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5-06-22 | 《星島日報》

自己的電自己發,發電發財非發夢?



環境局就香港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而進行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下稱「《電力市場諮詢》」),將於本月底完結。在諮詢文件中,政府提出到2020年時,本地燃氣發電將佔燃料組合約50%,而從大亞灣核電站輸入的核電約佔25%,餘下為煤以及可再生能源。[1]

現時諮詢期尚未完結,不過,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上月的調查(下稱「世界自然基金會調查」),有83.1%受訪者同意,政府需要逐步以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發電,以解決氣候變化及空氣污染問題。[2]

可再生能源的概念相當吸引,然而,消費者委員會在2014年12月發表《探索新路向 — 香港電力市場研究報告》(下稱「《消委會研究》」),指出政府以及電力公司都認為以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空間有限,或者只能佔電力供應的1至3%。[3]

如此說來,可再生能源是否無得做?未必。在某些國家,也可以做得好盡。德國政府就計劃至2025年時,有40%至45%電力由可再生能源產生,2035年為55%至60%,至2050年更增加至八成。[4]在2013年,歐盟新增的發電能力中,可再生能源佔72%;在2014年初,已至少有144個國家訂立了運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標。[5]

再生能源,難靠兩電

究竟是甚麼因素,令香港無法訂出如上述國家的宏大目標?一直以來,香港電力由兩家私人電力公司提供。《電力市場諮詢》指,多年來有意見認為要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讓用戶有更多選擇。[6]《消委會研究》則指出,開放電力生產的市場,引入競爭,對本港的主要益處為提供可再生能源的選擇。[7]

參考兩電在以輸出發電量計的燃料組合,可見燃油以及再生能源在2009、2010、2011年的燃料組合比重為零,2012年時亦只得2%。[8]香港電燈的南丫發電廠太陽能發電系統,在2013年完全擴展後的發電容量為1兆瓦[9],而中華電力在香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系統在晨曦島,島上裝有627塊太陽能板及兩台風車,產電量為200千瓦[10];不過對比至2013年年底時,兩電總裝機的12,645兆瓦容量[11],以上可再生能源設施的發電能力微不足道,確無法賴以提升可再生能源的發電比例。

香港面積細小,土地珍貴,撥出地方建立大型的再生能源設備,有一定困難。本土生產貌似不行,求諸外力又如何?內地近年大力推動再生能源發電,雖然港府2014年的燃料組合方案諮詢中,有回應者認為應加強本地與內地的聯網,有助引入新供電源,但該諮詢大部份人就對在現階段從內地輸電有保留。[12]此路亦不通,香港是否無計可施?

太陽能,「能太能

其實以「天時」計,香港並非完全不適合利用再生能源。以太陽能為例,香港一年從太陽照射所得能量,為每平方米1,350千瓦時,高於世界平均數;只有每平方米950千瓦時的德國[13],在2014年6月9日,已成功以太陽能滿足超過一半電力需求。[14]

香港理工大學曾進行有關太陽能光伏在香港的發展情況的硏究(下稱「理大硏究」),認為香港樓宇密度高、土地資源有限,適合利用「建築整合太陽能」(Building-integrated photovoltaic system)發電。這種系統將太陽能光伏與建築物的天台、外牆、玻璃窗結合,好處包括不佔土地、電力生產現成即用,可減少能源損益、替代建築物料等。[15]該硏究在考慮建築及太陽照射因素後,計算全香港合適設置太陽能光伏組件的屋頂,總面積為37.4平方公里,而由這些組件生產出的電力,達到2011年全港用電量的14.2%。[16]

自己的電自己發

香港無法更多用可再生能源,似乎非不能也,只是受土地不足制肘,可再生能源更適合以小型、分散的方式生產,在保護環境的同時「自己發電自己用」。大埔那打素醫院便獲得醫院管理局1,300萬港元資助,在2016年7月起透過自設的系統,用新界東北堆填區的沼氣發電。沼氣的四成能量將作為醫院冷氣機的四份之一電力,另有四成則用作燒水和消毒的蒸汽,預計每年可藉此減少約2,000噸碳排放,佔醫院整體排放量的12%。[17]

另一個自己生產電力的例子,則是政府跟香港建造業議會合作發展,位於九龍東的香港首個零碳建築「零碳天地」[18],其太陽能光伏板每年產生約8.7萬度電,亦有以生物燃油發電,年產14.3萬度電力,合共產生的電力不但足以自給,還能供應多出的電力給公共電網。[19]

此外,政府鼓勵其建築物採用可再生能源發電,包括制定「政府工程和裝置採用能源效益和可再生能源科技」工務技術通告,要求新建及現有政府建築在進行主要改裝工程時,須在設計上考慮採用包括太陽能發電的可再生能源技術;建築覆蓋範圍大於1,000平方米的,則要考慮附近建築物的遮光效果,盡量採用太陽能發電。另外,沒有空調設施的新建學校及教育建築物,在財政及技術許可下,其電力要至少有0.5%由可再生能源產生,其他的新建政府建築物亦須在合理情況下,盡量用可再生能源技術。[20]

個別人士亦可以「自己發電」。政府為了鼓勵更多私人樓宇及機構應用可再生能源,自2008年起為私人物業安裝之可再生能源發電設施,提供為期五年的設備資本開支稅務優惠。採用分佈式可再生能源的較普遍方法,是在大廈屋頂安裝光代發電板[21],以太陽能發電。

不過可再生能源的一個缺點是不穩定,故不能倚靠作唯一電源,還需有渠道取得其他電力供應,以備不時之需。為了協助將這些可再生能源發電設施駁至電網,《管制計劃協議》規定電力公司必須為這些設施的用戶提供劃一的後備電源安排。至2015年3月止,兩家電力公司已和超過200名客戶訂下接駁安排。[22]

這個數量,難言滿意。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代價高。有報章在2015年5月時指,有大澳居民原本計劃在屋頂加裝四塊太陽能發電板發電,卻發現安裝費達20萬港元,要約46年才可回本,因為價錢偏高,故要再考慮是否安裝。[23]

此外,「建築整合太陽能」發電雖然不佔地方,可能適合香港,但大樓外牆、天台等可以用來安裝廣告標誌,若轉用作發電用途,就要放棄廣告收益。另外,理大硏究的數據顯示,雖然以太陽能光伏組件的價格計,內地比起香港便宜一些,德國、美國的和香港的價格一樣,但難處在於安裝費用的分別。香港的安裝費為內地的4.34倍,為德國的2.57倍。[24]該硏究建議可以引入競爭機制,如容許內地的太陽能光伏公司及工人來香港安裝這些系統,以降低安裝費。[25]

人人可做發電商?

另一個可以降低成本,吸引更多人安裝可再生能源系統的方法,是引入上網電價(Feed-in tariff)。《電力市場諮詢》謂上網電價制度,是海外地區鼓勵分佈式可再生能源應用的方法之一。根據此制度,可再生能源生產者可就其生產以及輸往電網的電力向電力公司收費,吸引樓宇業主投資太陽能光伏發電板等可再生能源發電設施。[26]世界自然基金會調查顯示,有53.3%受訪者表示若電力公司答應購買社區自行生產的電力,會考慮安裝可再生能源發電設備,自行發電。[27]

上網電價的要素包括,由電力公司向可再生能源生產者給予的以每千瓦時電量計算的現金款額,代價由電力公司的客戶付出。金額通常可確保生產者能獲得合理的項目回報,但金額可能漸漸下調,以令公司有誘因去降低技術成本;一個通常達15、20或25年的長期購電合約,為生產者提供長期保障,讓其放心投資;以及以法律規定電力公司需要將這些可再生能源項目接駁上電網,並通常會規定電力公司優先採購可再生能源作為其電源。[28]

隔鄰澳門已訂立了上網電價制度,以進一步推動太陽能光伏並網發電的應用。收購電力的合同長達20年[29],而按照系統安裝容量的大小,上網電價有所不同。少於10千瓦,上網電價為每千瓦時澳門幣4.8元,等於10至100千瓦,澳門幣4.3元,多於100千瓦的,澳門幣3.9元。[30]

不過,上網電價不乏爭議,因為當中額外成本要由電力用戶承擔,也可能對貧窮用戶不公平。因為有能力投資在可再生能源設備者,可賺取收益,但貧窮戶就只有份負擔較高昂的電費。在德國,電力用戶為可再生能源所付出的額外代價在2015年為每千瓦時0.0617歐元。[31]在2014年,德國一般住戶繳交的電費平均為每千瓦時0.2913歐元,當中的0.0624歐元是用來支付可再生能源的補貼[32],約佔電費的21.42%。這個「環境附加費」由2000年開始收取,連升了14年,而有段時期德國的電費為全歐盟第二貴。在2012至2013年,附加費更增加了近50%。[33]

上述情況,逼使德國政府在去年8月推出改革,控制對可再生能源的補貼[34],包括改變現行上網電價的做法,加強市場競爭,要將來大部份新加入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者在市場上售電,而他們可另外獲得溢價,為每月平均市價以及法律訂下的可再生能源回報之間的差額;政府又為每年由各可再生能源產生的電力訂下增量指標,若某年產量達標或超出指標,翌年的上網電價就會下降。[35]

上網電價帶出的,其實是一個老問題,即暫時來說,追求可再生能源須額外付鈔。智經在5月時參加了由思匯政策研究所舉辦的「能源研討會20:可再生能源及電力市場改革」,會上電力公司代表聲言要它們更多使用可再生能源,沒有問題,但要先問公眾是否準備好為此「埋單找數」。要荷包受損,還是讓環境受損,快將完結的電力市場諮詢,可能正是市民「機不可失」的抉擇時間。

 

 

1 《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香港特別行政區環境局,2015年3月,第48頁。
2 「『可再生能源意見調查』結果」,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2015年5月,http://awsassets.wwfhk.panda.org/downloads/repolling_result_20150525_2.pdf.
3 "Searching for New Directions: A Study of Hong Kong Electricity Market,"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4, p. vii.
4 "Act on the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Act - RES Act 2014)" Section 1, http://www.bmwi.de/English/Redaktion/Pdf/renewable-energy-sources-act-eeg-2014,property=pdf,bereich=bmwi2012,sprache=en,rwb=true.pdf, p. 6.
5 "Renewables 2014: Global Status Report," REN21, 2014, p. 14.
6 同1,第16頁。
7 同3,p. iv.
8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ENB387)」。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4-15/chinese/fc/fc/w_q/enb-c.pdf,第710頁。
9 「太陽能發電系統」。取自港燈電力投資網站:http://www.hkelectric.com/web/AboutUs/SolarPowerSystem/Index_zh.htm,最後更新2015年3月4日。
10 「立法會二十二題:可再生能源」。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0/23/P201310230299.htm,最後更新2013年10月23日。
11 同1,第6頁。
12 同1,第46頁。
13 Ir. Dr. Lu Lin, Vivien, "Status, Obstacles and Prospects of solar photovoltaic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Renewable Energy Research Group,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May 20, 2014, http://weather.cityu.edu.hk/SEE/symposium/02%20Dr%20Vivien%20Lu-Technological%20Hurdles%20to%20Renewable%20Energy.pdf, p. 17.
14 John Vidal, “UK and Germany break solar power records,” The Guardian, June 23, 2014, 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4/jun/23/uk-and-germany-break-solar-power-records.
15 同13,p. 7.
16 同13,p. 28-29.
17 〈大埔那打素自行沼氣發電 減碳排放 年省200萬〉,《明報》,2015年1月19日,A08頁。
18 「主席的話」。取自零碳天地網站:http://zcb.hkcic.org/Chi/CorporateInformation/chairman.aspx,查詢日期2015年5月13日。
19 「可再生能源」。取自零碳天地網站:http://zcb.hkcic.org/Chi/Features/renewenergy.aspx,查詢日期2015年5月13日。
20 「立法會十三題:香港電力市場」。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1/21/P201501210440.htm,最後更新2015年1月21日。
21 同1,第51頁。
22 同21。
23 鮑旻珊,〈84%人倡開放電網拓可再生能源〉,《文匯報》,2015年5月26日,A10頁。
24 同13,p. 22.
25 同13,p. 33.
26 同1,第52頁。
27 同2。
28 "Issue Brief: Feed-in Tariffs," Environmental and Energy Study Institute, March 2010, http://www.eesi.org/files/feedintariff_033110.pdf, p. 1-2.
29 「04/02/2015政府訂定太陽能上網電價推動光伏發展」。取自澳門特別行政區能源業發展辦公室網站:http://www.gdse.gov.mo/gdse_big/newsDetails.asp?newsIndex=439,查詢日期2015年5月14日。
30 「表一:按20年收購期,不同太陽能光伏並網系統安裝容量的上網電價」。取自能源業發展辦公室網站:http://www.gdse.gov.mo/src/upload/photo/news040215_t.jpg,查詢日期2015年5月14日。
31 "German green power surcharge to ease 1.1 percent in 2015: sources," Reuters, October 14, 2014,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10/14/us-germany-energy-idUSKCN0I31F720141014.
32 "German electricity price is half taxes and fees," Deutsche Welle, August 13, 2014, http://www.dw.de/german-electricity-price-is-half-taxes-and-fees/a-17849142.
33 William Pentland, "Germany's Renewable Energy Surcharge Declines," Forbes, October 16, 2014, http://www.forbes.com/sites/williampentland/2014/10/16/germanys-renewable-energy-surcharge-declines-as-subsidy-reforms-take-effect.
34 同33。
35 Kerstine Appunn, "Comparing old and new: Changes to Germany's Renewable Energy Act," Clean Energy Wire, http://www.cleanenergywire.org/factsheets/comparing-old-and-new-changes-germanys-renewable-energy-act, last modified October 7,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