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group倒閉對幼兒教育的啟示


教育 | 2016-01-13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即將公布的施政報告,預料會詳細交代免費15年教育政策。在政府準備將免費教育延伸至學前教育階段之際,近月卻有多間營辦學前遊戲小組 (Playgroup) [1]的私人機構接連倒閉,部分更涉及詐騙。世界改變,起跑線不斷推前,在學前教育階段的問題,如今出現在小童更年幼的時期。連串Playgroup倒閉,對香港的幼兒教育政策有何啟示﹖

Playgroup接連倒閉 涉詐騙金錢

消費者委員會 (「消委會」) 的資料顯示,2015年首11個月接獲了36宗涉及Playgroup的投訴,當中近九成與Playgroup倒閉有關,數字較2012年至2014年間每年接獲約5宗涉及Playgroup的投訴[2],大幅以倍數上升。

2015年11月,連鎖Playgroup Bambini Republic忽然倒閉,受影響的家長及投資者,據報道指損失合共約數百萬港元,事件被警方列作欺詐案處理。[3]Bambini Republic以預繳式收費,不少家長損失數千港元至數萬港元的學費,另有個別家長因為入股投資而損失約100萬港元。[4]該中心的總店與另外四所分店全線結業,警方向傳媒表示共接獲90多宗報案,指他們向該中心預繳了大量學費或投資金額,懷疑遭人詐騙,警方先在11月底拘捕中心負責人,翌月再拘捕另一名負責人;海關另循涉嫌違反《商品說明條例》中的不良營商手法調查事件。[5]

另一所開業約一年的My Gym World,也於2015年12月突然停業,在中心的大門張貼告示指「本中心營運至今一直刻苦經營,亦未能達至收支平衡」。海關其後指接獲七宗有關My Gym World舉報,預繳款項每宗涉及1,000多港元至3,000多港元,共約二萬港元;海關並拘捕了該中心的兩名男女董事。[6]

教育局:Playgroup不屬《幼兒服務條例》和《教育條例》的規管

前文提供的消委會數字反映,單單在2015年的首11個月內,與Playgroup相關的投訴數字,已高於2012至2014年三年間同類投訴的總和。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曾建議政府盡快立法或修例,將Playgroup納入註冊監管的制度之內,建立優質認證制度,要求服務機構設立收費和退款的機制,情況猶如10多年前,香港曾出現補習社倒閉潮,數以千計學生繳交學費後,補習社卻突然結業,政府其後加強規管補習社,如規定補習社需要以按月的方式平均收取學費,並要求課程主辦者在收費和退款方面必需要有妥善的安排。[7]

教育局回覆傳媒有關Bambini Republic結業事件時指,該中心並非提供正式的教育課程,不屬於《教育條例》的規管範圍。[8]

有關監管Playgroup的問題,過去數年也曾在立法會上討論。如2013年,有立法會議員詢問教育局,會否就Playgroup營辦者可收取的預繳費用設定上限,當時教育局表示,為學前幼兒提供遊戲學習,並且沒有提供教育課程的Playgroup,並不受《幼兒服務條例》[9]和《教育條例》[10]規管。[11]

另在2010年,有立法會議員提出,不少Playgroup設在多層商業大廈內,或是數所Playgroup設在同一樓層內,令眾多幼童同時出現在同一樓層的情況非常普遍,擔心有關場所的安全問題,教育局的回覆,同樣是指Playgroup並不屬上述兩條條例規管的範圍。[12]

修訂規管措施:以補習學校為例

既有條例無法監管,或需要修訂規管措施的情況,也曾出現在補習行業。其時的教育統籌局 (「教統局」,現為「教育局」) 提出,教統局應該向開辦非正規課程的私立學校進行基本的規管,同時需要避免過度監管,以讓市場機制可以保持自由運作,長遠應鼓勵這些學校達到自我規管。

教統局並就此提出規管條件,如這些學校的課程費用應按月平均收取,在得到18歲或以上的學生或未成年學生的家長的書面同意,學校才可以收取超過一個月,但不多於三個月的課程費用;另外,學校應向每名學生發出蓋有學校印鑑及由校監簽署,並載有註冊校名、學生姓名、課程名稱、上課地點、收取的費用金額及所涵蓋的時期等資料的正式收據。[13]有關修訂除了對補習社在收費方面保留彈性,在監管上亦有所調整。

中產家長:帶小孩上Playgroup學社交

近年愈來愈多私人機構,看準港爸港媽冀望子女贏在起跑線上的心理,開辦各式各樣的Playgroup。智經研究中心在2015年4月發表有關幼兒照顧服務的研究報告,亦曾指出一般Playgroup的高昂收費、課程質素,以至師生安全的監管及保障是否足夠等問題,值得社會研究和討論。[14]

有前幼稚園校長表示,不少帶子女參加Playgroup的家長屬於中產,她曾向部分家長分析,幼童參加Playgroup並非重要,卻遭對方怒目相視,回應指害怕不上Playgroup會被人看不起;有家長認為,雖然Playgroup實際上是「好hea」,但希望讓子女從中學習社交技巧。[15]

對於中產家長來說,花費數萬元讓子女上Playgroup學社交,或許不是問題。不少來自低層家庭的家長,卻要同時兼顧照料子女與上班的困境。幼兒在成長中需要多方面的支援,如照顧、教育、護理、體能訓練、社交發展,以遊戲為本的學習方式等。[16]除了Playgroup,目前社會上還有各類幼兒中心或學校能為有需要的家長提供上述的支援。可是,對於低收入家庭而言,全日制幼兒中心服務收費昂貴,估算佔一般三人及四人家庭住戶每月收入約15%至18%,惟政府投放於幼兒照顧服務上的開支,多年來均持續少於香港本地生產總值和政府總開支比例的0.1%。[17]

就此,智經在上述報告中建議政府設立幼兒照顧服務券,減輕基層家庭的財政壓力;並增加幼兒服務開支稅項扣除項目,讓無法受惠於各項福利政策的夾心階層也能獲得照料。[18]新一份施政報告快將出爐,引頸以盼的15年免費教育終於有望落實。其他照顧幼兒需要的政策,是否也能除舊迎新?

1 或稱「遊戲小組」。
2 〈稱長期蝕錢導師罷工 Playgroup又執一間〉,《信報》,2015年12月10日,A18頁;李銘,張美琪,〈My Gym World突停業 倡規管學前班〉,《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12月10日,A30頁。
3 蔡曉楓、梁蒨怡,〈誇口搞上市 女模妻充導師 學前教育800萬騙案 Bambini創辦人起底〉,《東周刊》,2015年12月2日,A022-025頁。
4 〈Bambini結業揭家長被誘入股〉,《星島日報》,2015年11月27日,A08頁。
5 黃文威,〈Bambini案再拘一負責人〉,《星島日報》,2015年12月4日,A12頁。
6 林思明,〈My Gym World男女董事被扣查〉,《星島日報》,2015年12月13日,A12頁。
7 「葉建源回應再有遊戲小組服務小心倒閉」。取自立法會葉建源議員辦事處網站: http://www.ipkinyuen.org.hk/file_7nevts/newEvts_20151209.htm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24日。
8 同4。
9 現時社會福利署(「社署」)及教育局轄下的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聯合辦事處均有根據《幼兒服務條例》規管註冊幼兒中心,社署負責規管專為未滿 3歲的兒童提供照顧及監管的獨立註冊幼兒中心;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聯合辦事處則負責規管同時為3至6歲幼兒提供教育服務的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監管學前幼兒遊戲小組」,《會議過程正式紀錄》,立法會,2013年4月17日,第21頁。
10 根據《教育條例》(第279章),任何院校、組織或機構,只要其於任何一天向 20人或多於 20人或於任何時間同時向 8人或多於 8人提供幼兒、幼稚園、小學、中學或專上教育或以任何方式提供任何其他教育課程,便須註冊或臨時註冊為學校;「監管學前幼兒遊戲小組」,《會議過程正式紀錄》,立法會,2013年4月17日,第21頁。
11 「監管學前幼兒遊戲小組」,《會議過程正式紀錄》,立法會,2013年4月17日,第21-22頁。
12 「立法會八題:遊戲小組服務的提供」。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005/12/P201005120101.htm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25日。
13 《修訂對開辦非正規課程的私立學校的規管》,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2003年11月17日,立法會CB(2)312 /03-04(01 )號文件。
14 《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5頁。
15 〈家長稱學社交 教育界質疑物非所值〉,《明報》,2015年9月6日,A02頁。
16 《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3頁。
17 「研究摘要」,《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3頁。
18 《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第86-8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