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9-28 | 《星島日報》

預防悲劇 校本教育心理服務足夠嗎?



香港大學防止自殺中心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雖然香港的整體自殺率已呈持續下降趨勢,但根據死因庭數字,2014年發生的15歲以下少年自殺的個案有五宗,較前兩年略有增加。[1]

要預防青少年自殺,不能忽視處理青少年情緒問題的支援措施。2013年底,城中發生10歲女童在校內墜斃的悲劇。事後女生的家屬指,女生曾表示被校內同學欺負,其中有一次上校巴時,疑因走得慢,被同學搶去書包拋擲及奪去水樽。[2]雖然死因庭早已就事件發表裁決,排除女生死於自殺或意外,認為死因存疑,又下令將證供謄本轉交警方及律政司以調查是否有證人干犯刑事罪行[3];然而如何處理青少年情緒問題,則較少獲得大眾關注。
 

基真小學事件 不止關乎危機處理指引

回顧事件,當日女童疑從校內四至五樓梯間墜樓,倒臥在操場昏迷。校方發現後先致電聖約翰救傷隊,指稱有人暈倒,後來經由救傷隊認為事態嚴重而報警,結果女童被校方發現至被送院,花了約半小時,其後被證實不治。[4]

隨着死因庭的裁決,涉事教職員處理事件的手法飽受抨擊,甚至有人猜測校方為保校譽而沒有即時報警求助。雖然教育界已着手檢討官方及學校有關危機處理的指引,但學校能否透過預防工作,促進學生心理健康,並在有需要時適切支援,卻似乎欠缺足夠討論,例如落實超過七年的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的不足與困難,便值得社會更多關注。
 

助學童抗逆境 2008/09學年推出服務

教育局自2008/09學年開始推行校本教育心理服務,冀藉此加強學校照顧學生不同教育需要的支援,目標至2016/17學年覆蓋全港所有的公營中、小學。[5]在2014年5月,全港共有80名教育心理學家為學校提供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當中60名受聘於教學團體,另外20名則受聘於教育局,政府預計至覆蓋全港公營中、小學時,為學校提供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的教育心理學家將共有134名[6],即增加54名。

回顧2008年初一次有關學童情緒健康的事件,一名品學兼優的九歲女童疑因成績稍為退步,在家中上吊身亡,而她生前曾向同學表示「想死」。[7]事件震驚全城,同年教育局回覆立法會議員有關學童自殺與提供措施加強兒童面對逆境的能力的問題時,表示會積極研究提升校本教育心理服務,以協助學校透過學校系統、教師支援和學生支援三個層面,照顧學生的不同需要。[8]及至2008/09學年,政府正式推行上述的校本教育心理服務。
 

教育心理學家疑人手不足

下個學年已是有關服務擴展目標的限期,儘管政府曾表示有望做到全面覆蓋,但有關服務的人手問題及其衍生的服務影響,不容忽視。去年香港心理學會教育心理學部 (「學會」) 曾就此向立法會提交調查報告,分析有關情況並提出建議。

該次調查在去年6月至7月展開,成功收回了50份問卷回覆,受訪者來自八間不同的機構,均是在教育局以外提供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的心理學家。[9]

調查發現,在2013/14學年,平均而言,每名受訪教育心理學家需要服務4.3所小學及2.7所中學,涉及約5,000名學生。此外,每名受訪者一年內平均要處理86.4個純粹評估的個案和9.8個連同直接介入的個案,換言之,有學生獲得評估以後,並沒有後續的直接跟進。[10]

學會認為有關數字反映了兩大問題,首先,評估目的是找出所需要介入的學生個案,以協助他們解決學習、情緒或行為上的困難,但受訪者所需要處理的純粹評估個案,遠遠多於直接介入的個案,而由此衍生的第二個問題是,當評估個案佔去了大部分的工作時間,教育心理學家的工作會變得狹隘。[11]

教育心理學家的工作範圍,除了為學生評估及直接介入有需要的個案,也包括協助學校發展如閱讀計劃等加強學生能力的系統性工作,另亦可以向家長和教師提供專業意見,協助他們理解學生學習需要的情況。[12]另根據教育局的指引,教育心理學家提供的「校本心理服務」,涉及學校系統、教師及學生支援,所佔的參考比例應分別為10%、40%和50%。[13]但如上述學會的調查所示,單單在學生層面中的純粹評估工作,已佔據工作時間的一半,遑論在另外兩個層面提供較為深入的支援。學會認為,要避免校本教育心理學家淪為評估機器,建議教育心理學家對學校的人手比例應為1:4[14],低於教育局認為的1:6至1:10。[15]

及早識別自殺念頭

2014年,15歲以下少年的自殺個案較前兩年略有增加,香港大學防止自殺中心檢閱有關個案時發現,這些少年在自殺前均受到情緒困擾,但鮮被親友了解,籲有關的家庭支援服務,需加強改善青少年及其親友的表達溝通及解難技巧。[16]

而在整個學校系統中,教育局將及早識別和評估分為三層,第一是由全體教師及早識別及支援較脆弱的學生,第二層是由學校輔導人員如社工或輔導教師,評估自殺危機及提供額外支援,第三層則由專業支援人員如教育心理學家和兒童精神科醫生來進行深入的專業評估和提供個別化支援。[17]

事實上,自殺行為分為不同的嚴重程度,最嚴重的是有意識地以致命的方法來結束自己的生命。[18]因此,在一個人浮現自殺的念頭,再逐步演變為具體的行動期間,若能及早識別,或能挽回更多寶貴的生命。

 

1 《「伸出援手 燃亮生命」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公布最新數據並提出預防建議新聞稿》,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2015年9月。
2 文兆麟,〈「如即時報警,或可見最後一面」 送別墮斃芍淇 父首開腔轟校方〉,《蘋果日報》,2013年12月29日,A02頁。
3 〈墮樓童死因存疑官斥副校說謊 「看不到為人師表態度」證供轉警方跟進〉,《明報》,2015年7月24日,A02頁。
4 〈小五生墮斃校方無報警 召聖約翰稱有人暈倒醫生質疑延誤救治〉,《明報》,2013年12月10日,A01頁。
5 「立法會十題:教育心理學家」。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5/14/P201405140403.htm,查詢日期2015年9月11日。
6 同5。
7 〈3科考80分9歲吊頸童:想死〉,《明報》,2008年1月18日,A10頁。
8 「立法會九題:學生面對逆境的能力」。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802/27/P200802270227.htm,查詢日期2015年9月11日。
9 黃宇昆、蔡博麒、霍靄明、何靘芝、姜源貞、林瑞芳、李詠芝,《校本教育心理服務調查報告書》,香港心理學會教育心理學部,2014年8月。
10 扣除星期六、日、公眾假期及18天的年假,每名教育心理學家一年大約有228個工作天,即1,824個工作小時,而處理86.4宗純粹評估個案和9.8宗直接介入的個案,剛需要約929.1個工作小時。
11 同9。
12 同9。
13 《校本教育心理服務指引 (資助學校)》,教育局,2014年。
14 同9。
15 同13。
16 《「伸出援手 燃亮生命」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公布最新數據並提出預防建議新聞簡布》,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2015年9月。
17 《學校處理學生自殺問題電子書:及早識別、介入及善後》,教育局學校行政及支援分部教育心理服務組,2011年12月。
18 同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