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要多少醫生?


醫療服務 | 2015-09-18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本港公營醫療系統向來被指人手不足,截至去年底,任職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的醫生有5,502人,較上兩年度均有所上升[1],但政府認為仍欠340人。[2]食物及衛生局早前委託香港大學利用數學模型,推算未來醫療人力需求,初步預測顯示,香港至2041年仍會欠缺醫護人手。[3]

為改善公營醫療服務,政府成立的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經過兩年時間討論,今年7月發表檢討報告(下稱《檢討報告》)並提出多項建議,當中包括增撥資源作招聘、培訓,以及重新聘請退休醫生,以紓緩人手短缺。[4]有關的應對之策是否完備,有待各方討論,但討論之前,我們先要問的是:究竟未來公立醫院需要多少醫生?

0.7名公立醫院醫生服務1,000人

2013/14年度,醫管局各聯網共有註冊醫生5,365名,以其時全港人口計,即每1,000名市民有0.7名公立醫院醫生。[5]按規劃署推算的人口數字,2023年本港總人口約778萬[6],若維持現時的醫生比例,即屆時大約需要5,446名醫生。換言之,2013至2023年,每年淨增長9名醫生[(5,446 - 5,365)÷ 9],便可維持目前比例。

供應方面,官方數字顯示,2015/16及2018/19年度分別有320名和420名醫科畢業生完成實習培訓。[7]另外當局正計劃自2016/17學年起,增加資助院校醫科及牙科等專業學科的收生人數。根據上述假設,即使2013至2023年公立醫院流失了一半醫生,新增的醫科畢業生亦似乎足以應付未來公營醫療需求。

超美趕英? 每年須凈增加740人

那麼,醫護人手不足的問題是否到時不復存在?當然不是,首先,公立醫院流失的醫生大多富有經驗,初出茅廬的醫科畢業生難以即時取代。此外,以上的推算是基於每1,000人有0.7名公立醫院醫生服務,但與其他發達地區比較,本港醫生與人口的比例相對較低。以公私營機構全部醫生計算,2013年本港每1,000人有1.8名[AL2] 持牌醫生。比例少於英國、新加坡和美國的3.7名(2013年)、2.8名(2013年)及3.2名(2011年),亦遜於大部分經濟合作組織(OECD)成員。[8]

若以英國每1,000人有3.7名醫生為目標,至2023年本港需要至少2.9萬名公私營醫生(7,780,000 × 3.7 ÷ 1,000)。再按2012年任職醫管局的醫生佔42%[9]推算,屆時公立醫院需1.2萬名醫生,即由2013至2023年,每年淨增長約740名醫生[(12,000 - 5,365) ÷ 9],才可趕上英國的水平。

公立醫院照顧多數病人

這裏要強調的是,上述推算並不精準,因為未有考慮各地醫療服務的效率、醫生的質素、以及公私營醫生比例等因素;何況香港也無必要追隨英國腳步。但現時本港公營醫療系統壓力巨大,且要照顧大部分病人,是不爭的事實。以2013年為例,在公營醫院接受治療的病人約有155.3萬人次,較在私家醫院接受住院治療的36萬人次[10],多逾三倍。

再考慮到退休及由公營轉向私營機構等因素,公立醫院的醫生人手更見緊絀。衛生署調查顯示,本地註冊醫生中,約有五成在職[11],而其中不足一半任職醫管局,且自2005年起比例不斷下跌;私營機構的醫生比例則由2003年的39.1%,升至2012年的48.3%。[12]加上退休潮的來臨,醫管局全職醫生離職率,由2013/14年度的3.9%增加至上年度的4.4%。[13]該局早在2012年時估算,未來15年將有逾1,100名醫生退休,首個「退休潮」將於明年出現。[14]

早前結束諮詢的政府自願醫保計劃,若能落實,固然可以將部分需求引導至私營醫療系統,紓緩公營部分的壓力。但與此同時,也可能會加速公營醫療界別的人才流失。[15]此外,多項公立醫院工程將在未來一兩年陸續完成,包括興建天水圍醫院、香港兒童醫院,及重建仁濟醫院,亦需增配額外人手。

《檢討報告》指出,本港醫療服務需求龐大,加上人手短缺,令到多項專科門診服務、急診室服務的輪候時間變長。面對人口高齡化的壓力,當局預計至2041年,每三人中便有一人為65歲以上長者,未來醫療服務需求更會上升。[16]

工時縮減 人手需求增

針對公立醫院人手不足,醫管局自今年6月起,將新入職員工的退休年齡延長至65歲;當局亦向醫管局撥款5.7億元,用於重新聘用退休醫護。[17]不過退休醫生是否接受重新聘用,又是另一回事。

有評論認為,前線醫生的流失,部分是出於對工時、晉升機會、薪酬等問題的不滿,因此當局更應思考如何解決公營醫院醫生工時長、工作壓力沉重的問題。[18]相對一般打工仔每週平均工作40多小時,醫療行業因其特殊性,醫生工時往往過長。

就此,醫管局曾作出醫生工作改革,重點之一便是改善醫生工時,並承諾在2009年年底前,減少醫生每周平均工時至不超過65小時,及縮短醫生連續過長的當值時間。其後,醫管局轄下各專科每周平均工作超過65小時的醫生所佔百分比,由2006年9月約 18%[19],下降至2013年底的4.6%[20]

業界稱,與一些已發展經濟體系的醫生每周平均工時44至48小時相比,本港65小時的目標仍有討論空間。[21]不過工時縮短,是否意味須增加額外人手,方可維持原有服務,又是另一考慮。

外援難求

據以上論述,公立醫院醫生人手有增加之必要。若着眼本土,增加大學學額、培訓專科醫生需時,難解燃眉之急;而重聘退休醫生的成效如何,仍然未知。引入海外醫生,成為當局解決人手荒的第三張牌,但反應一直不太理想。

現時非本地醫生來港執業,主要通過兩種途徑[22],一是透過有限度註冊方式,海外醫生可豁免考試在公立醫院執業,註冊為期最長一年;二是通過醫務委員會(醫委會)的執業資格試。

先說前者,業界最為關注的,是在有限度註冊方式下,豁免海外醫生考試來港行醫,是否會影響醫療質素。而另一邊廂,實際符合資格,且來港行醫的海外醫生亦甚少。2011/12至2013/14年度,醫委會只收到24份申請,且最終只有17名海外醫生獲聘。[23]反應冷淡,與註冊期只有一年,且需每年續期,不無關係。有報道便指,有獲批的海外醫生考慮到上述因素後,最終放棄來港。[24]

另一醫委會的執業資格試,當局自去年將考試次數,由每年一次增至兩次,提供更多機會。不過該試合格率一直偏低,去年兩次「專業知識考試」分別有107人和200人參加,但合格率僅為23%及18%,低於之前兩年。[25]

港大前副校長周肇平曾撰文指,合格率偏低的原因之一,是本港的醫生執業試所要求的具體知識,較一般發達地區更為詳細。因為在許多地方考取執照後,大多要求數年專業訓練才可行醫。而在香港,一旦專業知識、英文以及臨床三項考試合格,一年實習期過後便可執業。[26]另外,醫生須清楚了解藥物性質、分量、副作用等,海外醫生遇到這些問題會覺得要求太高,也導致成績不理想。[27]可見當局雖已豁免考試或增加考試次數,但除非想到能便利海外醫生在港行醫,又無損害醫療質素的方法,否則指望借外援紓緩人手不足,只會是緣木求魚。

高齡化社會 須考慮分區需求

當局三管齊下增加醫生人手,卻困難重重,人口漸趨高齡化帶來的額外醫護需求,更是挑戰。

據規劃署的人口推算[28],2013至2023年全港人口將增長約8%,65歲以上長者的增幅高達56%,醫療負擔會相應增加。[29]按醫管局劃分的七大聯網,東區、灣仔、離島區所屬的港島東聯網[30],長者佔該區人口的比例將由2013年的15.9%,增加至2023年的24%;而中西區、南區所在的港島西聯網,將由15.1%升至23%,比重之高,理應受到特別關注。[31](表一)

由此引伸的問題是,這些地區醫生相對長者的比例是否足夠?官方數字顯示,2013/14年度,醫管局每5.3名醫生,需照顧每1,000名65歲以上長者。[32]然而港島東聯網(不包括大嶼山)的醫生人數與長者人口的比例,為每1,000人有4.4名醫生,較港島西聯網的7.5名少70.5%。[33](表二)且不論每千名長者需要多少醫生照顧,地區之間長者與醫生的比例有如此差異,令人擔心某些地區的長者會否特別缺乏醫療照顧。

若再考慮貧窮人口的分布,地區性差異的問題會顯得更為嚴重。一般來說,收入較低的人士較為依賴收費廉宜的公營醫療服務,據當局上年公布的按地區劃分的貧窮情況,2013年,本港整體貧窮率最高的五區為深水埗、觀塘、葵青、黃大仙及屯門[34],分屬醫管局轄下九龍西、九龍東及新界西聯網,但在這三大聯網,每1,000名居民只有0.6至0.7名公立醫院醫生照顧,遠不及港島西(1,000:1.1)和九龍中(1,000:1.3)。長者就醫方面,九龍東聯網覆蓋的觀塘區,長者貧窮率高於全港整體水平[35],但其所在聯網每1,000名長者只有4.1名醫生,不及醫管局其他六大聯網。(表二)

雖說醫管局設中央協調機制,部分專科的病人可獲「跨網轉介」安排,在居住地區以外的醫院求診,但現時安排的對象是行動沒有困難、病情穩定,以及不需要經常覆診及社區支援的非長期病患者。[36]但行動相對不便的長者,仍然要依賴當區的適切服務。

《檢討報告》建議為新界西、新界東及九龍東聯網提供額外經費,應付地區人口增加帶來的醫療需求,以及回應公眾對這三個聯網部分醫院資源分配不足的關注[37],乃合適改革方向。當社會邁入高齡化,解決醫生人手短缺乃當務之急,如何平衡各區需求,更需加倍重視,避免公營醫療服務在地區之間出現「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現象。近年興起的互聯網醫療概念,或可為此出一分力,值得詳細探討。

 

 

1 「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答覆編號FHB(H)089。
2 「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答覆編號FHB(H)009。
3 「醫生、牙醫和護士的人手推算」,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 醫療保障計劃小組委員會,立法會 CB(2)978/14-15(03)號文件,2015年3月11日。
4 《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報告》,食物及衛生局,2015年7月。
5 截至2014年3月31日數字.。此處人手與人口的比例採用了政府統計處年中人口估計數字和規劃署最新的推算數字。來源:「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答覆編號FHB(H)050。
6 2023年年中數字。來源:「人口分布推算小組編製的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規劃署,2014年12月。
7 「改善公營醫院醫生工時」,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 CB(2)1567/12-13(03)號文件,2013年7月15日。
8 「統計數據 表一. 每千名人口計算的持牌醫生數目」。取自食物及衛生局網站:http://www.fhb.gov.hk/statistics/cn/statistics/manpower_doctor.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7日。
9 「2012年醫療衞生服務人力統計調查 經點算醫生的特徵摘要」。取自衛生署網站:http://www.dh.gov.hk/tc_chi/statistics/statistics_hms/sumdr1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月10日。
10 「香港便覽 公共衞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新聞處,2015年1月。
11 據衛生署調查,2012年本港註冊醫生12,176人,在職醫生5,837人,另同期整體人口約714萬人,即每1,000人有醫生0.8名。
12 同9。
13 同1。
14 〈未來15年逾千醫生退休 醫局或延下崗年齡〉,《文匯報》,2012年5月9日。
15 《自願醫保計劃諮詢文件》,食物及衞生局,2014年12月,第95頁。
16 同4。
17 「醫院管理局提高新入職僱員退休年齡」,醫院管理局,2015年4月23日。
18 「從增醫科生看政府施政」,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1999,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2日。
19 同7。
20 同4。
21 「立法會秘書處為2013年7月15日會議 擬備的最新背景資料簡介」,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567/12-13(04)號文件,2013年7月9日。
22 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另一途徑,是透過「暫許執照」,由大學或者醫管局作為申請人,醫務委員會通過,通常由數天至兩個星期不等。資料來源:周肇平,〈香港海外醫生回流的渠道是最開放的〉,《明報》,2014年2月26日。
23 「立法會二題:醫院管理局聘請非本地醫生 附件二」。取自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502/25/P201502250501_0501_142652.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25日。
24 〈海外醫生年僅聘11名〉,《東方日報》,2012年12月5日,A27頁。
25 「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答覆編號S-FHB(H)12。
26 正常實習期為一年,若已經在海外有專科訓練,該部分的實習可最多減免3個月。來源:” The 2015 Licensing Examination (Second Sitting) of 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 The Licentiate Committee of 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 http://www.mchk.org.hk/licensing_exam/index_e.htm, last accessed September 4, 2015.
27 周肇平,〈香港海外醫生回流的渠道是最開放的〉,《明報》,2014年2月26日,A26頁。
28 規劃署作出的2023年人口分佈預測,主要是依據每區新落成的房屋和清拆房屋數字,推斷本港人口內部遷移的情況,存在一定誤差,但不失為重要參考。
29 2013年全港人口為7,186,700,長者人口為1,021,500;2023年全港人口為7,777,700,長者人口為1,594,500。來源:「人口分布推算小組編製的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規劃署,2014年12月。
30 註:規劃署的人口分布預測,按區議會18區劃分,離島區包括大嶼山;而醫管局劃分的港島東聯網不包括大嶼山。
31 「人口分布推算小組編製的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規劃署,2014年12月。
32 同5。
33 同5。
34 按區議會分區劃分,恆常現金政策介入後的貧窮數字。來源:《2013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4年10月,第45頁。
35 按區議會分區劃分,恆常現金政策介入後的貧窮數字。來源:《2013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4年10月,第49頁。
36 「立法會秘書處為2015年4月20日會議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 醫院管理局公營專科門診服務的跨網轉介安排」,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237/14-15(05)號文件,2015年4月16日。
37 同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