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5-06-11 | 《經濟日報》

節能計算「新常態」



氣候變化,人人有責,其中一個最直接的做法,是節約能源,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政府在2015年5月公布「香港都市節能藍圖2015~2025+」(下簡稱「節能藍圖」),正好探討這個議題。想節能,除了叫市民「慳尐」,如何定義「慳尐」的工夫,一點也不能慳。

「能源強度」改善 不等同整體耗電量減少

「節能藍圖」提出以2005年作基準年,在2025年之前將香港的「能源強度」減少40%。[1]政府有此宏願,跟香港作為亞太經合組織成員簽訂宣言要在未來減低「能源強度」息息相關:其中一個目標是各成員經濟體會以2005年為基準年,在2030年以前降低「能源強度」至少25%。香港至2012年為止,「實際最終能源強度」已降了約20%,而根據推算,在2015-16年以前,香港的「能源強度」將可降低25%,即提早15年達標,故政府認為應考慮為香港設定更積極進取的目標。[2]

亞太經合組織的另一個目標,是組織經濟體整體以2005年為基準,在2035年以前,減低45%「總能源強度」。本港政府將此理解為香港應於2035年以前將能源消耗減少45%,而估算在現有節能措施、人口預測以及較低的經濟增長趨勢的假設下,香港僅能達標。[3]以此觀,政府現時希望多加把勁,為2025年訂立較進取目標,可能與期望更易達致亞太經合組織的2035年目標有關。

「能源強度」減少達四成,驟看是「大躍進」,卻未必等同整體能源消耗大幅減少。香港政府在「節能藍圖」指出,在2025年前將能源強度降低四成,等同相比2012年時,減少約6%的實際能源用量[4],正反映出能源強度的增減幅度和實際能源用量的分野。

要理解兩者的差異,先要明白「能源強度」不等同「能源需求」。首先,「能源強度」是指每一元的經濟生產所用上的能源使用量,即是每經濟生產單位的能源需求;「能源需求」則是指電力生產強度以及商業、住宅、工業和運輸四個主要能源最終使用行業的能源消耗總值。「能源強度」的算法,是將「能源需求」除以國內生產總值。[5]以能源強度作指標,是在講環保之餘,兼重經濟發展。

然而,只要國內生產總值增加的比率多於能源需求增加的比率,即使社會比過往消耗更多能源,環境因此更受損,能源強度也會下降;一地之能源強度改善,可以是因為節能,也可以是由於該地方的經濟轉型至低耗能的產業,而與普遍人是否有節能意識無關。

再看其他地方的節能目標,歐盟計劃到2020年減少能源消耗[6],成員可就此各自訂下能源效益指標,既有如德國般每年減少「能源強度」2.1%,亦有如立陶宛般要比起2009年時減少17%的能源使用量,或如芬蘭般為2020年的能源使用量設定310百萬兆瓦時(Terawatt-hour)的指標。[7]由此可見,「能源強度」只是國際上其中一項廣泛應用的標準,到實際操作時,各地會因應自身情況採用合適的標準。

採用不同計算方式 耗電「可加可減」

要準確理解政府的節能目標及成效,也要了解當局使用的計算標準。香港的節能策略,重點在於「政府牽頭帶動作示範」[8],包括「減低政府建築物耗電量的目標,以落實政府以身作則的策略」。[9]「節能藍圖」又指香港就政府建築物訂立了三輪節電目標,包括「以2002-03年的運作環境作為基礎,於2003-04年到2006-07年的四年間,減少用電量6%;並以2007-08年運作環境為基礎,由2009-10年至2013-14年的五年間,將用電量減少5%。」以及「以2013-14年的運作環境為基礎,在2015-20年間把用電量減少5%」[10],當中的「以運作環境為基礎」,可圈可點。

審計署在2008年10月公布對政府用電情況的審查,指出在2003年,政府決定各政策局及部門應以2002-03財政年度為基準年,在2003-04、2004-05、2005-06及2006-07財政年度把用電量分別減低1.5%、3%、4.5%及6%。之後在2004年年中,機電工程署(下簡稱「機電署」)在有關政策局及部門用電量的報告指出,政府在2003-04年度的用電量較2002-03年增加了2.5%[11],即未能達標。環境局在同年6月的一份進度報告表示,多座新建政府大樓及設施在2003-04年度投入服務,耗用大量電力。若扣除這些,政府在該年度的用電量較基準年是減少了1.4%。[12]

機電署在檢討2004-05年度的用電量後,認為需進行「常態化」處理,將用電量調整至與2002-03年度基準年相同的活動水平,以進行有意義的同類比較。及後,該署在2005年10月向節約能源策導委員會提交有關2004-05年度節約能源的進度報告,指根據初步分析,進行「常態化」前的用電量較2002-03年度高出3.1%,但在「常態化」計算下,扣除因增加場地和活動的影響後,就節省了2.3%能源。[13]節約能源策導委員會同意在往後分析政府用電情況時,應參考因活動變化把用電量「常態化」的處理方法。

在2006年6月機電署提交有關節約能源進度的文件中,政府就由多用了電,變為節省了電。文件指與2002-03年度用電量相比,政府在2003-04年度少用了1.4%電、在2004-05年度用電量少了3.6%,以上數字經過「常態化」,按主要用電部門在2002-03年度相同的活動水平及樓面總面積計算。[14]

在「新常態」下,政府用電量出現了兩種計算方法,而當局向立法會提交的進度報告,亦已逐漸改為只提供「常態化」後、較低的數字。例如在2006年3月,環境局在進度報告中表示,以2004-05年度的用電量與2002-03年基準年相比,政府增加了5.4%用電量,主因是提供了新設施及市民更多使用政府服務;若沒有這些因素,用電量可減少3.6%。[15]同年12月,當局向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提交《政府部門的「綠色」措施》文件,就謂「在政府部門的共同努力下,耗電量減幅在推行省電措施頭兩年已達到3.6%」。[16]

又如2007年1月,機電署向節約能源策導委員會提交的進度報告指,政府在2005-06年度的用電量較2002-03年度基準年用多了7.1%電力,在扣除活動變化因素後,政府的用電量減了5.6%。[17]到當年4月,政府向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提交《節約能源》文件,謂「在政府各政策局和部門共同努下,二零零五/零六年度的耗電量已比二零零二/零三年度減少5.6%」。[18]

小心處理資訊發放 有助落實「節能藍圖」

如表一所見,根據審計署的資料,用電量是否以常態化方式計算,大有不同。例如在2006-07年度,未常態化前,政府多用了10.6%電,但在「新常態」下,就得出節省6.9%用電的結果。審計署的建議之一,是政府在日後訂定節約能源目標時,要清楚列明評估達標的準則,在向立法會報告節省能源情況時,亦需匯報調整前後節省的用電量,以及調整的理由及準則。[19]

回到現在的「節能藍圖」,內裏提到政府建築物節電情況:政府目標為2003至07年度,減少6%用電量,實際成果為7%;2009至14年度,目標減少5%用電量,實際成果為9.2%。政府節電,超標完成,當然值得高興。[20]然而,用上了某年份的「運作環境為基礎」而得出的節電成果,究竟代表什麼?政府建築物會否因為面積增加,用電量增加,但政府因為以往昔的「運作環境為基礎」計算,得出其建築物減少用電的結果?

根據環境局對智經的回覆,由於政府建築物用電量受樓面面積、使用率等變化的因素影響,故為達致一個具意義的比較,會將某年份的用電量調整至與基準年相同的運作環境。至於政府建築物的實際用電量,則如表二所見,總用電量由2009-10至2013-14年度顯著上升,而2013-14年度對比2007-08年度的用電量多6.3%;若以可比較的運作環境作計算,則如「節能藍圖」所言,有約9.2%的減幅。不過,即使是以比較的運作環境下計算的用電量,亦可以留意到政府建築物由2010年度起的每年用電量十分接近,似乎用電量近年進入了慳無可慳的樽頸位,能否再慳,智經將另文探討。

此外,政府在「節能藍圖」中提及自2007年開始,各部門必須公布年度環保表現報告,匯報政策及工作,包括節約能源事宜。然而文件內所提供的網址卻為失效,無法前往。[21]環境局就此回覆智經,指出另外一條有效的網址[22],當中有各部門的環保表現報告,亦有提及它們各自實際採用了什麼措施以節省能源。

政府在「節能藍圖」中表示希望以自身作則,鼓勵他人跟隨;因此在公開交代自身的節能成果資訊時,政府宜更清楚解釋數據的計算方式,以及在不同情況下政府的節電成果。再者,各政府部門的節能措施和成效,正好為私人市場節能提供珍貴的參考資訊,妥善發布相關資訊,公眾才不會錯過以政府作榜樣的機會。如何處理珍貴資訊,政府也需要一種「新常態」。

 

 

1 「香港都市節能藍圖2015~2025+」,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環境局,2015年5月,第7頁。
2 同1,第64及66頁。
3 同2。
4 同1,第70頁。
5 同1,第64頁。
6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the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Directive 2012/27/EU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5 October 2012 on energy efficiency, amending Directives 2009/125/EC and 2010/30/EU and repealing Directives 2004/8/EC and 2006/32/EC Text with EEA relevance,"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Union, L315/1, November 11, 2012, http://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PDF/?uri=CELEX:32012L0027&from=EN, p. 1.
7 "Energy Efficiency Directive,"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energy/en/topics/energy-efficiency/energy-efficiency-directive, last modified May 29, 2015.
8 同1。
9 同1,第63頁。
10 同1,第33頁。
11 「《審計署署長報告書第五十一號報告書》第5章『政府的用電情況』」,香港審計署,2008年10月23日,第37、38頁。
12 同11,第38頁。
13 同11,第39頁。
14 同11,第39、40頁。
15 同11,第40頁。
16 「政府部門的『綠色』措施」,環境保護署,立法會CB(1)513/06-07(04)號文件,2006年12月,第3頁。
17 同15,第40頁。
18 「節約能源」,環境保護署,立法會CB(1) 1374/06-07(04)號文件,2007年4月,第2頁。
19 同11,第42、43頁。
20 同10。
21 同10。
22 提供的網址為"A Collection of Local and Overseas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Reports," http://www.epd.gov.hk/epd/english/how_help/tools_epr/collect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