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5-08-19 | 《星島日報》

Bing Bong可否不要老:Cosplay的自我與個人成長學習



今年的香港動漫電玩節剛過,如同往昔一般,場內除了一般遊人,還有不少從動畫、漫畫、電影及電子遊戲等「二次元」世界而來的「訪客」。本是虛幻的人物如美少女戰士、蝙蝠俠(Batman)、日本動畫遊戲《Fate/stay night》女主角Saber(日名:セイバー)、網絡遊戲《艦隊Collection -艦Colle-》(日名: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中的赤城等能在現實世界現身,靠的是一群有心的Coser(Cosplayer的簡稱)以維肖維妙的服裝及舉止,將「不可能變為可能」。

驟眼看來,Cosplay只是人們換上一套套造型奇特的服裝的玩樂及幻想遊戲,但有否想過,在不同衣裳之下,可以是Coser一場尋找真我,為自己發掘更多可能性的旅程;玩樂及享受背後,有着Coser認真製作、親力親為的心血;虛構與真實交接,也可以是一場個人成長教育?

究竟Cosplay是什麼?Cosplay是「Costume play」的縮寫,即穿着服飾,扮演在動畫、漫畫、電子遊戲或電影等出現的虛構角色,而Coser就是進行Cosplay活動的人。Cosplay並非這數年才出現,這個詞亦非源自「動漫聖地」日本,而是美國。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美國科幻大會中,有參加者穿上出現在科幻電影《星空奇遇記》(Star Trek)和《星球大戰》(Star Wars)的服裝。[1]來自日本的高橋伸之在1984年到美國採訪相關活動後,苦思了一番該如何形容這些扮演,最後以日本人喜愛把詞語變短的習慣,簡化英語「Costume play」,「Cosplay」一詞由此而生。[2]

另一方面,在1970年代,日本一些同人誌[3]的售賣會中,有同人誌組織為了吸引同好參觀,而找成員扮演動漫角色做「生招牌」。其後通過各種不同的同人誌售賣會,認識這種扮演活動的人愈來愈多,吸引到同人誌組織以外的人參與,使Cosplay活動發展起來。[4]到了今天,Cosplay已由個人愛好和小規模的非正式活動,發展出跨地域的交流活動以至比賽,今年香港的動漫電玩節,便請來日本、台灣、新加坡、上海等地的著名Coser參加活動[5],而日本名古屋自2003年起舉辦的國際性比賽World Cosplay Summit[6],今年亦有來自包括香港的26個國家及地區的隊伍參與。[7]

形神俱似,Cosplay重中之重

Coser需要傳神演繹心目中的角色,故此在服裝、化妝、髮型和道具等外形要素,以及舉止、動作和神態等神韻要素,都盡量貼近目標角色。[8]在相關的大會和活動中,愛好者們會評價Coser的服飾與神韻,也會拍攝照片,而Coser對於自己成為拍照的對象,不但在預期之內,甚至看成是讚賞。[9]

硏究各類愛好者的荷蘭學者Nicolle Lamerichs指出,Coser決定扮演甚麼角色時,多會考慮自己的身型和身份,因為未能充分演繹角色,那怕是因為身型等無法控制的因素,也可能會遭其他愛好者嫌棄。她便見過有人因為戴着眼鏡扮演沒有戴眼鏡的角色,而備受批評。[10]像World Cosplay Summit的大型活動,更訂立了評分準則,以便向參加者「評頭品足」,例如對服裝評分中的四成,是看參加者的服裝有多貼近所扮演的角色;參加者上台表演時,評分有一半是考慮該表演是否忠於原著,包括參加者能否表達對原作的欣賞及尊重。[11]

服裝從何而來亦是Cosplay另一個要點。由於Coser模仿的是「二次元」世界角色,而角色服裝設計有時會天馬行空,物料甚至不存於世,故此Coser要將角色的服裝在現實世界重現,不只要發揮想像力,亦需考驗功夫。即使是工多藝熟的Coser,由硏究角色造型,然後畫圖、買材料、車衣以至修飾,做一套衫也可花上兩周。更有人每天花六至八小時,幾乎用了半年時間,才製作出逼真稱身的科幻電影角色鐵甲奇俠(Iron Man)的盔甲。[12]

Coser大花心血自己做衫,部分為了體驗Cosplay的真正樂趣[13],部分則是現實考慮。如早期Cosplay未算流行時,市面上根本難以買到現成的全套角色服裝[14],即使現時已有較多相關產品,價錢卻未必相宜[15],而且有機會遇上粗製濫造、布料不佳、衣不稱身等問題。[16]

再者,親手製作的心意和手藝,也是Cosplay的核心價值之一,World Cosplay Summit就尤其重視「自家製造」,禁止參賽者穿外購服裝;親友出手幫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接受,但大會以親力親為做衫為尚,亦不建議在巡遊或媒體環節穿上外購服裝。另外,服裝的品質如是否稱身、縫紉和上色的效果,以至製作時有否用上特別高難度的技藝,在比賽時都是重要的評分考慮。[17]

扮人,也在扮自己

由以上可見,玩Cosplay可不是「玩玩下」,要做得出色,需花精力鑽研角色,服飾、道具、化妝一腳踢。大花心血扮演一名虛構人物,何以樂此不疲?其中一個原因,是Coser嚮往動畫或遊戲內的角色,覺得這些角色不論人或衣著都非常漂亮,由此激發扮演念頭[18],也有人認為Cosplay可用來表達對某一角色的熱愛,讓扮演者化身為夢想世界中的人物,一嘗成為動漫畫中主角的滋味。[19]

獲取及展示另一種「身份」,可能正是Cosplay的迷人之處。前文提及的荷蘭學者Nicolle Lamerichs指,Cosplay是粉絲將虛構的事物在日常生活中實體化及代入其中的絕妙例子,Coser在設計及穿上服裝時,會構建自己一個基於虛構事物的身份,並且貫徹這個身份。[20]她指出,Coser選擇的角色,正是用來表達自己的身份。Coser穿上某角色的服裝,一方面可以表達自身對於該角色的認同,甚至因為他人的讚賞而獲取名譽;另一方面,與此角色相關的特徵等也會轉移到Coser身上。簡而言之,Coser會決定適合自己的角色及價值,扮演虛構角色,其實也是表現自我。[21]曾訪問超過40名在香港、澳門、內地等地的Coser的香港城市大學英文系教授Anne Peirson-Smith,便在其於2013年發表的學術期刊文章中指出,Cosplay是一個讓個人高舉個性,在一個安全的社群環境中公開展示及演出自己秘密一面的手段。[22]

此外,Coser可以在扮演過程中發掘自己更多可能性。接受Anne Peirson-Smith訪問的大部份人均表示,穿上服裝後感覺和行為都有所不同,或者觀察到其他Cosers有類似的轉變。[23]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Cosplay甚至可被賦予更多社會意義。有心理學家認為,一些參與Cosplay的少年,在日常生活長期壓抑本性,可能對現況不滿,要借助不同形象來肯定自己,感受自己在社會上的存在價值。也有香港社工指有不少性格內向的隱蔽青年,會因為Cosplay而變得樂觀開朗。[24]有接受Anne Peirson-Smith訪問,喜歡扮演英雄角色的Coser,更指他們選擇的角色可以為日常生活帶來正能量,例如遇上不如意事,就會當自己是一名英雄角色來應對。[25]

Cosplay也有建立群體,結識朋友的作用。Anne Peirson-Smith就謂穿上不同服裝並非「為穿而穿」,而是一個重要的社會活動。[26]本地Coser黃兆倫指她在Cosplay界結識了不少朋友,Cosplay成為了他們的聚會活動,她更在2005年組成了逾30人的Cosplay團隊。[27]另外,在接受Anne Peirson-Smith訪問時,很多Coser都對穿上服裝隻身外出感到不自然,連群結隊一起活動會更為安心。Anne Peirson-Smith認為Cosers的不安,其實反映他們知道在一個着重群體和傳統的社會,穿著突出及表現自我的服裝會招來微言。[28]

此外,前面提及Cosplay的服裝着重自家製造,而要做出一套好的Cosplay服裝,難度不低,免不了要向外討教,或與同好交換心得。以網上論壇Cosplay.com為例,至2015年7月尾為止,登記的會員數目超過37萬,而關於Cosplay道具、配飾及盔甲,以及假髮及頭髮的討論區的帖文數目均超過十萬。[29]Nicolle Lamerichs指,網上討論區及社群專門為Coser提供互助服務,幫助人們面對困難,建立了愛好者作為友輩互相幫忙的風氣,而這種社群對於人們培養製作服裝的技巧至關重要。[30]接受Anne Peirson-Smith訪問的一名Coser指出,Coser之間經常會借用及分享其他人的長處、意見和才藝,亦會坦誠指出對其他人服裝的評價,以求進步。[31]

Cosplay的潛在價值,不止於此。「自造者時代」降臨,Cosplay講求的親手創造和互助精神,正是這個時代所追求的特質。由Cosplay衍生的活動,也為不同的行業帶來機遇。Cosplay倚仗幻想及虛構世界而生,投影在真實世界,卻是實實在在的建樹和影響。一如電影《玩轉腦朋友》中的Bing Bong,雖然只是出自女孩Riley的幻想,最終卻有份協助Riley走出成長死胡同。幻想玩物,也可以是學習自我與個人成長的鮮活教材。

 

 

1 Nicolle Lamerichs, "The cultural dynamic of doujinshi and cosplay: Local anime fandom in Japan, USA and Europe," Participations: Journal of Audience & Reception Studies, 10(1) (2013), p. 167.
2 Michael Bruno, "Cosplay: The Illegitimate Child of SF Masquerades," Glitz & Glitter Newsletter, October 2002, http://millenniumcg.tripod.com/glitzglitter/1002articles.html.
3 簡單而言,同人誌即是坊間對動漫畫有愛好的人自身出版的一些作品,如漫畫及畫册。資料來源:同1,p. 158.
4 「Cosplay FAQ」。取自香港Cosplayer交流區網站:http://www.hkcosplayers.org/cosplayfaq.html,最後更新日期2006年3月18日。
5 「2015第十七屆香港動漫電玩節亞太區Cosplay嘉年華」,香港動漫電玩節2015,http://www.ani-com.hk/2015ver/pdf/15ACGHK_Cosplay_Carnival_Fact_Sheet.pdf,查詢日期2015年7月28日。
6 "About WCS," World Cosplay Summit, http://www.worldcosplaysummit.jp/en/about, accessed July 28, 2015.
7 "World Cosplay Summit 2015," World Cosplay Summit, http://www.worldcosplaysummit.jp/en/2015, accessed July 30, 2015.
8 同4。
9 Nicolle Lamerichs, "Stranger than fiction: Fan identity in cosplay," 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7 (2011), accessed July 29, 2015, doi:10.3983/twc.2011.0246, Sections 2.2 and 2.4.
10 同9,Section 4.4.
11 "World Cosplay Summit 2015 Participation Regulations for Cosplayers," World Cosplay Summit, http://www.worldcosplaysummit.jp/en/about/regulations.html, accessed July 29, 2015.
12 林勇,〈Be a cosplayer〉,《壹週刊》,2015年3月5日,A78至80頁。
13 張俊銓,〈堅持手作衣飾 享受表演過程 女Coser拒全職Cosplay〉,《成報》,2014年10月12日,A11頁。
14 同4。
15 同13。
16 同12。
17 同11。
18 同12。
19 同4。
20 同9,Section 3.1.
21 同9,Section 5.2.
22 Anne Peirson-Smith, "Fashioning the Fantastical Self: An Examination of the Cosplay Dress-up Phenomenon in Southeast Asia," Fashion Theory, 17(1) (2013), pp. 87, 89-90, 92 and 104.
23 同22,p. 88-89.
24 〈行為藝術可解救隱青〉,《新報》,2014年8月1日,A10頁。
25 同22,p. 89.
26 同22,p. 104.
27 同13。
28 同22,p. 95.
29 "Forums,” Cosplay.com, http://www.cosplay.com/forum.php, accessed July 29, 2015.
30 同9,Section 2.2.
31 同22,p.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