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創作「有層次」得防着點?


創意及文化 | 2015-06-29 《星島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最近,中國足協推出一系列以「不輕視任何對手」為題的世界杯外圍賽宣傳海報掀起爭議,在對同組香港隊的海報中這樣寫道,「這支球隊的人,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這麼有層次的球隊,得防着點!」有本港球迷和傳媒認為海報言辭輕佻,並質疑含種族歧視意味。[1]

事隔一日,香港足總在官方Facebook上載設計相似的海報反擊,「我哋呢支球隊,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目標都係要為香港出一口氣,你係香港人點都要撐!」。[2]香港足總的瞬即回應獲網民狂「Like」,球迷更以行動支持,港足其後主場對陣不丹和馬爾代夫的門票都極速售罄。[3]

流行於網絡世界的二次創作型態,多變而「有層次」,除香港足總,民間亦有商業機構改編歌曲作廣告宣傳。連鎖快餐店麥當勞為經典歌曲《相逢何必曾相識》配上新詞,改編成《相逢何必曾Big Mac》,並由原唱蔣志光真情唱出「問此刻世上,經典漢堡有幾個」,配以1980年代卡拉OK拍攝手法上載Youtube,獲網民盛讚「笑到肚餓」。[4]

而打着「全力以赴,毛牌仲好」旗號,本地雜誌《100毛》創辦的網台「毛記電視」更是將「惡搞」文化發揮至極。身處數碼新時代,二次創作的想象空間可以去到幾盡?

回到現實世界,涉及二次創作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正在立法會審議,新修訂將以戲仿、評論時事等為目的之作品納入豁免範圍,非時事或非惡搞題材,則可能衍生刑事或民事責任;另有網民擔心,若上述草案通過,版權持有人日後會以合約限制他人使用作品[5],因此對草案修訂仍有抗拒。表達自由和保護版權該如何分界?

將「惡搞」進行到底

簡而言之,將現有作品進行改編,收滑稽、批判或諷刺之效,便大致完成二次創作的過程和使命。早在互聯網未算普及之時,本地的二次創作已不時在電視節目或電影中出現,1990年代周星馳多部電影便有惡搞其他作品,綜藝節目《歡樂今宵》亦經常以諧趣方式,重演大眾似曾相識的情節。當時的二次創作,一般以搞笑及娛樂大眾為主。

近年來,政治和社會議題亦成為二次創作的素材,由簡單的改文或改圖,演變成以動漫、音樂或短片形式出現的「藝術」加工,當中更出現不少集體創作。如去年佔領運動期間誕生的改編歌《日日去鳩嗚》,或更早前的《活佛Viva》、《忘情釋迦舞》等歌曲,均是網民集體完成的作品。近期大熱的「等埋發叔」Facebook專頁推出不足一日便吸引近萬個「Like」。[6]

而將上述題材和形式混為一體,並較受矚目的例子,當數新成立的「毛記電視」。其將TVB(「無線電視」)旗下多個節目易名,製作出如以「毛記新聞,事事花生」為口號的《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時事專題《星期三港案》、集合改編歌的節目《勁曲金歌》,甚至短劇《犬時代》,均取材時下熱話,主攻年輕族群。[7]

「毛記電視」的惡搞並非獨創,播出二十多年的港台節目《頭條新聞》,也是以主持人幽默對答或扮演時事人物的方式,揶揄時政。針砭時弊之外,二次創作亦被用作商業宣傳。《相逢何必曾Big Mac》之前,麥當勞去年已跟港視合作,在劇集《警界線》的廣告時段,安排廣告人物「點Jack」突然出現並與劇中演員互動,廣告內容跟足劇情,觀眾大呼驚喜、有創意。[8]

懂得以二次創作作即時宣傳的又何止商業機構,香港足總改圖幽中國足協一默便是近例。另外,早前有藝人在Facebook稱因無法忍受眼前食客一對污糟的手而離開食店,惹來全城圍剿。隨後,發展局在其官方Facebook貼上一雙地盤工友的手,寫道「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建設香港永遠在背後。呢排天氣熱,各位地盤大佬要小心中暑,飲多啲水」,更表示為保障工人「有汗出、有糧出」,當局建議制訂《建造業付款保障條例》,趁機作政策宣傳。[9]

二次創作的「罪與罰」

商家因改編廣告成功獲得回報,官方亦知曉如何「抽水」作宣傳,一眾網民揮灑創意之餘,作品亦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然而被調侃的對象或者版權擁有人可能會說「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甚至訴諸法律。

類似的案件時有發生,其中一宗引起全民辯論的侵權案,發生在十年前的內地。當時導演陳凱歌拍攝的電影《無極》被網民胡戈拿來惡搞,改編成一段長達20分鐘的搞笑短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並在網絡瘋傳。其後陳凱歌聲言起訴胡戈,但輿論卻一面倒向支持惡搞短片,最終胡戈道歉,但拒認侵權。事後,有網民戲謔稱胡戈的惡搞片等於幫《無極》作了二次宣傳。

其實,過往有多份研究報告均肯定了二次創作的價值,指出其對原作帶來的損害甚微,反而有助文創和經濟發展。2011年,英國教授Ian Hargreaves在一份報告中稱,歐盟成員國為包括二次創作在內的範疇作版權豁免,但英國並未跟隨,不利推動當地創意行業和經濟增長。[10]英國政府其後決定採納Hargreaves的建議,而滑稽作品(caricature)、戲仿作品(parody)和模仿作品(pastiche)的豁免於去年10月正式生效。[11]

要平衡創作表達自由和保障原創者利益一向不容易,就版權條例如何處理二次創作,澳洲和加拿大也已在「公平處理」的框架內,為戲仿作品和諷刺作品訂定版權豁免。[12]本港政府曾在2013年諮詢公眾,並在去年作出更新。新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目前正經立法會作最後審議。

改例爭議

新修訂將涉及戲仿、評論時事和引用等用途的作品納入「公平處理」的豁免「正面清單」內,即若非作商業或牟利用途,二次創作不構成侵權行為。但換一角度,這是否意味着,非時事、非戲仿等其他二次創作,即使目的非牟利,也可能負上法律責任?

條例沒有對「時事」一詞提供法律定義,但當局認為不應限於特定或近期新聞;若某一事件的發展受公眾持續關注,便可算是「時事」,屬豁免範圍之內。[13]如有網民曾將謝安琪的《大愛感動》一曲改詞以悼念南丫島海難,其後卻遭唱片公司封鎖。[14]新版權條例下,該類作品便可能被視作涉及時事用途而獲豁免。

另外,條例草案並未列明私人合約中不能加入限制「二次創作」的條款,若版權擁有人以合約加入該類條款或細則,阻止創作人享受豁免,又該如何處理?普通法概念中,私人合約不得凌駕法律,但同時,契約自由精神又是自由市場經濟之關鍵。[15]修訂條例推行之初,未必有充分的現成案例作參考,現階段釐清法律上的概念和定義至關重要。

創作有理 傳播無罪?

現實情況複雜多變,二次創作發展至今,不少作品由網民興趣所致集體完成,若出現侵權,要向每一個網民索償並不容易,於是便可能出現版權擁有人向傳播媒介提出訴訟。

早前網媒謎米便收到迪士尼的律師信,要求移除報道「香港釋迦牟尼樂園」宣傳片的相關新聞,否則採取法律行動。[16]事關不久前,一班高登討論區網民以「香港迪士尼樂園」為藍本,創作出佛教主題的虛擬樂園,更設計米奇老衲、Donald僧、小熊牟尼多個卡通人物,十八銅人巡遊等表演節目以至主題曲,迪士尼指謎米有關報道侵犯其版權。

俗話說「寧得罪拉登,莫得罪高登」,迪士尼視傳播方謎米為起訴對象,並非創作短片的高登網民,但仍遭批評指其扼殺創意。事實上,本港《版權條例》訂明,「如在任何貿易或業務的過程中向公眾分發侵權戲仿作品,或向公眾分發侵權戲仿作品而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的權利的程度,或須負上刑事責任」。[17]換言之,謎米作為商業機構,若被認定是向公眾分發「侵權戲仿作品」並損害迪士尼的權利,或可成為對方興訟的理據。

但另一方面,當局指出在實際情況下,分發侵權戲仿作品不大可能會被視為「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的權利的程度」。因為戲仿作品一般而言針對與原作品不同的市場,並不會取代原作品的合法市場。[18]

魔鬼在細節,二次創作類型多樣,本港版權條例草案實施後可能陸續出現各種複雜的情況。不過樂觀點看,詼諧仿作又何嘗不能與版權擁有人跨界合作,激發愈多創意,製造更多話題?前文提及的《相逢何必曾Big Mac》便是成功例子。再如去年紅極一時的虛擬專輯《罪與佛》,其中多首歌曲改編自流行音樂,並加入宗教元素,就連填詞人林夕也大讚,表示若成功出碟會買來聽。[19]守護版權人利益固然重要,無限創意同樣值得珍惜,二次創作未必要「防着點」;在創作世界裏,相逢何必曾相識,攜手合作,說不定能碰撞出別樣火花。

 

 

1 〈國足海報涉歧視 指港隊多膚色 港教練斥可恥 國際足協或介入〉,《蘋果日報》,2015年6月10日,A06頁。
2 「香港超級聯賽 Hong Kong Premier League」。取自香港足總官方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kleague,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月9日。
3 〈世盃外圍賽連場爆滿 全民撐港隊〉,《蘋果日報》,2015年6月13日,A01頁。
4 「相逢何必曾Big Mac」。取自Youtube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AXu3lkK2zE,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2日。
5 「『網絡廿三條』假民事豁免 欺騙網民 圖蒙混過關」。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0180,2015年1月3日。
6  Emily,〈網民齊齊等埋發叔開fb 專頁瘋狂改圖改歌〉,《明報》,2015年6月19日,A19頁。
7 「毛記電視節目重溫」。取自毛記電視網站:http://www.tvmost.com.hk/,最後查詢日期2015年6月12日。
8 Emily,〈主角遇「點Jack」港視廣告獲激讚〉,《明報》,2014年12月10日,A18頁。
9 「發展局 Development Bureau」。取自發展局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evelopmentBureau,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8日。
10 Hargreaves, I. (2011), Digital Opportunity: A Review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Growth, United Kingdom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11 “UK reforms enabling private copying, parodying and general quotation of copyrighted material come into force,” Out-Law.com, http://www.out-law.com/en/articles/2014/october/uk-reforms-enabling-private-copying-parodying-and-general-quotation-of-copyrighted-material-come-into-force/, last modified October 2, 2014.
12 《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諮詢文件》,商務及經濟發展局,2013年7月11日,第10頁。
13 「公平處理條文的應用」,《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立法會CB(4)153/14-15(02)號文件,2014年11月。
14 王秋婷,〈改歌一條龍 巴打冇贏過〉,《蘋果日報》,2015年4月30日,E02頁。
15 文偉恩,〈「去網絡23 條化」最後一步〉,《信報》,2015年3月6日,A23頁。
16 「迪士尼向謎米香港發律師信 指『香港釋迦牟尼樂園』報導侵權」。取自謎米香港網站:http://news.memehk.com/posts/6291b,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5月12日。
17 《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諮詢文件》,商務及經濟發展局,2013年7月11日,第5-6頁。
18 同17。
19 〈《罪與佛》掀熱潮 林夕想買〉,《蘋果日報》,2014年1月26日,A0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