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5-11-24 | 《信報》

區選落幕時 綠色革命揭開序幕?



區議會選舉落幕,選民向泛民、建制派發了佔領運動後的首張成績表,打着「傘兵」與「獨立人士」旗幟的參選者,對香港政局產生了多大衝擊,結果亦已揭盅。有關本地議會生態的變化,尚有一點值得社會留意,就是今次有三個候選人組成「城鄉共生連線」,提倡居民自決和社區共享,以建立綠色民主社區為目的[1],將環境議題帶入選戰當中。

雖然三位候選人均告落敗,將環保議題納入政綱,在香港政壇亦不算新鮮,但整套政治理念以建立綠色社會為中心,「綠色政治」(green politics)的身影若隱若現。這種政治理念反映了怎樣的政治觀,會否令本地政局產生根本的變化,值得探討。

環保議題可轉化為政治能量

在香港,要借環保議題吸引選票並不容易,因為環保議題似乎不是大部分市民重點關注的問題。從表一可見,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硏究計劃的統計,近十年來認為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應重點處理環保問題的市民,最多只佔受訪者的數個百分點,近年更是百中無一。[2]

而最近能夠成為重大社會事件,對本地政治發展產生分水嶺作用的環保議題,可能要數到接近30年前。在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引起了港人憂慮核電廠安全,爆發了反對興建大亞灣核電廠的運動,一度有過百個團體,共組「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聯席會議」,並獲得超過百萬個市民簽名,更被形容為香港「公民社會發展的起步」。[3]

運動雖然未能阻止核電廠落成,卻為後來香港政治發展奠下基礎,因為由反核動員起來的能量,漸漸轉向關注《基本法》的草擬和八八直選等政治議題。[4]縱使這些轉化了的能量,後來有否反過來提升環保議題在香港的重要性,甚有商榷餘地,卻多少展示了環保與政治的互動。

建設綠色世界 由建設制度開始

在「綠色政治」的世界,環保與社會體制密不可分,沒有制度配合,推動環保只會事倍功半。環保團體綠色和平與智庫組織Roundtable Community在2007年合辦了一個討論會,檢討回歸後十年的環保運動得與失,當中有不少與會者認同,回歸後不乏盡心工作的環保團體,而各式各樣的活動和議題,都提升了市民生活上的環保意識,亦令政府和企業負起更大環境責任。[5]然而與會人士普遍認為,本港的環保運動未能更有效地「綠化」社會文化與價值,只停留在「活動多」、「行動勁」的層面,運動深度與力度卻薄弱;大部分環保團體都將工作焦點局限於提出改善污染情況的技術,而沒有觸及社會價值與政經制度的反省和批判。[6]

有與會的學者提出,「環保」可分為倫理及技術兩大層次,把資源放在「環保技術」及推廣,而不介入社會資源分配與階級的問題,會令到運動缺乏張力與矛盾點。本港環保「運動弱」的主因是未能超越「活動」與「行動」的階段,將環保與綠色的訴求,提升至要求扭轉破壞環境的社會制度與價值層面,沒有對現有制度與價值觀提出顛覆性的想法與創新。[7]

現屆政府負責環保政策的政治任命官員,有出身於環保組織和關注環保議題多年的人士,陣容有人喻之為「夢幻團隊」。[8]但如果認同上述觀點,即使有環保人士掌握決策權力,並不缺少環保政策建議,例如減少廚餘以及節約能源[9],但社會沒有從環保觀點出發的經濟或政治制度新方向,香港人始終也不能過上真真正正的綠色生活。

綠色政治 事事關環境事

就以上困局,「綠色政治」提出理想的經濟和政制模式,以至對平等與社會公義的理解,或許可為香港環保運動提供另一條發展方向。英國約克大學政治學教授Neil Carter在其著作《The Politics of the Environment: Ideas, Activism, Policy》中指出,「綠色政治」的最重要目標是生態責任(ecological responsibility)以及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認為社會可持續運作,是因為未有超出地球的生態承載能力。若果地球和人類社會要生存,那麼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等,都需要做到自給自足(self-sufficient),以滿足基本需要為主要目的,要顧及後代的需要,避免過度消耗,亦要讓自然界繼續欣欣向榮。[10]

要達到這願景,「綠色政治」認為現時大部分人習以為常,奉為金科玉律的經濟和政治思想和制度,都要改頭換面。Neil Carter指出,在經濟方面,現時資本主義制度的特徵包括着重經濟增長、追求利潤以及消費主義盛行。從「綠色政治」角度來看,過度追求經濟增長,會引致資源枯竭及污染等問題,所追求的經濟增長,也只是建立在滿足人的慾求(wants),而非需要(needs)上。廣告宣傳、潮流風尚等,產生了對非必要東西的慾求,對利潤之過分追求,也鼓勵了較浪費的經濟生產模式,例如事先設計產品在一定時間後將報廢。反之,「綠色政治」下的經濟活動,會採用一個滿足人們的需要的生產模式,教育大家要減少消費,從而減少污染,保護資源。[11]

「綠色政治」思想認為在這種較少消費的經濟環境下,人們的生活質素並不會倒退,反而會更好。理由之一是覺得建立在追求物質基礎上的社會不理想,甚至乎不合乎道德;另一理由則與政治參與有關,「綠色政治」認為一個以追求經濟增長和消費為主的社會,人們可能忙於從事經濟活動,只剩很少時間積極行使公民權責,參與政治體制下的民主活動,故此消費主義會限制人們的自由和自決機會。在「綠色政治」的理想世界,人們的經濟所得「數量」或會較少,但所得的「品質」會提升,如更高的工藝技巧、較健康的食物、較安全的社區,還有精神層面上的得益,如個人快樂、可充份發揮潛能以及較有互助精神的社會等。[12]

在政治方面,Neil Carter指出,主流「綠色政治」崇尚「去中央化」(decentralisation)、「參與式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以及平等主義(egalitarianism)。[13]「去中央化」是指政治單位應該要較細,而在最激進的「綠色政治」思想中,政治體制應由細小、自治的社區組成,各社區應以自然或地質的特性,如流域和山脈作邊界,經濟活動只需要用上社區內的生態資源,做到自給自足。[14]

至於「參與式民主」,就是希望公民積極參與政黨、地區政府、鄰里會議和志願團體等工作。「綠色政治」思想認為由民意代表決定社會事務的代議式政治模式,會削弱人們之參與感。因為間中投一次票,只會令人集中私人事務,未能孕育有助社會持續發展和負責任公民的意識。相反,「參與式民主」的決策過程有更多人參與,權力不再集中於少數人,體制更能回應民眾需要及更具問責性;另外當公民要作更多決策時,他們需要接收更多資訊,這有助他們認識環保議題。在「參與式民主」下,人們對其他公民也有更大責任感,將這種利他精神推而廣之,就會變得關注非本國的人、後代,以至大自然。[15]

至於提出追求平等和社會公義,有些人是借鑒大自然,指大自然是由互相連繫的事物組成,各部分對其他部分皆有作用,沒有事物是獨立或超然於其他部分;有的則着重於後果,認為不均和貧窮不利於環境,如較不發達國家有過度農耕,以及在貧瘠及效益不大的土地上耕作的現象,導致沙漠化和森林開伐等環保問題;亦有主張認為,追求平等有助於促進綠色政治的其他部分,如參與式民主和去中央化。[16]

在香港萌芽的基礎:年輕支持者

「綠色政治」追求環保、更多程度的民主、更公平的社會等,都是大部分人認同值得追求的目標。由中央政策組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硏究所進行有關年青人的社會態度的硏究,或許揭示了「綠色政治」在香港的潛在支持者。在2010年發表的《香港年青人口的社會態度》發現有80.3%的90後、77.5%的80後同意環境保育比經濟發展更加重要,亦分別有71.4%和73.2%的90後及80後贊成為了保育環境而交更多稅[17],而在2014年進行的《香港年青人的社會態度 — 跟進硏究》,發現15至19歲和20至29歲的年青受訪者當中,分別有54.2%和59.7%對香港在環境保育方面感到「不滿或十分不滿」。[18]

今屆區議會選舉之「城鄉共生連線」的宣傳片,起首提出香港的問題並非土地供應不足,而是土地和房屋受既得利益集團控制,而不民主的政治制度則助長這現象。「城鄉共生連線」認為,若要保護香港的綠色環境,就需要阻止既得利益集團「毀山滅林」及綁架香港的生態環境。另外,影片中也批評政府為了經濟和政治利益而破壞鄉郊環境。「城鄉共生連線」的一些主張,也與前面提及「綠色政治」提倡的「去中央化」和「參與式民主」類近,如屬於該組織的姚松炎在宣傳片指出希望能發揚社區自主[19],而他也曾指出民主需要直接參與,又認為應革新區議會,做到決策要由下而上,例如「社區重點項目計劃」下的每區一億元撥款,應讓居民討論以及提交建議書。[20]

另外,「城鄉共生連線」三位候選人在選舉前夕,夥拍另外三位關注環境議題的候選人發表「綠人」參政宣言,當中提及若要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不能只作小修小補,而需要大幅改變目前的經濟發展模式和權力結構。他們認為香港主流環保團體過去一直採取「非政治化」路線,遮蔽了環境爭議背後的利益和權力關係。他們認為不民主政制容許利益集團破壞環境,因此環境運動也應是香港民主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環境運動參與者亦應該積極參與各級議會選舉,以增加影響力。[21]這些看法,與上述2007年的香港環境運動討論,可謂不謀而合。

雖然這幾位候選人最終無一當選,但部分人的得票率不低,可見「綠色政治」有一定號召力,要在香港萌芽,算是有了基本條件。然而,若然要促進制度變化,區議會作為一個處理地區事務的議會,未必是「綠人」達成宏願的理想平台。「綠色政治」在香港會否真正揭開序幕,還看來年的立法會選舉。

 

 

1 「朱凱迪、姚松炎、張貴財 合組『城鄉共生連線』參選」。取自八鄉朱凱迪Facebook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dickpatheung/videos/918272121572046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5日。
2 資料來源:「市民對曾蔭權第七份施政報告的期望:特首即將要發表其第七份施政報告,你認為他應重點處理甚麼問題?」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features/policy_address/expect_Donald_2011/datatables.html#1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9月15日;「市民對梁振英第三份施政報告的期望:特首即將要發表其第XXX份施政報告,你認為他應重點處理甚麼問題?」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features/policy_address/expect_CY_2015/datatables.html#1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9月15日。
3 紀曉風,〈反核難改港人冷感 社運前途障礙重重〉,《信報》,2011年3月21日,P14頁。
4 林茵,〈醒覺反核〉,《明報》,2013年4月7日,S01頁。
5 「『綠色長征 : 回歸後與下一個十年』討論會摘要」,取自香港綠色和平網站: http://www.greenpeace.org/hk/publications/green-discussion-articles/1 ,最後更新日期2007年12月20日。
6 同5。
7 同5。
8 添馬男,〈中門大開:綠色夢幻組合〉,《蘋果日報》,2012年11月15日,B16頁。
9 資料來源:「香港廚餘及園林廢物計劃2014-2022」,環境局,2014年2月;「香港都市節能藍圖2015~2025+」,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環境局,2015年5月。
10 Neil Carter, The Politics of the Environment: Ideas, Activism, Policy, 2nd ed. (New York,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pp. 47 and 48.
11 同10, pp. 48 and 49.
12 同10,p. 49.
13 同10,pp. 53, 58 and 61.
14 同10,p. 50.
15 同10,pp. 55 and 56.
16 同10,pp. 62 and 64.
17 Stephen Chiu Wing-kai, "Social Attitudes of the Youth Population in Hong Kong,"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sia-Pacific Studies,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0, p. 35.
18 "Social Attitudes of the Youth Population in Hong Kong: A Follow-Up Study" Central Policy Unit,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arch 2015, p. ii and 10.
19 同1。
20 蔡慧敏,〈點解你買唔到樓?〉,《壹週刊》,2015年10月22日,A26至29頁。
21 「生活時報相片」。取自捍衛家園‧沙打區張貴財Facebook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975524995837119/photos/a.984350474954571.1073741829.975524995837119/1010832615639690/?type=3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