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6-01-04 | 《星島日報》

假如機械人偷走了你的工作



夜晚,坐在家中桌前的你,敲打著鍵盤、通宵玩電腦遊戲或在網上聊天;白天,留在家中的你,可以慢慢設計首飾,上載到Instagram網店或者看書、玩音樂;比起擔心「飯碗」,人們不再困身工作,反而可以留在家中消閒、享樂,做自己喜歡的事,實現理想。

然而由機械人或高科技代替人類去「打工」的世界是否一定就如卡通片《叮噹》歌曲歌詞般,「人人期望可達到,我的快樂比天高」,關鍵可能是看看那個人是自願還是被科技取代而被逼放棄工作。若是後者,他對機械人和高科技幫助人類的感受,應該跟大雄得到叮噹幫助後覺得十分愉快大有不同。

你的工作安全嗎?

就機械人如何影響就業市場,有研究認為要視乎工作所需要技術。瑞典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et)的助理教授Georg Graetz和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的Guy Michaels教授,在2015年3月發表的硏究指出,機械人減少了低技術工人和中階技術工人的工作時數,高技術工人則不受影響。[1]

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的兩名學者Carl Benedikt Frey和Michael A. Osborne,則從將不同工作自動化的技術障礙,衡量702種工作自動化的機會。[2]兩人的硏究結果顯示,不同工作之間可以被自動化的機會率相差極大,例如手錶維修員、電話推銷員和在保險公司為受保人作風險評估的核保人,可以被自動化的機會率高達99%,牙醫、人力資源經理、神職人員面對的機會率則不足1%,康樂治療師的機會率更只有0.28%。[3]大體而言,大部分從事運輸和物流、提供辦公室和行政支援、還有從事生產行業的勞工,以及相當一部分的服務性工種,都要面臨工作被自動化的風險,兩人亦發現美國有多達約47%的就業人口,正從事在未來十年或者二十年可以被自動化的工種。[4]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經濟學教授David H. Autor就指出,電腦或機械人能否從人類手中搶去職位,要看職位的工作內容。電腦會鉅細無遺地跟從程式員的指示,因此若要由電腦完成一個工序,程式員要完全明白完成該工序所需步驟,然後編寫程式讓電腦跟從這些步驟。比如簡單記帳中的運算工序、文員工作中擷取、分類以及儲存資料,或者在一個不變的環境中重覆做同一動作,由於性質乃跟從一些精準和大家知之甚詳的步驟,因此這類步驟化工序可以完好地變成編碼,交由電腦或者機械人去執行。Autor認為,涉及文書、行政支援還有生產的工種,都是基於以上原因出現失業潮。[5]

另一方面,以機器取代人有其局限,因為有很多工序,是人們能夠隱約理解又毫不費力完成,卻不能清楚說出步驟或規矩,故難以自動化,比如一些要求靈活變通、判斷能力和常識的工序。這些工序大致上有兩類,其中一類是要求用上解難能力、創意或者說服能力,屬於抽象工序(abstract tasks),擔任此類職業的人要有高學歷和高分析能力,專業、技術性和管理類型的工種,許多都要進行這些工序。

另一種工序是勞動工序(manual tasks),牽涉的技能包括要面對不同環境作出應變、辨認影像和語言,以及與他人溝通,一些預備和送上食物的職業、清潔工以及保安工作,很多時候都有這類工序,而擔任此類職位者,要有體能,亦可能要說得一口流利語言。雖然這些工作技術要求不高,但要將其自動化亦十分困難。[6]

上述兩種工序的技術要求,分別在高低兩端,因此Autor認為,自動化風潮會令需要高學歷的高薪職位和只需低學歷的低薪職位數量增加;反之,要求中等教育程度的中等收入職位數量,則會下降,形成職位兩極化。[7]有關中等收入工種消失現象,智經曾撰文論及,指出美國發生金融海嘯後經濟衰退,衰退初期有60%流失的職位屬中等收入;經濟復甦時,卻只有22%恢復的職位屬中等收入。[8]其實在過去40多年,美國居住於中等收入家庭的成年人口,比例已經一直下跌,由1971年的61%,跌至今年的50%[9],可見謀殺中等收入工作的兇手,不只是經濟下滑,或許還包括機械人和電腦科技。

科技日新月異、人們對機械人的接受程度,以至利益團體的反彈等眾多因素,都可能影響到甚麼職位會被自動化風潮淹沒,因此以上學者的意見未必代表了未來。不過回顧歷史,紡織機的出現大量取代了從事人手紡織的技工,而汽車和火車面世,令駕駛馬車的人和人力車夫可有可無;這些史例,都顯示科技進步會令某些行業會被淘汰。

內地和日本政府近年積極將機械人應用到生產活動[10],當中內地提倡「機器換人」,正貼切表達機械人或科技可能會令某些職位消失。例如東莞有一間生產和銷售手機零件、超精密五金端子及模具的企業,配合當地「機器換人」策略,開設智能無人工廠,以機械手代替人手,再以智能化軟件控制系統。工廠預計仍需要一些軟件系統、中後台管理人員,預計不超過200人,但若以目前的手工操作生產水平來計算,則需要超過2,000名工人,意味這間「機械人工廠」可以減少約九成員工。[11]

日本今年2月發表的機械人策略,提到要建立一個人類和機械人共存,並且經常合作的社會,而機械人可以讓人類毋須做一些累贅麻煩的工作,並讓人們生活過得更好。[12]願景雖好,不過政府也須及早為大量職位流失的可能局面籌謀。

如何應對工作自動化的社會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政府管治硏究副總裁和總監Darrell M. West,今年10月曾撰文探討公共政策如何回應這種「不用上班」的世界。[13]首先,若出現持續性的失業或就業不足,人們需要工作以外的途徑獲得收入。其中一個方向可以是給予每一個公民一個可以滿足基本生活所需的基本收入。然而,也有人擔心此舉會削弱人們找尋工作的意欲。[14]以上的擔憂,在芬蘭同樣存在。當地預計明年11月會完成草議一個基本收入的先導計劃。在先導階段,每月向所有成年公民派發550歐元(約4,670港元),到正式落實時,金額預計會增加至800歐元(約6,791港元),而先導計劃的其中一個關注點,便是會否進一步令失業情況惡化。[15]

面對這種疑慮,West的文章提出可將基本收入與從事工作或者志願活動掛鈎,讓人們參加對於社區有幫助的活動,諸如補習、照顧長者、小朋友或藝術和文化工作等。[16]

此外,現時職位除了提供收入,還是某些福利的來源,例如香港的強積金、一些公司為員工提供的醫療和住屋福利等等。West指出,當有大量人士失業或長時間就業不足,要另找方法提供福利,例如不再將福利的提供與一份工作掛鉤,而是以涵蓋全民方式提供醫療、教育和房屋方面的支援。[17]

還有一個從源頭入手的方向,就是看看如何更廣泛的分配由機械人和資訊科技推高生產能力而帶來的財富。按美國哈佛大學教授Richard B. Freeman的意見,機械人對工人是好是壞,取決於工人會是《叮噹》內的大雄還是技安:做大雄,擁有叮噹,就可以享受由法寶帶來的便利;做技安,要眼白白看大雄運用叮噹的法寶,還要吃法寶帶來的苦頭。要避免收入分配不公惡化,Freeman認為未來相當部分的收入不應來自工作,而是來自對資本的擁有。要將工人變大雄,Freeman建議讓工人取得所任職公司的部分擁有權,例如報酬組成可以包括公司股份或者利潤分紅,或者以低價購買股份。[18]

除了要關注工人收入外,還須加強未來工人的競爭力。West指出在科技創新不斷、裁員情況嚴重下,要有渠道讓成年人學習新技能,而新出現的工種所要求的技能,與人們在學校學得的會有所不同。為鼓勵持續學習,他建議設立一個用來支付終身學習和職業再培訓費用的賬戶,僱主可以向僱員的戶口供款,僱員或政府也可作出供款。West同時指出,當休閒時間更多,成年人需要投入時間和取得財政支援去持續學習,教育不應只被視為讓年輕人學習技能或發展興趣,而是讓人們終身增長見識的過程。[19]與此相關,現時的教育課程也要轉變,讓課程內容切合工作技能,當中與人合作、批判性思維和表達能力都是在數碼創新時代中對學生有幫助的技能。[20]

人們工作時間減少,休閒的時間變多,West指出人們可能因而花更多時間在藝術和文化,或自己有興趣的領域,例如閱讀、作詩或做木工,亦可能花更多時間陪伴家人或朋友。[21]然而,這種想法也許過分美好,因為有調查指出,無業壯年人士雖然花多了時間在清潔家居和照顧兒童方面,但男士會用大部分時間看電視、上網和「見周公」,另有硏究指出失業人士乃最覺得與社會隔絕的一批人。[22]如何讓人可以善用高科技帶來的空閒時間,乃一個重要課題。

勞工及福利局在今年4月發表的《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指出,辦公室自動化和現代科技在職場上更廣泛應用的趨勢持續,預期香港對文書支援人員的需求,會由2012年的515,300人減至2022年的502,000人,如清潔工、倉庫助理、碼頭裝卸工等非技術工人的需求也會持續減少,製造業和進出口貿易、批發及零售業等行業,對機台和機器操作員及裝配員的需求同樣會降低。[23]機械人和自動化時代來臨,未來可以是「人人期望可達到,我的快樂比天高」,亦可以是「人人期望化白泡,家中發霉等運到」,答案是前者或是後者,但願不用向叮噹借法寶尋找。

 

 

1 Georg Graetz, Guy Michaels, "Robots at Work," Centre for Economic Performance, March 2015, http://cep.lse.ac.uk/pubs/download/dp1335.pdf, p. 4.
2 Carl Benedikt Frey, Michael A. Osborne, "The Future of Employment: How Susceptible Are Jobs to Computerisation?" September 17, 2013, http://www.oxfordmartin.ox.ac.uk/downloads/academic/The_Future_of_Employment.pdf, pp. 2 and 4.
3 同2,pp. 57, 58 and 72.
4 同2,pp. 44 and 45.
5 David H. Autor, "Why Are There Still So Many Jobs? The History and Future of Workplace Automation,"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9(3) (2015), pp. 10 and 11.
6 同5,pp. 11 and 12.
7 同5,p. 12.
8 「消失的中產」。取自智經硏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4,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2月19日。
9 “The American Middle Class Is Losing Ground: No longer the majority and falling behind financially,” Pew Research Center, December 9, 2015,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files/2015/12/2015-12-09_middle-class_FINAL-report.pdf, p. 8.
10 資料來源:「國務院關於印發《中國製造2025》的通知」。取自中國製造2025網站:http://qys.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77/n16553775/n16553792/16594486.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5月19日;"New Robot Strategy," The Headquarters for Japan's Economic Revitalization, February 10, 2015, http://www.meti.go.jp/english/press/2015/pdf/0123_01b.pdf.
11 「東莞首個『機械人工廠』開建」,香港貿易發展局,2015年5月5日,http://economists-pick-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freepdfdownloadservlet?articleID=1X0A2A15&LANGUAGE=tc
12 "New Robot Strategy," The Headquarters for Japan's Economic Revitalization, February 10, 2015, http://www.meti.go.jp/english/press/2015/pdf/0123_01b.pdf, p. 9.
13 Darrell M. West," What happens if robots take the jobs? The impact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on employment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 for Technology Innovation at Brookings, October 2015, http://www.brookings.edu/~/media/research/files/papers/2015/10/26-robots-emerging-technologies-public-policy-west/robotwork.pdf.
14 同14,p. 12.
15 資料來源:Maija Unkuri, “Finland considers basic income to reform welfare system,” BBC, 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33977636; "Kela to prepare basic income proposal," Yle, October 31, 2015, http://yle.fi/uutiset/kela_to_prepare_basic_income_proposal/8422295.
16 同14,p. 13.
17 同14,p. 12.
18 Richard B. Freeman, "Who owns the robots rules the world," IZA World of Labor, May 2015, http://wol.iza.org/articles/who-owns-the-robots-rules-the-world-1.pdf, pp. 6-8.
19 同14,p. 14.
20 同14,p. 16.
21 同14,p. 16.
22 Derek Thompson, "A World Without Work," The Atlantic, http://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5/07/world-without-work/395294, accessed November 20, 2015.
23 《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勞工及福利局,2015年4月,第55、60及6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