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3-04-30

循環再造,小心再造垃圾



《飲品玻璃樽生產者責任計劃》公眾諮詢期5月6日截止,政府建議將生產者責任計劃推行至玻璃容器,目標吸納七成廢玻璃。根據政府的諮詢文件,過去十年被送往堆填區的廢玻璃樽維持在每天250公噸左右,相當於500萬個750毫升的玻璃樽。但在2011年都市固體廢物的主要棄置物中,廢玻璃僅佔3.1%,仍有相當數量的易腐爛廢物(廚餘,44.4%)、紙料(21.5%)、塑料(18.8%)等需要處理。[1]

按政府預計,本港現有的三個堆填區將於2018年飽和,香港需為妥善處理廢物作好準備,社會亦討論過不同方案,包括發展回收及循環再造業、推行生產者責任制、污染者自付、擴大或增設堆填區,以及興建焚化爐。其中發展回收及循環再造業,概念是物盡其用,又能減少社會處理廢物的成本,甚至帶來經濟回報,該屬最受歡迎的方案。《飲品玻璃樽生產者責任計劃》的公眾諮詢,也有就此諮詢公眾意見。根據過往經驗,香港在回收及循環再造業均面對不少困難,若要進一步發展,必須正視。

環保產業

環保產業在上屆政府提出的六大優勢產業中,表現甚為突出,2011年的增加價值為65.15億元,較2008年上升56%,增幅高於文化創意產業(41.5%)、教育產業(26.3%)、醫療產業(25.4%)、創新科技產業(20.3%)和檢測及認證產業(19.3%),也高於本地生產總值的同期增幅(17.5%)。[2]環保產業的就業人數在08至11年間,由31,270人增至38,350人,增幅為22.6%,在六大優勢產業中,增幅僅次於教育產業(24.4%),遠高於總就業人數的同期增幅(1.9%)。

回收及循環再造業,同屬環保產業。從一些間接數據可以估計,香港的回收業近年有一定的發展,循環再造業則裹足不前。

談回收業的發展,德國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德國在20世紀末制定的廢物管理策略,其核心為1991年設立的「延伸生產者責任制」(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這個概念由瑞典學者 Thomas Lindhqvist於1990年提出,主張由生產者承擔回收處理的責任,並提供誘因,讓生產者設計產品時將環境納入考量。[3]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德國的國民生產總值逐年增長,垃圾產生量卻幾乎保持不變。2011年德國的回收率為62%,2008年超過20萬人從事垃圾處理工作,營業額超過400億歐元。[4]一些德國高等學府,更設有獲政府資助的垃圾管理專業學科。[5]

德國生產者責任制的概念也被多個地區效法,包括法國、奧地利和香港。港府在2005年12月發表的《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 (2005-2014)》,訂立了一套全面的廢物管理策略,首先就是要落實生產者責任制。

有回收 無再造

現時全港從事回收行業的公司及機構約500間,當中有4,000名從業員[6],較2004年的3,000人增加三分之一。[7]香港在2011年回收約300萬噸可循環再造物料,回收比率達48%[8],較2003年的41%[9]增加7個百分點。獲回收的物料,98.5%經出口作循環再造,為香港帶來82億元的出口收入,當中以紙料(28%)、含鐵金屬(26%)、塑料(25%)及有色金屬(21%)為主。有色金屬的出口價值較高,每公噸約1.6萬元,但其它類別均在每公噸3,000元以下,玻璃的單位價值僅每公噸891元。[10]

獲回收的物料,只有1.5%在本地循環再造,較2004年還要低(少於10%[11])。有環保團體指,若長時間以出口為主導,本地回收再造業便難以發展。業界只停留在回收、打紮、出口的低層次運作模式,經濟價值不高,創造少量的就業機會。另外,太依賴出口容易受到外圍因素影響。如2008年因金融海嘯,本港廢紙的收購價曾大幅下降65%至每噸700元。[12]

缺經濟及環保效益

究竟循環再造業為何一直無法在本地發展?我們可以從玻璃樽回收計劃在諮詢期間惹來業界爭議,略知一二。目前大部份回收的廢玻璃樽,都會供應給兩家本地製造商生產環保地磚。相較傳統地磚,環保磚較輕、吸水值低,更加上一層可去除氮氧化物的二氧化鈦,可幫助改善空氣質素。不過,業界質疑環保磚成本較高(每塊環保磚約4元多,高於傳統地磚的2元多),而且只能用作鋪路,不能建樓,應用範圍狹窄,不符合經濟效益。另一方面,環保磚將可循環100萬次的廢玻璃變成只可循環再用一次,之後便要送往堆填區,不夠環保。日本1981年已有機構研發以玻璃砂製的環保磚,但兩年後被日本政府禁止製造。[13]此外,玻璃回收屬於人手密集型行業,回收前先要做好清洗消毒,一些強化玻璃或混有雜質的玻璃要先經分類,需要大量人手。但有回收商指,業界沒有足夠人手處理大量的回收物料。[14]

本地無需求

足夠的配套設施和市場上有足夠的供應和需求,也是推動回收及循環再造業的必要因素。環保署轄下的廢物處理設施「環保園」,以相宜租金向業界提供長期土地及配套設施,已投入運作多年。曾有位於新界坪輋的小型回收場,因原本私人場地加租後難以負擔,有意遷入環保園,但因環保園要求租戶1,000 萬元的投資額,及有10年回收經驗而卻步。[15]已入園租戶中,也有些經營不太理想。仁愛堂塑膠資源再生中心於2010年3月開始營運,由政府投資購買器材及興建廠房,月租為象徵式的一元。不過,營運兩年每日廢物回收量平均約5公噸,只達目標回收量的兩成半。[16]

另外,中心回收的廢膠樽體積大,每車只能運輸0.5至0.8公噸,每公噸營運成本約6,000元,再造後出售價格也僅為成本的一半。截至2012年1月底,中心共收集了1,700公噸廢膠,營運成本為1,020萬,若真的只能收回一半成本,虧損金額便會高達510萬。[17]

其他一些回收物料,特別是玻璃、木材、輪胎及有機物料,同樣面對運輸費用高昂,但市場價值和需求不高的難題。以廚餘處理為例,2011年香港每日有近3,500公噸廚餘被棄置到各個堆填區,佔堆填廢物量四成以上。政府表示會逐步建設回收有機資源的設施,將廚餘轉化成能源和堆肥產品。過去普遍做法是將廚餘運送至養豬場或家禽農場做飼料。但後來因擔心沙士、禽流感等疫情所涉及的公共衛生問題,政府在2006年推出《養豬場自願退還牌照計劃》,本港養豬場數目從265個減少至43個[18],令本地飼料需求大大減少,運往內地或其他地區,售價又未必抵得住成本。

繼續探討

儘管本港的循環再造業的生存空間,部份受到物料的價值、人力資源、運輸成本、本地市場需求所限,但這不代表整個行業無可作為。不少發達國家,也能從廢物中找到合符當地需求的價值。例如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Göteborg),冬季取暖用的能源,接近是一半來自垃圾焚燒的餘熱。該國生產的包裝材料,近7成來自回收的廢物。在瑞典,家庭垃圾經過分類後,只有4%會被送往堆填,其餘會用來回收或發電。垃圾焚燒為瑞典20%的分區供暖系統產生熱能,受惠家庭達25萬戶。循環再造業的成功,甚至令瑞典出現「垃圾短缺」,每年須從歐洲其他國家進口80萬噸「垃圾」,以滿足供暖系統的需求。[19]根據瑞典統計局的數字,2010年瑞典環保產業產值約2,338億克朗(約354億美元),比1995年的85億(約13億美元),多出26.5倍。就業人數也由2,800人增至7萬人,增幅達24倍。

事實上,近年歐洲環保產業發展迅速,產值以每年8%的速度增長,在2011年,產值已經超過3,000億歐元。2008年,340萬人從事該行業,佔總就業人口1.5%。2004至08年間,環保業新增了60萬個職位。[20]英國一項研究預計,如果該國將家庭和商業垃圾回收率提升一倍至70%,可新增7萬個就業機會;若投資10億英鎊於綠色產業基建設施,可減碳400萬公噸,創造3,000個職位、300GWh電力以及處理140萬公噸的廢品。[21]由此可見只要找到合適的市場,循環再造業不只有助善用資源,還會帶動經濟發展。

近年香港人的環保意識大為提高,也有人提倡「垃圾是錯置資源」的概念。現時循環再造業面對的,正是資源會否錯置的問題。因為若循環再造的物品欠缺需求,不但行業未見得益,也浪費了回收和循環再造過程中耗費的資源。所以社會在討論循環再造時,需要小心謹慎,尋找適合香港的模式,避免因環保之名,做了不環保的事。

 

 

1 「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1年的統計數字」,環境保護署,2012年10月。
2 「香港經濟的四個主要行業及其他選定行業」,《香港統計月刊》,政府統計處,2013年4月。
3   Lindhqvist, Thomas, & Lidgren, Karl. (1990). Modeller för förlängt producentansvar [Models for 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 In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Från vaggan till graven - sex studier av varors miljöpåverkan [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 - six studies of the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products] (7-44). Stockholm: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Ds 1991:9).
4   ‘Reporting by Germany on Waste Management’. 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5 November 2009.
5   ‘Programmes to promote environmental skills’. Ecorys Research & Consulting. 30 June 2010.
6  「立法會四題:支援廢物回收業的措施」,政府新聞公報,2013年1月30日。
7  《議程第 5 項:為循環再造業創造就業機會》,經濟及就業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環境運輸及工務局,2004年5月。
8    新加坡回收率是43%,東京23%,德國63%,台北54%,英國35%。政府目標在2015年將香港的回收率提升至55%。(來源:環境局/環境保護署,2011年3月。)
9    同7。
10  同1。
11  同7。
12 「「有回收、無再造」香港回收再造業困局」,綠色力量,2013年2月。
13 「政府倡玻璃樽製磚 業界斥浪費」,《蘋果日報》,2013年4月22日。
14  同6。
15 「業主等高價收地 回收場加租1倍」,《明報》,2012年5月2日。
16 「耗逾3億建園 卻無政策配合」,《東方日報》,2012年4月10日。
17 「千萬環保園塑膠回收只達目標兩成」,《明報》,2012年1月27日。
18 「豬隻飼養工作守則」,立法會秘書處,2011年2月10日。
19  ‘Sweden imports waste from European neighbors to fuel waste-to-energy program’. 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 26 June 2012.
20  ‘Eco-innovation and national cluster policies in Europe’. Performed by Greenovate! Europe EEIG for the European Cluster Observatory. 1 July 2011.
21  ‘Waste Review should recognize economic value of waste’. Waste Management Wolrd. June 13,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