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5-09-18 | 《信報》

強積金對沖 改變不輕鬆



據傳媒報道,特首梁振英擬於明年1月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取消強制性公積金(下稱「強積金」)與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對沖機制,初步構思是有關政策不具追溯力,即僱主在政策實施後的供款,才會取消對沖。[1]

到今年底,強積金便實施了15年。在這15年間,它為打工仔積穀,也飽受批評,指其限制選擇、行政費高昂,蠶食打工仔財富。而對沖機制容許僱主以其為僱員供款所產生的累算權益,抵銷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更成為勞工組織的攻擊目標。[2]

不過,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下稱「積金局」)主席黃友嘉曾指出,取消對沖的爭議很大[3],而且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功能,部份亦與強積金相若,跟退休保障有一定關係。[4]

由2013年7月至2014年12月,在為對沖而提取強積金的個案中,平均有94%的僱主供款被用作支付僱員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當中大部分是低薪僱員,沒有個人供款。[5]究竟我們應如何看待強積金、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性質?《僱傭條例》訂明,僱員根據連續性合約受僱不少於24個月,因裁員而被解僱、因被裁而沒有續訂固定期限的僱傭合約、遭停工,都可獲得遣散費;而僱員受聘不少於五年,若被解僱而原因並非裁員或犯了嚴重過失、在固定期限合約約滿後不獲續約、在職期間死亡、因健康理由或年老辭職,則可獲得長期服務金。[6]

另據官方文件,強積金為安老保障其中一條支柱[7];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則是為被解僱僱員提供補償,紓緩失業後面對之短期財政壓力。[8]前者為退休生活打算,後者為應付短暫逆境而設,作用不同,似乎不應混為一談。

要改變 看僱主

但不論是強積金、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它們皆需要僱主付鈔,要改變,不能漠視資方意見。在2014年7月,政府在回答立法會議員的提問時指出,很多商會、僱主組織及企業,均指出取消對沖安排會令他們在遣散或解僱僱員時大失預算,並加重營運成本,最終影響僱員的聘用條件和就業機會。[9]

取消對沖機制是否會產生以上後果?答案是可能的,因為當一些小僱主發現無法負擔新增成本,便可能透過減薪,將解僱成本轉移到僱員身上。按照現行制度,月薪僱員的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是他們最後一個月的工資乘以三份二,再乘以可追溯的服務年資,金額約等於其每月工資的5.6%[10],意味僱主若將每月工資減少5.6%左右,就能把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成本轉嫁給員工。

不過最低工資機制為減薪設下屏障。最低工資現時為每小時32.5元[11],換言之,現時工資低於34.4元的僱員,若工資減少5.6%,就會少於最低工資。根據統計處資料,2014年5至6月,全香港有10%僱員的每小時工資在34.5元或以下,而教育程度在小學及以下的僱員,有四份一人的工資在33.6元或以下。職業方面,從事物業的保安及清潔服務的僱員,有一半人士每小時工資分別最高為34.6元及34.4元。[12]按上文分析,僱主用降低工資以抵消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成本的方法,受限於最低工資,未必會波及上述打工仔。

然而,即使不能減薪,僱主亦可能透過裁員、增加工作量、改變工作環境,或改用短期合約聘用等方式調節,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當然結果如何,還須看取消對沖安排時各方的議價能力。打工仔唔憂做,僱主便要「硬食」成本;失業率高企時,則輪到打工仔「揸頸就命」。

如果要為合約加上一個期限,僱主希望是……

在各種轉嫁成本的方式中,合約長短的問題值得進一步討論。因為無論是遣散費或是長期服務金,皆只適用於至少為同一僱主已工作了兩年的員工,但環顧世界,僱傭合約有長有短,長的可以「天長地久」,短的可以隨時分手。其中「零時合約」(Zero-hours contract)便是不保證僱員有工作的合約,僱員只會按僱主需要上班,所得報酬根據工時而定。[13]至於僱員是否必需接受僱主提出在某時段工作的要求,就看合約條款。英國特許人事發展協會(The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ersonnel and Development)2013年的硏究指出,有61%的受訪僱主表示他們的「零時」員工可以選擇不接受工作安排,另有15%說合約規定員工須按要求上班。[14]

英國國家統計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推算,當地在2014年10至12月時,約有697,000人簽下了「零時合約」,約佔當地勞工的2.3%,平均每周工作25小時。簽下「零時合約」的人,以女性居多,多數正接受全日制教育或做兼職,亦較多25歲以下及年滿65歲的人士。[15]

「零時合約」對需要工作彈性的勞工,有一定好處。英國特許人事發展協會的硏究指出,47%有「零時合約」在身的勞工,滿意自己沒有任何按合約需要工作的時數[16],有72%相信他們可以某程度上選擇每周工作時數。[17]不過,簽下「零時合約」的僱員所獲的權益,跟簽下了一般僱傭合約往往有別,也有意見擔心,有僱主會以「零時合約」迴避對僱員的責任。[18]

即使不是「零時合約」,設有期限的僱傭合約在世界各地亦多有所在。由表一可見,西班牙在2008年前有多於三成人以有期限的合約受聘,2008年至近年,亦有近四份一人以此形式受聘。[19]在2012年進行改革前,當地僱員若是以短暫合約受聘,被解僱時僱主要付年資乘以12天薪金的金額作賠償,但若果合約沒有期限,賠償額則達年資乘以45天薪金,多2.75倍。兩者解僱成本相距甚大,有論者認為,這是短暫合約在西班牙盛行的原因。[20]

資料來源:"Incidence of permanent employment," OECD.StatExtracts, accessed September 2, 2015, https://stats.oecd.org/Index.aspx?DataSetCode=TEMP_I#

另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指出,日本勞動人口中打散工的比率,由1990年的20%升至2007年時的34%。[21]在當地,員工合約是否有期限,待遇同樣大為不同。有期限者,薪金、加薪、花紅以及解僱賠償金額普遍較低,職責、升職機會亦較少,如全日本最大的零售商,據報會向大多數沒期限合約的僱員,發放40萬至50萬日元的花紅,同一職位但合約有期限的員工,僅得2萬日元。此外,當地規定僱員一旦長期受聘,除非在法律或社會規範上有恰當理由,否則不可被解僱。[22]

員工以短暫合約受聘的另一個潛在壞處,是較少機會得到培訓。一個由歐洲經濟學者參與的硏究顯示,以短暫合約受聘的工人,獲得在職培訓的機率會低8至16個百分點。該研究又以西班牙為例,指透過短暫合約受聘的員工,取得永久合約的比率現時只有約7個百分點,過往亦不多於15個百分點;而由於這些員工的續聘率偏低,僱主遂不花錢培訓他們。[23]

規限合約年期有效嗎?

合約形式影響僱員待遇,不少政府政客皆嘗試規管,希望僱主多用沒有期限的合約,結果卻往往是預期之外。日本在2012年8月推行勞工合約改革,規定員工以固定時限合約受聘滿五年,只要提出要求,就可獲得無期限聘用;政府又立法規範拒絕續約的情況,以及禁止無理地對固定期限受聘人士提供不平等工作待遇。不過改革還未生效,已有僱主設立機制令員工在做滿五年前「冇得留低」。也有僱主以新法為由,提出三年為限的續約安排,甚至不再續約。[24]

內地2008年實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下簡稱「《勞動合同法》」)時,也出現了大量巧妙避開規管的案例。該法第14條訂明若僱員在公司連續工作滿十年,就可以與公司訂立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約。成為永久員工後,保障較多,例如《勞動合同法》第41條指公司裁員時,應優先留下訂立了無固定期限的合約的人員,第42條就為僱主設下不少限制,令他們難以解僱連續在同一公司工作15年、又距離法定退休年齡不足五年的員工。[25]

然而《勞動合同法》尚未落實,一些公司便疑似做足「預防」措施。其中資訊及通訊公司華為要求近萬名工作滿八年的員工在2008年元旦前主動辭職,再與公司簽訂一至三年的合約,便被懷疑是為了避開新法規管。[26]經濟學者張五常亦表示,新法出台後,廣州舉辦的招聘會有不少中年人士找工,原因是他們工作滿十年前被辭退,或是見十年將至,未被辭退便先另謀高就。[27]

在香港,根據統計處由2009年10至12月的統計,有56,300名在非政府機構工作的僱員每周工時少於18小時[28],當中約76.3%為女性,45.7%具中學或預科教育程度。[29]這些短工僱員,有約四分之三人表示因為個人原因而沒有工作較長時數 ,如36.0%表示要料理家務或照顧家人,26.2%要求學。[30]他們可享有《僱傭條例》下的某些保障及福利如工資保障、加入防止歧視職工會、放取法定假期等,不過有些如法定假日薪酬及有薪年假等福利,則由僱主酌情安排。[31]

現時爭取取消對沖機制的聲音,旨在為勞工提供更大保障,不過如文中所見,合約五花八門,取消對沖安排對小企業的衝擊有多大,會否衍生更多短期合約,政府是否需要為此規管合約模式,那些規管又能否奏效等等,都需要深思熟慮。畢竟要在取消對沖機制上求得共識,難;確保僱員可真正因此受益,更難。

 

 

1 〈取消積金對沖 《施政報告》敲定 特首「找數」 不設追溯力〉,《星島日報》,2015年9月16日,A02頁。
2 〈團體五一大遊行爭勞工權益 勞工假統一案 工聯原則上支持工黨〉,《明報》,2015年5月2日,A03頁。
3 〈黃友嘉:長遠加大積金供款〉,《星島日報》,2015年4月30日,A26頁。
4 〈黃友嘉:積金撤對沖 需社會共識〉,《信報》,2015年5月4日,A02頁。
5 王家文,〈胡紅玉:MPF對沖蠶食僱員血汗錢〉,《蘋果日報》,2015年3月14日,A12頁。
6 「僱傭條例簡明指南」,勞工處,2014年2月,第31頁。
7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周年報告2013/14」,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2014年10月,第6頁。
8 「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上限」,勞工及福利局勞工處,立法會CB(2)2019/13-14(03)號文件,2014年7月。
9 「立法會四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7/02/P201407021599.htm,最後更新2014年7月2日。
10 計算方法是2/312×100%,另,金額設有上限。資料來源:「僱傭條例簡明指南」,勞工處,2014年2月,第32頁。
11 「法定最低工資」。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勞工處網頁:http://www.labour.gov.hk/tc/news/mwo.htm,最後更新2015年4月30日。
12 《2014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2015年3月,第54至55及59頁。
13 "Q&A: What are zero-hours contracts?" BBC, April 1, 2015,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23573442.
14 "Zero-hours contracts: Myth and reality,"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ersonnel and Development, November 2013, p. 16.
15 "Release: Contracts with No Guaranteed Hours, Zero Hour Contracts, 2014,"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February 25, 2015, http://www.ons.gov.uk/ons/rel/lmac/contracts-with-no-guaranteed-hours/zero-hour-contracts--2014/index.html.
16 同14,p. 14.
17 同14,p. 19.
18 "Q&A: What are zero-hours contracts?" BBC, April 1, 2015,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 23573442.
19 "Incidence of permanent employment," OECD.StatExtracts, accessed September 2, 2015, https://stats.oecd.org/Index.aspx?DataSetCode=TEMP_I#.
20 "Thematic Seminar: Combatting Labour Market Segmentation, 14 November 2013", European Employment Policy Observatory, November 2013, p. 2.
21 "Why 'zero hours' contracts are not as bad as Britain's Labour Party thinks," The Economist, April 9, 2015, http://www.economist.com/blogs/economist-explains/2015/04/economist-explains-7.
22 Hifumi Okunuki, "Labor law reform raises rather relieves workers' worries," The Japan Times, March 19, 2013, http://www.japantimes.co.jp/community/2013/03/19/how-tos/labor-law-reform-raises-rather-than-relieves-workers-worries/#.VUB_6lLlrcs.
23 Antonio Cabrales, Juan Dolado, Ricardo Mora, "Temporary contracts are bad for your cognitive health: Evidence from PIAAC," VOX, December 5, 2014, http://www.voxeu.org/article/dual-labour-markets-job-training-and-cognitive-skills.
24 同22。
25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六十五號」。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flfg/2007-06/29/content_669394.htm,最後更新2007年6月29日。
26 「華為補償10億元鼓勵七千員工辭職 被指逃避责任」。取自中國網網站:http://www.china.com.cn/law/txt/2007-11/02/content_9162304_2.htm,最後更新2007年11月2日。
27 「新勞動法的初步效應」。取自搜狐博客張五常的空間網站:http://zhangwuchang.blog.sohu.com/81431094.html,最後更新2008年3月11日。
28 《從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搜集所得的社會資料:專題報告書—第五十五號報告書 受僱於短期或短工時的僱傭合約的僱員》,香港特別區政府政府統計處,2011年7月,第vii及5頁。
29 同28,第10頁。
30 同28,第9頁。
31 同28,第viii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