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11-09 | 《星島日報》

一場辯論賽的啟示:在囚者需要甚麼教育?



「我們擁抱了機會。他們使我們相信自己。」[1]今年9月,三名在美國最高設防監獄的在囚人士,與哈佛大學辯論隊進行辯論比賽,結果獲勝,令不少人大感訝異之餘,更道出了教育對在囚者重獲新生的意義。擁抱機會,相信自己,便是現年31歲,其中一名參賽在囚者Carlos Polanco的心聲。

在美國以至香港,在囚者不乏學習機會,然而身處籠牢,學習的限制、困難也較多。社會時刻進步,在囚人士的教育是否也有與時並進的空間,讓更多在囚者能獲得像Carlos Polanco一般的機會?

在囚者對哈佛尖子 紐約監獄辯論比賽

今年9 月18 日,美國東紐約州懲教中心舉行辯論賽,題目為「美國公立學校應有權拒絕錄取無證學生」。比賽隊伍分別為2014 年度長春藤聯盟辯論賽冠軍哈佛大學辯論隊,以及參與了紐約州巴德學院旗下的巴德監獄教育計劃(Bard Prison Initiative,下稱「巴德計劃」)的在囚人士。[2]

禮堂舞台上的兩側,一邊坐着三名西裝筆挺的大學尖子,另一邊則是三名身穿綠色制服的在囚人士。一邊象徵着能夠自由追夢、備受社會推崇的年青才俊;另一邊卻是困於牢籠、失去自由、背負罪犯烙印的一群。

對手實力超凡,但由在囚者組成的辯論隊,備戰期間不能上網,每每只能依靠查找書籍、翻文獻的方法來預備辯題,而有關當局在通過有關書籍和文獻的閱讀申請上,動輒要數星期。[3]

出人意表的賽果,令人好奇巴德計劃有何教學良方,居然能訓練出一支能夠在限制重重下打敗哈佛尖子的辯論隊。查閱巴德計劃的有關介紹,答案也許叫人失望,也使人驚喜。失望在於巴德計劃的課程與一般大學無異,驚喜在於一個能協助在囚者重拾自信的教育計劃,需要的可能只是一個學習機會,而不是度身訂造的課程。

接受巴德式教學 再次入獄比率大減

巴德計劃乃紐約州巴德學院旗下的課程,目的在於向有上進心的在囚人士提供跟一般大學無異的課程,學生要在監獄中上課,教學人員不會為在囚者的課堂作特別安排。透過人文、科學、藝術學科的學習,巴德計劃希望能協助學生發掘他們的長處,重新思考自己與社會的關係,讓他們能懷着希望與自信重投社會,找到滿意的工作。[4]

自2001年起,該計劃已向在囚人士頒發了近350個文學士或副學士學位[5],有些人其後能夠升讀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名牌學府[6],有任職私人公司,也有人從事協助無家者、愛滋病患者等的社會服務。[7]透過民間捐款,巴德計劃正協助多間大學舉辦在囚者課程,目標是在未來五年將類似計劃拓展至全國10個州份。[8]

在美國,現時每年大約有75萬名更生人士,這些人當中,有68%會在出獄後三年內再次被捕,超過一半人會重返籠牢。巴德計劃引述研究數據指,假如在囚者能夠得到充分的教育機會,出獄後再次犯案的比率會大幅下跌至22%。而巴德計劃的畢業生,出獄後三年內會再度犯事入獄的比率少於2%。在巴德計劃以外,其他例子如為在囚人士提供戲劇人文教育的「Shakespeare Behind Bars」計劃,亦有助減低釋囚的再犯率。[9]

香港的在囚人士教育

巴德計劃的經驗,令人想到香港在囚者的學習狀況。在香港,懲教署會為不足21歲的青少年在囚人士,推行半日制強制教育及半日制職訓課程,並為自願接受教育的成年在囚人士提供指導及協助。[10]

在囚者當中,部分人有不錯的學業表現,2014/15年度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文憑試),便首次有青少年在囚人士考獲一科5**[11],即最高級別的成績。據懲教署去年提交給立法會的資料,2013年有21名在囚人士報考文憑試,報讀香港公開大學的人數則為181人,兩者較2012年分別增加約三成和四成[12];此外,單單計算懲教署轄下的歌連臣角懲教所[13],七位應考2014/15年度文憑試的學員,均獲得大專院校取錄,修讀專上教育課程。[14]

在囚人士能夠接受學術教育並報考文憑試與香港公開大學等部分大專院校課程。在1992年,公開大學首次有在囚者入學,在2013年12月,共有60多名在囚者修讀該校課程,亦先後有8人畢業,分別獲頒碩士、學士、文憑或証書。[15]

學術教育之外,懲教署還有提供職業教育,包括為青少年在囚人士和成年在囚人士分別提供強制和自願性質的職業訓練,在2014/15年度,懲教署籌辦了約100個訓練課程,涵蓋建築、商業、零售、餐飲等範疇。[16]學術教育與職業教育均屬於更生服務的其中兩類,旨在協助更生人士能重新融入社會。

至於在囚者的學習環境,以歌連臣角懲教所為例,院所內設有一所小型學校,另除走廊設有高高的圍欄外,其他設施與一般學校無異;文憑試班會採用小班教學,所員由早上8時50分開始上課至約下午1時,午飯時間後再上課兩小時。[17]

挪威研究:半數在囚者沒有高中學歷 三分之一有學習困難

上述情況可見,不論是美國還是香港,現今不少地方均有措施確保在囚者有機會接受教育。可是,如何衡量有關措施是否足夠,或是如何評定有關措施的水平?

參考挪威國家教育暨研究部的一份文件,2004年該部門曾經草擬一份報告,分析收集得來的約1,900份問卷回應,受訪者為18歲以上的在囚人士,回應率為七成;有關調查主要了解受訪者的教育背景以及學習困難。[18]

有關調查發現,半數受訪者並沒有完成高中或以上程度的學業,當中以25歲以下的群組佔最高比例,有65%,反映年青在囚人士的教育程度令人關注。此外,幾乎每三名受訪者中,便有一名表示有輕微至嚴重程度的閱讀和寫作困難。[19]由此可見,單單提供學習機會,似乎並不足以協助在囚者重拾自信。

機會罕有 困難重重

而事實上,在巴德計劃振奮人心的故事背後,有更多我們看不見的「制度失敗者」。因為要入讀巴德計劃,申請者必先具備高中學歷,並通過筆試和面試。競爭亦十分激烈,平均每個學額會有十個申請人,過程可謂過五關,斬六將。[20]故此,獲巴德計劃取錄的學生,某程度上也可算是尖子。而甄選過程中被淘汰出來、由於學歷過低而不符合申請資格,以至有學習困難的在囚者,才是大多數。

在香港,在囚者的學習同樣面對不少困難。例如學員的普遍自我形象較低,學問根底較弱。[21]更大的問題是,學員的學習時間往往較一般學生濃縮,以歌連臣角懲教所為例,相對一般日校考生能有三年時間備戰文憑試,所員只有約10個月完成有關課程。[22]至於就讀公開大學的在囚者,由於對外聯絡受到嚴格限制,既不能參加導修課,也不可登入互聯網和接收電子郵件,而且難有電腦實習、做科學實驗或實地考察的機會;部份經濟條件欠佳的同學,更缺乏參考書及學習工具。[23]

以上提及的挪威研究,建議政府當局應尤其鼓勵年青在囚人士參加教育課程以及培訓;不同的學習困難,則可以透過個別指導與小組教學來改善。[24]在香港,有在囚人士的老師會特別為預備文憑試的學生製作濃縮版教材,以助他們在少於一般人的學習時間內掌握課程內容。對於因濫藥而導致記憶力較差的學生,老師會嘗試以故事作出勉勵,協助學生重拾自信和學習動機。[25]

加強在囚者教育研究

在香港,為在囚人士提供的學術教育,目標在於加強學員的基本知識,協助他們掌握工作技能,改善人際技巧,重建自尊及自信,培養正確的人生態度,從而重新融入社會。[26]要達到以上目標,除了提供適合的課程,因材施教,關注學員的學習需要與教育背景等的持續性評估,或許也有幫助。

現行香港較為類近的評估措施,為「罪犯風險與更生需要評估及管理程序」,目的在於評估其羈留和再犯風險,以及更生需要[27],惟此程序主要在於了解在囚人士對各種更生服務的需要,並非專門研究在囚人士的教育情況和相關教育措施。今年審計署曾就懲教署提供的更生服務發表報告,當中就教育的部分,亦僅提及職業訓練層面,其餘的審核部分,則包括輔導與心理服務,以及釋後監管和社會支持。[28]

在各種限制下,曾干犯嚴重罪案的在囚人士,能在牢獄中領悟了把握當下,難能可貴。一個形容自己曾為「月光族」、現年40多歲並因犯下謀殺及綁架罪行而被判囚終身的在囚人士,花了10年的時間修畢香港公開大學的社會科學學士及教育碩士課程。[29]窮半生於鐵窗內領悟,以自身努力擁抱機會,重新相信自己,值得如雷掌聲。對於一些能力、際遇稍遜的在囚者,是否也有足夠機會讓他們排除萬難,重拾自我,需要社會更多關注。

1 〈囚犯友賽勝哈佛辯論隊 紐約監獄比賽激勵求學〉,《明報》,2015年10月8日,A29頁。
2 Leslie Brody, "Prison vs. Harvard in an Unlikely Debat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ctober 8, 2015, http://www.wsj.com/articles/an-unlikely-debate-prison-vs-harvard-1442616928 ;〈囚犯友賽勝哈佛辯論隊 紐約監獄比賽激勵求學〉,《明報》,2015年10月8日,A29頁。
3 Leslie Brody, "Prison vs. Harvard in an Unlikely Debat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ctober 8, 2015, http://www.wsj.com/articles/an-unlikely-debate-prison-vs-harvard-1442616928 .
4 “FAQs,” Bard Prison Initiative, http://bpi.bard.edu/faqs/ , accessed Oct 29 2015.
5 同4。
6 同1。
7 同4。
8 同4。
9 Liam Pieper, "Art and incarceration: young offenders unlock their creativity,"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October 2, 2015, http://www.smh.com.au/entertainment/art-and-incarceration-young-offenders-unlock-their-creativity-20150925-gju6yz.html .
10 「青少年在囚人士在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取得佳績(附圖)」,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7/15/P201507150540.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15日。
11 「署理政務司司長出席二○一五年懲教署官員周年聚餐致辭全文」,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9/02/P201509020473.htm ,查詢日期2015年10月16日。
12 「立法會十九題:更生服務」。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3/26/P201403260789.htm ,查詢日期2015年10月16日。
13 歌連臣角懲教所羈押年齡由十四歲至二十一歲以下,被法庭判處接受六至三十六個月不定期教導所訓練課程的年輕男性在囚人士,認可收容額為192名。懲教署為所員推行半日制教育及半日制職業訓練課程。
14 「歌連臣角懲教所所員考獲良好成績」,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9/23/P201509230508.htm ,查詢日期2015年10月16日。
15 「進修助更生計劃」,取自香港公開大學網站: http://www.ouhk.edu.hk/wcsprd/Satellite?pagename=OUHK/tcSingPage&c=C_PAU&cid=191182006600&lang=chi ,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2月3日。
16 「懲教署提供的更生服務」,《審計署署長第六十四號報告書》,審計署,2015年4月。
17 〈在囚青年備戰DSE 僅用10個月〉,《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8月20日,A20頁。
18 “Short Version of Report No.27 to the Storting (2004-2005) –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the Correctional Services ‘Another Spring’”, Norwegian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Research, 2005.
19 同18。
20 同4。
21 〈無敵海景校舍穿童軍服上堂〉,《明報》,2013年11月25日,A12頁。
22 〈成就非一般的教育任務〉,《愛羣懲教署月刊》,第320期,2015年8月,取自懲教署網站: http://www.csd.gov.hk/guardian/issue_320/other_news.html ,查詢日期2015年10月29日。
23 同15。
24 同18。
25 同22。
26 「教育」,取自懲教署網站: http://www.csd.gov.hk/tc_chi/reh/reh_overview/reh_overview_education/reh_edu.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7月31日。
27 《為在囚人士提供更生服務的最新進展及檢討「罪犯風險與更生需要評估及管理程序」》,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2012年3月13日,立法會CB(2)1294/11-12(07)號文件。
28 同16。
29 〈八方人物:囚終身 學終身〉,《蘋果日報》,2015年10月8日,A16頁;〈遊監獄學守法 中學生聽囚犯心聲〉,《文匯報》,2015年10月8日,A2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