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粉絲」缺貨 難擋進「激」的選民?


政治 | 2015-07-08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宣佈退出他有份創辦的公民黨並辭去議席,轉為發展新的智庫「民主思路」,尋找泛民建制以外的第三條路,培養年輕人參政參選;他同時認為,公民黨已偏離爭取政治較為中立的港人為民主支持者的創黨理念。[1]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隨後提出,今日的局面何以會令湯家驊心灰意冷,值得大家思考,並指政界要反思若果政圈不能留住有心、有質素的人,能否吸引更多政治人才進入議會。[2]

不過另邊廂,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提出不止年輕人,似乎整個社會都覺得中間溫和派是不可為之,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亦認為「又傾又砌」的做法已被證明無效;而兩人都覺得中間立場的政治空間收窄,是中央過去數年做法強硬所致。[3]

走溫和中間路線在香港政局中吃力不討好,不是新鮮事。至少從過往政黨在選舉中的表現亦可以看出,當社會走向兩端,走中間路線的政黨可能「左右不是人」,流失選票,其中民主黨的經驗,尤其值得參考。

民主黨在香港九十年代中時,宛若民主派的「旗艦」,在1998年的立法會的地區直選中取得約63萬票,佔全港約42.87%選票。[4]然而,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其於地區直選中所得票數只有約25萬,佔全港約13.65%選票。[5]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後,為選戰失利負責而請辭主席一職的民主黨議員何俊仁慨嘆,由於選舉時之政治環境熾熱,部分人認為需要激進,而討厭激烈對抗的選民就投票給建制派,令到選票兩極化,走溫和民主路線的民主黨於是流失選票,在選舉失利。[6]

資料來源: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Electoral Systems (www.cses.org).

 

其實,即使是過往社會對立氣氛未見明顯,民主黨已不能箍緊支持者。根據研究各地選舉情況的選舉體系比較研究(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Electoral Systems,下簡稱「CSES」)有關香港的硏究資料可見,在2004年及2008年的調查中,分別有111及92位受訪者在對上一次立法會選舉中投票給民主黨[7],然而如表一所見,在兩年調查中都只有約四成人在下屆的選舉再次選擇該黨。以上結果似乎反映在投票給民主黨的人中,「死硬粉絲」不多,意味著該黨無法建立「黨性」(partisanship),為後來政治氣氛轉變時流失支持者埋下伏線。

選民投票重感情 不輕易轉軚

英國埃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以及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的三位學者Lawrence Ezrow、Margit Tavits 及Jonathan Homola,在2014年發表的學術文章中亦指出,「黨性」是指對一個政黨有一個深層的心理依戀,會令人持續支持一個政黨及與該黨相連的政策,而不只是單從實際政策方面去評價該政黨。[8]

以上三位學者進一步指出,這種對政黨的「感情」,在選舉時有重大作用。雖然選民要從云云候選人及政黨中作精明選擇,理應先獲取資訊,如各人政績、政綱後,才判斷誰能代表自己,然而要取得所有相關資訊要花上精力,亦頗為費時,選民在作出與政治有關的決定前,通常不能或不情願收集所有相關資訊。這時對一個政黨的依戀,就宛如選民的「指南針」,助其作出投票決定。根據「黨性」作出決定,事前的付出較少,因為決策的依據是長期情感和身份,不用勞心勞力,找尋該政黨及其對手的資訊。[9]

三位學者提出,在初嘗民主的地方,政黨多屬初出茅廬,選民未必熟悉,「黨性」亦較弱。[10]三位學者衡量各地政黨之「黨性」,是從CSES中各地民眾如何回答「你是否通常認為自己與某些政黨較為接近?」的問題作推測[11],香港受訪者的回答,可見於表二。當中可見,在1998及2000年,有超過九成的人答「否」,不過其後愈來愈多人答「是」。香港之立法機關,在1991年開始有直選議員,算是「民主初哥」,其時香港人中,對政黨抱有歸屬感或投入感情的,似乎不多,待經歷多次選舉洗禮,對政黨的擁護才漸漸生根。[12]

那麼,民主黨受擁護程度又如何呢?儘管在較早年份時,覺得自己與某個政黨較為接近的受訪者當中,一度有逾六成人表示較接近民主黨,但到了2008年時,這比率已跌至約兩成。

另外,如表三所見,歷年投票給民主黨的人當中,認為自己與民主黨較為接近的,最多時也不過四成。[13]而前文提及民主黨在1998年的選舉中勢猛,很受支持,但從CSES的數據看來,當年投票給該黨的,似乎絕大多數並非忠實支持者。從表四可見,在2008年時,民主黨就流失了一成半選票給公民黨,另有一成人將票轉投給了被視為是激進派的社民連。

中間政黨若有忠實粉絲 激進難奪權

上述三位學者的文章以對某黨的擁護程度高低,解釋溫和主流政黨會否流失選票給後起的激進政黨。三人指出,過往一些硏究認為,當大部分選民都是「中間派」,政黨亦多屬中間派,當選民的偏好趨於兩極時,「求票」的政黨亦會「投其所好」,宣揚一些非中間的觀點及主張「吸票」,激進政黨繼而冒起。[14]以上觀點,假設了選民與各政黨在意識形態上是否接近,是影響他們投票取態的唯一元素。但三位學者提出,左右選民投票決定的,還包括前文提及的「黨性」。[15]

如前文所言,倚賴對某政黨的一貫「感情」而投票,能節省選民精力,不過這亦意味即使選民對某些議題的偏好轉變,選民仍會出於「黨性」而繼續投票給自己一直「傾心」,但可能已非最能代表自己利益的政黨。[16]

三位學者認為,這意味一直獲眾多選民「愛戴」的政黨,在部份「支持者」對議題等的取態有變時,仍能靠「黨性」力保不失,獲得能與選民取態變化前媲美的票數。[17]而將以上論點放諸一個選民變得較為激進的環境,則一個走中間路線的政黨,若一向受選民強烈擁護,該黨所能留住的選票,將比一直沒受強烈擁護的為多,定位較激進的政黨能從他們手中搶到的票數,亦會較少;反之亦然。從三人的見解可見,在一個走向兩極化或向單邊傾斜的選民光譜中,激進政黨能否乘勢崛起,還看走中間路線的政黨是否成功建立「黨性」。

溫和路線惹猜疑 長期表現換信任

將此放諸香港,近年激進政黨冒起,也可能與直選歷史不長,政黨未及建立忠實支持有關,以至選民的「口味」變後,便決斷跟自命溫和、中立的政黨「分手」,另「投」他方。

話雖如此,現時若有新政團打着溫和旗號,想在政治版圖分一杯羹,難度亦可能較大。上面提及CSES的結果顯示,香港已有愈來愈多人建立「黨性」,新政團要加入,挖票將更為困難,因為挪用三位學者的觀點,日後即使選民想法有變,也可能出於已趨成熟的「黨性」,而繼續投票給現時支持的政黨。

何況以現時的政治氣氛,爭取民主似乎都要與抗爭劃上了等號,提出用對話等溫和方式爭取,要不被嘲笑sometimes naïve,要不被懷疑是背棄初衷。民主黨數年前提出了政改改良方案,就有意見認為密室會談和枱底交易,出賣民主和港人[18];湯家驊早前亦指現時的政治生態教人吃驚,與中央正常溝通,會被視為背叛、賣港、轉軚。[19]

各個以溫和、中立自居的政客是否可信,選民可自行判斷。但有論者指,過往一些如曼德拉及昂山素姫等政治領袖,能夠頂着年輕激進派的壓力與專制政權開展對話,是因為他們在長期抗爭中建立起公信力。[20]因此不論走什麼路線的政黨政團,打鐵還須自身硬,要取得長期穩定的支持,靠的不僅是環境因素。尤其在政改一役後,如何在猜忌的氛圍下重新建立互信,已是各黨各派的必修課。


1 姚國雄,彭美芳,〈淚別公民黨:中立不代表無原則 湯家驊辭立會 泛民或失議會否決權〉,《蘋果日報》,2015年6月23日,A01頁。
2 陳庭佳,〈曾鈺成:應諗為何湯會心灰〉,《文匯報》,2015年6月24日,A06頁。
3 〈又傾又砌「無用」 雙學不看好〉,《星島日報》,2015年6月24日,A22頁。
4 「立法會選舉全部結果」。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199805/25/0525203.htm,最後更新1998年5月25日。
5 「選舉結果」。取自2012立法會選舉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2/chi/rs_gc_GC.html,最後更新2012年9月10日。
6 〈何俊仁嘆選票走向兩極〉,《大公報》,2012年9月12日,A06頁。
7 資料來源: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Electoral Systems (www.cses.org). CSES MODULE 2 FULL RELEASE dataset . June 27, 2007 version. doi:10.7804/cses.module2.2007-06-27;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Electoral Systems (www.cses.org). CSES MODULE 3 FULL RELEASE dataset . March 27, 2013 version. doi:10.7804/cses.module3.2013-03-27
8 Lawrence Ezrow, Margit Tavits and Jonathan Homola, "Voter Polarization, Strength of Partisanship, and Support for Extremist Parties," 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 47(11) (2014), p. 1562.
9 同8。
10 同8,pp. 1559-1560.
11 同8,p. 1572.
12 資料來源: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Electoral Systems (www.cses.org). CSES MODULE 1 FULL RELEASE dataset . Ann Arbor, MI: University of Michigan, Center for Political Studies producer and distributor . August 4, 2003 version. doi:10.7804/cses.module1.2003-08-04;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Electoral Systems (www.cses.org). CSES MODULE 2 FULL RELEASE dataset . June 27, 2007 version. doi:10.7804/cses.module2.2007-06-27;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Electoral Systems (www.cses.org). CSES MODULE 3 FULL RELEASE dataset . March 27, 2013 version. doi:10.7804/cses.module3.2013-03-27
13 同13。
14 同8,p. 1561.
15 同8,pp. 1562-1563.
16 同15。
17 同15。
18 鄭經翰 ,〈民主黨不知羞愧 公民黨過分謙卑 〉,《信報》,2012年9月19日,A21頁。
19 〈湯家驊:與中央溝通被視賣港〉,《成報》,2015年6月24日,A03頁。
20 陳健民,〈後政改的迷茫與希望〉,《明報》,2015年6月22日,A3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