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5-09-24 | 《經濟日報》

醫療問題 網上解決?



本港公立醫院服務輪候時間長,眾所周知,以重災區骨科為例,據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資料,被界定為穩定的新症病人,在個別聯網須輪候超過100個星期才能就醫。[1]今年7月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發表的報告(下稱《檢討報告》),也建議醫管局制定全面計劃,縮短公立醫院專科及急症室的輪候時間。[2]

現時醫管局已透過互聯網公布專科門診的輪候時間,方便病人選擇合適的診療計劃,必要時可提出跨網轉介安排,縮短輪候時間。[3]另邊廂,民間亦有科技公司推出手機應用程式,標榜用戶只需輸入姓名、電話、查詢內容等,相關專科醫生便會回覆並提供治療建議。[4]安坐家中就醫,對於原本須等候100周的市民來說,似乎格外動聽。

不過,這種求診方式要普及,乃至拓展至公營醫療系統,始終涉及醫生與病人溝通是否有效、雙方身份難以核實、醫療事故責任誰屬、私隱保障等顧慮,「醫療問題,網上解決」,是在解決問題,還是製造新的問題?

互聯網醫療的冒起

在健康應用程式層出不窮的內地,其中一款專注癌病的程式「腫瘤圈」推出一年多來,已成為頗具規模的互助抗癌平台。透過程式,患者不必頻繁去醫院掛號診治,便可在網上向多位醫生求診,也可與其他病友交流慰藉。[5]這類應用程式成效未知,在內地卻已如雨後春筍,至去年有2,000多款,僅糖尿病管理的就超過100個。[6]

除手機應用程式,還有不少醫療健康網絡平台,如2000年成立的網站「丁香園」,由初時只是作為醫藥文獻的分享論壇,發展成為醫護人員的學術交流平台,並透過網站和手機微信,普及疾病、藥品及健康知識。

據報道,丁香園逾400萬註冊會員中,執業醫生達200萬,佔中國269萬醫生超過七成。去年,網站獲得騰訊7,000萬美元投資,更有正籌劃開設實體診所,提供診療和患者教育服務。[7]

丁香園探索的模式,是將原本提供健康資訊的網絡平台,拓展至實體診所。而另一提供在線健康諮詢的「春雨醫生」,同樣累積了巨大的用戶量和問診量,並將服務「落地」,在全國5大城市開設了25間診所。[8]

「互聯網+」 探索在線醫療

在內地看病難,諸如掛號候診時間長、城鎮和農村的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為人詬病,醫護人員及求診者因醫療問題而暴力衝突,亦時有發生。由掛號至問診,在就醫流程滲入互聯網思維,一定程度上有助解決看病難題。中國醫藥物資協會年初發布的《2014中國醫藥互聯網發展報告》顯示,去年,內地互聯網醫療市場整體規模達113.9億元。[9]

如今,互聯網醫療更成為「國家戰略」。今年3月,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制定「互聯網+」計劃,掀起一陣「互聯網+傳統行業」風潮。7月初,國務院發表文件公布「互聯網+」行動方案,將範圍鎖定在創業創新、農業、金融等11個領域。「互聯網+醫療」作為便民服務之一,亦有重點提及。[10]

據該份文件,政府將支持發展基於互聯網的醫療服務體系,包括提供網上預約診療、候診提醒、繳費;研究電子處方等便民服務;並鼓勵互聯網企業與醫療機構合作建立健康資訊平台。[11]由政府領航,結合網絡和傳統醫療健康服務,目標之一,是希望紓緩醫療壓力,讓患者有更好的就醫體驗。

BAT布局互聯網醫療

線上線下互動,結合網絡和健康的平台近年冒起。去年至今,內地互聯網三巨頭「BAT」—— 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騰訊(Tencent)也紛紛涉足互聯網醫療(如下圖)。



一般的求診流程,大致是由醫院掛號開始,候診、問診、檢查檢驗、領取檢驗報告、取藥治療及繳費。騰訊旗下的微信及阿里巴巴「未來醫院」推出掛號預約服務、百度「拇指醫生」建立的問診平台、「阿里健康」和百度「藥直達」提供的購藥服務,讓患者足不出戶便可就醫。網絡空間選擇眾多,問題反而是各式各樣的健康服務往往令人眼花繚亂,甚至功能重疊,令用戶無從下手。

功能重疊 政策限制難突破

互聯網醫療的概念聽來「高大上」,吸引大小企業湧入,然而現實卻不一定如想像樂觀。以阿里健康為例,其最新公布的業績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全年虧損高達一億港元,按年升1.6倍。虧損增加,主因是營銷費用的上升,例如用於鼓勵下載阿里應用程式的市場推廣。[12]

事實上,阿里健康的營運模式同召車應用程式十分相似,需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更曾為鼓勵藥房加盟而採取「燒錢」策略。初時頗為吸引,但由於內地對藥品有嚴格限制,如處方藥必須通過執業醫生購買,而且網上買藥尚未完全被納入醫保,用戶無法報銷藥費,也成為行業普遍面臨的障礙。

至於網絡問診,據內地相關規定,非醫療機構不得開展遠程醫療服務,第三方只能夠為該類服務提供平台。因此目前大多看到的,只是提供健康資訊的媒介,或是連繫醫生和求診者的網絡平台。網上診療一旦出現誤診或醫療糾紛,責任歸屬該如何認定,平台機構是否須承擔部分責任,目前未有明確的法律規範。

互聯網醫療在香港的應用

由於兩地不同的醫療體系,香港未必遇到上述政策限制,但在內地出現的一些憂慮,在香港同樣存在,尤其是針對網絡問診,考慮到責任誰屬、私隱保障,並非所有患者都能接受這一新式的就醫方式;再者,醫生與求診者面對面的溝通,網絡空間仍是無法替代。既是如此,科技對解決現存的醫療問題,是否束手無策?

其實,撇除網絡問診,取藥或病人交流等服務,結合網絡絕對可行,醫管局近年也積極利用科技,增強與病人互動。去年推出手機程式的「e藥通」,讓等候取藥的病人只需透過程式便可知悉有關藥房的輪候資訊;若輸入籌號,藥物配妥時,程式會發送訊息通知病人取藥,幫助病人有效運用時間。程式由去年6月在5間醫院藥房試行[13],推廣至目前34間。[14]另一手機程式「病人組織一覽」,則方便病人及家屬找到有關疾病的病友互助組織,分享經歷和心得。

與此同時,民間亦出現不少健康資訊平台,例如主要由醫護人員提供訊息的網站「醫專」(Doctor Expert),讓用戶輸入簡單病徵,便可得悉相關專科資訊;[15]「香港醫生網」則整合了本港醫院、診所分區目錄,並提供疾病資訊。[16]

至於掛號和候診,互聯網也有潛力幫上一把。《檢討報告》便提到,醫管局會利用互聯網,分階段將專科門診的輪候時間上載至網站。[17]

目前該項服務涵蓋耳鼻喉科、婦科、內科等八個主要專科,病人掌握有關輪候時間的資料後,可選擇合適的治療計劃。部分接受跨網轉介的專科,可安排符合要求的患者到另一輪候時間較短的聯網求診。[18]

舉例說,參考網站關於穩定新症的最新資料,九龍東聯網骨科服務的輪候時間為175周,換言之,患者須等候至少三年,才可見到醫生一面;而同類服務在港島西聯網的輪候時間為其十分之三(53周)。而在新界東聯網輪候眼科服務的患者(66周),若考慮轉到港島西聯網(20周),便可縮短近七成時間(表一)。[19]


理想總是美好,可惜跨網轉介仍然存在一定限制,目前只在耳鼻喉科、婦科、眼科三個專科,及部分聯網或醫院推行。以婦科為例,病人只可由新界東聯網(威爾斯親王醫院)轉介至香港東聯網(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20]跨網安排的對象亦只限於行動沒有困難和病情穩定,以及不需要經常覆診及社區支援的非長期病患者,縮短輪候時間的實際效果似乎並不明顯。[21]

可穿戴設備 可預防疾病

除輪候時間較長,本港公立醫院面臨的另一大挑戰,是因人口高齡化及疾病模式改變,如慢性病發病率上升,而令服務需求日益增加。[22]要滿足需求,除了增加人手和資源,近年興起的可穿戴智能產品,或許也可派上用場。有報道舉例,一名患有嚴重鼾症的患者,會透過夜晚佩戴專門用於監測睡眠呼吸的智能腕錶,採集其睡眠期間的血氧、脈率等數據,再通過手錶將數據傳到醫生的電腦裏。第二天,患者便可得到醫生的專業診斷報告。[23]該報道稱,傳統醫療設備在篩查、治療和監測方面欠缺效率及持續性,阻礙了一些慢性病的有效確診。以鼾症為例,內地約有6,800萬名患者,而相關的睡眠中心僅2,000間,每年只可檢查96萬人。以該種方式篩查確診,需70年時間。[24]

此外,一向引領業界革命的蘋果公司,去年發布了健康追蹤應用程式HealthKit,用來協用用戶管理個人健康,包括記錄運動、飲食等狀況,以及監測體重、血壓、血糖。至今年2月,蘋果已跟美國14間醫院達成協議,讓醫生通過蘋果的自載健康系統,對慢性病患者進行監測,並及早提供健康指導。[25]蘋果另一款新推出的醫療應用平台ResearchKit「野心」更大,希望就收集到的用戶健康數據予科研機構進行分析,推動醫學研究。[26]

正當預防醫學漸成醫療主流趨勢,據智經研究,本港基層醫療服務[27]的協調並不完善,往往缺乏對疾病的預防和持續處理。[28]若可穿戴設備的技術發展成熟,各種疾病的診療質素便有望提高,就醫成本、專科和普通科門診的服務壓力可以減少,市民的健康亦可得到更大的保障。

如今,健康類應用程式、健康資訊平台、可穿戴智能設備等正醞釀著一場全球醫學革命,不過縱使互聯網醫療形式萬變,其本質仍以人為本,在資源管理、成本效益背後,如何讓患者獲得更好的健康管理,怎樣維持醫療質素,才應是不懈努力的方向。

 

 

1 「專科門診新症輪候時間」。取自醫院管理局網站:http://www.ha.org.hk/haho/ho/sopc/dw_wait_ls.pdf,最後查詢日期2015年9月4日。
2 《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報告》,政府食物及衞生局,2015年7月。
3 「醫院管理局公布專科服務輪候時間 常見問答」。取自醫院管理局網站:https://www.ha.org.hk/haho/ho/sopc/faqtra.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9日。
4 「關於我們」。取自睇邊科網站:
http://www.docchat.com.hk/about-us.html,最後查詢日期2015年8月26日。
5 「『互聯網+醫療』政策壁壘亟待突破」。取自和訊網網站:http://tech.hexun.com/2015-07-22/17772862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22日。
6 同5。
7 「丁香園試水線下診所 移動醫療遭遇『輕重』分化」。取自中國經營報網站:http://www.cb.com.cn/companies/2015_0704/1142016.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4日。
8 同7。
9 《2014中國醫藥互聯網發展報告》,中國醫藥物資協會,2015年1月28日。
10 《國務院關於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中國國務院,2015年7月1日。
11 同10。
12 〈阿里健康虧損增1.5倍〉,《東方日報》,2015年7月2日,B04頁。
13 「醫院管理局推出『e藥通』」。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6/06/P20140606038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6月6日。
14 至2015年8月26日『e藥通』手機應用程式所列載的醫院藥房數目。
15 「醫專首頁」,取自醫專網站:http://www.doctor-expert.com/,最後查詢日期2015年8月26日。
16 「香港醫生網首頁」,香港醫生網網站:
http://www.hongkongdoctorlist.com/index.php,最後查詢日期2015年8月26日。
17 同2。
18 同3。
19 同1。
20 同3。
21 「立法會秘書處為2015年4月20日會議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 醫院管理局公營專科門診服務的跨網轉介安排」,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237/14-15(05)號文件,2015年4月16日。
22 同2。
23 〈互聯網與醫療業者 紛紛佈局穿戴設備〉,《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第70期》, 2015年7月1日。
24 同23。
25 Christina Farr, “Exclusive: Apple's health tech takes early lead among top hospitals,” Reuters, February 5, 2015,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5/02/05/us-apple-hospitals-exclusive-idUSKBN0L90G920150205.
26 「Apple 宣布現向醫學研究人員推出 ResearchKit」。取自蘋果網站:http://www.apple.com/hk/pr/library/2015/04/14Apple-Announces-ResearchKit-Available-Today-to-Medical-Researcher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4日。
27 醫療系統為病人提供的醫療護理可分為三個層次,即基層、第二層及第三層醫療服務。第二及第三層醫療主要包括專科和醫院服務,而基層醫療則是整個醫療系統的第一個層次,也是患者在持續醫護過程中的首個接觸點。來源:「基層醫療及家庭醫生的概念」。取自政府衞生署網站:http://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8日。
28 《香港未來醫療發展及融資報告書》,智經研究中心醫療研究小組,2007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