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諮詢文件及報告 | 2015-03-12

智經研究中心就自願醫保計劃諮詢文件提交意見書



香港的醫療服務一向以高水準見稱,有賴一個穩妥和完善的醫療系統。可是,人口老齡化以及醫療成本不斷上升,為香港醫療系統帶來巨大的挑戰,當中尤以公營醫療系統首當其衝。

智經建議的三支柱醫療架構

智經研究中心(智經)向來關注香港醫療系統的長遠發展,於過去數年曾就醫療融資及基層醫療發展等問題作專題研究。2007年,智經發表一份有關《香港未來醫療發展和融資》研究報告,認為改變使用者行為是香港醫療制度之關鍵所在,並提出三支柱醫療架構:第一支柱服務與現行提供的服務相若,繼續作為香港巿民的醫療安全網,其服務範圍和質量不低於現時的水平,政府則會繼續大幅補貼一些循證為本或對病人有益的必須醫療服務。

針對一些不想依賴第一支柱醫療服務的使用者,第二支柱服務為他們提供一系列的額外選擇,鼓勵他們更著重預防保健和健康生活行為。第二支柱的重點是加強預防保健醫療服務,並確保年老人士仍可享用優質醫療服務。為推動共同承擔和改變個人行為,智經建議政府應補貼第二支柱服務約一半的成本,而有關服務可由公營或私營機構提供。

第三支柱服務則指政府不予補貼的私營服務,如個人生活保康服務、美容療程等。

自願醫保計劃 提供更多選擇

智經認為能夠為巿民提供多一個選擇,迎合巿場的不同需求,理念是正確的。智經建議的第二支柱醫療服務,其實與自願醫保計劃理念類同,透過政府提供補貼,鼓勵巿民對個人健康和福祉作更大的承擔,所以智經認為自願醫保計劃方向正確。

回應諮詢文件的八項事宜

  • 智經就自願醫保計劃諮詢文件列明的八項要點,提出以下意見,期望政府採納。
  • 智經支持就個人住院保險引入規管機制,並確保這些產品必須符合政府訂明的「最低要求」。現有的團體住院保險金額較少,很多時候都不適用,未能提供適切的支援。
  • 智經認同建議的12項「最低要求」,唯對「承保投保前已有病症」和「最低保障限額」兩項有所保留。就第三項的「承保投保前已有病症」,智經認為三年的標準等候期過長,對於某些病人,如糖尿病病患者,或會欠缺吸引力,建議政府進一步諮詢專業人士和專科醫生的意見。關於第八項「最低保障限額」,智經認為限額的設定或會局限了服務使用者選擇合適醫生的空間。為了讓使用者可自由選擇,令資源用得其所,我們建議政府考慮向使用者提供補貼,讓他們可以自由選擇醫生,自行支付額外醫療費用。
  • 為避免出現雙重標準,智經反對團體住院無須符合「最低要求」這項建議。我們認為無論個人或團體住院保險,釐定的方針必須一致,才能建立一個公平公正、有效穩健的醫療系統。
  • 智經同意團體住院保險提供「轉換選項」和「自願補充計劃」安排的建議。
  • 智經十分支持設立由政府提供財政支持的高風險池,因為特別高危的疾病保費高昂,必須由政府提供補貼,才能為高風險人士提供有效保障。
  • 智經原則上支持政府對符合條件的保單持有人及僱員提供稅項扣除的建議,但認為應提供具彈性的稅項扣除安排,例如為年輕人提供較高的稅項扣除措施,才能吸引年輕人參與自願醫保計劃。
  • 智經同意讓現有個人住院保險保單的持有人在保單屆滿時,可選擇把保單轉為自願醫保計劃保單的建議,以及為現有但不符合「最低要求」的保單提供豁免安排。
  • 智經十分支持在食物及衞生局轄下設立規管機構,以監管自願醫保計劃的推行和運作,以及設立索償糾紛調解機制,解決在自願醫保計劃下的索償糾紛。智經認為完善的監管制度能提升巿民信心,從而鼓勵巿民積極參與自願醫保計劃。

 

其他建議

此外,智經亦曾在2010年遞交的醫療改革第二階段諮詢意見書中,提議於計劃中加設以家庭為本的保單配套,並向有意參與計劃的家庭提供如保費折扣等誘因。隨着人口老齡化和撫養比率的改變,年青夫婦供養子女及父母的經濟負擔將會增加。計劃可透過家庭成員間的風險攤分,適度減低供款人的保費支出。若計劃的設計得宜,其中的儲蓄成份將有助年青夫婦未雨綢繆,及早為家庭長遠的醫療開支作儲備。

總結

自願醫保計劃開闢新的渠道,平衡公私營醫療系統,讓巿民可以善用公私營醫療服務和資源,各適其所,理念正確。但是,要解決長遠的醫療服務需求,加強及改善基層醫療服務,仍是醫療改革的關鍵。政府可積極考慮推廣基層醫療在公私營合作,例如給予私家醫生機會以半義務的性質參與公營醫療的服務,藉此鼓勵一部份的病人將來接受私營醫療的服務;以及建立一個私家醫生的網絡,透過互相分享經驗,讓私家醫生了解接受公營醫療服務的病人的期望,也讓公立醫生認識私家醫生如何看顧病人,同時透過參加網絡的醫生,為有需要的病人安排轉介接受某些公營醫療或住院服務,確保資源能夠用得其所。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3年的統計數字,香港女性和男性平均預期壽命分別為86.7歲及81.1歲,成為長壽之都。人口老齡化為香港的醫療系統帶來嚴峻的考驗,醫療方面的需求和開支不斷攀升。唯有重整公私營醫療系統的資源,才能紓解醫療服務的壓力。當然,最重要是政府提供完善的監管,提升質素和透明度,令使用者有信心和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