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5-08-28 | 《經濟日報》

古樹斷魂 樹木管理政策有錯嗎?



「古樹魂斷般咸道」風波至今尚未平息,各方紛紛發表理據,各執一詞,甚至政府的不同部門,也出現了不同的判斷。一方面,路政署認為有種種跡象顯示,樹木的支撐部分受影響,樹木有倒塌危機[1];另一方面,對於路政署提出的「圍牆」浮現11條新的裂痕,土力工程處卻指稱有關樹木所位處的擋土牆並沒有問題。[2]

事件未有定案,卻正好為社會帶來契機反思,樹木到底應如何妥善保養?面對經評估後倒塌風險程度各有高低的樹木,斬樹是否唯一或最直接的出路?時值雨季,在過去多年連串的塌樹致命事件陰霾下,高樓林立的香港,應如何保護和發展城市森林?

「自然瑰寶」石牆樹

六棵年長百歲的細葉榕樹屹立在小小的石牆和擋土牆之上,乍聽匪夷所思,有人或認為灑脫地斬掉樹木可免除後顧之憂,尤其是次涉事的般咸道狹窄非常。但原來,「石牆樹」是身處亞熱帶氣候的香港的獨特自然生態。

據政府資料所示,香港擁有不少榕屬植物,由於這些植物的根有纏繞生長的習性,而石牆的石塊之間又有不少接縫,加上牆後有泥土及有地下水滲出,可供植物生長,因此石牆樹能在擋土石牆的垂直面上紮根生長。這亦是香港獨有的景觀、生態和市容特色,令市區的生態更多元化,並提供綠蔭,改善香港擁擠的市區環境,石牆樹是香港的「自然瑰寶」。[3]

既然被譽為「自然瑰寶」,在檢查的時候,自不然有其獨特的管理策略。政府提供的指引羅列了至少14項需要特別留意的檢查項目,如結構缺陷即如出現斷枝或枯枝、腐爛、樹洞、裂開、裂縫;因嚴重傾斜或不平衡而需要修剪的樹冠,以矯正樹形;從擋土牆上剝離的樹根及損壞或腐爛的樹根,尤其是從牆面鑽入石牆內的樹根;植物患病的徵狀,例如真菌子實體及白蟻出沒;是否有已損壞或鬆脫的擋土牆石塊需要轉介土力工程師作跟進檢查等等。

而在考慮是否需要移除樹木時,便需要評估樹木是否有很高的倒塌風險,威脅到市民的安全,而且沒有其他合適的補救措施。

是安全第一 還是快刀斬亂麻?

再參考政府的另一份「樹木風險評估安排」的詳細指引,在進行樹木風險評估程序時,石牆樹與古樹名木一樣,需要使用表格2來進行個別樹木的風險評估,當中需要使用合適的工具來探測主幹或可觸及的結構上是否有問題,並對可能造成傷害的樹木部分進行危害評估,再作跟進行動。[4]

同一份指引亦清楚指出,各個有關部門需要留意樹木的護養和保育是首要的工作,移除樹木是最後的選擇。[5]因此,在決定斬除樹木之前,需要採取合適的風險緩解措施如進行修剪、移除枯枝、治理病蟲害、以纜索或支柱支撐樹木等。[6]

由此可見,在打理、評估樹木的倒塌風險和採取緩減風險措施時,並不能草率了事,這不只關乎人命安危和獨有的天然珍藏是否得到妥善保護,也關乎各種決策究竟是建基於知識,還是缺乏理據支持的憂患意識。三年前颱風信號等級達10級的「韋森特」吹襲香港期間,位於西環的其中一棵石牆樹倒塌,壓倒一輛小巴和一輛客貨車[7],事後樹木專家的善後工作,便反映了樹木管理工作所需要的細心和判斷力。

當日事發後,有樹木專家及相關人員在現場向倒塌的樹木及石牆進行調查,分析倒塌的潛在及直接原因,認為主因是有關樹木缺乏在接縫生長及延伸至牆後土的拉力筋,另外樹木塌下後未有對牢固的磚石結構造成可見損害,亦沒有石塊移動或碎裂。[8]

有關專家更特別指出,必需區分清楚石牆本身和石牆樹塌下的分別,並謂「由整體石牆坍塌而引致的塌樹,嚴格來說是一種附帶損壞,這些個案不應被註釋為石牆樹倒塌。真正的石牆樹倒塌應該關乎其根系或樹莖的機械弱點,又或是磚石結構受到局部干擾或變得不穩定。」[9]早前發生的般咸道古樹被斬事件,正好令人疑問是否有混淆概念的情況。

權責不清 詮釋各異 執行樹木指引須一致

「古樹魂斷」事件反映的其中一個問題,正是各個管理樹木的主要部門之間各執其詞,在評估樹木後決定應否移除樹木沒有劃一的標準,又或是與相關的資深學者的判斷迥異。面對樹木管理的專門知識,就算現行政府已制定了一套既有的樹木風險管理指引,但若然負責處理的部門未有具備足夠的知識,有關的指引能否確切執行?

現時負責栽種和護養全港樹木的政府部門,共有10個,包括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民政事務總署、房屋署、地政總署、路政署、建築署、土木工程拓展署、渠務署、水務署和漁農自然護理署。[10]在此等跨部門式的「綜合管理模式」之下,所衍生的權責問題以及實行管理時的差異,在去年審計署的報告中有不少著墨。

首先,現時護養同一地帶的樹木的權責分配,是按樹木管理辦事處(樹木辦)的建議採取「佔多數原則」,即是鼓勵由負責當中大多數樹木的部門,負責整幅地帶的樹木,但有關原則只屬建議,而非強制性的安排。審計署對此原則表示支持,但發現截至2014年7月,並沒有任何樹木辦的記錄顯示有採用此原則處理的個案。[11]

對於路旁樹木護養,權責不清的問題更為明顯。同一份審計報告指出,現時主要負責護養樹木的部門,對路旁樹木的護養責任誰屬、何謂園境地點[12]、有沒有移交記錄等問題,一直存在爭議,審計報告認為有關問題已影響到處理樹木投訴及其他樹木管理工作。[13]

此問題經開會商議後,與會者同意若部門之間無法達成協議,樹木辦會檢視有關情況,裁定由哪個部門負責管理有關樹木,但各部門仍沒有完全解決彼此對詮釋園境地點定義的爭議。[14]

護樹‧護城

百年心機栽植,除了是一棵棵的古樹,還有是一個城市的進步。2008年赤柱大樹塌下壓死19歲準女大學生一事,促令政府終於決定檢討樹木管理;並在兩年後成立樹木辦,負責「倡導樹木管理部門和社會大眾以專業手法管理樹木」。[15]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一個全面而成功的政策亦非朝夕可得。然而樹木辦成立距今已經五年,與樹木管理相關的問題仍接連發生,政府部門之間的協作仍有待理順。近日古樹亡魂一事,能否令政府及社會各界認真檢討,汲取種種教訓,為未來制定出更完善及能夠統一執行的樹木政策?

 

 

1 「般咸道石牆樹有隨時倒塌危險」。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站: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infrastructure/html/2015/08/20150812_221640.shtml,查詢日期2015年8月14日。
2 馬耀森,周展鴻,〈土力處:擋土牆穩定良好毋須緊急維修 路署砍樹理據被指誤導〉,《明報》,2015年8月12日,A03頁;「樹木管理專家小組聽取般咸道四棵石牆樹緊急移除事件報告」。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8/17/P201508170561.htm,查詢日期2015年8月14日。。
3 《石牆樹管理指引》,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發展局,2013年12月。
4 《以地點為本及以樹木為本的樹木風險評估及管理安排指引》﹝第七版﹞,發展局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2014年10月。
5 同4。
6 「全民監察」。取自發展局 - 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網站:http://www.trees.gov.hk/tc/community_surveillance/,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22日。
7 〈徹夜風雨塌千樹 的士中招變坦克〉,《頭條日報》,2012年7月25日,P04頁;〈港府護不好 一吹千樹倒〉,《都市日報》,2012年7月25日,P01頁。
8 詹志勇,馮悟文,《石牆樹保育》,(香港:港鐵公司,2014),頁113-123。
9 同8。
10 「樹木管理」。取自發展局 - 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網站:http://www.trees.gov.hk/tc/about_gltms/tree_management_on_government_land/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9日。
11 審計署署長報告書<第六十三號報告書>(二零一四年十月)」。取自香港審計署網站:http://www.aud.gov.hk/chi/pubpr_arpt/rpt_6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8月1日。
12 根據技術通告,園境地點是指以植物或園境建築美化環境的地方。
13 同11。
14 同11。
15 「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取自發展局 - 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網站:http://www.trees.gov.hk/tc/about_gltms/introduction_to_tmo/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