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3-14 | 《信報》

少數族裔學中文 多數困苦無出路?



在2014年5月,在香港就讀社工課程的印度裔學生Jeffrey Andrews,到日內瓦出席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Committee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的聽證會,游說委員會關注香港少數族裔的平等教育權利。[1]問題放在國際會議枱上,究竟是甚麼原因?

從香港統計處2011年的數據可見[2],12至16歲少數族裔人士的就學率達98.2%,與全港同齡人口之98.6%就學率相近。少數族裔在港接受教育的機會,看來不缺。然而,他們在17至18歲的就學率下跌至76.2%,較全港同齡人口的86.0%低約十個百分點;到了19至24歲,兩者差距更大,少數族裔的就學比率為32.8%,比全港同齡人口的45.1%相差12.3個百分點。[3]考慮到17至18歲大致是就讀舊學制中六及中七預科的歲數,而19至24歲則是接受專上教育的年紀,少數族裔與全港人口就學比率的差異之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他們在會考、高考時成績較差,未能入讀預科及取得接受專上教育的資格。

從另一組數字更可以直接反映出,非華語學生包括少數族裔,入讀大學相比華語生更為困難,更多人提早「畢業」。從表一可見,在2012年時,報考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下簡稱「文憑試」)且在公營及提供本地課程的直資學校就讀中六的非華語考生中,符合資助學士學位課程一般入學要求的比率,低於全部考生,透過大學聯合招生辦法(下簡稱「聯招」)獲得取錄的比率,亦遠遜整體數字。2013年時情況有所改善,但兩者差距依然存在。

非華語生學中文 會否左腳穿著右腳鞋?

少數族裔多數的母語並非中文,在香港生活,多少會影響其出路。前文提及的Jeffrey Andrews,便是因為中文程度欠佳,會考畢業後縱然搵工無數,始終全部失敗,後得聯合國幫助,才獲豁免中文資歷,入讀社工課程。[4]

要學懂及教授一種語言,需要區別該語言為學習者的第一語言(first language)還是第二語言(second language)。以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人,對比以中文為第一語言的人,在學習中文時會遇上較大困難,而對於由誰教、學什麼、如何學、何時學等等與語言教學相關的問題[5],兩種學習方式的答案也應不同。

非華語生學習中文,是學習一種第二語言。不過一直以來,香港的中文課程對象卻是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生。儘管香港課程發展處在2008年提出《中國語文課程補充指引(非華語學生)》,惟其只是補充原有的中國語文課程。[6]「左腳穿右腳鞋」,恐怕走路不穩。在美國加州,其中一個協助英語水平不及以英語為母語者的學生的方法,是為其另設英語課程及教法[7];同理,本地固有的中文課程,也未必適合學習中文為第二語言的學生,故社會一直有聲音要求設立「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政策。[8]

或許是為了回應以上訴求,教育局在介紹2015年施政報告的教育措施時,提及該局自2014/15學年起落實在小學及中學實施「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下簡稱「第二語言架構」)。[9]「第二語言架構」參考第二語言學習理論及本地非華語生學習中文的經驗,將現有中國語文課程下小一到中六的學習表現及進程等成果階段再細分,讓老師有系統地調適中文課程,由淺入深,幫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教師按照這些較細小階段設立相關學習活動,再輔以其他措施如午間識字班、功課輔導班等,協助非華語學生一步一腳印,達成學習中文的目標。[10]

這個目標是什麼?教育局指出「第二語言架構」「並非一個預設內容較淺易的中文課程」[11],其終極目標,是協助非華語學生「盡早融入主流中文課堂」。[12]從這角度可見,教育局似乎希望借「第二語言架構」協助非華語學生最終能做到與華語學生在中文能力上「平起平坐」。

參考美國加州的例子,其目標同樣是希望受支援學生能夠盡快及有效地追上以英語為母語的學生的水平。而為達到上述目標,美國加州會根據學生的英語水平,提供三種不同支援模式:包括為英語相對嫻熟但在其他學科面對語言障礙的學生,提供額外支援;英語較差一點的,則為他們另設英語課程及教法,但教學語言仍以英語為主;英語水平再低一點的學生,則調節其學習的英語內容水平及教法,而其他學科就以其第一語言教授。[13]

以此對比,「第二語言架構」如何評核學生的中文水平,進而能否按學生不同的中文水平,而提供不同種類的支援方式,以及有否顧及除中文科外,非華語學生在其他學科面對的語言困難,值得關注。

當然,終極目標只是最理想情況,教育局亦指出「在學習過程中,教師宜為學生訂定有利個人發展的預期學習成果」。[14]不過,融樂會曾批評教育局將訂立學生學習目標及預期學習成果的責任交予老師,卻未有提供足夠指引,讓老師知道如何為學生設定學習目標,並判斷學生何時和如何融入主流課堂。融樂會認為學習目標該由教育局訂立,亦指出以往的問題正正是由於缺乏學習成果指標,各校教授中文的水平不一,造成某些非華語生畢業時的中文水平太低。[15]

此外,現時「第二語言架構」只適用於中小學生。根據教育局的數字,在2013/14學年,接受學前教育的非華語學生人數為12,029人。[16]有學者指出,幼兒學習語言能力較強[17],如何幫助這上萬幼童把握時機學好中文,同樣值得我們關注。樂施會指出,美國加州、加拿大卑詩省以及澳洲新南威爾斯省三地,會為以非英語為母語的學生實施英語學習支援,學童在幼稚園已有機會得到全面支援,故樂施會建議把「第二語言架構」的支援延伸至幼稚園階段。[18]

與華語學生「同場作賽」 非華語生吃虧

與學習中文的成果相連,評核非華語學生中文能力之方式,同樣會影響他們的出路。教育局曾指該架構沒有預設新的公開考試,並希望非華語學生能以考取文憑試內中國語文資歷為目標[19],換言之,在政策目標上,教育局認為非華語學生中文公開試內容應與華語學生無異,無需作特別安排。

不過,參考表一,2012年時非華語學生中能與華語學生「同場比拼」,而最後能入讀學士學位者,端的是「十隻手指數得哂」:最多僅得10名透過文憑試內的中國語文科目入讀大學,在510名非華語考生中,比率最高只有1.96%。2013年時,雖然有所改善,但入學率最高仍不過3.52%。[20]舊況如此,欲以「第二語言架構」下協助非華語生學中文的措施,令他們能與華語學生在文憑試內的中國語文科一較高下而不落下風,「任重而道遠」。

大專院校接納其他中文資歷

其實要升讀大學,非華語生不止文憑試內中國語文科目一途。自2008年起,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下簡稱「教資會」)資助的院校在考慮取錄非華語學生時,會彈性處理他們的中國語文入學要求。非華語考生可以用普通教育文憑(GCE)、綜合中等教育證書(GCSE)及國際普通中學教育文憑(IGCSE)的中國語文成績,代替文憑試的中文成績。申請人必須在中小學期間學習中文少於六年,或在學校學中文達六年或以上,但所學的是一個經調適及較易的中文課程。[21]

教育局亦有在這方面作出配合,由2010年起,合資格的學校考生獲資助報考GCSE中國語文科考試,令費用貼近會考及文憑試中文科考試的水平,而自2013年起,資助範圍更擴大至IGCSE及GCE考試。另外,經濟上有需要的學生,亦可在「考試費減免計劃」下申請考試費全額或半額減免。獲資助的非華語學生人數近年不斷上升,由2009/10學年的292人升至2013/14學年的1,222人[22],可見計劃對於非華語學生的吸引力。

在2012年,符合資助學士學位課程一般入學要求的非華語考生中,有84.0%是使用其他中國語文科資歷,而在獲取錄者中,有80.0%是用其他中文科資歷。至於2013年,情況也接近,兩者分別為79.0%和71.8%。[23]

由此可見,為非華語生而設的大學收生標準,甚受他們歡迎。然而,儘管在就學資格上可獲幫忙,非華語學生為了將來生活及工作,不僅要一紙文憑,其中文水平才是最重要。融樂會指出GCSE的中文課程,只有小學二至三年級程度,而GCE 的AS-Level和A-Level,亦分別只有小學五至六年級和初中的中文程度。[24]內容較淺,是否能協助非華語生將來的工作及生活需要成疑。

對非華語生而言,文憑試中國語文科太深,其他國際認可的中文資歷如GCSE及GCE則太淺。教育局由2014/15學年開始,在高中提供「應用學習中文(非華語學生適用)」科目,與資歷架構第一至三級掛鈎,作為中文另一資歷供非華語生選擇。若學生在該科目的成績達標,則會獲教資會院校及絕大部分專上院校接納為報讀課程所需的其他中國語文科資歷,公務員事務局亦會接納為有關公務員職級的中文能力要求。[25]

另一出路:「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課程和評核

以上討論大多圍繞教育局推出的措施,其實社會上亦有不少協助非華語生的建議,值得我們反思。當中可能最「激進」的,是質疑中文是否應定為非華語學生的必修科目。在2012年11月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有議員指出中文和英文同為香港的法定語文,而申請入讀本地大學的海外非華語學生,根本無須參加中文考試,當局把中文定為本地非華語學生的必修科目,並不公平,並建議當局應容許非華語學生選擇英文或中文作為必修語文科目,以及選擇中、英文或其母語作第二語言,亦有議員建議豁免非華語生在申請入讀大學時要在中文考試取得指明成績的規定。[26]

不過,不把中文列為必修科,恐怕又會導致非華語生的中文水平不足以應付未來工作及生活需要。社會上亦有意見指,要根本解決非華語學生學中文的問題,應制定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課程及中文能力測試,測試內容可參考國際英語測驗系統(IELTS),分為聽講讀寫四部分,按成績分級別,以準確反映他們的中文水平,而政府、院校及僱主應認可這個新中文能力證明。[27]

不過,政策理念無論如何好,亦有賴實際操作及配套。清代教育家張謇有云:「師範為教育之母」,古言今用,一樣合適,非華語生能否學好中文,老師以及學校,以至家長的角色,同樣重要及值得重視。

 

1 〈港非華語生聯國「告狀」〉,《星島日報》,2014年5月3日,A28頁。
2 數字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
3 「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少數族裔人士」,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2012年12月,http://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11200622012XXXXB0100.pdf&product_id=B1120062&lang=2,第50頁。
4 同1。
5 《第二語言教學》,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second-lang/SLA_basic_concept.pdf,最後更新2014年10月24日。
6 關之英,〈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教學誤區與對應教學策略之探究〉,《中國語文通訊》第91卷第2期(2012年7月),第62頁。
7 "Facts about English Learners in California - CalEdFacts,"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http://www.cde.ca.gov/ds/sd/cb/cefelfacts.asp, last modified July 31, 2014.
8 「中文教育」。取自香港融樂會網站:http://www.unison.org.hk/ChineseLanguageEducation.php, 查詢日期2015年1月30日。
9 「2015年施政報告教育局的政策措施」,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358/14-15(01)號文件,2015年1月15日,第11頁。
10 「『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簡介」。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2014年6月,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second-lang/NLF_Brief.pdf,第1至3頁。
11 「『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簡介」。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2014年6月,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second-lang/NLF_Brief.pdf,第3頁。
12 同10。
13 同7。
14 「『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簡介」。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2014年6月,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second-lang/NLF_Brief.pdf,第1頁。
15 Hong Kong Unison, "Submissions to the Panel on Education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n '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 Education," July 2014, LC Paper No. CB(4)934/13-14(01), p. 1-2.
16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EDB002)」。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edb-c.pdf,第4頁。
17 同5。
18 樂施會,「英語國家與香港的『第二語言政策』的比較」,立法會CB(4)558/13-14(01)號文件,2014年4月,第2、8及15頁。
19 「立法會二十題: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作為第二語言」。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3/19/P201403190531.htm,最後更新2014年3月19日。
20 以上這組數字是將符合入學要求而又獲聯招取錄的中六非華語學生減去當中使用其他中國語文科資歷的人數而得出,而由於個別院校在特殊情況下容許非華語生能以其他語文或科目取代中文科目滿足入學要求,故此這組數字只是推論使用文憑試內的中國語文科目、符合入學要求而又獲聯招取錄的最高人數。
21 「擴大考試費減免計劃以加強支援經濟上有需要的非華語學生」,立法會教育事宜委員會,立法會CB(4)111/12-13(03)號文件,2012年11月,第1及4頁。
22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EDB071)」。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edb-c.pdf,第278頁。
23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EDB421)」。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edb-c.pdf,第1282頁。
24 同8。
25 「應用學習中文(非華語學生適用)」,教育局課程發展處應用學習組,2014年12月15日,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ref-and-resources/Leaflet_2015-17%20Applied%20Learning%20Chinese.pdf.
26 「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紀要 2012年11月12日(星期一)」,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275/12-13號文件,2013年1月4日,第7頁。
27 葉建源,「被遺忘的一群:少數族裔學童的教育問題 (Chinese only)」。取自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網站:http://www.hkcss.org.hk/e/cont_detail.asp?type_id=3&content_id=1242,最後更新2013年10月30日。
28 《第二語言教學》,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second-lang/SLA_basic_concept.pdf,最後更新2014年10月24日。
29 關之英,《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教學策略》,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second-lang/SL_Strategies.pdf,最後更新2014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