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5-09-07 | 《星島日報》

護樹有法



去年一宗紅毛猩猩破天荒獲得法定人權的個案,開創了動物權益訴訟的先河。2014年12月,阿根廷法院裁定,長居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動物園的29歲紅毛猩猩女Sandra,獲法庭認定為「非人類的人」(non-human person),裁定牠享有人權,並下令將牠送往巴西一個半野生庇護所生活。[1]

動物有「人權」,供予雀鳥棲息的樹木自然環境,也有人要捍衛其「生存權利」?1972年,美國法律學者Christopher D. Stone撰寫文章,表示基於樹木及其他自然生態資源的重要性,它們應獲授予法定權利,以保障其生存,人民亦可據此充當「樹木監護者」,就任何有可能構成樹木危害的發展項目在法庭上作辯護。[2]40多年過去,有關「樹木監護者」的法定角色概念,始終未獲法院採納,但Stone提出從法定權利角度探討保護樹木的問題,卻廣受社會各界關注。

《樹木法》僅與私人土地的權責有關?

在香港,過去多年來有不少學者和樹木保育倡議者一直提倡制定《樹木法》,卻一直未能成事,往往到悲劇出現,有關話題的重要性才稍獲關注。以去年發生的塌樹壓死孕婦慘劇為例,當時一名37歲懷有第二胎的張姓女子,在半山羅便臣道等候小巴前往醫院作產前檢查時,行人道上的一棵印度橡樹忽然塌下,張慘遭壓倒,傷重不治,醫生剖腹取出死者的38周男嬰,亦一度停止心跳。[3]

事件中塌下的樹木位處私人物業之內,在缺乏《樹木法》的情況之下,香港政府現時只能透過行政手段要求業權人處理私人土地上的樹木[4],但有關要求並無法律效力。可是,私人保養的方式各異,檢驗質素亦參差,曾有私人屋苑管理公司的業界人士向傳媒表示,鮮有私人屋苑願意花錢諮詢樹木專家,一旦發現有樹木出現問題,大多選擇斬樹以圖一了百了。[5]

在上述塌樹壓死孕婦事件發生後,亦有中西區區議員指,區內私人屋苑的大樹多數已被移除,務求杜絕所有因塌樹傷人而遭索償的機會。[6]大刀闊斧免後患,多少樹木慘遭滅門。當城市變得進步,人民管理自然資源的方法與意識,又有否與時並進?

法例架構可以包括甚麼?

有專家指出,香港可仿傚強制驗窗的規定來進行定期的樹木檢查。[7]但《樹木法》並非僅僅以法例來規管私人土地上的樹木,還涉及一套完整的樹木管理理念。早於十多年前,專門研究環境與樹木的大學教授詹志勇已提出《樹木法》,他參考外國法例,撰寫報告供政府參考,內容包括種植樹木的要求、樹苗質素、保養方式、樹藝師發牌制度等[8],但當時政府認為香港未有立法的需要,社會亦未見對有關建議的熱烈關注。

其後香港接連發生塌樹壓傷途人甚或致命的事件,逐漸喚起社會各界漸漸關注樹木的管理問題。2011年,時任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提出另一份樹木管理制度議案,但最後有關《樹木法》的部分闖關失敗,未獲政府接納。

儘管如此,有關議案提供了一個全面的樹木管理政策。此議案最後經修訂的版本,提出了22項內容,並劃分為五大範疇,包括建立框架及完善資源分配、完善綠化規劃、完善人才培訓及規管、加強社區工作和加強可持續發展的研究。

而制定《樹木法》則是22項當中的其中之一,其餘項目還包括訂立樹木管理人員和樹木管理承辦商的發牌和規管制度;在各個社區進行樹木普查,以挑選具保育價值的樹木,並將該等樹木納入一份特定的名冊內,透過專門的樹木管理法例加以保育;設立獨立專責的部門,統籌現時散落於各政府部門的綠化規劃、樹木護養及樹木風險管理工作等。[9]

本地法例及管理工作有待改進

現時香港與樹木相關的條例並不直接,如《林區及郊區條例》(第96章)、《郊野公園條例》(第208章)、《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盜竊罪條例》(第210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和《古物及古蹟條例》(第53章) [10],但這些條例主要用於規範非法砍伐或盜取樹木,對於樹木管理等方面可算少之又少。

縱使政府過去多番強調,有關當局已着力落實不同的行政措施,如頒布指引或作業守則來加強樹木管理,或加強公眾參與等層面。但是早前智經撰文分析今年八月發生的般咸道石牆樹被斬事件與當中所反映的樹木管理問題時指,現行的作業守則欠缺約束力,加上各個與樹木管理相關的主要部門權責分配不一,對執行守則時的理解並不一致,導致改善樹木管理舉步維艱。[11]

十年樹木 完善制度需時

參考日本東京的做法,當地以多項條例配合,為樹木管理政策奠定法律基礎,協助釐清各方的責任,加強城市的綠化規劃與發展。舉例說,《都市美觀景致保育樹木法》授權日本地方政府對指定的珍貴樹木或樹群作保育;《都市綠地法》容許地方政府劃定綠地保育區;《東京都自然保育條例》則讓位處「保育地帶」內的樹木均受到保護[12],這些條例大致在1960至70年代制定。

樹木管理和法例保護的推進,並非一蹴而就,往往需要持續多年才稍見成效。如美國維珍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在1970年代曾有與樹木種植及保育條例相關的修訂建議,但礙於當地種種的國家與州郡的法律制定規則,只能撥入與土地相關如地區土地侵蝕和沉積物防治的法例框架之內。[13]直到2007年,當局才承認樹木對於當地環境的重要性,並為了減慢樹冠覆蓋流失,採納新的樹木保護條例。[14]

世界每日在變,約五年前樹木管理辦事處成立,至今仍有樹木無故被斬的指控,也有人被塌下樹木奪走的生命,樹木管理仍看似沒有突破,但另一方面,其重要性已獲得更廣泛的關注,樹木專家的倡議工作亦未有止息。四棵被斬的石牆樹,其中一棵的樹頭後來長出了幼枝,有說這是垂死掙扎,也可能在多年後長成小樹。未來難料,希望在於無限的可能。

 

 

1 〈困阿根廷動物園20年 猩猩判擁人權獲釋〉,《蘋果日報》,2014年12月23日,A22頁;Richard Lough, "Captive orangutan has human right to freedom, Argentine court rules," Reuters, December 21, 2014,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12/21/us-argentina-orangutan-idUSKBN0JZ0Q620141221.
2 Christopher D. Stone, "Should Trees Have Standing," Southern California Law Review 45 (1972): 450;Christopher J. Duerksen, Tree conservation ordinances : land-use regulations go green (Chicago :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 1993), 19-33.
3 〈塌樹壓死孕婦 剖腹嬰危轉嚴重〉,《星島日報》,2014年8月28日,A24頁。
4 張美琪,〈效強制驗窗 專家倡引「樹木法」〉,《經濟日報》,2014年8月16日,A15頁。
5 林若勤,龍婉琪,歐陽玲,〈專家無牙力 法例乏保障 市區百萬樹木任宰殺〉,《東周刊》,2015年8月19日,A024-028頁。
6 同5。
7 同4。
8 同5。
9 《陳淑莊議員就“完善樹木管理制度”動議的議案》,立法會,CB(3) 833/10-11號文件,2011年6月15日;《由陳淑莊議員就“完善樹木管理制度”動議的議案,經陳克勤議員、葉偉明議員、甘乃威議員及劉秀成議員修正的“完善樹木管理制度”議案》,立法會,2011年6月15日。。
10 《資料述要 - 樹木管理》,立法會資料研究組,2015年2月11日。
11 「古樹斷魂 樹木管理政策有錯嗎?」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61,查詢日期2015年8月28日。
12 《資料述要 - 新加坡及東京的樹木管理工作》,立法會資料研究組,2015年2月11日。
13 Christopher J. Duerksen, Tree conservation ordinances : land-use regulations go green (Chicago :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 1993), 19-33.
14 "New Tree Preservation Ordinance Adopted by Fairfax County Board of Supervisors," Fairfax County Government, Virginia, http://www.fairfaxcounty.gov/news/2007/232.htm, accessed August 27,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