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2-09 | 《星島日報》

吸引外來人才系列三:引入藍領 需考慮生活配套



大半生勞碌,換來三餐溫飽。香港最新的失業率約3.3%[1],幾乎全民就業,但仍有工無人開。本地勞工短缺,為外地勞工帶來尋覓溫飽的希望。政府去年的人口諮詢文件指出,私營市場有近7.8萬個職位空缺,部分行業人手不足[2],增加外援,是其中一個解決方案。

外勞離鄉背井,填補各地勞工市場短缺,但2013年新加坡爆發當地自立國以來第二次騷亂,揭示廉價外勞所隱藏的社會面貌,令人重新關注外勞的生活狀態以及潛在的社會代價。

有工無人開  增加勞動外援

目前香港欠缺勞工的行業包括建造業、零售及飲食業、護理服務業等。[3]以上行業被通稱為「3D行業」,意思是Dangerous(危險)、Dirty(骯髒)、Difficult(困難),難以吸引新人入行[4],輸入外勞因而被視為其中一種出路。

以建造業為例,去年4月,政府容許屬於「人力清單」內的26個工種簡化輸入外勞程序,務求將輸入外勞的申請時間縮短至六個月內,至今已有兩宗申請獲批,共輸入177名外勞;另有18宗申請正等候審批,涉及1,061名外勞。[5]早前發表的施政報告亦建議進一步放寛有關限制,容許輸入的技術工人先後在不同的公營工程項目工作。[6]

目前本港外勞數目不多,政府2013年發表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顯示,2012年外傭人數為312,000人,佔本港總勞動人口7%,另直至2012年底,香港只有2,415 名輸入工人,佔總勞動人口的 0.1%。

本地人與外勞不和 觸發獅城騷亂

兩者加起來仍不及本地總勞動人口一成,但如果要吸引更多外地藍領來港工作,本港社會是否已準備好應付可能由此而生的社會矛盾?香港的生活環境,又是否適合遠道而來的藍領謀生?過去兩年,新加坡先後出現的巴士司機集體罷工及數百名南亞外勞騷亂,被指是由外勞被長期剝削並與本地人之間的矛盾所觸發。當中細節,值得香港檢討外勞政策時參考。

2013年12月,新加坡發生自立國以來第二場大型騷亂,400多名南亞裔外勞因一名印度外勞在交通意外遭私人巴士撞倒死亡而上街,騷亂期間至少39人受傷,另有25輛車被砸爛燒毀,包括16架警車。[8]爆發騷亂的小印度區,住有大量來自印度、孟加拉等地的外勞,有報道指,當地有民眾擔心廉價勞工的待遇長期被剝削,日後可能爆發更多騷亂。[9]

事發前一年,即2012年11月,新加坡亦發生26年來首次罷工事件,逾百名中國籍巴士司機因不滿同工不同酬而集體罷工[10],當地政府最後將20多人遣返中國,另有四人因涉嫌共謀教唆其他中國籍司機集體罷工被控。[11]

新加坡外勞佔當地總勞動人口約三成[12],當中不少收入微薄。以建造業工人為例,截至去年6月,當地有32.1萬外勞獲發工作准許[13],其中以中國、印度及孟加拉等地為主,但他們的合約條款苛刻,每月收入僅數百新加坡元,並被中介公司徵收多種費用,以致負債累累[14],生活條件惡劣,外勞不滿日積月累。

外勞湧入,亦令新加坡人擔心飯碗被搶,再加上如公共交通工具上擠迫及塞車等問題,令當地人及外勞之間的矛盾日益加劇。為紓緩矛盾,新加坡去年起實施新的人力資源政策,如提高部分勞工的最低工資門檻,減低企業聘請外勞的意欲。

16萬外勞 澳門「迫爆」

去年公布外勞人數近16萬的澳門,同樣引起當地人對交通配套及衣食住行津貼安排的關注。以澳門大學在橫琴的新校區為例,途經該校區及銀河地盤的巴士,車廂不時擠滿本地生與外勞,有意見認為外勞湧入已影響當地人生活,當中的社會成本,卻要由市民承擔。[15]

當地外勞的生活亦不見好受,有報道指,有建築外勞月薪約1.1萬澳門元,另額外獲500元食宿及交通津貼,為慳錢,受訪的那名外勞與人合租唐樓單位,月租達5,000元;開支壓力外,他又要承受當地人的厭惡,坐巴士時受盡白眼。有人批評當地請來外勞填補空缺,卻只給他們500元作生活津貼,其餘衣食住行一概不理。[16]

過去數年澳門因配合各種基建項目而增加輸入外勞,卻迴避不了相應的社會問題,如居所及公共交通配套不足。本港同樣有多項大型基建準備上馬,若最終要輸入建築業外勞,需要多加參考澳門的情況。另一方面,本港的外勞比例不算很高,新加坡與外勞相關的連串衝突,短期內相信不會在香港發生,但長遠而言,外勞在香港的生活問題,仍然值得正視。

若增外勞 需加強配套安排

面對未來勞工需求,目前本地不少討論仍集中在應否輸入外勞、容許什麼行業及人數來港,以至如何簡化外勞來港的申請程序,但外勞日常生活的需要及帶來的挑戰,社會又該如何招架?

智經研究中心曾撰文提出,城市空間的破落,如市中心的居住空間流失,會令外勞難找落腳點,難以對香港社會作貢獻,連帶低下階層往上流及香港吸納外勞的能力也可能受損。[17]前文提及的各種外勞情況與衍生的挑戰,是每個有意加強輸入外勞的政府需要面對的問題,若未獲正視,或會成為社會動盪的觸發點。若香港計劃輸入更多外勞,還看政府如何加強配套措施,在各取所需之餘,避免社會矛盾。

 

 

1 「表006:勞動人口、失業及就業不足統計數字」。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200_tc.jsp?tableID=006&ID=0&productType=8,最近修訂日期2015年1月19日。
2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取自集思港益人口政策公眾參與活動網站: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查詢日期2015年1月29日。
3 同2。
4 施永青,〈不輸入外勞 港人得付代價〉,《am730》,2013年12月17日,A16頁。
5 〈議員質疑勞處強批兩宗輸外勞〉,《明報》,2015年1月29日,A14頁。
6 《二零一五年施政報告》,2015年1月14日。
7 「入境處事務處二零一三年年報」。取自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publications/a_report_2013/tc/foreword/vision.html,查詢日期2015年1月29日。
8 〈星洲外勞暴動 44年來首次「小印度」巴士撞死印裔工人〉,《星島日報》,2013年12月10日,A32頁。
9 「新加坡大量輸入外勞爭議不斷」,2013年12月9日,取自有線新聞網站: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study/videoPlay.php?video_id=12171234 ,查詢日期2015年1月29日。
10 〈星逾百中國巴士司機罷工 不滿薪酬低於馬來西亞籍同事〉,《星島日報》,2012年11月27日,A27頁。
11 李靜儀、劉麗儀、魏瑜嶙、蘇文琪、楊丹旭,〈29名司機遣送費相信由SMRT負責〉,《聯合早報 (新加坡)》,2012年12月2日,11頁。
12 同2。
13 “Foreign Workforce Numbers, “ Ministry of Manpower, Singapore Government, http://www.mom.gov.sg/statistics-publications/others/statistics/Pages/ForeignWorkforceNumbers.aspx,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5, 2014.
14 「新聞智庫:新加坡騷亂與外勞問題日期」。取自now新聞網站:http://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87398,查詢日期2015年1月29日。
15 〈社會配套不足 外勞潛伏危機〉,《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8月18日,A16頁。
16 葉競科,〈爭搭公交扯貴租金20萬外勞逼爆濠江直擊8人蝸居生活〉,《東周刊》,2014年9月10日,A048-050頁。
17 「破落舊城 草根向上流動的空間」。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110,查詢日期2015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