象。

無人代表我

無疑,兩年的變化可以很多。如前所述,國民教育爭議和佔領運動,均可能觸發新一批年輕人出現更普遍的「政治覺醒」。佔領運動期間,佔領區內便出現了呼籲登記做選民之活動。[5]整個佔領運動會否激發年輕人踴躍投票,選出可以代表自己的代議士,相信會成為日後選舉的重要話題。

撇除過去兩年大小群眾運動的影響,年輕人不滿政治現狀,早已有跡可尋。香港集思會在2011年對「九十後」的調查指出,有54.4%受訪者不同意及非常不同意在政策諮詢過程中,專業人士往往能代表他們的意見或立場,同意及非常同意者,只有15.7%。不只專業人士,政黨似乎也未能獲得認同,受訪的「九十後」中,有54.8%受訪者不同意及非常不同意在政策諮詢過程中,政黨往往反映他們的意見或立場,同意及非常同意者,只佔15.2%。[6]另外,有調查指出在2006年時,已有約52.8%的15至34歲青年認為本地的政治人才並不足夠,而至2008年時,持此意見的18至34歲青年的比率更升至70.0%。[7]

體制正在年輕化?

香港政府及政治體制,又是否缺乏年輕臉孔?現任行政會議成員在就任時的平均年齡為57歲,當中由政府主要官員組成的官守議員平均年齡為56歲,最年輕的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以及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均是48歲;非官守議員就任時的平均年齡則為58歲,當中最年輕的是李慧琼,38歲。[8]

在政治委任班子內,政治助理似乎有較多留給年輕人的機會,上屆政府於2008年5月委任的政治助理,有五名在35歲或以下,當中被委任為食物及及衞生局局長政治助理的陳智遠,其時只有28歲[9];今屆政府更在2012年時委任了當時只有26歲的施俊輝為教育局局長政治助理;而財政司司長政治助理羅永聰,被委任時為34歲[10];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政治助理的陳凱欣,上任時是35歲。[11]

放眼議會,2004年、2008年及2012年三屆立法會議員當選的五個月內,他們平均年齡分別為54、55及55歲,沒有太大變化;每屆最年輕議員的年齡則有所下降,由2004年的39歲下降至2008年及2012年之32歲。[12]至於區議會,則有較明顯的年輕化跡象,在2007年的區議會選舉,30歲以下的當選者有41人,佔全部議席之10.0%,到2011年的選舉,30歲以下的當選者增至51人,佔全部議席的12.4%。[13]

吸納年輕聲音的其他方案

除了透過選舉、加入政治委任團隊和進入議會,年輕人的公共事務參與,也反映在社會上是否有否渠道讓年輕人的聲音傳達至決策層面。政府機構近年推行大型項目時的諮詢工作,部分特別注重吸納年輕人意見,如機場管理局在2011年委託Roundtable、三十會及當代文化中心三個組織,爭取青年參與有關建造第三跑道的諮詢,並認同舊的一套諮詢方式已失效,要與年輕人溝通,就須用年輕人的方法,如利用Facebook或微博。[14]此外,亦有政黨建議政府未來在中央政策組下設立青年議會,吸納不同背景的青少年議政,聽取他們意見。[15]

要讓年輕人實際取得「發言權」以至「決定權」,還有一些值得參考的方案。以愛爾蘭的青年議會(Comhairle Náisiúnta na nÓg)為例,會員由負責青年工作的志願組織及機構組成[16],議會有權提名當地上議院(Seanad Éireann)部份議員人選、規劃機構An Bord Pleanála成員人選,以及環境保護部(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成員的人選,亦會直接參與或支持當地一些負責兒童、青年、教育、衞生等事務的組織及機構的工作。[17]

「首投族」人口下跌 「老投族」話事

有評論指,在台灣去年11月舉行的九合一選舉中,無財無勢無黨無派的柯文哲勝出台北市長的選舉,原因之一是「太陽花學運」催生了擁有100萬張年輕人選票的「首投族」,改變了台灣政局。[18]

姑勿論「首投族」對九合一選舉是否有決定性的影響,台灣的政局變化,多少也令人聯想香港的年輕人是否也有能力透過選舉變天?參考選舉事務處及政府提供的資料,上述情況出現的機會似乎不大。

首先,在1998年時,18至30歲的登記選民佔全部選民的19.1%,到2014年時,這個比率跌至16.5%。相反,這段時間61歲及以上長者選民所佔的比重,上升了不少,由1998年時的19.3%,升至2014年的28.0%。[19]由此看來,「老投族」對選舉結果的影響力,遠遠高於年輕一輩。

另外,前述年輕人投票率一直偏低,都影響到了選舉時年齡組別間的投票人數差距。以最近的2012年立法會選舉為例,18至30歲投票人數為279,991人,只及61歲及以上投票人數(480,338人)的58.3%;比較兩代人的投票率,前者為46.9%,後者則是53.6%,相差6.7%。[20]

年輕人是否能彌補這個差距?以2014年時18至30歲的登記選民有580,123人,61歲及以上的有981,489人計算,假若長者投票率與2012年時相同,他們的投票人數現時為526,078,青年之投票率需要升到90.7%,才可「抗衡」。而若青年投票率與2012年時維持一樣,就需要有1,121,701名年輕選民。不過選舉事務處的資料顯示,在2014年,屬這個年齡層且合資格成為選民的,估計只有971,400人![21]年輕人若希望發揮政治影響力,「敢教日月換新天」,先要變天的,是他們對選舉的投入程度。

雖然現時情況對青年看似十分不利,追求的目標接近無望以選舉達成,但這只是假設年齡階層間的政治訴求及利益是互相對立,沒有共鳴。顯然這不符合現實,因為不同年紀的人,都可以有同樣的追求,青年的訴求,還可透過爭取其他年齡階層的支持實現。

然而,若單以年齡論,無論年輕人如何投入選舉政治,根據上述分析,在人口老齡化的趨勢下,老一輩才是未來左右大局的群組。滿腔熱誠的年輕人,或會在一次又一次的選舉中失望而回。此路不通,他們日後會以甚麼方法表達訴求,政府又如何吸納這些未來棟樑的聲音,都是「後佔中時代」需要探討的問題。

1 「立法會二十二題:合資格登記為選民的人數 附表一c」。取自政府新聞處: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411/26/P201411250796_0796_138039.pdf,最後更新2014年11月26日。
2 「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立法會選舉及區議會選舉已登記選民及投票人士數目」。取自政府統計處:http://www.censtat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1149/T09_02.xls,最後更新2014年7月31日。
3 《二零一二年香港青年統計資料概覽》,青年事務委員會,2014年3月,第214頁。
4 同3。
5 「市民佔領區籲登記做選民(18:26)」。取自明報新聞網:http://goo.gl/Pl1wjT 1月12日。
6 《「『90後』的處境及心態」電話訪問調查報告》,香港集思會,2013年1月,第17-18頁。
7 《二零一二年香港青年統計資料概覽》,青年事務委員會,2014年3月,第372頁。
8 邵力競,〈香港的老人政治〉,《信報》,2014年3月24日,A21頁。
9 〈委任九名政治助理無一民主派人士 湯家驊:用公帑培訓支持政府的人〉,《蘋果日報》,2008年5月23日,A10頁。
10 戴正言,〈楊潤雄陳肇始任副局 兩司長同聘傳媒人當政助〉,《大公報》,2012年11月1日,A15頁。
11 〈靚女主播做食衞政助〉,《星島日報》,2012年12月1日,A16頁。
12 資料來源:「資料便覽:立法會議員資料概覽(截至2004年10月21日)」,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FS02/04-05號文件,2004年10月23日;「資料便覽:立法會議員資料概覽(截至2009年1月21日)」,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FS04/08-09號文件,2009年1月21日;「資料便覽:立法會議員資料概覽(截至2012年10月19日)」,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FS06/12-13號文件,2012年10月26日。
13 紀曉風,〈八十後區議員衝破半百 留新人區議會勢須改革〉,《信報》,2011年11月10日,A15頁。
14 〈第三跑道兩周內諮詢公眾 爭取青年支持環評最大難關〉,《信報財經新聞》,2011年5月19日,P02頁。
15 〈青年發展料成《施政報告》重點〉,《東方日報》,2014年11月14日,A27頁。
16 "Membership," Comhairle Náisiúnta na nÓg, http://www.youth.ie/nyci/membership, accessed December 4, 2014.
17 "NYCI as a Representative Body," Comhairle Náisiúnta na nÓg, http://www.youth.ie/nyci/nyci-representative-body, accessed December 4, 2014.
18 〈香港示威 台灣選舉 經濟牌不再是萬靈丹〉,《信報》,2014年12月1日,A2頁。
19 資料來源:「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 主要統計數字 (2001年版) 」,政府統計處,2001年8月13日,p. 75;「立法會二十二題:合資格登記為選民的人數 附表一c」。取自政府新聞處: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411/26/P201411250796_0796_138039.pdf,最後更新2014年11月26日。
20 同2。
21 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