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6-01-11 | 《星島日報》

奔跑吧,馬拉松經濟



今年的渣打香港馬拉松(渣馬)將於本月17日開跑。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渣馬升格為「金級道路賽事」 (IAAF Gold Label)[1][2],與美國波士頓、日本東京馬拉松齊名,亦代表首十名完成賽事的跑手,將取得今年8月巴西奧運的參賽資格。[3]

近年跑步賽事蔚然成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爭相舉辦,比賽形式亦從公路賽演變至大廈垂直跑,以至跨越大洋的國際賽事。單計算馬拉松,據國際田徑聯會數字,2015年全球舉辦了近百場賽事[4]。除推廣跑步文化,馬拉松賽事更被視為城市名片,有助推廣一地文化及旅遊,創造經濟價值。馬拉松經濟,究竟是一門怎樣的學問?

六大滿貫 收益可觀

在眾多馬拉松賽事中,以世界六大馬拉松比賽(下稱「六大」)最為著名,比賽地點包括東京、波士頓、倫敦、柏林、芝加哥和紐約,六大亦屬世界馬拉松大滿貫(World Marathon Majors)中的六大「城市賽事」(另兩項為奧運會馬拉松和世界田徑錦標賽馬拉松)[5],每年參與者數以百萬計。由於賽事能夠吸引大量外地跑手和觀眾,潛在經濟收益十分可觀。

受矚目的馬拉松賽事,往往涉及比賽贊助、宣傳、電視轉播;另外參加者由訓練至出賽,都會帶動相關的消費和行業的發展,例如運動裝備與相關手機應用程式。有傳媒報道,每一項「六大」賽事的經濟收益,由七億至數十億港元不等,合共接近100億港元,其中五個馬拉松每年籌得的善款,亦以億港元計。[6]

以規模最大的紐約馬拉松為例,該項賽事始於1970年,2014年便吸引來自130個國家的五萬多名跑手參加,更有超過100萬人圍觀。顧問公司AECOM的報告指,是次賽事帶動了當地餐飲、酒店、零售等商業活動,由此產生的經濟效益高達4.15億美元,折合約32億港元。[7]

中產撐起 各地馬拉松如雨後春筍

能夠創造如此巨大的經濟利益,有人認為與跑手的學歷與收入水平有關。據美國跑步機構Running USA於2015年年中發表的全國性調查,美國約四分之三的跑步愛好者[8]擁有大學學歷,超過七成人的家庭年收入逾7.5萬美元[9](2014年全美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約為5.4萬美元[10]);另據報道,中國內地近年興起的馬拉松熱,也是由企業高管和中產人士帶起。[11]

大小城市爭相舉辦賽事,是利之所在,或是人類熱愛跑步已經到了一個點,本文未能考證,反正是近年賽事多了,跑者的熱情也更盛。以中國內地為例,除了北京、廈門、上海、大連四大賽事外,二三線城市近年亦開始追逐馬拉松潮流。據中國田徑協會統計,內地馬拉松賽事由2011年僅22場,增加至2014年的51場,其中約75%的規模達到萬人以上,令全年參賽人次較2013年增長15萬,至逾90萬,創歷史新高。[12]

內地城市加入舉辦馬拉松的熱潮,與他們希望藉此推廣城市形象,帶動旅遊產業,不無關係。如江蘇無錫馬拉松的比賽路線,便標榜能夠環繞湖光山色,讓跑手「人在畫中跑,春意心中留」。[13]當然,如意算盤不是總能打得響。2014年的北京國際馬拉松便由於糟糕的霧霾,引起網民吐糟,「就算跑贏了第一,也要裁判看見才行」。[14]

要吸引跑手注意,除全程42.195公里的公路長跑,比賽形式上的變化,也許會有幫助。其中世界馬拉松挑戰賽(World Marathon Challenge),便要求選手在七天內跨越七大洲,跑足七個馬拉松。[15]至於「垂直馬拉松世界巡迴賽」(Vertical World Circuit),則以讓跑手跑上全球多個城市的摩天大廈招徠。在2015年,這項賽事的終點站便設在香港環球貿易廣場(ICC),吸引了1,600人參加。[16]

渣馬「盛事化」 主辦方應接不暇

回到香港,一年一度的渣馬於1997年首次舉辦,跑手人數由最初的千餘人,增加至今次的7.4萬個比賽名額[17],賽道跨越港、九、新界,為本港最受歡迎的馬拉松賽事。

國際田徑聯合會將2016年渣馬升級為金級賽事,先不論會因此吸引多少海外跑手參賽,這個城市能夠容納多少參賽者和觀眾,才是這項年度盛事日後能否真正「升級」的關鍵。最近幾年,該項活動的報名程序及活動安排為人詬病。譬如有批評指報名系統混亂,十公里賽事在報名開放後三小時內便告滿額[18],更有傳媒揭發有人曾於網上以1,800元人民幣(約2,200港元),放售「渣馬名額」,比官方報名費350港元貴超過五倍。[19]賽事安排方面,亦有跑手抱怨比賽時間太早,未能達到全民參與的目的。[20]

經濟收益背後,舉辦運動賽事的另一初衷,是提高民眾參與運動的意識,普及全民健身。如今賽事處處,盛事連年,港人的健身強體的意識,又是否按比例提升?

香港運動文化不普遍

香港的體育政策有三大發展方向,分別是普及化、精英化和盛事化,當局依此在體育方面的公共開支,由2011/12年度的31億港元,大增35%至2015/16年度約42億港元。[21]但2014年時有調查指,約一半受訪者認為政府在體育政策「三化」方面推動不足,近七成受訪者認為政府應檢討目前的體育政策。[22]

且不論精英體育的發展,香港人的運動文化顯然未算普及。按世界衞生組織建議,18至64歲成年人應每週進行最少150分鐘中等強度的帶氧體能活動,或最少75分鐘劇烈強度的帶氧體能活動,或相等於混合兩種活動模式的時間。但香港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在2014年4月進行的調查顯示,62.5%的港人並沒有達到世衞建議的體能活動量。[23]

最大的障礙是自己

盛事化方面,香港也面對着發展樽頸。除了大量跑手參加令渣馬有點應接不暇,連串「盛事」進行是否真的廣受歡迎,也成疑問。組織另一賽跑活動的「全城街馬」創辦人稱,在港舉辦一場跑步賽事,需要經過政府及地區多個部門審批,包括警察、運輸、消防等,並不容易。[24]但另一方面,去年舉辦的第一屆單車節,一度令大嶼山往市區方向出現大塞車[25],以此為鑒,要求各部門清除所有的「障礙」,讓盛事進行到底,萬一造成更多的擾民事件,到頭來只會不利體育盛事化。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人生馬拉松》一文中說,「終點線只是一個記號而已,其實並沒有甚麼意義,關鍵是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人生也是如此」。如是感悟,道出人們堅持跑步的理由;同樣道理,普及化、精英化、盛事化與否,或許對政策推動者有意義,但運動的意義,同時也相當個人化。「半次到一百次,一天一天去試,靠勇氣加鬥志,放棄太輕易」,能否持之以恆,歸根究底乃個人修行。

1 國際田徑聯合會(IAAF)將馬拉松賽事劃分為三個等級,按重要性依次為金、銀、銅。資料來源:“IAAF Road Race Labels - Regulations 2016,”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 (IAAF), http://media.aws.iaaf.org/competitioninfo/d3fcb7ee-52b7-49ab-8ded-203215084a20.pdf , accessed December 29, 2015.
2 “Calendar 2016,” IAAF, http://www.iaaf.org/Competitions/iaaf-label-road-races/calendar/2016 , accessed December 28, 2015.
3 「主席的話」。取自香港業餘田徑總會網站: http://chi.hkmarathon.com/About_Us/____.htm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28日。
4 “Calendar 2015,” IAAF, http://www.iaaf.org/Competitions/iaaf-label-road-races/calendar/2015 , accessed December 28, 2015.
5 “How It Works,” World Marathon Majors, http://www.worldmarathonmajors.com/about/how-it-works/ , accessed December 29, 2015.
6 張樹槐,〈馬拉松貢獻巨 豈止億計收入〉,《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6月18日,A30頁。
7 “New York City Sees Significant Economic Impact from TCS New York City Marathon,” New York Road Runners, http://www.nyrr.org/media-center/press-releases/new-york-city-sees-significant-economic-impact-from-tcs-new-york-city-marathon , last modified October 26, 2015.
8 此處是指積極參與跑步運動並進行全年訓練的跑步愛好者。
9 “Running USA Announces 2015 National Runner Survey,” Running USA, http://www.runningusa.org/2015-national-runner-survey-blog?returnTo=running-usa-blog , last modified March 16, 2015.
10 “Current Population Reports - Income and Poverty in the United States: 2014,”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Administration U.S. Census Bureau, September 2015.
11 Jeanette Wang, “Throng haul,”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18, 2014.
12 「中國馬拉松資料出爐:51場賽事 90萬人次創歷史」。取自中國田徑協會網站: http://www.athletics.org.cn/marathon/news/2015-01-03/460739.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3日。
13 「馬拉松經濟學」。取自人民網網站: http://paper.people.com.cn/gjjrb/html/2015-10/19/content_1623094.htm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9日。
14 「北京馬拉松比賽遇霧霾天氣部分選手棄賽」。取自BBC中文網網站: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4/10/141019_beijing_marathon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0月19日。
15 “World Marathon Challenge - 7 Marathons 7 Continents 7 Days,” World Marathon Challenge, http://www.worldmarathonchallenge.com/ , accessed December 28, 2015.
16 「關於我們」。取自新地公益垂直跑網站: http://www.shkpverticalrun.com/tc/about/body.php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28日;〈ICC垂直跑 澳洲選手奪冠〉,《明報》,2015年12月7日,A16頁。
17 〈渣馬跑入旺角 增1000參賽名額〉,《明報》,2015年9月23日,A06頁。
18 〈未開跑 先要click餐飽 渣馬10K賽報名 三小時爆滿〉,《蘋果日報》,2013年10月30日,A04頁;〈被批報名難過買iPhone 渣馬稱全面檢討程序〉,《明報》,2015年10月3日。
19 〈爆滿仲有機? 渣馬名額淘寶價位位1800人仔 官方提醒或被取消資格〉,《明報》,2015年10月6日。
20 Vivienne Chow, “Too many roadblocks for running events in HK?”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December 17, 2015.
21 「體育政策發展」,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637/14-15(03)號文件,2015年6月12日。
22 「市民對體育政策意見調查」。取自新世紀論壇網站: http://www.ncforum.org.hk/news/19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3月16日。
23 「健康統計數字 - 體能活動量(按世界衞生組織的建議)」。取自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網站: http://www.chp.gov.hk/tc/data/1/10/3999.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22日。
24 Vivienne Chow, “Too many roadblocks for running events in HK?”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December 17, 2015.
25 〈單車賽上青馬橋 安排亂大塞車〉,《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