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5-04-01 | 《經濟日報》

愚人節,派不派膠?



今年四月一日愚人節,也是本港第二階段膠袋徵費的實施首天。新規例將禁止本港所有零售點免費派發膠袋。不過,有些物品卻可獲豁免收費[1],原則在於物品的「氣密」之道:氣密包裝物品要徵費,非氣密包裝則不用。[2]

「氣密」的定義,是食物包裝會否漏氣或漏汁。舉例說,購買密封薯片卻想要膠袋,便要付上至少五毫子港元;但購買非密封包裝的水果,索取膠袋則不用付費。環保署助理署長進一步解釋部分豁免食物,例如會出現倒汗水的冷凍食品、盒裝壽司、餐廳外賣飯盒等等,基於衛生考慮,也可獲得豁免,要膠袋不用錢。[3]

可是,在此新措施下,同一款樽裝汽水,冷凍的不用徵收膠袋費,放在室溫的卻要收取。現時不少同款食品的包裝可謂花樣百出,市民及零售商會否難以分辨,令大家渡過一個難忘的「膠袋愚人節」? 

新膠袋徵費 有待過渡

現時到超級市場購物,「五毫子」膠袋費對公眾而言,相信已不陌生,因為首階段膠袋徵費推行至今,不經不覺已有五年多。2009年7月7日,政府正式實施「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是本港首個向消費者強制性徵收膠袋費的計劃,首階段只涵蓋全港約3,000多間登記零售店[4],並主要是連鎖式的超級市場、便利店、個人健康及美容產品零售店等。[5]

至今踏入第二階段膠袋徵費,計劃將全面擴闊至所有零售點及膠袋種類,如不論是否有作攜帶用途的設計,都須要收費。據政府統計資料,截至2014年9月,全港共有約6.6萬個零售機構單位[6],換言之擴大的比例,由之前佔全港零售機構單位的不足一成,至現時全面覆蓋。就前文所述的「氣密」膠袋分辨問題,則有待市民逐步了解新收費模式,加上政府加強公眾教育宣傳,提高環保意識,令過渡階段能進行得較為順暢。

膠袋與垃圾

除了膠袋徵費,政府亦擬在今年上半年推出垃圾徵費建議文件,兩者皆配合本港環境局在2013年提出的「資源循環藍圖」廢物管理目標的一部分。[7]有本地報道指,料是次將建議家居用戶的垃圾月費,以三人家庭為例,由早前評估的30元調低至20元,但工商類的垃圾年費則可能數以億元計[8],兩者的收費模式仍有待公布。

垃圾徵費在社會已討論多時,對於家居用戶的收費模式,可大致將意見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就用戶來說,傾向贊成以垃圾隨袋「按量收費」的模式,即是用家「用幾多,俾幾多」。此做法的理據並不難理解,就是用者自付,是較為公平的原則,避免垃圾量較少的用戶需要為用量較多者負責。

第二類意見則傾向「按幢收費」,即是按整幢大廈的垃圾棄置量收費,再由該幢大廈的住戶平均攤分,此意見大致從收費的管理角度作出考量。據傳媒報道,物業管理公司及業主立案法團,甚至房屋署,傾向此類收費方式的原因在於管理的戶數太多,如公屋動輒是8,000至一萬伙;此外有人或將垃圾棄置在邨外的垃圾桶了事,避過收費,令人難以管理;或有人硬是把垃圾棄置在別人的家門前或走廊,就算有專人查證這些行為,但有關收集證據的過程漫長。[9]因此,「按幢收費」再平均攤分是較為容易管理的做法。

智經亦曾就「按量收費」撰文表示,推行時要解決的問題並不少,其他衍生問題還包括拋垃圾和非法傾倒廢物等。以紐約市為例,2000年代初曾考慮有關垃圾徵費,但最終因市內有六成人口住在多層多戶式大廈內,難以逐戶按量收費,結果決定擱置計劃。[10]香港亦面對類近情況,如本港有八成多的住戶居住在高於10層的多戶式大廈,另有約6%的住戶居住在沒有正規物業管理的樓宇,當中包括舊區的單幢樓宇及分布在新界各區的三萬幢村屋。[11]因此,至今垃圾徵費在港應如何推行,仍是棘手問題。

「我在台北學到的垃圾功課」

對比台灣,當地是少數能夠採取垃圾隨袋按量收費的地區,有關措施的成功甚至成為台灣與美國外交的一則小故事。2007年,一位曾在台灣留學的美國女生以「我在台北學到的『垃圾功課』」 (What I Picked up about Trash in Taipei)撰文,表示她到達台灣後,第一件學會的事是如何「倒垃圾」:首先到便利店買專用垃圾袋,裝入垃圾後,再到巷口等候播放貝多芬創作的「給愛麗絲」(Für Elise)一曲的垃圾車。[12]

結果,文章獲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後來更成為台灣總統馬英九向造訪當地的美國官員為之津津樂道的小故事。2014年,馬英九透過facebook表示,他向當時訪台的美國環保署署長吉娜‧麥卡錫 (Gina McCarthy)提及該文章,並進一步解釋台灣的垃圾徵費措施,獲對方讚賞,並表示在美國僅少數社區能做到這樣的措施。[13]

返回本港,港府2012年有關垃圾徵費的諮詢文件亦曾討論如台灣及南韓等地的例子。但香港的情況始終不能同日而語,從各業界及市民往後的反應,可見本港社會仍未就此達成共識,更反映如台灣的地區,市民對於環保責任的意識或接納程度與本港的分別。

各式各樣的環保工作如箭在弦,新膠袋徵費有待過渡,另就垃圾徵費,如最終家居到底是採用「按量」還是「按幢」的收費模式,目前亦難以作出定論。新一輪全面膠袋徵費可視作對市民的環保意識進一步的考驗,預料屬過渡性質。但垃圾徵費最終能否通過,將是另一項艱鉅挑戰,其中將取決於各界市民對於環保工作的意識有否進一步提高從而凝聚共識,以及政府能否以靈活的方式推出既能準確按量收費,又不致帶來昂貴的監管成本方案。

 

 

1 「出售食品和非食品的零售商」。取自香港環境保護署網站:http://www.epd.gov.hk/epd/psb_charging/tc/exemption_arrangements/retailers_selling_foodstuff_and_non-foodstuff_product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25日。
2 潘柏林、倪清江,〈同一食物 徵費與否視乎包裝 新膠袋稅4月實施 商戶難分「氣密」定義〉,《蘋果日報》,2015年2月23日,A08頁。
3 同2。
4 「第一章 首階段計劃初見成效」,《關於擴大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公眾諮詢文件》,環境局,2011年5月。
5 「第三章 應否全面推行膠袋徵費的考慮」,《關於擴大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公眾諮詢文件》,環境局,2011年5月。
6 「表017:按行業主類劃分的機構單位數目、就業人數及職位空缺數目(公務員除外)」。取自香港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452_tc.jsp?tableID=017&ID=0&productType=8,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9日。
7 「行動藍圖:2013-2022」,《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香港環境局,2013年5月。
8 王嘉嘉、林曉晴,〈【獨家】垃圾費較預期平 3口家料20元〉,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3月9日,A25頁。
9 〈房署拒「隨袋按量」 環境局頭痛〉,《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3月9日,A25頁。
10 「由徵費到減廢」。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53,查詢日期2015年3月19日。
11 同10。
12 Julia Ross, “What I Picked Up About Trash in Taipei,” The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2, 2007,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7/11/29/AR2007112901887.html.
13 黃名璽,〈總統分享垃圾政策 麥卡錫折服〉,《台灣英文新聞》,2014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