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5-11-30 | 《經濟日報》

當米芝蓮介紹街頭小食 街頭小販在哪兒?



在香港「搵食」,假如沒有嘗過街頭小吃,你可能會被懷疑活在另一平行時空。魚蛋、燒賣、臭豆腐等地道美食,豐富了香港人的生活,也豐富了這個「美食天堂」,剛出版的國際飲食指南《米芝蓮指南香港澳門2016》,亦首設「街頭小食」欄目,推介了23間本地街頭小食店。[1]

近年的街頭小食界多了不少年輕面孔。今次入圍米芝蓮的街頭美食店中,便有不少年輕店主,其中一名售賣狗仔粉的八十後店主說,開店是希望令港人重拾童年回憶。[2]但回憶有價,年輕人哪一天想在飲食界振翅高飛,先要接受高昂舖租的考驗。在資金充足之前,街舖未必是年輕人發夢的地方。於是,有年輕小販選擇走上街頭,例如經營流動咖啡店,甚至將流動酒吧帶入社區。[3]懷着創業理想,實踐另類生活態度,這些新世代小販,正重新定義何謂小販活動。

在政策層面,我們也不難察覺官方對街頭小販定義的轉向。即使政府仍會強調現行政策乃限制發放小販牌照,但另一方面,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今年年初提出引入美食車,以及食物及衞生局(食衞局)局長高永文表示政府鼓勵以地區為主導設立小販市集,反映了如今的街頭販賣活動不再局限於維持生計,無論是為鼓勵創業、吸引旅客,或是促進本地經濟,在多變的社會功能下,小販的角色、有關街頭販賣活動的政策正在調節。只是怎樣調節,才是困難所在。

固有政策為限制發牌

政府奉行多年的政策,是在一般情況下[4]不簽發新的小販牌照,並將小販活動由「非正規經濟」轉化為「正規經濟」,這也一直是小販議題的爭論焦點。

1970年代,當時的市政局以飲食習慣改變、餐館增加以及投訴小販的數字上升等為由,對小販牌照加以限制,令小販數量逐步減少。[5]如今,小販牌照分為兩類:固定攤位小販牌照和流動小販牌照。對於前者,當局鼓勵小販退還牌照,但亦允許一次牌照繼承或轉讓權;流動小販牌則受更嚴格限制,現行政策更不容許「繼承」或「轉讓」[6],等於讓流動小販逐漸消失。持牌小販數目由1980年代時約20,000名[7],逐漸減至2014年底約6,000個固定攤位,流動小販剩不到500名。[8]

由「走鬼檔」到市集 仍在摸索管理模式

當局指,考慮到部分街頭販賣活動會造成環境衞生、噪音及阻塞等問題,於是收緊小販牌照。[9]但另一方面,近年每逢農曆新年在深水埗桂林夜市上演的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大戰「走鬼檔」,總能掀起民間討論,究竟應從法理還是人情角度處理流動小販問題。由此可見,縱然並非所有的街頭販賣活動都會受到歡迎,完全取締小販活動亦不合乎民情。政府計劃調整小販政策,並承認市集式的小本經營,是香港多元化經濟的一部分,算是部分回應了民情。食衞局月前已接觸十八區區議會,表示若有地區人士倡議小販市集計劃,並取得當區居民共識,政府會盡量協助。[10]

不過,在取締與放任之間尋覓第三條路的過程中,政府的經驗不盡如意,例如2013年開業的天水圍天秀墟,兩年來仍經營慘淡。[11]有人將問題歸咎於選址不當、配套不足、宣傳不力、貨品不具特色及其他管理問題。不管原因何在,天秀墟的困境,始終令人擔心「區區有小販」的市集文化,究竟能否成行成市。

美食車不能流動 成本高昂 年輕人難加入

至於美食車,財爺解釋有關建議時指,港產美食車可以賣魚蛋、牛雜等本地特色小食,最重要是在衞生、牌照等方面有規範,讓旅客過足「掃街癮」,同時欣賞香港景色。[12]由此可以預計,官方美食車將主要服務遊客,而非普羅大眾。

服務對象有別於一般流動小販,實際上美食車也稱不上流動。因為有報道稱,當局計劃初時以食物製造廠牌照(只准提供外賣的食肆所領的牌照)管理美食車[13],意味營辦者只能在固定地點營運。有網民形容,這就如規定咖喱魚蛋不能有咖喱味。

規限美食車的經營地點,固然可以將可能出現的問題,局限在一些容易管理的地區。但「沒有咖喱味的咖喱魚蛋」,還是惹來反對者擔心會阻塞鬧市街道,並與付出昂貴租金的商戶爭搶生意,形成不公平的競爭。將美食車置於鬧市區之外,爭議較少,其生意又會大受影響。

另外,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曾表示,希望藉引入美食車鼓勵年輕人創業。[14]當局預計美食車的設備成本為數十萬元[15],雖然較經營餐廳為低,但考慮到服務對象和地點皆受限制,回本並不容易,何況對於剛創業的年輕人,數十萬元仍是一筆不小的投資。

涉及多個部門 需協調處理

撇除上述限制,經營美食車本來就不容易。立法會秘書處早前比較海外不同地方規管美食車經驗後指,美食車市場在美國等多個國家盛行,但也有不少地區並不受落。[16]如新加坡於2003年推行的美食車計劃,由於成本昂貴、規管嚴格,如今大部分經營者已退出行業。據當地小販所述,經營美食車的創業成本高達20萬新加坡元(115萬港元),單是申請車輛擁有證(Certificate of Entitlement)就動輒數萬新元。營辦者須向國家環境局(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申請牌照,場地租賃則要向其他政府部門尋求批准。[17]有小販表示,有時並不清楚應向哪一個機構申請場地,加上有時美食車指定停泊地點僻靜,難以吸引人流。[18]

上述新加坡的經驗,值得香港留意。因為在港推行美食車計劃,亦涉及多個部門的協調,如車輛規格及要求須經運輸署,牌照、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由食衞局負責,而整個計劃目的是發展旅遊業,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政策範疇。最終無論是由其中一個部門牽頭,還是成立跨部門小組協調,也要考慮運作細節會否如新加坡的經驗般,令業界無所適從。

當流動成為生活選擇

市集文化尚未成形,固定美食車計劃也在研究階段,但政府提出這些概念時,還是令不少市民興奮了一把。看得多高級食肆、商舖林立,現代化管理成熟前的街頭擺賣,反而令人懷念。

如今,新世代小販追求的不單單是「搵食」,也是推架木頭車四處遊走的生活方式。有經營流動咖啡店的年輕女孩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以前的人當小販可能是為了生活而別無選擇,現在的年輕人卻是選擇做小販。[19]

隨機走位的小販文化,在重視秩序的現代化管理下,顯得份外珍貴。這或許解釋了民間對於小販生存和定位的關注,為何未有因為小販數量的下跌而減少。政府提出推行美食車、地區主導的小販市集時,亦引起是否可藉此放寬小販牌照的討論。[20]社會再為街頭小販定位,最終有多少程度是在限制下滿足新世代小販的需求,多少是創業者配合發展進程,自行調節,在廿年後的懷舊電影,自會交出答案。

 

 

1〈破天荒增設街頭美食 數元有交易 米芝蓮推介23小食店〉,《蘋果日報》,2015年11月6日,A02頁。
2〈米芝蓮首推介23街頭小食店 狗仔粉雞蛋仔上榜多年輕人經營〉,《明報》,2015年11月6日,A04頁。
3 陳詠敏,〈新生代小販 販賣自由(小販故事五)〉,《蘋果日報》,2015年4月11日,E02頁。
4 註:前巿政局自1970年代初起,在一般情況下已不再簽發新的小販牌照。2009年初落實小販發牌政策檢討後,食物環境衞生署署長在2009年7月至2012年4月期間,完成簽發61個新的流動(冰凍甜點)和218個新的固定攤位(其他類別)小販牌照。來源:「小販管理概覽」。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hawker/overview.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27日。
5「新小販經濟」。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9,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3月8日。
6「小販管理」,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hawker/hawker.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7月11日。
7「有關小販及小販擺賣的事宜」,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小販政策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566/13-14(01)號文件,2014年4月15日。
8「小販管理概覽」,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pleasant_environment/hawker/overview.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27日。
9 「小販發牌政策檢討」,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 CB(2)782/08-09(03)號文件,2009年2月10日。
10「食物及衞生局局長談小販政策及自願醫保計劃(只有中文)」,取自食物及衞生局網站:http://www.fhb.gov.hk/cn/press_and_publications/press/2015/press150329.htm,最後更新日期 2015年3月29日。
11 陳沛冰,〈天秀墟多限制 經營慘淡〉,《蘋果日報》,2015年3月29日,A05頁。
12 袁樂婷,〈財爺倡引入外國美食車 高檔路線『賣魚蛋同牛雜』」〉,《蘋果日報》,2015年2月26日,A09頁。
13〈美食車暫擬定點經營〉,《明報》,2015年3月3日,A08頁;〈當局盼推美食車毋須大修例〉,《文匯報》,2015年6月4日,A10頁。
14〈蘇錦樑:美食車不能流動經營〉,《大公報》,2015年3月3日,A07頁。
15 同14。
16「選定地方對美食車營運的規管」,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2015年5月11日。
17「美食車計劃」,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415ise11-food-truck-initiative.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28日。
18 ‘Food truck idea stuck in first gear,” The Straits Times, March 11, 2014, http://www.soshiok.com/content/food-truck-idea-stuck-first-gear.
19 同3。
20〈社評:以美食車為契機 適量重發小販牌〉,《信報》,2015年3月3日,A0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