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5-02-27 | 《經濟日報》

全球排名跌 物流業樽頸有待突破



近年本港物流業備受土地及勞動力供應緊絀等問題困擾,更要面對內地、新加坡等地的競爭力相繼提升。據世界銀行數字,香港物流業的表現由2012年全球排名第2位,大跌至去年第15位。[1]特首在早前發表的《施政報告》中,也未似以往提及鞏固本港「國際及區域物流中心」的地位,而是以「航運中心」取代,難免令人猜度本港物流業的定位會否改變。

去年底,政府以成本效益為由,宣布擱置興建青衣西南部十號貨櫃碼頭。[2]以往有不少文章指出,物流業要持續發展,高增值物流是一大方向。如今興建新貨櫃碼頭無期,高增值之路,可以如何走下去?

碼頭處理能力到頂?

物流活動跨越海、陸、空運輸,以及倉庫和速遞服務,不止包括海運,但海運及河運向來佔據主導地位,因此港口業務的持續增長對整體物流業相當重要。港口的處理能力,也需要配合貨運量。

以葵青貨櫃碼頭為例,2013年吞吐量為1,712萬個標準貨櫃(TEUs)[3],若以其現時的2,170萬個標準貨櫃的處理能力計算[4],現有九個碼頭的實際負荷,已近八成。特別是近年葵青碼頭處理河運貨櫃的吞吐量增加,擠塞情況愈趨嚴重。當局早前委託顧問公司估算葵青碼頭泊位處理能力時,以營運商提供的資料及顧問本身經驗為基礎,指若不提升處理能力,碼頭使用率將於2028年前後飽和。[5]

政府叫停十號貨櫃碼頭的興建,看似與提升處理能力背道而馳。當局的解釋,一是由於本港港口現時預測的吞吐量增長較以往緩慢,預計在2015至2030年間,貨櫃吞吐量會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增長,改善現有設施已能應付。二是從財務上看,發展新碼頭的開支預算達609億元,但未來50年評估期內預計的經濟收益,並不足以彌補這高昂的投資成本。[6]

未來15年 港口吞吐量增速放緩

撇除財政考慮,若僅看增長速度,現實是否如預期悲觀?當局預計至2030年,本港港口總貨櫃吞吐量將增加至3,150萬個標準貨櫃,升幅為每年1.5%,顯著低於過去十年(2001-2011)3.2%的年均增長率。[7]

當局的評估並非沒有根據,因為在2011至2013年,本港貨櫃吞吐量已連續兩年下跌,2013年較前一年減少3.3%,只及吞吐量居世界首位的上海港的三分之二。綜觀2013年排名全球前十的貨櫃港口,香港更是唯一一處吞吐量按年下跌的城市。[8]

倉庫空間供不應求?

港口表現令人失望,倉儲服務的挑戰更為迫切。當局一直鼓勵業界提供高增值的第三方物流服務[9],近年也有不少國際知名品牌在本港設立亞洲區域分銷中心,利用香港高效率的運輸網絡,把貨物分發到各分銷點。[10]但有調查發現,本港倉庫空置率自2011年以來一直徘徊於1%,去年年中更降至0.4%,幾近飽和。[11]

另據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字,至2013年底,全港共有356萬平方米的私人貨倉,為物流業提供貯存設施,少於2012年的357萬平方米。倉儲服務需求旺盛,供應卻不升反降,令人擔憂。當局指,本港的物流設施主要建於工業用地上。[12]但據調查,2004至2013年政府拍賣的工業地皮只得四幅,遜於新增住宅(110幅)及商業(14幅)用地。[13]加上近年活化工廈計劃如火如荼,原有的貨倉供應更是買少見少。

物流服務與貿易零售息息相關,2013年時約一半的倉庫空間為與零售相關的租戶佔用,但若以零售業銷售情況在2004至2013年增長超過1.5倍[14]為參考,同期倉庫供應僅上升5%[15],倉儲空間的增速不及本地零售業的暢旺表現。不過換個角度,過去幾年電子商貿的興起改變了傳統零售業的經營模式,入貨及散貨的來去匆匆,或許也紓緩了業界的倉儲需求。

物流專用地是否短缺,不同的數字和猜測帶來不同答案。然而不爭的事實是,土地及倉庫租金成本高踞不下,2010至2013年,本港倉庫租金上升了32%[16],如今有斜路連接的貨倉(Ramp Access Warehouse)月租,高達每平方呎13.7美元[17]。此外,市場上大部分租約屬短期租約,令營運商難以制定長遠發展計劃。再加上人力資源短缺,相較四大支柱的其他行業,物流業近年的整體表現相形見絀,2002至2012年的增加價值佔本地生產總值比重,甚至由4.4%跌至3.3%。[18]

珠三角的宏圖大計

作為外向型經濟體,本港物流服務面向內地和海外市場,其中港口服務主要來自華南市場及國際轉運業務,並以前者為主要服務範圍。但過去數年,本港在華南市場的表現差強人意。2001至2011年與華南地區相關吞吐量的年均增幅僅為1.2%。政府預計未來15年,華南市場吞吐量的年均增幅更將出現倒退(-0.2%)。[19]

雖然近年華南地區貨源增長,帶動物流發展,但鄰近港口的競爭也愈趨激烈。其中珠三角地區的發展,更是一日千里。僅適合遠洋貨櫃船停靠的泊位數量,2001至2011年就增長了1.4倍。若比較其間華南地區實際貨物量變化[20],經本港港口處理的年均變化率出現負增長(-0.4%),遠遜於深圳及廣州分別達15.9%和46.6%的年均增幅。[21]

此外,廣東省去年底發布的《推進珠江三角洲地區物流一體化行動計劃(2014-2020年)》文件中,提出目標到2015年,將珠三角建成三小時物流經濟圈;2017年,物流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0%以上;到2020年,基本建成影響華南乃至世界的現代物流體系。[22]這些目標最終能否實現,乃未知之數,但多少能窺見當地發展物流業的野心。

國際轉運 預料成增長主要動力

回說香港,在國際轉運方面,基於內地沿海航行權的限制規例,香港一向頗具競爭力。由於內地《國際海運條例》並不允許外國籍船舶從事內地港口之間的船舶運輸業務,因此在內地運輸貨物時,外國船舶須先選擇境外中轉,之後才能回流到內地港口。沿海航行權的限制,不僅關乎經濟利益,還與一國的主權和領土安全相關,美國、荷蘭等國都有類似規定。

香港並不受條例規限,因此在國際轉運業務方面有較大競爭力。政府預計未來15年的增長動力也主要來自轉運業務,貨櫃吞吐量年均增長率將為4%。不過有報道指,內地部門在幾年前曾有意放寬相關法規,允許外國船舶從事內地港口間的貨物運輸,惟至今未有實現。[23]有關報道未必準確,但由此可見,本港轉口港的「優勢」,其實相當受內地政策影響,只要政策轉變,現時掛靠在本港的外國船舶,便可能轉移到內地港口。

物流運輸 改善關鍵在港口

過去數年,物流業一直面對兩大困境,分別為物流設施不足,以及土地和人力成本高昂。雖然部分基建的落成有助業界發展,但成效如何尚待觀察。如在陸路和航空貨物運輸方面,港珠澳大橋將於未來兩年啟用,屆時珠三角西部與本港陸路拖運成本及運輸時間均會減少;機場第三個空運貨站於2013年投入使用,應有助提升機場貨運量。機場管理局亦正着手規劃發展機場島南貨運區預留做貨運用途的土地。

不過就本港物流運輸方式而言,陸路貨運和空運不算主流,僅佔本港整體貨運量不到一成。加上原本使用陸運的貨物如今逐漸改用河運,令陸運需求較以往更少,因此改善的關鍵,仍在以河運和海運為主的港口服務。政府表示會改善現有設施的處理能力,如於葵青貨櫃碼頭提供更多駁船泊位;提升昂船洲公眾貨物裝卸區的營運效率;容許內河碼頭處理遠洋輪船等等。政府相信若這些措施均能落實,在2030年前,本港港口的處理能力仍能滿足需求。[24]以上措施雖不及鄰近港口提出的願景來得宏大,但若未來15年本港港口吞吐量增幅放緩的推測準確,港府採取的措施也算是恰如其分。

至於人手不足的問題,物流業界表示行內低技術員工和專業人才都出現短缺,除加強本地人員培訓外,或許可以參考上海的例子。去年11月,國家發改委批出上海洋山港興建第4期工程,冀加快上海國際航運中心建設。工程總投資額近130億元人民幣,約本港十號碼頭預計造價(609億港元)的26%。

更值得關注的是,與傳統碼頭不同,該項目旨在建造全自動化的貨櫃碼頭,整個港區從船舶裝卸到集裝箱卡車,將由雲端操作和系統自動調度,無需司機操控。項目預計2017年建成,屆時上海港的年輸送量將突破4,000萬個標準貨櫃[25],相當於本港港口2013年吞吐量[26]的兩倍。以「無」人碼頭應對人手不足,是值得香港思考的一條出路。

本港的物流業發展似乎有眾多不安因素,但並不代表業界只能坐困愁城。從經營角度,全球電子商貿的發展愈見成熟,物流業者的眼光將不再限於行業本身,利用大數據(Big Data)將人流、資金流、訊息流及物流進行系統化整合,都會改變未來的競爭格局。本港物流業是否出現超低增長的「新常態」,誰也說不準。

 

 

1 “Logistics Performance Index,” The World Bank, http://lpi.worldbank.org/international/global/2014, last accessed February 10, 2015.
2 「擱置建10號碼頭 業界失望」,《蘋果日報》,2014年12月30日,B04頁。
3 「香港港口運輸統計摘要」,運輸及房屋局,2014年12月。
4 《香港港口發展策略2030研究 行政摘要》,BMT Asia Pacific,2014年10月。
5 同4。
6 「『香港港口發展策略2030研究』及「『青衣西南部十號貨櫃碼頭初步可行性研究』」結果公布,政府新聞網,2014年12月1日。
7 同4。
8 「香港港口運輸統計摘要」,運輸及房屋局,2014年12月。
9 服務提供者在香港進行存貨管理、標簽、包裝等高增值服務,再將貨物適時適量地分發到其他國家或地區,行內稱之為「第三方物流」。
10 「坐上高增值快車 香港物流業的未來」,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2月6日。
11 “Hong Kong Logistics: Retailers Expose the Lack of Warehouse Facilities,” CBRE, August 2014.
12 「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 在葵青區發展物流羣組」,運輸及房屋局,立法會CB(1)2529/10-11(03)號文件,2011年6月20日。
13 同13。
14 各年《零售業銷貨額按月統計調查報告》,政府統計處。
15 同11。
16 同11。
17 “Occupiers facing challenges from tight supply,” Colliers International, 3Q 2014.
18 「香港經濟的四個主要行業及其他選定行業」,《香港統計月刊》,政府統計處,2014年4月。
19 同4。
20 按標準貨櫃計算的實際貨物量,而非港口的吞吐量。
21 同4。
22 「廣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推進珠江三角洲地區物流一體化行動計畫(2014-2020年)的通知」,廣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2014年11月7日。
23 「沿海運輸權令中國港口失去大量中轉貨源」。取自新浪網網站: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00519/07553326788.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0年5月19日。
24 同4。
25 「滬啟動洋山港四期建設」,《文匯報》,2014年12月25日,B02頁。
26 2013年時吞吐量為2,235萬個標準貨櫃。來源:《香港港口運輸統計摘要》,運輸及房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