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3-28 | 《經濟日報》

減收學費不治本 副學位定位待釐清



在早前的「青年高峰會議」上,特首梁振英重提本港自資課程累積大量盈餘,呼籲院校減學費回饋學生。[1]教育局上月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顯示,過去五個學年,教資會資助院校的自資課程盈餘[2]超過46億元。[3]另據傳媒披露,資助學校轄下的自資院校[4],累積盈餘高達42億元。[5]「水浸」之說,甚囂塵上。但事實的另一面是,近年不少自資院校因應未來適齡學生人口下跌,紛紛削減學額,甚至停辦或轉型,副學位市場似乎正漸萎縮。一方面「水浸」,另一方面經營艱難,自資院校何去何從,副學位的政策定位又該如何?

財政「水浸」源自副學位?

據教育局文件,各資助院校在本部、社區學院及其他自資學院開辦的自資課程,絕大部分獲得盈餘。[6]傳媒早前也列出自資院校42億元的多年累積盈餘,其中以香港中文大學最多,達15.01億元。[7]自資課程的營運狀況是否真的如此樂觀?

中大解釋,該15億盈餘是向社會籌款支持中大書院制的營運儲備,並非自資院校盈餘。香港理工大學也稱,傳媒披露的7.33億元盈餘,包括理大轄下「唯港薈」酒店、理大科技及顧問有限公司,以及香港專上學院和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錄得的累積營運盈餘,並要預留資金日後償還政府貸款。[8]

傳媒的報道是否誇大了自資院校的盈利?以香港教育學院為例,報道稱教院附屬公司至去年6月的結餘為2,380萬元,累積盈餘高達1億元。[9]然而據教院2013/14年度年報陳述,教院的非教資會資助項目錄得7,400萬元盈餘,但其附屬機構持續專業教育學院卻出現約100萬元赤字,年內總收入只有250萬元,較上一年度驟減逾七成。教院表示,持續專業教育學院正縮減業務,收支少於往年。[10]另據教育局向立法會提交的數字,教院社區學院[11]自2009/10學年以來已累積虧損1,400萬元。(表一)[12]事實上,報道列出的數字為累積盈餘,而不少院校開辦自資課程,長達十數年。

此外,教育局所指的46億元自資部門盈餘中,約七成收入是來自資助院校本部開設的自資課程,通常以研究院修課課程為主。只分別有16%和13%的收入為社區學院和其他自資部門貢獻,這些部門主要開辦副學位(包括副學士和高級文憑)課程。由此推斷,即使自資副學位取得盈利,亦只會佔自資部門收入盈餘的一小部分。事實上,上一學年嶺大持續進修學院和中大專業進修學院,就分別錄得700萬元和1,100萬元虧蝕。而副學位市場日漸萎縮,未來要靠副學位吸金,想必愈加困難。

盈餘用得其所?

特首提及的財政盈餘,其實早些年已引起社會關注。2012年一份立法會資料顯示,2008/09學年至2010/11學年,八大資助院校開辦自資課程錄得的盈餘按年遞增,三年期內盈餘總額超過20億,其中城大佔約三成。[13]

按教資會要求,資助院校須為其公帑資助及自資課程備存獨立帳目,確保不會以教資會資源補貼自資活動。如某年度錄得盈餘,院校會撥入儲備,再用於教與學的活動、課程發展、學生獎學金、研究活動,以及維修、更換及改善教與學設施等用途,惠及學生。[14]城大當年解釋,轄下專上學院的財政獨立於城大,學校盈餘一直用於學生支援、提升教學質量以及改善校園設施,餘下部分則撥入儲備基金內。[15]而據教資會2013年檢討報告,八大院校自資活動所得盈餘,主要用於基本建設工程、職員培訓、學生獎學金及研究等,未發現運用不當。

自資規模壯大

不過,無論院校是否「水浸」嚴重,財政儲備是否用得其所,如果我們僅將視線放在自資院校的營運狀況,或許會模糊討論的焦點。因為自資院校名義上為自負盈虧,實則受惠於當局土地和資金方面的「優惠」政策,規模日漸壯大;而另一邊廂,副學位課程學費高昂且連年增加,部分學生須借貸升學,未畢業便「債台高築」。盡享「優惠」政策的院校,不管有否大額盈餘,始終會被寄望為副學位學生減輕學費負擔。

2000年代以來,當局推出多項措施支持自資專上教育發展,包括批出11幅土地及6所空置校舍予自資院校、以象徵式租金提供空置政府物業,以至批出約70億元免息貸款供興建校舍及開辦課程。在此背景下,自資課程學生人數由2001/02學年的9,163人猛增8.2倍,至2012/13學年的8.4萬人,當中多數報讀副學位課程。[16]本港專上教育普及率也由2000/01學年約33%,增加至2005/06學年約66%。[17]

但另一方面,自資課程學費大幅增加遭人詬病。智經去年發表的青年向上流動報告發現,自資副學位課程學費中位數由2008/09學年的4.38萬元上升9.4%,至2012/13學年的4.79萬元。[18]教資會財務工作小組在2013年發表檢討報告,指從學生人數及學費收入來看,教資會資助院校自資部門的規模已超越資助部門。[19]

自資規模壯大,自資副學位課程的質素保證、監管及社會認受性,卻備受質疑。智經報告指,學費大增,正反映在無統一的監察機制情況下,自資副學位課程缺乏監管,難以保障學生權利。此外,目前資助院校的自資課程是由大學校長會成立的聯校素質檢討委員會負責質素保證,有自我監察甚至利益衝突之嫌。[20]而課程的審批權,也只限於課程設計,並不包括行政管理、收生人數和設施是否符合標準等──這些都是僱主對聘請副學位畢業生存有顧慮的部分原因。[21]

學額供不應求? 「雙軌年」假象

出現以上種種批評,自資副學位學額仍似乎供不應求。尤其是2010/11至2012/13學年,不少院校的副學位課程均超額收生。

根據教育局提供的全港29間自資院校數字,2010/11學年約三分之一院校超額收生,副學位整體學額共26,692人,實際收生人數卻為28,361人,超出學額供應6.3%。2011/12學年出現類似情況。2012/13學年的供求大致平衡,收生率為99.1%。(表二)

 

若只觀察提供自資課程的公帑資助院校,情況更為嚴重。2010/11至2012/13學年多數超額收生,尤其在2012/13學年,副學位實際收生人數,較預期多3,238人,收生率達115.3%。[22](表三)

由於2012年大學開始實行新學制,該年首屆中學文憑試和最後一屆高級程度會考合共約10萬名考生同時畢業,資助和自資專上院校共提供7萬多個專上課程學額[23],其中3萬個為自資副學位。整體而言,學額足以滿足合資格畢業生需求。

但有批評指,當年部分自資學院預見未來升學人口減少,或面對市場萎縮,而趁雙軌年「濫收」學生,卻準備不足。[24]另外,雖然數字反映該年入讀副學位課程的學生人數甚多,但不代表莘莘學子對副學位課程趨之若鶩。因為新學制下,有學生眼見升學競爭之大,一邊報讀副學位,一邊卻另覓出路,第二年是否在學不得而知。因此,僅以當年報讀人數說明副學位學額供不應求,會失諸武斷。而超額收生的另一種解釋,或許是院校擔心取錄學生後到頭來不入學,因而盡收學生,從而出現供不應求。

副學位熱漸退

如今「雙軌年」效應淡化,「副學位熱」亦似減退。2013/14學年,29間自資院校副學位課程的實際收生人數較學額供應低約三成,資助院校自資副學位的實際收生情況更不樂觀,收生率大減至62.4%。[25]早前嘉諾撒聖心商學書院及三育書院,亦因收生不足相繼停辦自資課程。

「自資專上教育資訊平台」(Concourse)資料顯示[26],全部自資院校中,近三分之一將在2015/16學年削減副學位學額,恆生管理學院更計劃停辦副學位課程。[27] 

其實,院校改變辦學策略不難理解。據智經研究報告,2010年至2022年,副學位人力資源將持續供過於求,加上未來適齡學生人口下跌,副學位在經歷了2000年代的不斷擴展後進入「寒冬期」。近年自資院校已陸續削減或停辦副學士和高級文憑課程,部分轉辦自資學士課程,力爭升格為私立大學。

自資學士冒起

目前,資助及自資學士學位提供約2萬個學額,但仍有不少符合大學最低要求的考生未能升讀。有院校減少副學位學額,轉往發展自資學士學位,可以理解。事實上,教院多年前已決定於2011年起淡出自資副學位課程[28],該課程亦將於2016學年起停止招生。香港能仁專上學院計劃削減一個副學士課程,並將於今年9月陸續推出自資學位課程,希望轉型發展成為私立大學。培正專業書院亦透露未來不再開辦副學位課程,並打算籌辦專業培訓課程。[29]

城大專上學院(「城專」)的「賣盤」風波,則牽涉自資院校轉型的另一種方式。去年城大宣布將屬下提供自資副學位的專上學院,與澳洲臥龍崗大學結盟,希望引入國際大學助城專開辦新課程,長遠升格為私立大學。有城專學生表示不滿,擔心轉讓後影響課程質素及證書頒授。雖然校方其後承諾在未來五年過渡期內,課程、學費、學歷等均維持不變,但有學生指,過渡期後學歷證書若由海外大學頒發,學生或需要以個人身份提交學歷進行評審,學歷的認受性成疑。[30]

教資會早在2010年《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中建議,教資會資助院校營辦的社區學院(以開辦副學位課程為主)在三年內完全脫離所屬院校。[31]如今四年過去,無論營運盈虧,自資院校均積極拓展自資學士學位市場,或是與海外院校結盟,轉型為私立大學。頓成雞肋的副學位課程,即使院校減收學費,未來的政策定位,畢業生何去何從,仍亟待更清晰的說明。

 

 

1 〈特首:以輿論釋出土地增房屋供應〉,《成報》,2015年3月8日,A08頁。
2 註:包括教資會資助的院校本部、轄下社區學院及其他自負盈虧教育部門開辦的自資課程。
3 「立法會一題:專上院校開辦的自資課程」,政府新聞處,2015年2月11日。
4 註:包括教資會資助的七間大學,香港科技大學未開設自資學院。
5 〈大學自資院校被勸減學費 施政報告:部分嚴重「水浸」〉,《明報》,2015年1月15日,A26頁。
6 同3。
7 註:截至2013年6月數字。
8 〈院校重申無大額盈餘〉,《大公報》,2015年1月16日,A08頁。
9 同5。
10 《香港教育學院2013 - 2014年報》,香港教育學院,2014年9月26日。
11 香港教育學院社區學院只計算頒授資歷的自資課程盈餘。
12 同3。
13 「資料摘要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院校開辦自資課程所帶來的盈餘」,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IN22/11-12號文件,2012年4月16日。
14 「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694/11-12(08)號文件,2012年4月20日。
15 「有關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的補充資料」,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950/11-12(01)號文件,2012年5月8日。
16 「自資全日制經評審專上課程學生數字(2001/02學年至 2012/13學年)」,經評審專上課程資料網,2013年8月30日。
17 《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11月25日。
18 同17。
19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財務工作小組報告2013》,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20 目前,教資會、教資會資助院校和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已組成工作小組,並加入教育局代表作為觀察員,負責籌劃有關課程的校外核證和檢視的運作模式和機制。此外,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委託顧問進行研究,建議一套供本地自資專上教育界別自願遵從的管治及質素保證良好作業守則。當中分成三個部分,分別為院校管治及管理、課程設計及推行和員工、其他資源及學生支援。當局預期在2015年首季完成草擬守則。
21 同17。
22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綜合檔案名稱:EDB-1-c1.doc。
23 「立法會十三題:中學畢業生升學途徑」,政府新聞處,2012年11月21日。
24 〈趁雙軌年狂收生 設施不夠用 理大屬下學院隱瞞超收700人〉,《蘋果日報》,2012年11月5日,A06頁。
25 「自資全日制經評審專上課程學生數字(2001/02學年至 2012/13學年)」,經評審專上課程資料網,2013年8月30日。
26 截至2014年10月31日數字。
27 「非聯招專上院校 2015/16 學年計劃收生人數」。取自自資專上教育資訊平台網站:http://www.cspe.edu.hk/PDFs/Planned%20intake%20CHI.pdf,最後查詢日期2015年1月22日。
28 同5。
29 〈副學位市場出現大萎縮 院校改策略 轉辦自資學士課程〉,《星島日報》,2014年12月22日,A17頁。
30 黃靖婷,〈城專澳大學結盟 擬河套建校舍〉,《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11月22日。
31 《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2010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