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2-07 | 《經濟日報》

吸引外來人才系列二:隨行配偶需要你要知



今年施政報告提出要更積極招攬外來人才。智經早前的時事評論,指出在人才四海為家的「新遊牧時代」,制訂任何吸引外來人才的政策時,不能忽視「新遊牧民族」的生活需要。外來人才飄洋過海,究竟有甚麼需要?其中一種,是照顧其隨行伴侶的需要。

丈夫離國出差,妻子嫁雞隨雞。在異地展開新生活,身份卻總離不開「附屬品」,在別人及公司的眼中,是因為丈夫們在這裏,她們才所以存在。近年因工作女性被派遣出差數目增加,嫁雞隨雞成為隨行配偶(trailing spouse)的,慢慢多了丈夫,而不只妻子。

夫婦並肩往外闖,隨行配偶的心態不容忽視。有調查發現,國際企業認為配偶的抗拒及家庭適應問題,是分派出差任務的兩個主要挑戰。[1]近年本港圍繞「家庭友善」措施如男士侍產假的討論愈來愈多,但當中針對外地專才的友善措施,卻大多集中在住屋或子女接受國際教育的需求,鮮有關注隨行配偶需要。

本港若要加強輸入外地人才,將完善家庭友善措施擴展至關懷隨行配偶,不但有助減低他們決定是否來港工作的阻力,也可善用配偶的生產力,增加香港對外來人才的吸引力。

隨行配偶與工作

隨行者能否適應異地生活,左右着其配偶出國工作的成敗。早年曾有研究指,受訪者估計其出國工作的失敗率為四成,主因之一是家人無法適應。[2]另有研究顯示,隨行者不只關注其配偶的事業是否成功,也會關心家庭生活變化和異地政府對其工作的限制。[3]

隨行配偶的關注,還包括隨行配偶外闖對自身事業的影響。Brookfield Global Relocation Services今年的全球移動趨勢調查發現,受訪者出國工作時,近八成有隨行配偶或伴侶一同遷居,但當中只有12%的隨行者在遷居前後皆成功就業。[4]

嫁雞隨雞 伴隨四海

有研究認為,事業及人際關係是隨行配偶最常面對的壓力,隨行配偶事業受影響,可導致他們失去對自我身份、價值和能力的認同。[5]這裏所指的壓力,《金融時報》在2013年的一篇報道舉出了一個鮮活例子。據該篇報道,一名英國的動畫師為了照顧兩個年幼小孩而放棄個人事業,與獲派異地工作的妻子遷居日內瓦。在當地,他是一眾攜帶小孩往遊樂場玩耍的唯一男士,日子久了,他漸漸感到別人質疑他為何不用上班的目光;他知道當地有外籍工作人士的太太會恆常相聚,希望獲邀成為座上客,可惜事與願違,最終他認識了其他「隨行丈夫」,並成立了男士隨行配偶小組。[6]

世界各地陸續出現隨行丈夫群體的踪影,一個聚居上海的隨行丈夫支援小組,便以中文「太太」作玩笑,為該群體取名「Guy Tai」。[7]「隨行妻子」也面對失去身份認同問題。如在異地居住多年的隨行妻子形容,對於丈夫工作的公司而言,隨行妻子仿如配置在鐵路貨運列車車尾的守車般不受重視,「守車並不需要受到太多尊重。」[8]

「隨行丈夫」的需要

隨行丈夫的需要往往有別於女性。男士暫停工作,會難以適應空檔期,並逐漸形成壓力,令他們感到要重新工作、要成功,才能融入異地社會;可是要夫婦二人在異國平衡發展卻不容易,就算當地有職位空缺,也未必符合隨行丈夫的意願,或窒礙他們的事業發展,被同期朋友拋離。[9]以上種種,也可導致隨行丈夫的自我良好感覺幻滅。

工作機會對隨行丈夫重要,尤其因事業發展與男士自我價值感息息相關。有研究訪問了20名在港工作的外籍女士,了解她們隨行丈夫的需要,發現這些隨行者需要較多支持的層面,均圍繞其個人工作,包括與在異地工作或參與活動相關的輔導、創造工作機會,以及職業導向研究的財政資助。[10]

可是,現時不少隨行配偶的社區支援網絡以女士為主,上文提到的移居日內瓦的英國動畫師,便顯示隨行丈夫的需要如何被忽略。世界各地愈來愈多女士被委以出差任務,如有機構Cartus的統計數字顯示,接受出差任務的員工中,女性比例由2010年的19%,升至2012年及2014年的24%,[11]隨行丈夫的需要,值得在未來進一步探討。

受養人簽證

雖然有隨行配偶重視工作機會,但他們所持的簽證與條件限制其尋找工作的空間。在香港,隨行配偶是以「受養人」身份前來。只要他們是獲准來港就業人士的受養人,也可以在港就業而不受限制。[12]

不少隨行配偶帶着其專業知識及經驗來港,卻為了另一半甘願放下他們在本國的事業。本港政府及相關機構在考慮家庭友善措施時,若能多加照顧隨行配偶的需要,如提供就業輔導及支援,不但有助吸人外來人才,也可令隨行配偶的生產力得以善用。

吸引外地專才 香港遜新加坡

面對全球競爭,世界各地也爭奪外地專才,推動經濟發展。匯豐銀行去年的調查顯示,香港對於外籍工作人士的吸引力,在全球排名第十位,遜於新加坡及內地,新加坡更是外籍工作人士的亞洲區首選。[13]

不過,新加坡收緊外地人士工作的限制後,未來或收窄香港與新加坡的距離。例如去年1月起,新加坡政府將批予外國專業人士工作准許的合資格月薪,由3,000新元調高至3,300新元,變相令較高薪的外籍人士才能申請進入當地工作;當地政府亦表示會加強審查當地企業,尤其針對較少當地人士出任高層職位,並屢屢收到與國籍歧視或其他人力資源安排的投訴的企業;另外由去年8月起,員工人數達25人以上的公司,新增招聘均須開放予新加坡人士,招聘廣告亦要刊登至少14天,令企業擔心做法增加他們招募外地人士的困難。[14]

港府在2013年發表的人口諮詢文件提出,未來本港需要從外地輸入更多人才,協助吸納投資及推動經濟發展,增加就業。[15]香港能否進一步擴大人才庫,吸納更多外地專才,與其他地方競爭,需要在隨行配偶的需要及工作機會上有更多的討論及關注。

 

 

1 Deborah L. Wiese, “Psychological Health of Expatriate Spouses: A Neglected Factor in International Relocation,” Asian Journal of Counselling, 20(1&2) (2013): 1-31.
2 Wederspahn, G, “Costing Failures in Expatriate 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 Human Resource Planning, 15(3) (1992): 27-35.
3 Harvey, M, “Dual-Career Couples During International Relocation: The Trailing Spous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9(2) (1998): 309-331.
4 "2014 Global Mobility Trends Survey," Brookfield Global Relocation Services, http://www.brookfieldgrs.com/knowledge/gmts_2014-gmts/, accessed November 6, 2014.
5 Yvonne McNulty, "'Being dumped in to sink or swim': an empirical study of organizational support for the trailing spouse," Human Resource Development International, 15:4 (2012): 417-434.
6 Alicia Clegg , “Tale of trailing spouse,” Financial Times, June 10, 2013, http://www.ft.com/intl/cms/s/0/0227c0e0-cdf1-11e2-a13e-00144feab7de.html#axzz3IHf2g3Wp.
7 同6。
8 John R. Wennersten, Leaving America: The New Expatriate Generation,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8), 95.
9 Jan Selmer & Alicia S.M.Leung, “Corporate Benefits/Practices Provided to Male Expatriate Spouses,”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 School of Business, Business Research Centre, 2001), 1-19.
10 同9。
11 "Global Mobility Policy & Practices 2014 Survey Executive Summary Report," Cartus, http://guidance.cartusrelocation.com/rs/cartus/images/2014_Global_Mobility_Policy_Practices_Survey_Exec_Summary.pdf, accessed November 6, 2014.
12 「受養人來港居留入境指南」。取自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tc/services/hk-visas/dependents/guidebook.html,最近修訂日期2014年7月2日。
13 Angela Meng, “Mainland has biggest share of high-earning expatriat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ctober 23, 2014, EDT3.
14 Phila Siu, “Hong Kong may benefit from stricter Singapore policy on hiring of foreign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February 10, 2014,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article/1424862/hong-kong-may-benefit-stricter-singapore-policy-hiring-foreigners?page=all.
15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取自集思港益人口政策公眾參與活動網站: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查詢日期2014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