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佔中時代(二):銀髮力量年年增 將教日月換新天


政治 | 2015-02-12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佔領運動發生後,年輕人的社會參與備受注目,特首亦表示會就參與佔領運動青年的多項訴求以及青年向上流動的問題,委託扶貧委員會下的專責小組作全面檢視。[1]

但另一方面,在運動尾聲時民主黨進行的領導層換屆選舉,雖然有年輕黨員角逐主席一職,但結果仍是由時任主席連任[2],被指新世代未能接班;運動期間,由前特首董建華成立的智庫組織,80多名的顧問平均達55歲,被形容為偏高。[3]

以上兩例,似是逆年輕人崛起及求變的潮流而行,不過參考銀髮族的選民數目、投票率以及人口結構的預期變化,銀髮族才是日後最能影響政局的群體。銀髮政治,才是香港的未來。

銀髮族投票率高

與1998年時相比,現時香港的銀髮族選民人數增加不少,61歲及以上的已登記選民,由當時的538,192人,上升至2014年的981,489人,增幅達82.37%,其佔全體選民的比重,亦由19.25%提升至27.98%。[4]

至於銀髮族選民是否較其他年齡層更踴躍投票,不同的議會選舉有不同現象。相較整體投票率,在過往五屆立法會選舉中,61歲及以上登記選民的投票率,時而略高,時而略低,差距為0.13至3.26個百分點不等。在立法會選舉,銀髮族選民雖說不上是投票踴躍的一群,卻也難言是政治冷感的一代。

但在區議會選舉,在過去十多年,銀髮選民一直較其他選民更願意走進票站。在過往四次區議會選舉中,他們的投票率每次也高於整體數字,差距亦較立法會選舉大,達3.87至6.74個百分點。

 

 

以上所言,是從官方投票率出發,即已登記選民的投票比例,只能反映年長選民對投票的參與度。但如果登記為選民的長者本來極低,那麼即使官方投票率多高,參與投票的長者人數,也只會佔長者人口的極小部分。因此,若要全面分析銀髮族的投票參與度,計算整個年齡層(將未有登記為選民的銀髮族也納入計算)中有投票的比率,亦即其「投票比率」,更為合適。

從圖三可見,以這種「投票比率」計算,上述的分析仍大致有效,而且更能突顯銀髮族的投票「熱情」,皆因不止區議會,連立法會選舉中銀髮族的「投票比率」,都高於整體數字,其差距更有擴大跡象,由1998年的1.23個百分點,拉闊至2012年的6.29個百分點。

61至70歲選民 有心亦有力

銀髮族當中,又以61至70歲的投票率較高。如圖二所示,在立法會選舉時,61至70歲組別的投票率,往往較71歲及以上組別高十個百分點以上,區議會的分別較細,但至少也有接近五個百分點差距。以「投票比率」計算(圖四),分析結果也大致相若。

銀髮族中較年輕的一輩較活躍投票,在個別國家也有出現,德國、瑞典和日本70歲及以上的投票率,同樣低於較年輕的銀髮族。[5]這種現象,或許可以用銀髮族的健康狀況來解釋:年紀越大,行動不便以及患上疾病機會較高,投票成本大,影響了投票意欲。專門研究老齡化社會中世代政治(generational politics)的學者Achim Goerres觀察歐洲長者投票的情況,便得出長者健康狀況較差會減低投票意欲的結論。[6]

世界長者,熱切投票

回說香港,以「投票比率」計,61至70歲的人口,不只較其他銀髮族活躍於議會投票,他們在最近兩屆立法會選舉以及最近一屆區議會選舉中,更是最踴躍投票的群體。[7]

銀髮族投票率高,非香港獨有。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援引數據,顯示在其絕大多數的成員國,55歲以上人士的投票率皆高於16至35歲人士,而在日本,這個差異達到25個百份點,在英國更有35個百份點以上的分別。[8]

銀髮族投票率較高亦非近期現象,在千禧以至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選舉中,德國及瑞典60至70歲的銀髮族,以及美國65歲及以上選民之投票率,就算不是各年齡層中最高,也屬於較積極投票的一批。[9]

Achim Goerres認為,長者比起年輕人更樂於投票,是因為長者把投票變為了一種習慣,亦因更深刻的感受到來自社會規範的驅動力。[10]他解釋,在自由民主社會,投票是一種社會規範,很多人會認同投票是「應盡之義」;隨年紀漸長,人們投身於社會的程度越高,會認為其身處環境有更多人抱着「有票要投」的觀念,這意味人越老,會覺得有更多人希望自己投票,而受到這種「社會壓力及期盼」,人們前往投票。[11]

不過,本港長者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起才開始頻密地感受和參與議會政治,以及間接或直接選舉[12],今天的銀髮族,未必有Achim Goerres所指的長期投票經驗。以上論點放諸現時香港,未必完全合適。但政府及不少社會人士均鼓勵人們登記做選民及投票,以盡公民責任,可以預期,香港未來的銀髮族會更加慣於投票。

各派拉攏銀髮

香港銀髮族人數眾多,投票率亦較其他年齡階層高,一眾政黨若能從中「拉攏」支持者,自然有助勝算。難怪有黨派特別傾注心機,組織長者,助他們登記為選民。[13]到選舉投票日時,更有候選人支持者安排車輛接送長者前往票站[14],亦有候選人安排義工,用輪椅推長者前往在斜坡上的票站。[15]

當然,「接載」長者行為亦會引起疑慮,過往也有政黨指控一些不法團體安排大量車輛接長者前往投票站,「威迫利誘」他們投票予指定候選人,故要求選舉事務處為安老院舍安排接送年長選民投票,並禁止非社福機構的組織提供接送服務。[16]

長者參與政治,豈止投票

如其他人一樣,銀髮族要發揮政治影響力,不止投票一途。在2012年的「國際長者日」,有團體發動大遊行,要求政府落實制訂全民退休保障時間表及路線圖,過千名的遊行人士當中,逾半數為長者,當中更有近百名長者雖行動不便,仍坐着輪椅參與。[17]另據報章報道,不少長者參與了在2014年8月舉行的反「佔中」遊行[18],亦有報道指佔領運動中有不少長者堅持留守,包括曾因參與2014年7月預演「佔中」而被捕的九旬黃伯。[19]儘管有以上事例,但遊行及抗議活動往往要消耗大量體力,對於身體狀況欠佳的長者,以這種方式表達意見畢竟比較困難。

不以行動表達,可否以言文反映意見?這取決於銀髮族的教育程度和政府的諮詢方式是否便利長者。以政府統計處提供的數字計算,在2011年,香港有44.2%的60歲及以上長者沒有完成小學教育[20],另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下稱「社聯」)以及長者服務專責委員會(下稱「長專會」)在2008年指,政府就重要文件進行廣泛諮詢時,多以文字、諮詢會或簡介會解釋條文,並徵求回應文件。社聯及長專會認為,這些諮詢方式對學歷及語文水平較高的長者才有效,因此建議政府採取一些容易接觸長者的途徑,讓長者較易明白政策概念及內容,並鼓勵長者反映意見,甚至可訂立標準,利用長者團體及服務單位網絡,向若干百分比的長者人口收集意見。[21]

「幫老出聲」

除了親自發聲,也可以寄望有人為其發聲。放眼建制內的諮詢機構,長者的代表性是否足夠?在2009年3月時,在有提供個人年齡資料的5,494名獲政府委任的諮詢及法定組織的非官方成員當中,有960名,即17.5%,是60歲及以上。[22]根據政府統計處的資料,在2009年年中,60歲以上人士佔香港人口的17.7%[23],可見當時諮詢會成員中的長者比例,大致上反映了全香港的長者比例。不過,社聯以及長專會仍建議政府在各級諮詢組織委任某一百分比的長者,安老事務委員會則應增加透明度,並設特定渠道,供長者發表意見,並在制訂重大政策及建議前,廣泛諮詢長者團體意見。[24]

不論本港還是外國,均有組織「幫老出聲」及協助他們理解政策,如香港「長者政策監察聯席」會評論與長者關注議題相關的政策,監察政府各部門及立法會議員表現,收集長者意見,以及與官員、議員及安老事務委員會見面,作長者與建制的橋樑。[25]

然而,就政治影響力、規模以至資源而言,銀髮族組織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在美國,「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2012年時的會員人數達3,700萬,有13億美元預算,而該組織在當時開展了至少八個月的活動,舉行辯論、賣廣告、進行問卷調查以及在全國各地舉行了超過4,000場集會,動員其支持者反對政界在減少政府赤字時向社會保障及醫療保障「開刀」。[26]

世界是銀髮的

香港的銀髮族組織會否發展至如AARP般的規模,難以預計,但以香港的人口結構趨勢推論,銀髮族的政治影響力越來越大,該無懸念。按照統計處提供有關香港人口推算的數字,今年60歲及以上長者,將佔全港人口21.7%[27],到2041年時,比率將達36.3%。[28]此外,與現時銀髮族不同,受惠於早年的普及教育,未來銀髮族的學歷必然較高,亦有較長時間接觸選舉及投票文化,可以預期他們會積極參與政治,人多且志誠,左右政治大局也不足為奇。

銀髮族強勢,與長者切身有關的議題可能會成為政府施政及政黨的「重中之重」,銀髮政治才是香港未來政治的「新常態」,「為長者服務」,取其支持,才是選戰的「硬道理」。會否因而產生資源傾斜、一度被重視的青年聲音被忽略等問題,其隱含的「世代之爭」矛頭又是否有方法化解,需另文討論。

 

 

1 張一華,〈特首要求扶貧會助青少年向上流 馮檢基批評:牛頭唔搭馬嘴〉,《星島日報》,2014年11月30日,A12頁。
2〈民主黨求變 選舉現激爭 「新世代」未能接班 劉慧卿連任主席〉,《信報》,2014年12月15日,A12頁。
3〈馬雲富二代舊部入局 平均55歲 董:歡迎任何人 願意同泛民傾〉,《明報》,2014年11月11日,A6頁。
4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 主要統計數字 (2001年版) 」,政府統計處,2001年8月13日,p. 75;「立法會二十二題:合資格登記為選民的人數 附圖一c」。取自政府新聞處: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411/26/P201411250796_0796_138039.pdf,最後更新2014年11月26日。
5 “Politics and Aging Fact Sheet,” AARP, http://assets.aarp.org/www.aarp.org_/articles/international/AARP_graphs_1.pdf,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4.
6 Achim Goerres, "Why are Older People More Likely to Vote? The Impact of Ageing on Electoral Turnout in Europe,"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9(1) (2007), p. 90.
7「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立法會選舉及區議會選舉已登記選民及投票人士數目」。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1149/T09_02.xls,最後更新2014年7月31日。
8 “Voting, Society at a Glance 2011: OECD Social Indicators,” OECD Publishing, April 12, 2011.
9 同5。
10 同6。
11 Achim Goerres, "Why are Older People More Likely to Vote? The Impact of Ageing on Electoral Turnout in Europe,"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9(1) (2007), p. 94.
12 「香港社會調查回顧 (八)政治硏究」。取自中大社會系網站:http://www.cuhk.edu.hk/soc/socionexus/resources/hksoc/hksurvey/c-08.htm#,查詢日期2014年12月16日。
13 陳玉峰,〈年長選民增21% 泛民敲警號 建制派資源豐 有系統為老弱登記〉,《香港經濟日報》,2011年9月8日,A26頁。
14〈梁美芬支持者載長者投票〉,《明報》,2012年9月10日,A8頁。
15 周展鴻,梁杏怡,〈票站遷上長命斜 難為長者 候選人輪椅接送 否認賄選〉,《明報》,2011年11月6日,A2頁。
16 「維護政治權利」。取自人民力量網站:http://www.peoplepower.hk/tc/article/%E7%B6%AD%E8%AD%B7%E6%94%BF%E6%B2%BB%E6%AC%8A%E5%88%A9/26/26/,查詢日期2014年12月16日。
17 黎浩良,〈列入扶貧政策 被轟「斷錯症」 長者遊行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成報》,2012年11月19日,A2頁。
18 文森,〈長者護後代 捱酷熱行出來〉,《文匯報》,2014年8月20日,A6頁。
19〈婆婆堅持留守 女生流淚〉,《新報》,2014年12月12日,A4頁。
20「2011年按性別、年齡組別及教育程度(最高完成程度)劃分的十五歲及以上人口 (B109)」。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idds.census2011.gov.hk/Main_tables/Batch_02/B109.XLSX,最後更新2014年7月31日。
21 「《香港高齡化行動方案》討論文件」,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08年4月,第13-14頁。
22 「立法會八題:長者參與社會及公共事務」。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905/13/P200905130124.htm,最後更新2009年5月13日。
23 「表002: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人口」,政府統計處,最後更新2014年8月12日。
24 「《香港高齡化行動方案》討論文件」,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08年4月,第13頁。
25 「工作範圍」。取自長者政策監察聯席網站:http://webcontent.hkcss.org.hk/el/aea/work.htm,查詢日期2014年12月16日。
26 Michael A. Fletcher and Zachary A. Goldfarb, "AARP uses its power to oppose Social Security, Medicare benefit cuts for retirees," The Washington Post, November 17, 2012.
27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政府統計處,2012年7月,第10頁。
28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政府統計處,2012年7月,第2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