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1-25 | 《星島日報》

分享子女生活片段 小心留下起底線索



現今不少父母都會透過各種網絡平台分享他們的育兒日記。嬰兒牙牙學語,趣怪萌爆表情,令大量網民讚好。台法混血兒亞歷山母親為他開設個人Facebook專頁,短時間吸引數十萬名粉絲[1],成為網絡紅人,便是一個鮮明例子。

開心分享本無大礙,但如果有關資料涉及子女私隱,父母便需小心處理。「我上網不只用眼睛,還會用腦袋!」前美女新聞主播方健儀近期在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私隱署)的宣傳短片中,亦提醒公眾慎防網上私隱陷阱。[2]究竟網絡空間有甚麼私隱陷阱?家長和小童又該如何提防?

何謂「兒童私隱」?

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生效[3]至今,已踏入第20年。有關條例的目的,是防止任何人因濫用個人資料而侵犯到他人的私隱。「個人資料」的定義,是可以「直接或間接與一名在世的人有關的、可以切實可行地透過有關資料,直接或間接地確定有關個人的身份、及該資料的存在形式,讓人可切實可行地查閱及處理有關資料(例如是文件或影帶)」的任何資料。通過如個人身份證號碼和指紋等資料,能夠將一個人的身份辨認出來,便是個人資料的明顯例子;結合電話、地址、性別和年齡的多方資料,而讓人有機會切實可行地辨認出一個人的身份,也被視為個人資料。[4]若以時下的網絡用語來形容,個人資料就是足以讓人「起底」的線索。

在香港,兒童的私隱受《國際人權公約》 (International Bill of Human Rights) 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第16條[5]保護;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委)曾指出,「兒童享有多少私隱,會隨他的年齡和成熟程度而改變。兒童年齡漸長,他期望享有的私隱亦會隨之增加。」[6]

兒童易墮網上私隱陷阱

現今網絡發達,兒童更易墮入洩漏私隱的陷阱。私隱署在2015年抽查45個以6至17歲中小學生為對象,並會收集兒童資料的香港網站及手機流動程式時,發現這些網站收取過多個人資料,如分別有36%的網站收集身份證號碼、要求提供如父母及朋友姓名和聯絡方式的第三者資料,有關收集的依據卻又不明確,做法不太理想。[7]

此外,2010年,一名中學女生被指虐待她同學的狗而被網民起底,三天內有逾萬名網民加入專為此女生而設的社交網站起底群組,部分網民肆意上載女生的生活照和留言抨擊,事件後來經學校向狗主查證,純屬一場誤會,但仍未能平息網絡攻擊行動,女生被迫停學兩天,在家接受社工輔導。[8]有關注兒童事務的團體批評,事件反映政府保護兒童網上私隱的措施未夠全面。[9]

為保障兒童的網絡私隱,美國自2000年起實施了《兒童網絡私隱保護法》(Children'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COPPA),規定收集13歲以下兒童資料的網站或手機流動程式,若要求兒童使用者提供如照片的個人資訊,需要先取得其家長同意。[10]

至於香港,私隱署主管(機構傳訊)彭碧翠早前表示,雖然外國有針對兒童私隱的守則,但香港未有考慮引入。[11]就疏忽處理兒童個人資料所衍生的起底或網絡欺凌的問題,智經曾撰文指,貿然提出立法監管網絡欺凌,或會限制網絡使用的自由,結果適得其反。因此由網絡使用者自律,輔以公眾教育和營造健康的網絡文化,看來是較理想的方法。[12]

香港兒童網上私隱的情況,相信暫時也需要依賴父母、學校、公眾的自律,並加強公眾教育協助兒童明白個人資料與私隱保障的重要。

陷阱在你手 父母要小心

因此當父母興奮地發布子女的相片和其他資料時,也要小心留下「起底」線索。私隱署在2015年指出,香港家長對兒童網上私隱關注不足,建議家長提醒子女,避免胡亂上載相片或留言;未得子女同意,家長也不應在網上公開子女的生活片段或相片,以示尊重。[13]

究竟父母上載子女資料的行為,可以從何理解?參考2014年美國的一個研究,該研究透過焦點小組,了解母親在個人社交網站會分享甚麼類型的子女照片,以及影響有關行為的因素。研究的樣本為22名母親,當中19人為首次生育,其餘三人已育有兩名子女;參與者的子女年齡介乎三個月至五歲,平均年齡為16個月。[14]

研究發現,參與者會分享至個人社交網站的四類照片,分別為可愛或有趣的照片; 記錄人生里程碑的時刻,如長出牙齒、學習爬行和走路;與家人和朋友的合照;以及功能性的照片,如藉著小孩的相片寫上祝福他人生日快樂的照片。[15]

至於影響照片分享行為的因素,全部參與者表示,分享照片是一個連繫家人和朋友的方法,讓他們居於美國其他地區或海外地方的親朋戚友,獲悉她們的近況,其中照顧小孩是她們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另有部分參與者表示,她們享受接收他人對於所分享的小孩照片的回應,如其中一名母親指,這些回應令她感覺得到一份歸屬感。[16]

另一個原因,則與身份認同相關。有部分參與者認為,分享小孩的照片,有助她們表達自己,有時甚至達到不能抗拒的情況,如有母親表示,網上分享她兒子的照片,會令她感到驕傲。但與此同時,亦有部分參與者表示,不願意令小孩完全象徵了她的個人身份。[17]因此,身份認同因素的影響不一。

回到香港,有家長認為,上載子女生活片段只是與朋友分享快樂;也有家長認為子女年紀尚小,不應給予拒絕披露個人資料的權利。[18]無論如何,家長也要明白,子女的資料一旦公開,日後其他人如何使用,父母往往無從過問。要保護孩子私隱,除了教育子女,父母也要提高警惕。

 

1 〈父母上載子女照被指忽視私隱悉密碼登社交帳戶私隱署關注〉,《明報》,2015年5月20日,A03頁。
2 「公署發放最新電視宣傳片 –『慎留數碼腳印 智慧生活態度』」。取自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網站: https://www.pcpd.org.hk/tc_chi/news_events/media_statements/press_20151201a.html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3 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主要條文於1996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
4 「『個人資料』的定義及六項保障資料原則」。取自香港大學法律及資訊科技研究中心社區法網網站: http://www.hkclic.org/tc/topics/personalDataPrivacy/6_data_protection_principles/index.shtml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5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6條為:一) 兒童的隱私、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受任意或非法干涉,其榮譽和名譽不受非法攻擊及;二) 兒童有權享受法律保護,以免受這類干涉或攻擊。另外,據此公約的定義,兒童是指18歲以下的人。資料來源:「兒童權利公約」。取自聯合國網站: http://www.un.org/chinese/hr/issue/docs/24.PDF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11日;「公約摘要」。取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網站: http://www.unicef.org.hk/tc/education/CR/Summary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6 《侵犯私隱的民事責任》,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2004年12月,第145頁。
7 《2015 年網上收集兒童個人資料抽查報告》,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2015年12月; 〈調查:兒童網站程式索過多私隱 取身份證電話號碼父母朋友資料私隱署:有點過分〉,《明報》,2015年12月2日,A06頁。
8 〈網民誣蔑虐狗起底 女生需輔導 3日逾萬人加入抨擊群組〉,《明報》,2010年5月20日,A16頁。
9 "Children’s Report to the 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under the CRC," Kids’ Dream in Hong Kong, November 2012, p.15.
10 "New Rule Will Protect Privacy of Children Online - Effective April 2000 Certain Web Sites Must Obtain Parental Consent before Collecting Personal Information from Children,"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https://www.ftc.gov/news-events/press-releases/1999/10/new-rule-will-protect-privacy-children-online ,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5.
11 佘錦洪,〈家長上載子女照片 私隱署︰或成欺凌材料〉,《蘋果日報》,2015年5月20日,A03頁。
12 「新世紀殺人網絡 張潤衡事件的反思」。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 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345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13 「家長秘笈 (網上私隱篇)」。取自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網站: https://www.pcpd.org.hk/besmartonline/parents_guide.html ,查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14 Priya Kumar, "A Digital Footprint from Birth: New Mothers’ Decisions to Share Baby Pictures Online," (Master thesis, University of Michigan School of Information, 2014), p.33.
15 同14, pp.38-46.
16 同14, pp.50-52.
17 同14, pp.68-83.
18 《研究報告摘要》,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2015年5月,第2頁。