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店後廠緣已盡 港深如何續作同路人


與內地經貿合作 | 2015-12-30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兩個地方合作,一個基本原則是互通有無,各取所需。若果大家所擁有的東西相似、所追求的亦接近,互通有無的空間可能較小,關係較可能是競爭對手。這也是一些人對香港和深圳關係的看法。過去數十年,深圳經濟發展迅速,有研究機構預計,當地的國內生產總值在今年超越香港。[1]放眼未來,香港和深圳的鄰居關係,將會如何發展?

兩地差異造就初期合作

回顧香港與深圳的合作模式,大抵建基於兩個元素,第一是雙方經濟和發展程度的差異,第二是深圳為內地開放試點。簡單而言,在內地改革開放時期,香港有資金、技術和人才,深圳則有土地和便宜的勞動力,港商因而北上設廠。這種合作模式,近年因為深圳勞動成本上升,而難以再發揚,甚至維持也越見困難;製造業近年對深圳的經濟影響力,也漸漸被服務業取代。

從表一所見,到2013年時,深圳的平均實際工資已經是1979年時的九倍以上[2],另根據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今年9月發表的全國地區每月最低工資標準的情況,深圳以每月2,030元人民幣居全國之首。[3]另外表二顯示,泛指服務業的第三產業佔深圳市的生產總值的比率,自2008年起一直高於以工業為主的第二產業,而且差距愈拉愈大:到2013年時,第三產業佔比為56.6%,而第二產業則是43.4%。[4]

資料來源:深圳市統計局「深圳總計年鑒2014」

註:簡單而言,第一產業指農林漁畜牧業等、第二產業指工業、建築業等,第三產業則是服務業。
資料來源:深圳市統計局「深圳總計年鑒2014」

深圳經濟環境的轉變,同時透視香港深圳過往的「前店後廠」合作模式難以維持。香港經貿商會在2013年指出,在珠三角的香港製造業未來要加快將加工工序遷向內地內陸省區;香港金融、物流及各類商業機構,則遷入如深圳的內地城市,讓製造業可以把非生產性的經營工序,包括銷售推廣和金融財務等所謂「店」也搬到內地。這意味珠三角地區「前店後廠」模式正加快轉向「店廠合一」,並且帶動珠三角區向服務業體系轉型。[5]

新模式:落戶深圳 香港集資

另一方面,雖然現時兩地經濟和發展水平相近,但所走的發展道路仍有差異,有空間各展所長,作為新類型合作的契機,例如在科硏產業合作。具體例子之一,可參考在2006年創立,至2015年佔全球無人機銷售市場七成的大疆創新公司。[6]該公司創辦人汪滔於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後到深圳創業,原因包括香港缺乏科技行業供應鏈,深圳的分工產業鏈,則能為他的公司提供價廉質優的生產服務。租金、人才等因素,也促使他捨港取深。[7]

雖然汪滔的公司未有落戶香港,但其成功也有令香港受益,如其公司的法務部設在香港。深圳副市長唐傑根據大疆創新的經驗,認為港深科硏合作模式可以是由香港負責高端商務、教育和硏發,深圳則將技術變為產品設計,再由深圳加上如東莞的周邊地區將設計造成產品。[8]香港政府近來銳意推動創新,這種港深合作模式,將來或會進一步發展。

先行先試視乎國策

另一種香港深圳合作模式,乃建基於國家政策。內地往往把深圳作為開放先行先試地點,香港資本或商人等進入深圳,並非單單意在深圳,也希望染指全國市場。改革開放初期,香港廠商之所以能在深圳設廠,受益於其土地和廉價勞工,也是因為內地開放深圳給港資。現時深圳勞工成本雖然不再便宜,不過香港將深圳視為進入內地門戶的合作模式,持續見於其對位於深圳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下簡稱「前海」)的取態。

以金融方面為例,前海有關政策大方向是支持當地在金融改革創新方面先行先試,作為內地金融業對外開放的試驗和示範。香港政府曾在2013年表明自身在前海發展中的定位,乃達至互利共贏,讓香港的金融業能夠以前海為橋頭堡,進入內地市場,並爭取內地降低門檻,及提高港方在合資企業的持股比例。[9]

不過這一種以深圳為跳板的港深合作模式同時面對挑戰。首先上海也可以擔起內地對港合作的先鋒,深圳不是做「獨市生意」。被視為香港與內地金融合作中最實質突破的「滬港通」,先於「深港通」開通,反映深圳過去在對港合作中獨特的先行先試地位受到挑戰。[10]這種「立足深圳,放眼全國」的合作模式,前提是國家政策配合,變數可以很大。

多種因素左右是敵是友

除了推行金融改革創新,國務院在2012年指出,要將前海打造成現代服務業體制機制創新區以及發展和集中地。[11]另一方面,香港金融服務業的增加價值在2012年佔本地生產總值15.9%,而專業服務及其他工商業支援服務業的增加價值佔比亦達12.8%。[12]觀乎前海的發展重點,與香港的重點行業如服務業和金融業重疊,兩地之間可能發展至互相競爭。資深評論人林行止在2013年更直指,前海的最終目的是取代香港。[13]

從前海例子可見,香港和深圳的合作,未必只是有利而無危機。過去幾年因自由行政策而起的陸港矛盾,更是不利港深合作。在2009年,中央政府准許合資格深圳戶籍居民申請一年多次訪港的「個人遊」簽注,便利他們購物[14],雖然有助香港零售業,但同時激起民間矛盾。政策二十一在2013年發表的硏究顯示,香港北區受訪居民在評價自由行旅客及水貨客在北區所造成的負面影響時,至少有八成認為自由行旅客及水貨客推高區內物價及引致商品短缺,只有7%對他們有正面印象,有11.2%在過去一年更曾與他們發生衝突。[15]內地在2015年4月停發「一簽多行」簽注,改發「一周一行」簽注[16],反映了港深的合作關係,需要政策的適時調整維持。

兩地經濟發展模式改變、陸港民間矛盾持續,香港和深圳未來可以如何合作?一個思考方向為「回到基本點」,並且着重民生合作,讓市民明顯感受到自己能從港深合作關係獲益。經濟發展狀況和國家政策可以變,但是深圳與香港在地理上極為相近,卻是永恆事實。從「鄰居」互惠互利的原則出發,思考如何發揮雙方地利聯繫,為港深長遠合作的基礎。例如將兩地看成單一工作生活圈子,以至在環境保護方面加強合作,共同管理共通的生態資源和環境,皆是有利民生,卻又可同時令兩地連繫更為緊密的合作事項。

合作可能一:建立港深生活圈

前海內之「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透過提供創業資金、培訓、輔導和交流,幫助具創新創業意念的18至45歲人士實踐創業計劃。[17]今年12月,由專業人士組成的「香港青年專業網絡」啟動,並且與前海管理局及深圳華南城等簽署三年的合作框架協議備忘錄,為到當地創業的香港青年提供場務減免和電腦設備,又正嘗試邀請當地企業提供實習名額。[18]以上推動措施,加上前述汪滔的例子,都反映深圳對一些有感香港有局限,未能在香港一展所長的人有吸引力。

但與此同時,智經就香港青年往內地就業的態度所做的調查發現,在18至29歲、沒有在內地就業經驗的受訪者當中,約有64.7%表示不願意到內地就業。對北上工作說不的受訪者,有22.8%指對內地法治欠信心、有17.2%指出因為不想離開家人、要照顧家人或家人反對等,亦有18.1%說不習慣內地生活,及15.1%對內地社會有負面印象或認為內地生活質素差,這些都是相對較多被提及不願北上就業的原因。[19]

港青不願北上,但若果北上的目的地是深圳,上述顧慮或許較易釋除。因為兩地接近,港青可以在深圳工作之餘,同時照顧香港的家人和維持香港的社交圈子,用地利讓魚與熊掌兼得。現時當局於前海安排的免費接駁巴士,早晚往返深圳灣口岸[20],亦便利這種工作和生活模式。根據2010年的統計數字,約有175,100名香港居民在統計前12個月內曾在內地工作,當中57,000名居民在內地通常工作地點為深圳。[21]這個數字未必可以準確反映有多少人是恆常到深圳「跨境工作」,不過交通和通關愈來愈便利,未來這種安排的時間成本愈低,愈有利形成「港深合作」另一新模式。

因此兩地政府亦要想辦法便利人流,包括方便私家汽車往返工作和生活地點。然而,現時如需經常駕車往來粵港兩地,申請程序包括需要得到廣東省和香港運輸署的批准[22],當中廣東省公安廳規定申請「港澳私人小汽車入出內地行駛牌證」的企業,要滿足包括在廣東省非山區投資100萬美元以上,且在內地上一年度年納稅額達30萬元人民幣,或在山區投資40萬美元以上,且在內地上一年度年納稅額達15萬元人民幣的條件,而且只會獲得一張牌證。[23]

智經曾在2007年發表的《建構港深都會》中指出要硏究有效改善兩地車牌的過境安排,並建議兩地可成立小組,硏究開放小汽車的自由進出。[24]另外,智經亦在2012年提出簡化通關程序,簽發「特別通行證」給慣常到前海等地區上班和公幹的香港居民,讓他們可用特別櫃檯或車道辦理過境手續。[25]除了交通和通關安排以外,兩地政府可能須更詳細溝通和進一步合作,就跨境工作者醫療、保險,還有就業福利服務作「互聯互通」安排。

合作可能二:共管生態

由西向東,深圳和香港接壤和隔水相鄰的有深圳灣、深圳河、陸地邊界和大鵬灣。[26]兩地關係密切,在環保問題上可見一斑。例如2009年,深圳市堆填區崩塌,數以百噸計垃圾污泥流入布吉河,並流向深圳河,引起香港米埔自然護理區受污染,釀成生態大災難的關注。[27]又例如深圳和香港定出改善空氣污染的措施,或者是鼓勵遠洋輪船泊岸期間轉用低硫燃料,皆可以改善整體珠三角空氣質素,令雙方受益。[28]香港和深圳在環境的合作包括成立聯合治理深圳河工作小組,推行深圳河治理工程,暫時已完成三期共值18億港元的工程[29],而第四期則預計在2017年底完成。[30]另外,香港與深圳政府過去亦有進行有關管制車輛廢氣排放、電動巴士、管制傢俬製造廠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排放和貨櫃碼頭環保設施的技術交流。[31]

兩地在環境合作方面可以更進一步。內地當局在2014年探討深港新型同城化戰略時,提出兩地應構建「生態共同體」,當中要點包括由生態合作上的「兩家」概念,變為生態共同體的「一家」概念,共同改善生態環境;兩地的合作層次亦要較以往深入,着眼在建立約束性的協議和實施重大生態工程,以及除了過往在生態合作上的治污外,還要對生態系統進行保育和修復。[32]當時提出實際可以合作的項目,包括治理和開發深圳河、恢復深圳灣生態、保護大鵬灣生態和東江水,以及解決雙方的垃圾處理問題,例如在邊界地區改建垃圾設施和檢討現有設施時,必須徵求和尊重另一方意見。[33]

港深合作過往建基於兩地差異,但合作也可以建基於大家對同一事物有共同關注,例如共享的生態環境。未來港深合作,若能從以上兩個基本概念發揮,將有助共創「睦鄰」關係。

 

1 「2015中國城市競爭力排行榜發佈 深圳超北京躍居第三」。取自新華網網站: http://www.china-citynet.com/yjh/yjhdt_show.asp?id=5913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9日。
2 「深圳總計年鑒2014:14-3 職工工資總額指數和平均工指數(1980-2013)」,深圳市統計局, http://www.sztj.gov.cn/nj2014/indexce.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31日。
3 「24地區調整月最低工資標準:深圳、上海超2000元」,中國新聞網,2015年9月29日, http://www.chinanews.com/cj/2015/09-29/7549977.shtml .
4 「深圳總計年鑒2014:2-2 本市生產總值三次產業構成(1979-2013)」,深圳市統計局, http://www.sztj.gov.cn/nj2014/indexce.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31日。
5 「『前店後廠』轉向『廠店合一』」,香港經貿商會,2013年5月21日, http://www.hketa.com.hk/news?id=223
6 〈佔全球市場七成 大疆無懼抄襲「把蛋糕做大」〉,《明報》,2015年11月15日,A13頁。
7 資料來源:〈港物業總值 夠買3紐約〉,《明報》,2014年12月10日,A12及13頁;江迅,〈中國創新力涵蓋香港 呼喚創客 兩會推動經濟轉型〉,《亞洲週刊》,2015年3月29日,P26至31頁。
8 江迅,〈中國創新力涵蓋香港 呼喚創客 兩會推動經濟轉型〉,《亞洲週刊》,2015年3月29日,P26至31頁。
9 「《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有關金融的政策措施」,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1)631/12-13(02)號文件,2013年2月,第2及3頁。
10 《深港新型同城化戰略研究課題報告》,國務院發展硏究中心“深港新型同城化戰略硏究”課題組,2014年11月,第6頁。
11 「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開發開放有關政策的批復」。取自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網站: http://www.szqh.gov.cn/sygnan/xxgk/xxgkml/zcfg/qhzc/201402/t20140225_33135.s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7月2日。
12 「表188:香港經濟四個主要行業 - 四個主要行業的增加價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府統計處, 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80_tc.jsp?tableID=188&ID=0&productType=8 ,最後更新2015年2月25日。
13 林行止,〈為前海做好準備 國產人才治香港〉,《信報》,2013年1月9日,A16頁。
14 「硏究簡報第6期:『個人遊』計劃」,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硏究組,2014年5月, http://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314rb06-individual-visit-scheme-20140507-c.pdf ,第2頁。
15 「自由行旅客和水貨客對北區的影響及自由行於北區未來發展的方向的硏究:第一部分 - 自由行旅客和水貨客對北區的影響」,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2013年2月, http://www.districtcouncils.gov.hk/north/doc/2012_2015/sc/dc_meetings_doc/627/n_2013_040_ch.pdf ,第18至19及21頁。
16 「公安機關即日起向深圳市居民簽發赴香港『一周一行』簽注」。取自新華網網站: http://news.xinhuanet.com/gangao/2015-04/13/c_1114944399.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3日。
17 「『夢工場』為深圳、香港、亞洲和全球創業青年呈獻的全新創業園地」。取自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網站: http://ehub.hkfyg.org.hk/aboutus.php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9日。
18 〈「青專網」助港青北上創業 與前海橫琴深圳華南城簽3年合作協議〉,《文匯報》,2015年12月2日,A14頁。
19 《香港青年往內地就業態度意見調查》,智經硏究中心,2015年1月,第15、20至22頁。
20 「交通資訊」。取自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網站: http://ehub.hkfyg.org.hk/traffic.php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9日。
21 《從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搜集所得的社會資料:專題報告書 - 第五十七號報告書:在中國內地工作的香港居民》,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府統計處,2011年10月, 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1301572011XXXXB0100.pdf ,第21頁。
22 「立法會十七題:中港車牌及自駕遊計劃」。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2/22/P201202220213.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2月22日。
23 「一、港澳私人小汽車入出內地行駛牌證登記」。取自廣東省公安廳網站: http://www.gdga.gov.cn/wsfw/bszn/jtgl/ygazt/201410/t20141028_721045.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0月28日。
24 《建構港深都會》硏究報告,智經硏究中心,2007年8月,第84頁。
25 《促進香港服務業界在珠三角的發展》,智經硏究中心,2012年2月,第11頁。
26 同10,第153頁。
27 〈深圳堆填區崩塌污染布吉深圳河 毒污水湧米埔 恐爆生態災難〉,《星島日報》,2009年2月18日,A01頁。
28 資料來源:香港歡迎《深圳市大氣環境質量提升計劃》,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9/30/P201309300284.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9月30日;「環境局歡迎深圳綠色港口措施」。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 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environment/html/2014/09/20140924_171012.s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9月24日。
29 「深圳河治理工程」。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渠務署網站: http://www.dsd.gov.hk/TC/HTML/392.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20日。
30 「發展局與深圳市人民政府簽訂深圳河第四期工程首份委託協議書(附圖)」。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8/30/P201308300593.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8月30日。
31 《香港環境保護2013》,環境局及環境保護署, http://www.epd.gov.hk/epd/misc/ehk13/assets/pdf/ehk2013_tc.pdf ,第103頁。
32 同10,第183至184頁。
33 同10,第188至19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