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7-13 | 《星島日報》

新世紀殺人網絡 張潤衡事件的反思



台灣的粉塵爆炸事件,在香港演變成一場對八仙嶺山火生還者張潤衡的網絡指控,包括質疑他到台灣探訪傷者家屬的時機、動機,乃至於追究他是否當年八仙嶺山火的元兇,最終迫使張潤衡開記者會澄清,並辭去香港灼傷互助會的副主席一職。今次事件,反映了社交媒體時代的群眾監察力和網民「重組案情」的細緻、迅速,卻同時令人反思,網絡間短時間流傳大量沒有事實根據的尖刻批評,對當事人的傷害可有多大?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不只是荷里活電影的中文譯名,更可能是現實寫照。今年4月,有「新宅男女神」之稱的24歲台灣女藝人楊又穎疑不堪網絡欺凌,在家中自殺身亡,留下遺書抱怨網民的尖酸謾罵。[1]她的哥哥其後召開記者會表示,希望眾人別成為網路言語霸凌的共犯。[2]

虛擬身份變化萬千,使用者猶有隱形金鐘罩護身,發言時無所忌諱,一輪鍵盤演變成多重戰場。網絡欺凌事件屢見不鮮,台灣有「楊又穎事件」,香港也有「特別的朗誦技巧」。

朗誦短片被上載 網絡群情困擾少年

去年初,一段「特別的朗誦技巧」短片令一無名少年一夜成名。事緣該少年中學時期參加校際朗誦節的短片,忽然被上載至不同的網絡專頁及討論區,並在短時間內獲得逾百萬點擊,有網民嘲弄他在演說時的動作浮誇,也有人留言圍攻;網絡間同時出現惡搞他的facebook專頁,獲近萬個讚好,有人甚至假冒他的身分在網上發公開信,聲稱感謝大眾的熱烈支持,他一切安好。

該少年其後接受傳媒訪問,澄清公開信非由他撰寫,並表示事情發生的初期,他有少少困擾及壓力,又躲起來抄寫古詩「一片冰心在玉壺」自勉,數天後決定不再閱讀網民留言。[3]

網絡提供各種平台予人交換資訊及意見,使用者不時唇槍舌劍,如何劃分甚麼屬於欺凌?據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私隱公署」)的詮釋,網絡欺凌一般指涉及利用電郵、網頁上的圖像或文字訊息、透過網誌、聊天室、討論區、在線遊戲網絡、流動電話或其他通訊科技平台而對他人作出的欺凌行為,包括騷擾、抹黑、披露他人在現實世界的身份、誣陷、假冒他人、欺詐及排斥他人的行為。[4]

互聯網交流日益普及,令網絡欺凌問題漸受關注。香港政府曾在立法會回應有關網絡欺凌的問題,指香港目前未有法例定義或規管網絡欺凌,私隱公署會處理涉及在互聯網以侮辱性言詞、文字或圖片等方式騷擾他人,並可能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私隠條例」)的投訴,警方則沒有備存與網絡欺凌行為相關的統計數字。[5]

台灣以公然侮辱罪規管

香港目前並未有規管網絡欺凌的法例,但假如相關言論涉及誹謗、刑事恐嚇及侵犯知識產權等,則可以透過不同法例作舉證或規管。[6]台灣也未有特定監管網絡欺凌的法例,而除了涉及誹謗或恐嚇等可能與網絡欺凌相關的行為,台灣當地還設立了「公然侮辱罪」的條例。

香港人對此較為耳熟能詳的事例,相信是2012年香港一名立法會議員到台灣考察時與人發生衝突,兩度以廣東話向對方講粗口,被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以公然侮辱罪起訴,一年半後當地法院作出罪成判決,判囚三十日,或依法以三萬元新台幣罰款作代替。[7]

至於在網絡上如何才算干犯公然侮辱罪,可參考以下例子。假設有男生將前度女朋友的照片移花接木至AV女優全裸照片,並上載至會員人數達數萬人的著名網站貼圖區中,事後又有不少同班同學發現,議論紛紛,令女生感到非常羞辱與難堪,該男生已有可能觸犯有關法例。因男生上載至有關貼圖區,已符合多數人可共見共聞的「公然」狀態;發現此事的同學對男女生議論不已,在理智的第三人眼中遭到名譽的貶損,也有機會構成「侮辱」。[8]

除了公然侮辱罪,近年台灣有關網絡欺凌的事例還包括2011年新北市一名姓王的國中女學生因不滿另一名姓楊女同學向她潑水開玩笑,在部落客貼文抱怨,惹來對方貼文反擊,獲其好友及其他學校學生共約30多名人士留言聲討姓王女生,如「不要臉」、「這麼醜,當妓女也沒人要」。結果,姓王女生的母親發現女兒情緒不穩定及脫髮,細問下得悉女兒遭到網絡欺凌,向學校反映不果,遂狀告30多人誹謗,最終與涉案人等庭外和解,姓楊女生亦願意道歉。[9]

香港曾提修例 惹白色恐怖疑雲

在香港,涉及在互聯網以侮辱性言詞、文字或圖片等方式騷擾他人並可能違反私隠條例的投訴,私隱公署均會處理。在2009年至2011年間,政府亦曾提出檢討及修訂私隠條例,2010年的諮詢報告中建議,將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以從中取利或作惡意用途的行為,定為罪行,而「作惡意用途」的界定則為「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獲益,或意圖導致他人蒙受損失,包括對感情的傷害」。[10]

可是,有關建議令人擔心「作惡意用途」的定義過於寛闊和主觀,而當中「感情傷害」的定義模糊。同時有人憂慮政府藉修訂私隱條例,雷厲風行規管網上言論,隨時掀起訴訟潮,對互聯網造成白色恐怖。[11]

其後在2011年的報告中,政府建議將「作惡意用途」的建議定義為: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獲得金錢利益或其他財物方面的利益;或意圖導致資料當事人蒙受金錢或其他財物方面的損失,或心理上受傷害。[12]

因此,原本的「獲益」和「損失」在新修訂下,具體地界定為金錢利益(損失)或其他財物方面的利益(損失);並以「心理上受傷害」取代「對感情的傷害」,因這定義涵蓋的範圍較狹窄,並較可能需要依靠專家來證明某人的心理是否受創。

教育公眾 締造健康網絡文化

有關條例的修訂,或有助改善涉及不當披露個人資料的網絡欺凌。另外香港目前沒有立法規管網絡欺凌的原因之一,與言論自由等涉及廣泛利益的考慮有關。因為貿然提出立法監管網絡欺凌,或會限制網絡使用的自由,結果適得其反。

由網絡使用者自律,輔以公眾教育和營造健康的網絡文化,看來是較直接和理想的方法,避免下一個受害者出現。曾與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鬧出不倫關係的萊溫斯基,今年初出席TED演講時,形容自己是首個蒙受網絡欺凌的受害者。當年白宮爆出醜聞後,她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抨擊,但網絡欺凌一詞,在十多年前並未出現。[13]

今非昔比,網絡世代助人尋求真相的同時,也令人更易淪為被欺凌的對象,或如萊溫斯基接續的呼籲,人們應認清現時冒起一種以羞辱別人為己樂的網絡文化主張,停止網絡欺凌。

 

 

1 童清峰,〈台灣網絡霸凌觸犯刑法〉,《亞洲周刊》,2015年6月7日,P029頁。
2 許國楨,〈圓楊又穎遺願 兄推動反匿名霸凌〉,《自由時報》,2015年4月24日,A12頁。
3 「朗誦男生:一片冰心在玉壺 網民欺凌沒生氣 連累恩師難」。取自明報網站:http://life.mingpao.com/cfm/dailynews3b.cfm?File=20140119/nalgc/gca1.txt,查詢日期2015年6月19日。
4 《網絡欺凌你要知!》,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2014年10月。
5 「立法會十二題:網絡欺凌」。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12/19/P201212190357.htm,查詢日期2015年6月19日。
6 《網絡欺凌你要知!》,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2014年10月。
7 陳一雄,〈港議員來台爆粗口判拘役確定〉,《台灣時報》,2014年4月1日;〈黃毓民辱馮煒光台判囚30日〉,《明報》,2013年6月22日,A08頁。
8 「案例(1 )網路上不得公然侮辱他人」。取自台灣教育部資訊及科技教育司網站:http://www.edu.tw/pages/detail.aspx?Node=3141&Page=10240&Index=9&WID=3ee9c9ee-f44e-44f0-A431-c300341d9f77,查詢日期2015年6月17日。
9 張欽,〈網上遭公幹 女怒告35同學〉,《台灣蘋果日報》,2011年8月9日,A9頁。
10 《檢討〈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公眾諮詢報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2010年10月。
11 張一華,〈網民起底負刑責 業界指「感情損失」難定義〉,《星島日報》,2010年10月19日,A06頁。
12 《檢討〈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進一步公眾討論報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2011年4月。
13 "'Who never made a mistake at 22?': Monica Lewinsky reclaims spotlight with anti-bullying talk,"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20, 2015, http://www.scmp.com/news/world/article/1743383/who-never-made-mistake-22-monica-lewinsky-reclaims-spotlight-anti?utm_source=wisers&utm_medium=intranet&utm_campaign=syndication_campa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