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5-10-09 | 《經濟日報》

如何為香港「青貧族」脫困?



近年不少青年人以「廢青」一詞自嘲,有人被社會定型為「不務正業、一事無成」,成為大學前校長口中「被寵壞的小混蛋」 。各種標籤的出現,或存在社會偏見,卻也反映了新一代對前景感到迷茫,例如是初嘗謀生之苦的一群,面對青年失業率長年高於其他年齡組別的職場結構,薪金普遍較低而升幅緩慢,難免自覺陷入困局。

青年發展是今屆政府的工作重點,青年貧窮問題亦逐漸得到關注。即將舉行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以「促進青年人社會上游動力」為大會主題 ,其中能否開出良方,為香港「青貧族」打氣?

失業率攀高 「青貧族」湧現

「青貧族」一詞源自台灣,用來形容青年貧窮族群。2013年,當地大學畢業生起薪約2.7萬台幣(約6,400港元),低於15年前。 至去年,台灣青少年失業率連續14年超過10%。 一海之隔的香港,「青貧族」的生存境況十分相似。據政府統計處今年5至7月數字,本港15至19歲青年失業率為18.3%,為各年齡組別中最高,亦是近年來最高水平。20至29歲的失業率則為6.7%,仍高於整體的3.4%。

在職青年方面,今年4至6月(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15至24歲青年的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為1.03萬港元,只是整體就業人口中位數1.5萬港元約七成,同樣是各年齡組別中最低的一群。

官方青年貧窮率:4%

去年當局發表《2013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對青年住戶的貧窮狀況進行量化統計。報告將青年貧窮住戶定義為「貧窮家庭住戶內,所有成員皆介乎18至29歲」,按此計算,「青貧族」只有3,100人,貧窮率為4%,按年下跌0.8個百分點,且遠低於整體貧窮率的14.5% (政策介入後) ,情況看來不太嚴峻。

然而,以上數字並未將那些與父母同住,但收入微薄的青年納入在計算之內,似乎未能反映「青貧族」實況。另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統計,2012年上半年,15至24歲的低收入青年住戶的比率達18.4%,高於25至64歲成年住戶比率的13%。 官方和民間兩項數據呈現不同故事,香港「青貧族」的實際處境究竟如何?

年輕一代 薪金倒退?

智經曾於2013年進行中產觀感調查,當中大部分人認為,就收入而言,「中產」每月總收入應為至少3萬而少於6萬元。 因此,智經在去年發表的青年研究報告中,以職業收入3萬元為分界,觀察過去20年本港15至24歲青年的收入分佈。結果發現,賺取較低收入的在職青年比例,由1991年的99.40%下跌至2011年的99.14%,累計下跌0.26個百分點;賺取較高收入的比例,則在20年間略微上升。

可見無論是賺取高或較低收入水平,比例變化皆不大,低薪青年的比例一直超過99%。需留意的是,年輕勞動力初入職場,對於工作、興趣的摸索往往迷糊不清,離職情況相對普遍,亦因缺乏經驗,賺取高收入的可能性較低,可以理解。但觀察過去2001至2011年在職青年薪金中位數的變化,再與全港工作人口比較,結果仍教人失望。

2001及2011年,全港工作人口的每月主要職業收入由2001年1.1萬港元,微升至2011年的1.2萬港元。然而,青年工作人口收入中位數皆為8,000港元,呈現零增長,2006年更一度跌至7,000港元。 若將其間6.1% 的物價增幅考慮在內,年輕人的實質薪資似乎出現倒退。

若以每月收入中位數劃線,低於該數字一半的被界定為低收入人士,那麼2001及2011年少於4,000港元,可被視為低薪青年,人數由30,387人增加至2011年的53,329人。低收入青年的比重,由2001年的8.5%,升至2011年的17.6%。而月入2萬港元及以上的青年比重,由2.5%略增至3.3%。 僅從這些數字看來,年輕一代低薪問題似有惡化跡象。

在學青年 財政壓力大

對比過去10年、或20年前成長於經濟起飛的上一代,現代青年的處境堪憂。或許也因此,年輕人選擇自嘲為「失業世代」、「青貧族」,甚至「廢青」,來表達對現實的無奈,到底該如何解開年輕人低薪魔咒?

有一點值得注意,2000年代初,政府當局擴展專上教育,青年整體的就學比率由2001年的50%,增至2011年的63.1%,原本可能會被排除在校園之外,而進入職場的年輕人紛紛接受專上教育,令從事全職工作的青年人數減少,兼職青年人數增多。政府統計處的分析亦指出,兼職的薪金較低,或是導致青年工作人口的收入中位數在十年間沒有變化的原因。 事實是否如此?若我們假設收入達6,000元的是全職工作青年,會看到最低收入組別,即6,000至7,999元的青年,比率由2001年的34.9%下跌至2011年的25%,跌幅接近十個百分點。但如果假設收入達8,000元的才是全職工作,又會看到最低收入組別,即8,000至9,999元的青年,比率在這十年間輕微上升了0.6個百分點。

不同假設會得出截然不同結論,因此政府在處理「青貧族」問題時,宜清楚區分在學青年及非在學青年的收入統計。兩者一日無法區分,社會便難以辨清「青貧族」的增加,究竟是純粹因為出現了更多在學兼職青年,還是全職工作青年的收入也同時每況愈下。

不過,即使在學兼職青年確實是「青貧族」表面上增加了的主因,但青年失業率持續高企,仍是不爭的事實。再者,假如有大批在學青年加入兼職大軍,其實也反映了青年人面對另一困局──每年增加的學費負擔,令部分青年除向政府申請學生貸款外,以兼職增加收入。

香港青年協會2013年的調查發現,三分之二的受訪大專青年表示在調查前一年內從事兼職,當中超過七成曾獲批免入息審查貸款。 學生資助辦事處的資料顯示,大專畢業生拖欠還款的貸款個案,在2003/04至2013/14學年期間大增3.5倍,達1.6萬個。智經曾作粗略估算,副學位畢業生的還款額佔每月薪金約一成,對他們造成一定經濟壓力。

為免這些大專畢業的青年受債務拖累而無法預留資金進修,或展開其他人生規劃,影響他們向上流動的機會,政府可以考慮改善現時貸款計劃的還款標準,例如與收入掛鈎,待青年收入達某一水平才開始還款,並以最多五年為限,容許貸款人延遲還款。

英國力推職業教育助青年

在推崇學歷至上的社會,仍有一班年輕人站在主流大專教育門外,職業教育,也許是其中一條出路。

提到「Apprenticeship」一詞,乍聽有人或誤以為是美國電視真人秀節目「飛黃騰達」(The Apprentice)。面對經濟低迷與青年就業問題,與青年相關的議題近年漸成英國政府施政的焦點,跟香港類似,學徒制計劃(Apprenticeship)也是議題中的一個重點。

學徒制計劃在英國已推行多年,近年當地政府更有意大力推行,期望在2015年至2020年的五年間,創造出共300萬個新的學徒崗位。近年香港政府就青年的就業與學歷貶值的問題,大打「職業教育」牌,加強推出各種以行業為本的培訓及就業計劃,與英國的學徒制異曲同工。有見及此,過去數年英國當局對於此計劃的檢討及後續推行的措施,能否為香港政府帶來借鑑?

有勞工保障 受資歷架構認可

據英國國會的資料,學徒制意指包括在職培訓的全職受薪工作,成功完成有關計劃的學徒,可獲全國認可的資歷。 此計劃的對象為16歲或以上人士,計劃一般需時一年至五年完成,工作類別涵蓋工程、會計或公關等多個行業。

一般而言,參與學徒制計劃的人士,將獲取較低的薪金。當地政府規定,16至18歲學徒的最低工資為每小時3.3英鎊 ,較16至17歲非學徒勞工的3.86英鎊 少14.7%;學徒並可獲僱員法定假期與侍產假。 當19歲或以上人士完成首12個月的學徒計劃後,他們所收取的薪金則按全國性的最低工資方法來計算。

內容方面,學徒制計劃的特色還包括,計劃的長度至少為期12個月,而除非有特殊的情況,每周需要工作至少30小時;首年同時需要完成至少280小時的指導學習(Guided learning)。

此計劃同時符合具認受性的資歷架構。如學徒制普遍分為中級、高級及進深三個類別,三者分別等同於GCSE公開試五科合格,或資歷架構第二級;A-Level公開試兩科合格,或資歷架構第三級;以及資歷架構第四級或以上。 此外,英國政府會向有關機構提供資助,如首次聘用年齡介乎16歲至24歲學徒的小型商業機構,可獲得最高1,500英鎊的資助,此資助計劃將於今年12月屆滿。

逐步改革 政府須介入

創造職位、協助青年就業、以學徒制形式培訓年青僱員來貼近市場需要,加上有關計劃在設計上結合了資歷架構的認可,聽起來頗為全面。可是,到底有關計劃如何能夠以僱主為本,說服商業各界的參與,以至協助他們找到誘因去提供學徒崗位?

「機構並不一定有適當的誘因,專責推動適用於行業所需長遠、通用的技能。這正是政府須介入學徒制的根本原因。」

2012年,英國政府發表學徒制檢討報告,當中提及上述問題癥結。換句話說,縱使培訓學徒或有助行業的長遠發展,但有關好處仍不足以驅使機構以此增設學徒崗位。

報告又指出,學徒制基於現行的集資方式,未能足夠地回應僱主的需要,反而過分由資金提供者作主導。因此,報告建議解決的方法需要由三方合作,包括學徒願意接受較低的工資、政府為學徒的培訓提供部分資助,僱主提供學徒崗位以及支付所需薪金。

為回應有關檢討報告的建議,英國政府及後推出連串措施,完善以僱主為主軸的學徒制設計,並希望透過提升學徒的質素,加強僱主聘請到合適學徒的信心。有關措施包括:將學徒制的標準水平修訂為由各行業僱主議定技術要求;以及在2017年或之前全面推行數碼學徒券,以助政府透過僱主將資助交予培訓者,讓僱主能更容易掌握資源的分配。

在香港,過去政府曾推行各種專門協助青年就業的計劃,如勞工處的「展翅青見計劃」,便是為15至24歲,學歷在副學位或以下的離校青少年,提供職前培訓以及為期半年至一年,建立職外及職業技能的有薪在職培訓 ;2013年亦推出對象為18至24歲,學歷在中學畢業至副學位程度(或同等學歷)人士的「特種警衞訓練計劃」,專門培訓年青警衞及保安人員。

近年港府亦愈加強調「職業教育」,如在2014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投放1.4億港元推行職業教育,有關措施包括針對人力需求殷切的行業,推行職業教育和就業支援計劃,即政府和參與的行業在首年的培訓期和接續三年的學徒期,向學徒發放助學金或津貼。另由2014/15學年起,向職業訓練局提供經常撥款,為所有高級文憑及部分中專文憑的學生提供工作實習機會。

人手缺乏的行業自不然對此措施表示歡迎,但不少行業往往同時面對難以吸引新人入行,以及行業本身資源不足的困局,故如何透過學徒制或職業教育的措施,協助僱主投放資源設立學徒職位,同時保證學徒的質素及僱主穩定發薪,或可以藉英國政府的經驗作參考。

惟仍需留意的是,香港在討論職業教育的時候,有不少教育界人士擔心,有關措施彷彿引導香港的教育走回頭路,重回昔日逐步轉型的職業先修學校或工業學校的方向。 看清問題癥結,聆聽多方的專業意見,並按此修訂不同措施的細節,這是扶貧峰會完結後,當局需持續跟進的工作。

1 劉遵義,〈拯救我們的下一代〉,《明報》, 2015年8月3日,A28頁。
2「第二屆扶貧委員會召開第八次會議」,取自政府新聞網: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9/07/P201509070834.htm,最後更新2001年12月5日。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9月7日。
3「經濟有解/台灣低薪魔咒 如何解?」。取自天下雜誌網站: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0265,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8月5日。
4「人力資源統計年報資料查詢:表19歷年年齡組別失業率」。取自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網站:http://www.stat.gov.tw/ct.asp?xItem=18844&ctNode=4944,最後查詢日期2015年9月17日。
5「表011:按性別及年齡劃分的失業率」,政府統計處,2015年9月17日。
6《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15年4月至6月)》,政府統計處,2015年8月。
7 2013年,政府當局為本港劃下首條貧窮線,低於每月住戶收入中位數一半的,則被視為貧窮。
8《2013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2014年10月,第61頁。
9 低收入户定義:全港住戶按住戶成員數目劃分為一人、二人、三人、及四人或以上共四組,收入少於或等於同組住戶入息中位數一半的住戶,便會被定為低收入戶。來源:「按年齡組別劃分的低收入户人數比率(2001年至2012上半年)」,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13年2月。
10《市民對「中產」的觀感意見調查》,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9月4日。
11《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11月25日。
12《2011年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青年》,政府統計處,2013年1月,第40頁。
13 本港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由2001年的94.9上升至2010年的100.7,增幅為6.1%。來源:「表052:消費物價指數 (2009年10月至2010年9月=100)」,政府統計處,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8月20日。
14 同12。
15 同12。
16《借貸渡學——青年的生活需要與財政壓力研究》,香港青年協會,2013年10月。
17 同11。
18 "Briefing Paper – Apprenticeships Policy, England,"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September 2, 2015.
19“A parent’s guide to apprenticeships factsheet,” The UK Government,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a-parents-guide-to-apprenticeships, accessed September 25, 2015.
20 ”同18。
21“New National Minimum Wage rates announced,” The UK Government,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new-national-minimum-wage-rates-announced, accessed September 25, 2015.
22 同18。
23 同18。
24 同18。
25 同18。
26 原句:“Indeed, this is the fundamental reason for Government involvement in apprenticeships: firms will not always have the right incentives to fully invest in the longer term, transferable skills that the sector requires.”; "The Richard Review of Apprenticeships," Doug Richard, November 2012. 27 "The Richard Review of Apprenticeships," Doug Richard, November 2012.
28 "Briefing Paper – Apprenticeships Policy, England 2010-2015,"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August 12, 2015.
29「展翅青見計劃」。取自香港勞工處網站:http://www.yes.labour.gov.hk/tc/yetp_app_details.htm,查詢日期2015年9月18日。
30「特種警衞訓練計劃 2015」。取自香港勞工處網站:http://www.yes.labour.gov.hk/ypyt/tc/tm_squad3s_2015092122.htm,查詢日期2015年9月18日。
31「二零一四年施政報告 - 讓有需要的 得到支援 讓年青的 各展所長 讓香港 得以發揮」,香港特別行政區,2014年1月。
32 李雪英,〈如何「讓年青的各展所長」?〉,《明報》,2014年2月12日,A2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