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5-04-25 | 《經濟日報》

亞投行熱 香港自處之道



上月,英國表示加入由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後引發連鎖效應,南韓、澳洲和多個西方國家不顧美國「抵制」和外交壓力,趕在窗口關閉前遞交申請。如今中美博弈暫告一段落,但亞投行熱仍然持續。

成立亞投行,是為配合中國政府提出的「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帶一路」)建設,為沿線國家基建提供融資支持。[1]目前亞投行仍在籌建階段,預計六月正式成立,年底前投入運作。港府去年12月向中央表明加入亞投行意願,但由於其創始成員均為主權國家,本港能否或以何種名義加入有待揭盅。

像亞投行這樣的國際金融機構,本港並非第一次參與,此前一直以「中國香港」[2]名義,參與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亞洲開發銀行(ADB,「亞銀」)等國際機構,今次不加入亞投行的可能性確實很小。

區內另一機構「亞銀」,其投資重點同樣為區內基建,香港加入亞銀近半世紀,曾利用亞銀貸款興建本地公屋,亦提供捐款參與區內扶貧。參考本港在亞銀的經驗和表現,會對「如何善用亞投行入場券」這一問題,有些啟發。

金融外交 擴國際影響力

討論這一問題前,先略為說明亞投行的成立動機,簡單而言,當中既牽涉大國外交角力,亦有經貿層面考慮。近年世界經濟重心東移,美國宣布「重返亞太」戰略,並積極啟動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TPP)談判,亞太地區成為大國爭逐政經主導權的前線。亞投行作為政府間的區域多邊金融組織,將與世界銀行(「世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及亞銀形成競爭。

這三個機構一直由美國和日本主導,美國在其中的投票權分別是16.22%、16.75%和12.75%,日本為7.51%、6.23%和12.84%,中國只佔4.85%[3]、3.81%[4]和5.47%[5](表一)。世銀和IMF,美國有一票否決權;日本則壟斷了亞銀行長一職。一直以來,中國似乎都在扮演配角。

對於中國的未來,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曾說,「中國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被世界接受,而非作為西方社會的榮譽會員」。為爭取區內更大話語權,另起爐灶,籌建「亞投行」成為中國外交政策新工具。

除整合區域經貿和擴大國際影響力外,中國經濟增長減慢,投資亞洲基建亦有助輸出國內製造業的過剩產能。此外,亞投行融資規模初步定在1,000億美元,成立時先有500億美元,中國出資最多50%,其中相當一部分將來自外匯儲備。[6]中國過去累積的龐大外匯儲備,部分將得以釋放。另有消息指,亞投行初期營運將以美元結算,成熟後會鼓勵使用人民幣,長遠而言將有利人民幣國際化。

投資基建 錢從何來

對於亞太區本身,區內很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滯後,資金缺口巨大,因此亞投行的核心工作便是為區內基建注入資金。據亞銀估算,2020年前亞洲地區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將高達每年7,500億美元。[7]而亞銀每年僅有約130億美元的新貸款,亞洲基建面臨融資難題。[8]資料顯示,接受亞銀成員捐款的「亞洲開發基金」,過去多次出現資金缺口。

如2013年的第11輪捐款,美國及部分歐洲國家均以財困,或期望亞洲區內成員作更大承擔為由,捐款比例少於先前一次,令目標捐款總額出現11.7億美元的缺口,佔原本目標總額的兩成。[9] 亞投行的建立,能否滿足區內基建融資需求,尚待觀察。但部分成員國財政緊拙,「腳踏多隻船」難免令人擔心會出現融資困難。

加入亞銀 捐1.15億美元 包8.9億美元工程

不過若能順利推進,將為打造「超級中國」提供無限想象空間。而其身後「一帶一路」的戰略佈局,意味著全球權力秩序的重大變遷。對於香港,利弊得失何在,坊間不乏討論。有評論認為香港不會輸出基建項目,除了在金融、顧問等方面提供服務[10],難以從亞投行獲得實利。[11]

本港一向積極參與國際金融事務,參考在亞銀的表現,加入亞投行是否如此悲觀?香港於1969年加入亞銀,至2013年底,持股比率為0.5%。香港過往曾八次向亞洲開發基金捐款,累積金額達1.15億美元[12];另外,港企從亞銀共投得8.9億美元的貨物、工程、顧問服務等採購合約。[13]

除此以外,香港曾作為受助方,申請亞銀低息貸款。1970年代,香港先後獲得亞銀共約1億美元的貸款,用於本地房屋和基礎設施建設,包括沙田禾輋邨、沙角邨的公屋興建,以及污水處理廠、樂安排海水化淡廠等基建項目。其後,由於人均國民收入總值超過亞銀的發展援助上限,1999年香港正式由受助方變成援助方。[14]

扶貧責任 輸出工程及顧問服務

從賬面上看,香港參與亞銀並非無利可圖,不過更重要的是,與亞投行不同,亞銀更具扶貧性質,目的是提供極低利率貸款或資助,改善最貧困成員國的道路、水電、衛生設施等基建項目,以及推動教育、醫療、金融等領域的發展。亞銀成員捐款屬自願性質,香港承擔捐款是為協助區內消滅貧窮,另貸款活動的淨收入則會被用作支付亞銀工作的經費。[15]

雖然本港未因捐款獲得直接經濟收入,但香港企業則可在參與亞銀贊助的項目時獲得加分。[16]至2013年底,港企共投得8.9億美元項目合約,其中貨物、工程採購類金額約7.9億美元,約1億美元來自顧問服務。

對比與本港持股比率(0.5%)相近的成員,瑞士持股0.6%,獲得8.1億美元的採購合約;新加坡持股0.3%,獲得合約價值13.2億美元,勝過本港。[17]不過,持股比率佔1.1%的台灣,截至2013年底拿下5.2億美元的項目採購合約,只及本港約六成(表二)。當地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主任委員認為,台灣表現不甚理想的原因之一,是台灣未在亞銀派設常駐團隊,無法在第一時間掌握商機。[18]

香港:「沉默的會員」

相較台灣,港企是否早著先機?從投標表現看,香港企業算是中規中矩。雖然本港不時借調人員往亞銀辦事處,但在實際管制架構中卻沒有太大話語權。由於亞銀董事會的成員資格取決於持股量,香港的持股比率(0.5%)及投票權比率(0.7%)均偏低[19],因此在亞銀的董事會中,與其他10名成員組成成員組,由澳洲董事作代表。就亞洲開發基金運作的監察,香港的角色較為迂迴,只能經澳洲董事,向董事會及亞銀管理層提出意見。

亞洲開發基金的檢討報告曾批評個別國家的援助計劃不甚理想,亞銀對個別項目的貸款項目存在施工問題,如貸款簽署或招標過程的延誤,有關程序官僚,削弱了貸款效力。但就這些問題的監察,香港主要透過代表香港的澳洲董事代為執行。籌建中的亞投行由中國牽頭,投票權、管治安排等或按成員投資比例分配,到時香港如何提升自身利益,值得留意。

商機處處?以伊斯蘭金融為例

由參與亞銀的經驗可見,香港部分出於道義責任,支持區內扶貧工作。亞投行的定位並非扶貧,因此討論焦點在於如何在金融等領域發揮更大影響力。當局表示,香港的融資及資產管理專業人才及多種類的金融產品,可為亞投行在項目融資、投資、財務管理及外匯管理等方面的運作提供支援。在籌建期間,亞投行也可借助本港經驗,制訂投資及融資政策。[20]

如涉足多年的伊斯蘭金融,便可在一帶一路的推進中有用武之地。區內有不少伊斯蘭國家,因此涉及傳統金融和伊斯蘭金融的融通。2007年時港府提出發展伊斯蘭金融產品,雖然部分國家起步更早,但由於香港是市場上少數擁有最高信貸評級的經濟體系,而高信貸評級的伊斯蘭債券十分短缺[21],去年下半年,當局首次發行10億美元的伊斯蘭債券[22],投資者反應熱烈。

但在內地,有評論指,目前只有寧夏回族自治區在籌建伊斯蘭金融體系,準備發行內地首隻伊斯蘭債券。該地區經濟發展滯後,要服務龐大的市場並不容易。[23]因此經驗和人才方面,香港略勝一籌。

居安思危 培育人才

居安亦須思危,上文提及,亞投行為亞洲基建融資,長遠可能是為人民幣國際化鋪路。有分析指,英德等國之所以不顧美國反對,仍申請加入亞投行,是因倫敦、法蘭克福和巴黎均計劃拓展歐洲人民幣離岸業務。[24]

近年離岸人民幣活動急速增長,2010至2013年,人民幣在全球外匯交易市場的交易份額,由0.9%躍升至2.2%。[25]「餅」愈做愈大,香港作為主要人民幣離岸中心,龍頭地位暫較難撼動,但亦須認識到其他地區正迎頭趕上。

香港的比較優勢在於連接內地及全球市場,不過新加坡、倫敦等離岸人民幣市場近年發展迅速。多年前已有評論擔憂香港能否保持人民幣業務第一的地位,因為未來一旦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並開始像美元、歐元等其他貨幣一樣交易,部分期貨交易可能會轉移至倫敦,而人民幣投資可能轉移到新加坡這一亞洲資產管理中心。[26]

另在金融人才方面,香港雖為國際金融中心,但金融發展局年初發表報告指,本港金融服務業幾乎所有界別、工種都明顯出現人才短缺,私人銀行、保險業界尤其嚴重,資產管理、財務顧問、財富管理的人力供求亦有落差。

話說回來,作為國際樞紐,香港在融資和資產管理方面仍較具經驗和制度優勢,「一帶一路」推動的新一輪經貿和專業服務需求,將有利香港連接更大市場和國際空間,與區內城市互惠互利。但打鐵還需自身硬,即使手握亞投行入場券,仍須自問,香港準備好了嗎?

 

 

1 「『一帶一路』奠定中國對外戰略發展基調」,取自光明網網站:http://news.gmw.cn/2014-12/24/content_14274242.htm,2014年12月24日。
2 香港非獨立主權國,因此在金融等領域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單獨與世界各國、國際組織發展關係,或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成員的身分,參加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來源:參考《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二條;及「參與多邊組織及國際論壇」,金融管理局,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6月30日。
3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Subscriptions and Voting Power of Member Countries,” World Bank, last modified April 6, 2015.
4 “IMF Members' Quotas and Voting Power, and IMF Board of Governors,”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last modified April 9, 2015, http://www.imf.org/external/np/sec/memdir/members.aspx#3.
5 “Regional Members,” Asia Development Bank, last modified December 31, 2014, http://www.adb.org/about/members.
6 馮禹丁,〈搭上亞投行的「末班車」〉,《南方週末》,2015年4月9日。
7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Operational Plan 2012–2020,” Asia Development Bank, September 2012.
8 Don Rodney Ong Junio,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n Idea Whose Time Has Come?” The Diplomat, December 04, 2014, http://thediplomat.com/2014/12/asian-infrastructure-investment-bank-an-idea-whose-time-has-come/.
9 「亞洲開發銀行 — 香港向亞洲開發基金第十次補充資金活動提供捐款」,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1)358/12-13(07)號文件,2013年1月7日。
10 〈蘇偉文:香港加入亞投行料只為「沉默的會員」〉,RTHK,2015年4月3日。
11 王永平,〈亞投行確立中國強勢地位〉,《AM730》,2015年4月9日。
12 包括亞洲開發基金(Asian Development Fund)的1.09億美元,及技術援助特別基金(Technical Assistance Special Fund)的623萬美元。
13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Hong Kong, China Fact Sheet,” Asia Development Bank, Last modified December 31, 2013.
14 「亞洲開發銀行 — 香港向亞洲開發基金第九次補充資金活動提供捐款」,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2008年12月。
15 「財務委員會討論文件 FCR(2010-11)5」,財經事務及庫務局,2010年4月。
16 同14。
17 同5。
18 〈參與亞銀50年 只包5億美元工程〉。取自聯合財經網(台灣)網站: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03&art_id=822704,2015年4月8日。
19 同13。
20 「審核2015-16年度開支預算 答覆編號FSTB(FS)048」,《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第4節FSTB(FS) - 第68頁。
21 「審核2015-16年度開支預算 答覆編號FSTB(FS)018」,《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第4節FSTB(FS) - 第20頁。
22 「香港特區政府首次發售伊斯蘭債券」,香港金融管理局,2014年9月11日。
23 「拓伊斯蘭金融 抓一帶一路機遇」。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www.hket.com/eti/article/c023da1d-0028-44b6-854d-9447bbaec106-084523,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4日。
24 「歐搶進亞投行 陸前官員離間有功」。取自聯合新聞網(台灣)網站:http://udn.com/news/story/7896/811565-%E6%AD%90%E6%90%B6%E9%80%B2%E4%BA%9E%E6%8A%95%E8%A1%8C-%E9%99%B8%E5%89%8D%E5%AE%98%E5%93%A1%E9%9B%A2%E9%96%93%E6%9C%89%E5%8A%9F,2015年4月1日。
25 “Triennial Central Bank Survey Foreign exchange turnover in April 2013: preliminary global results,”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September 2013.
26 「香港人民幣業務仍具優勢」。取自FT中文網: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3711?full=y,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