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4-06 | 《星島日報》

咩顏色,真係重要



一條連身裙的顏色究竟是「黑、藍」還是「白、金」,早前引發了網絡上的一場討論,本地雜誌《100毛》更借機以「顏色重要咩?」為題,帶出少數族裔在港生活的難處。當中的受訪者,印度裔藝人喬寶寶,曾因太太無法申請香港戶藉而苦惱,過去亦有人問他:「點解仲要stay喺香港,唔返去自己嘅國家?」

問喬寶寶為何「唔返去自己嘅國家」,多少反映了提問者認為喬寶寶不以香港為家。然而從現實例子到統計數據,我們也不難找到少數族裔自覺「家是香港」的證據。去年佔中運動期間,反對「佔中」的香港巴基斯坦商會成員,手持「我愛香港」及支持政府與警察的橫額,遊行至警察總部[1];而支持「佔中」的印巴青年,則拉起支持學生運動的橫額走遍金鐘及旺角佔領區,又謂「家鄉在佐敦」、「我們都是香港人」。[2]

再看統計數據,如表一所見,若不計算外傭,居住在香港之少數族裔人士,亦即非華裔人士[3],人數從2001年的16.4萬,增至2011年的19.7萬;同一時期,他們佔香港人口的比率,也由2.5%升至2.9%。這些少數族裔不似過客:在2001年,在香港住滿十年的少數族裔,佔少數族裔人口32.7%,而在2006及2011年,這比率升至多於一半。[4]在這個以華人為主的地方,其他種裔能否融入,此地華人又是否視他們如「家人」,愈來愈值得關心。

近十萬少數族裔不諳粵語

與人建立關係,溝通是重點,而溝通的基本在於有共同語言。平等機會委員會(下簡稱「平機會」)的硏究指出,妨礙南亞裔及華人群體的交往的一個因素,就是缺乏共通語言。[5]如表二所見,在2011年,印尼人及泰國人較多能說廣東話,但白種人、日本、印度、尼泊爾及菲律賓人,均有多於一半不懂。

英語是香港法定語言之一,但如果以為懂得英語便可與華人溝通,恐怕會產生美麗誤會。平機會的硏究指出,有南亞裔人士相信香港的華人大多能說英語,故認為華人不願跟他們談話,是不友善的表現。[6]但如表二所見,香港其實有多於一半的華人不懂英語,因此部分華人不願與少數族裔談話,更大的可能是這些華人根本力有不逮。

而在香港面對最大言語障礙的,是廣東話及英語皆不懂說的人。在2011年時,全港有約98,091的少數族裔不諳廣東話,當中有8,034人連英語也不懂[7],這些人如何融入社會,極需關注。

華人業主 親疏有別

以對話促進了解,還需先有機會相見。表三列出了2011年時各個區議會地區中,華人與其他種族佔居住人口的比率。不計算外傭,華人及非華人兩者的所佔比率差距相對較少的是中西區、灣仔區及離島區,皆有至少一成居住人口為非華人,油尖旺區則有8.5%。不過要留意的是,這些地區人口較少,由約13萬人至29萬人不等,而香港人口最多的觀塘區和沙田區,人口達60萬以上[8],區內每100人只有約一人是非華人。以此論之,大多數華人在居住地區都鮮有機會接觸到非華人。

即使有機會同區,甚至成為鄰居,華人又是否樂意接納?統計處在2008年6月至8月進行有關「種族接納」的住戶統計調查(下簡稱「『種族接納』調查」)[9],結果顯示雖然大部份華人都接納與不同族裔人士為鄰,不過,有些族裔比起其他族裔更受歡迎。數據顯示,接受南亞族裔為鄰的華人比率為81.5%,與接受與華人為鄰相比,低約17.8個百分點,與接受與白人為鄰相比,亦相距14.2個百分點。[10]

親疏有別,在業主與租客間的關係更為明顯。在上述調查中,當受訪華人被問及假如身為業主時,表示會接納白種人為租客的,較接納華人租客的比率至少低了9.4個百分點,接納南亞裔及阿拉伯裔者的比率,更只有63%,較接納華人租客相差35個百分點。[11]

不受華人歡迎,少數族裔只能聚居於某些地區。以2011年為例,有42.23%尼泊爾人生活在油尖旺區,約27.62%生活在元朗。印尼人、印度人、日本人及巴基斯坦人中,亦有不少是居於油尖旺。[12]同鄉聚居,樂觀地看可以互相照應,不過另一方面,這又可能會進一步減少華人與非華人的交流機會,造成種族隔閡的惡性循環。

共融措施使用量遠超預期

香港以華人為主,要在此地立足發展,少數族裔不可能不與華人接觸。政府亦有為此推行措施,如撥款支持非牟利機構開設六間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以及兩間分中心[13],提供學習班、課後輔導班、輔導及轉介服務及各類融和活動如就業工作坊等。[14]中心開設在灣仔、觀塘、屯門、元朗及油尖旺等地區,是非華人的聚居地,算是具針對性[15],而參考2013年的數字,所有中心的服務人次都多於政府定下的每年目標,其中東涌中心服務的人次,更接近原先目標的四倍。[16]

為協助言語不通少數族裔,政府又委聘了其中一間支援中心「融匯─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下簡稱「融匯」),提供傳譯和翻譯等服務。由2010至2012年,「融匯」電話傳譯及查詢、即場傳譯、視譯及即時傳譯的使用次數,都有所上升。[17]

支援服務的使用量超乎預期,反映措施多少能夠協助少數族裔。不過平機會的硏究指,非政府組織提供的活動,多把文化相同的人放在一起,鮮有活動設計給華人及南亞裔人士一同參與。[18]長遠而言,社會仍需思考如何更根本地拆除種族間的藩籬。

中文欠佳 難找工作

另一個可讓少數族裔融入社會的渠道,是工作。根據2011年各個少數族裔的人口及工作人口數字,印尼人及菲律賓人就業的比率極高,相信是受外傭因素左右,非外傭者有工作的比率無法得知。但值得注意的族裔,相信是巴基斯坦,因為其中15歲或以上者,只有41.05%有工作,45至64歲的群組的就業率,更只有33.47%。[19]

平機會的硏究指出,找工作是南亞裔人士面對的主要困難之一,而中文程度不足是一個因素,因為即使往勞工處找工作,其中一些重要的資料如工作職務及責任等,均以中文列出,為少數族裔帶來很大困難。[20]勞工處去年表示,會繼續把所有空缺職位的主要資料譯成中英文,而若有空缺職位只求略懂閱讀及書寫中文,就會把職位資料譯成英文,亦會繼續在所有就業中心設立專門協助少數族裔求職者的櫃枱。[21]

即使解決了語言障礙,華人僱主是否接納少數族裔又是另一回事。據統計處的「種族接納」調查,被訪華人若作為僱主,也會「族裔有別」。近兩成被訪者表示不接受聘用符合職位要求的南亞裔求職者,而接納阿拉伯裔及南亞的族裔者,較接納華人低超過20個百分點。[22]在平機會的硏究中,更有南亞裔人士被訪者表示與僱主通電話後獲邀面試,見面後對方卻以各種借口拒絕聘用。[23]

學校高牆不可攀

要達致種族共融,最有效的方法也許是從自小教導及培養。例如營造環境,讓不同種族學生共同學習。不過香港融樂會指出,許多招收了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校,都令華裔生卻步,而校內少數族裔人數愈多,則愈受少數族裔家庭歡迎,長久之下,少數族裔反變大多數。[24]在2011/12及2012/13學年,部分中小學的非華語生,佔校內學生總數超過95%。[25]統計處的「種族接納」調查亦顯示,受訪華人若身為家長,99.1%會接受以華人學生為主的名校,但以南亞裔學生為主的名校,只有56.2%的華人接納,以阿拉伯裔學生為主的名校,更只得55.5%華人接納。[26]

校園的種族隔閡,除可歸因於家長意願,亦與教育政策有關。在2004年之前,若學生在中學統一派位階段表明母語並非中文,只能選擇有第三語言課程,並會收取非華語生的學校──而這些學校少於十間。當局當年解釋,這是為了照顧非華語生的特別語言需要,但認同真正融合的訴求,故自2004/05派位年度起修訂了派位措施,讓非華語生選讀主流學校,亦可繼續申請入讀傳統上取錄了較多非華語生的中學。[27]

以上改變打破了中學的種族牆壁,但其後的一些政策,還是有建立種族牆壁的效果。如自2006/07學年起,教育局為一些取錄了一定數目的非華語生,並願與當局合作的學校,提供特別津貼及專業支援服務。[28]局方其後表示,集中支援這些「指定學校」(designated school),可協助它們累積教育非華語學生的經驗,發展相關專業知識,然後再與其他取錄了非華語生的學校分享。[29]

不過有強烈意見認為,少數族裔的家長為子女選擇「指定學校」,只是由於主流學校欠缺有效的語言支援,亦沒有另類中文課程或評核準則。[30]後來教育局亦同意,「指定學校」令部份人誤解非華語學生只能入讀這些學校,又指有學校因顧慮「指定學校」的標籤,而不願接受教育局的津貼。[31]局方遂於2013/14學年修訂撥款措施,讓所有取錄10名或以上非華語學生的學校,均獲額外經常撥款。[32]此制度轉變能否讓學生在一個真真正正共融交流的環境學習,有待觀察。

要讓本地的少數族裔真正有「家」的感覺,是一個雙向過程。除了他們自身努力融入社會,華人亦應嘗試多理解多接納。政府在2014年時表示將預算用335萬港元與香港電台合力製作電視特輯及推行學校外展計劃,幫助公眾了解少數族裔的文化及習俗,打破隔膜。[33]從取得資訊到願意親身接觸、溝通,最終達至接納及各族共融,是一個漫長過程,而路途雖然可能蜿蜒曲折、又會遇上幽谷高山,不過還是值得大家克服困難一步一步走下去,到達海闊天空的平原。

 

 

1 王珈莉,〈巴基斯坦商會狠批「佔中」禍港〉,《香港商報》,2014年11月1日,A04頁。
2 錢瑋琪,〈留守兩周集會領唱《海闊天空》 印巴青年:家鄉在佐敦〉,《明報》,2014年10月12日,A12頁。
3 政府統計處謂少數族裔人士「指非華裔人士」。資料來源:「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少數族裔人士」,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府統計處,2012年12月,第118頁。
4 「網上互動數據發布服務」。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http://itable.censtatd.gov.hk/UI/Report/Report.aspx?lang=zh-HK,查詢日期2015年2月10日。
5 「有關南亞裔人士對種族之間接觸及歧視經驗的研究」,平等機會委員會,2012年,http://www.eoc.org.hk/EOC/Upload/UserFiles/File/ResearchReport/201203/Race_cFull%20Report.pdf,第i至ii頁。
6 同5,第ii頁。
7 同4。
8 同4。
9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報告書 - 第三十九號報告書:種族接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府統計處,2009年6月9日,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1302392009XXXXB0100.pdf,第1頁。
10 同9,第36頁。
11 同9,第35頁。
12 同4。
13 「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事務總署種族關係組網站:http://www.had.gov.hk/rru/tc_chi/programmes/programmes_comm_sscem.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19日。
14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HAB131)」。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hab-c.pdf,第219頁。
15 同13。
16 同14。
17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HAB381)」。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hab-c.pdf,第875至876頁。
18 同5,第iv頁。
19 同4。
20 同5,第8頁。
21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LWB(L)148)」。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lwb-l-c.pdf,第332頁。
22 同9,第33頁。
23 同20。
24 「共融校園」。取自香港融樂會網站:http://www.unison.org.hk/IntegratingInSchools.php,查詢日期2015年1月29日。
25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三至一四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EDB150)」。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fc/fc/w_q/edb-c.pdf,第428至430頁。
26 同9,第30頁。
27 「中學學位分配辦法下有關少數族裔兒童的安排」,立法會教育事宜委員會,立法會CB(2)2786/03-04(02)號文件,2004年6月,第1至2頁。
28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EDB142)」。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edb-c.pdf,第546頁。
29 「立法會十六題:取錄非華語學生的學校獲提供的資源」。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812/03/P200812030203.htm,最後更新:2008年12月3日。
30 「人人有書讀:少數族裔教育工作小組報告」,平等機會委員會,2011年3月,http://www.eoc.org.hk/eoc/Upload/UserFiles/File/EducationReportC.pdf,第6及7頁。
31 「加強為非華語學生提供教育支援的進展」,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852/12-13(05)號文件,2013年7月,第1及2頁。
32 同28。
33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CMAB049」。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cmab-c.pdf,第7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