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5-03-18 | 《經濟日報》

香港需要一個怎樣的智慧城市?



設立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申請觸礁,行政長官談及時,不忘重申創新及科技對推動香港經濟發展及改善市民生活的重要性。[1]姑勿論創科局最終能否成立,香港的相關發展,從某些方面看來並不輸蝕。數科技基礎設施,2012年及2013年香港均在《世界競爭力年報》中排列首位[2];再數信息資訊科技的發展程度,香港在聯合國專門機構國際電信聯盟的2013年信息通信技術發展指數,亦全球排名第九位。[3]以此計算一個地方的「智慧」,香港尚算足夠。

港府早前提出的「聰明城市」計劃,更是發展創新及科技的另一焦點。參考各地例子,智慧城市的理念大致是透過科技輔助城市規劃,以及補足規劃時的不足。香港的「聰明城市」計劃,又能否跳出科技為先的框框,善用科技帶來的智慧完善城市的規劃,並真正解決問題?

以科技包裝 「起動九龍東」變「聰明九龍東」

由「起動」變「聰明」,今年1月出爐的施政報告提出將九龍東建設成聰明城市,頭炮主打改造後巷,重鋪包括靠近apm商場的四組後巷的地面及改善建築外牆,便利行人穿梭其中,並考慮開發「後巷地圖」手機應用程式提供相關資訊。[4]起動九龍東辦事處亦已挑選區內六組使用率較高的後巷作試點,計劃以70萬元重鋪凹凸不平的地面增設藝術裝置,吸引市民使用。[5]

鑑於觀塘區交通繁忙,計劃還提出「物聯網」的概念,向車主提供實時的車位數目,結合區內停車場的資訊,並研究在停車場設置計時感應器,當車輛長時間停泊,便會亮燈,藉此製造「群眾壓力」。另外,計劃又提出更換電子水電表,讓用家實時監察水電流量等設施,以助推動低碳生活,建設綠色社區。[6]

智慧城市 以「智慧」解決現行問題?

改善後巷以至泊車位的資訊流通,與處理交通系統及道路擠塞的問題息息相關。新加坡早已實施道路收費系統,向進入繁忙地區的車輛按類型及時段收費,以紓緩交通堵塞。[7]「聰明九龍東」提出的物聯網概念,有望增加交通消息流通,但如何解決過多車輛於同一時段進入繁忙地區,看來未有太多着墨。

歐洲發展智慧城市時,會利用科技減輕交通系統所承受的重大壓力,如安裝地底感應器自動計算區內的車輛數目、路面交通情況,及預計點對點的交通時間,當某一地區已超出可承受的車輛容量,系統會自動及即時通知車主不要駛入,避免交通擠塞。[8]因此,以科技帶來的智慧解決區內問題,如交通流量,是規劃智慧城市時不可忽視的一環。

香港早於1980年代已有使用電子道路收費的倡議,1994年港府發表有關解決交通擠塞的報告書,亦有提出實施電子道路收費,可惜至今仍未有共識。[9]去年底交諮會提交的報告,再次提出同樣建議,並以中區作試點,於2017年在中環繞道通車後推行有關收費計劃。[10]

「22@巴塞隆拿」重塑工業城面貌

起動九龍東,背後還包含更廣闊的願景,就是整個地區的都市重建,但此願景到底思考得有多廣闊,又能走得多遠?同樣將舊工業區改造成智慧城市,位於西班牙巴塞隆拿的「22@Barcelona」城市更新計劃,或能為起動九龍東的未來提供更多想像。

該計劃於2000年推出,地區位置在Poblenou,佔地約200公頃,旨在重新打造舊式且荒廢的工業區。該區的智慧設施包括在地底下設置連接各大樓的自動廢棄物回收系統和輕軌列車系統等。[11]有傳媒報道,當地政府出資兩億歐元作重建,換來54億歐元的私營投資[12];成功的要素,在於政府對於城市規劃與發展的願景,並在追求同一願景之下,各部門的合作。

當地自2009年底起受歐債危機的影響,經濟出現危機,據報道,有人曾建議巴塞隆拿市國際招商處經濟顧問,將「22@Barcelona」的計劃用地用作房產開發,政府也急於把地賣掉來應付債務,但在應急錢及長遠發展之間,當局最終選擇了後者,重建了的「22@Barcelona」地區,成功保留了原有的工業建築特色之餘,又吸引了逾1,500所公司進駐,每年為政府帶來數十億歐元的稅收。[13]

為防租金因發展而飊升,「22@Barcelona」計劃設立租金及申請人資格的管制,且規定參與投資開發的企業,每宗申請需要保留一成為公共空間、一成為綠地,及一成轉為住宅用地。[14]作為獎勵,政府批准這些企業獲得最高1.5倍的地積比率。[15]

返回本港,近年觀塘區工廈租金大幅飊升,雖然政府稱九龍東核心商業區將提供優質而租金較廉宜的甲級寫字樓,而金融機構寫字樓則仍集中在中環等傳統核心商業區,但未能消除社會對於九龍東或變成「第二個中環」的憂慮。港府在實行九龍東的規劃時,未必要照搬「22@Barcelona」計劃的「租金管制」,但土地價值因智慧城市建立而高漲,勢所難免。屆時區內有否空間予不同產業自由發展,公共和綠化空間又可否維持,着實考驗這個智慧城市的規劃智慧。

以人為本 科技為輔的真智慧

由此延伸,要達到智慧城市的建立初衷,締造繁華,改善生活,關鍵是社區與人民,而非一個系統性的科技架構。希臘亞里士多德大學城市發展及規劃政策系教授Nicos Komninos在其有關智能城市的著作中提及,一個智慧城市的繁榮,取決於地方的學者、科學家、藝術家、工程師、律師、創業家、創新者等人士所創造的嶄新意念、產品、理論與策略,因此,人民及協作關係才是智慧城市的主要資產,而非單單是引入各式各樣的新興科技。[16]

科技數碼時代的來臨,孕育了數碼城市、智慧城市或智能城市等概念。這些類近的概念均強調市民、創新者與科技媒體之間的協作關係。[17]如何透過數碼科技協助人民發揮創意,善用科技帶來的智慧解決各種舊有或新興的問題,讓人民生活在更舒適的環境,才是規劃智慧城市時的意義所在。

 

 

1 「楊偉雄任特首創新及科技顧問」,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admin/html/2015/03/20150302_140001.shtml,2015年3月2日。
2 「2014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 - 公眾諮詢」,取自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網站:http://www.digital21.gov.hk/chi/,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21日。
3 "Measuring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Report 2014,"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ITU), http://www.itu.int/en/ITU-D/Statistics/Documents/publications/mis2014/MIS2014_without_Annex_4.pdf, accessed February 12, 2015.
4 曾偉龍,〈聰明城市頭炮 九東後巷變身 四試點外牆 串連兼美化〉,《星島日報》,2015年2月2日,A02頁。
5 〈觀塘18巷大變身 成貫穿社區捷徑 特色命名 向港工業致敬〉,《星島日報》,2015年3月6日,A06頁。
6 同4。
7 劉愛婷,王東亮,〈「聰明九龍東」落實有難度 工商廈齊集 非最佳選擇〉,《星島日報》,2015年1月15日,A18頁。
8 同7。
9 黃俊鋒,〈汽車增長超基建塞車結難解 專家:2018前須電子道路收費〉,《明報》,2014年4月1日,A08頁。
10 〈交諮會12辣招減塞車 違泊倡罰450元〉,《明報》,2014年12月31日,A08頁。
11 劉致昕,〈一座廢工業區 幫巴塞隆納還完債〉,《商業周刊(台灣)》,2013年5月20日,104-106頁。
12 同11。
13 同11。
14 同11。
15 徐仁全,〈廢棄老廠 如何轉型成 知識經濟園區?〉,《遠見雜誌》,2011年11月1日,122頁。
16 Nicos Komninos,The Age of Intelligent Cities: Smart Environments and Innovations-for-All Strategies (New York: Routledge, 2015), 38-50.
17 同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